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四十四章:攻与守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敌人在逃,李小幺带着百余人在追。双方交战的时间不长,这便是骑兵作战的最大特色了,决出胜负的时间很短,齐军在损失了约一大半的骑兵之后,转身便跑,李小幺则带着百余骑紧追不舍,对于骑兵来说,现在才是扩大战果的最好机会,因为现在对于获胜方来说,已经可以毫无损失的干掉对手了。

    李小幺很牛掰的双脚站在马背之上,拉开他的大弓,慢慢的瞄准,然后嗖的一声一箭射出,前面便会有人落下马来。他仍然射马不射人,落下马来的齐军骑兵自然命不久矣,因为身后追来的明军骑兵会毫不客气的给他们一槊。

    李小幺只带了百余人,剩下的人则在打扫战场,五百齐军,在那里大约倒下了三百余人,而明军自己,也倒下了一百余人,还没有死的敌人需要补刀,受伤的战友需要帮助他们返回大本营,至于战死的兄弟,遗体自然也要带回去。

    李小幺突然停了下来,他一停,他身后的弟兄也全都停了下来。不但是他们停了下来,前面本来被追得狼狈不堪的齐军也停了下来。他们勒转了马匹,恶狠狠地看着尚自站在马背上的李小幺。

    地面在震动,那是大队骑兵正在接近的信号。骑兵来自东方,自然不会是明军,只可能是齐军。

    刚刚还狼狈而逃的齐军发一声喊,纵马扑了上来。

    李小幺一声大叫,两腿一张,卟的一声坐在马上,拨转马头,大叫一声:“弟兄们,快跑!”

    瞬息之间,追逃双方互换了位置,现在逃命的变成了李小幺。

    两枚鸣镝尖啸着飞上了半空,李小幺得给后方的兄弟们发信号让他们先逃,他们带着伤兵和战死兄弟的遗体,速度可要慢上许多。

    他们逃出里许,身后漫无边际的骑兵在漫天烟尘之中,呐喊着冲了上来。

    李小幺回头:“乖乖,好几千啊,跑,快跑兄弟们。”

    曹格带领的主力正在缓缓地前进,在他的对面,是一万明军步卒和五千骑兵。曹格丝毫不担心对方的步兵,唯一让他有些重视是对方的骑兵,因为在他向前挺进的时候,他还没有抓住对手骑兵的踪影。

    骑兵来去如风,灵活机动,如果抓不住对手的踪迹,那对于大军来说,随时都有可能是威胁。

    对于获得胜利,曹格毫无怀疑,他这两万兵马,可不是一般的齐军,而是有资格入选龙镶军的精锐。正如秦风的矿工营有一支预备部队之外,齐人的龙镶军,照样也有预备部队,先从各地选拔人员进入预备队,经过训练,淘汰,最后留下来的,才能进入真正的龙镶军部队当中。

    这两万人便是这样的一支预备部队。他们并不是新军,本身就是从全国的军队之中挑选出来的尖子。这一次因为与明军之战事关重大,在无法抽调其它的部队,也不可能将天子亲军龙镶军调出来的情况之下,他们便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援助郭显成的部队。

    只要找到了明军追风营,确定了他们的位置,曹格认为这一战便基本上大局已定。因为除了这两万部队之外,郭显成还给他配备了一万郡兵。三万人马,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打不赢这一场战争?

    一骑飞奔而来,到了曹格面前,翻身下马。

    “曹将军,找到明军追风营了,他们在小汤山方向,胡宇将军已经追过去了。”曹格面色一喜,挥了挥手,身后的一名亲兵立刻打开了一张地图,小汤山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约五十里,距离他们这一次的攻击目标磨盘三十余里。

    “干掉他们!”曹格一挥手,“全军提速,直扑磨盘。打垮他们右翼,然后协助郭将军合围王家庄。”

    既然找到了敌人的骑兵,曹格便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全军加速扑向敌人主力所在,磨盘。在那里,明军撼山营,猎豹营正在等待着他们。

    只是一个问题,曹格没有去想,如果他的骑兵打输了怎么办?或者在他的心目当中,他麾下的骑兵就没有输得道理。他带的可是龙镶军的替补,纵然差上一线,那也差不了多少。但他却忘了,他对面的这支骑兵,曾经经历过与秦军铁骑的恶斗,这是一支经历过实战,并且击溃了秦军铁骑的成熟部队。

    曹格信心满满的向着磨盘方向挺进的时候,在另一个战场之上,大战已经正式打响。

    高坝,隔河岩防线的一个重要支点,鲜碧松在这里配备了足足五千人,守住高坝,便如同守住整个防线的脊梁,而丢了这里,整个防线便会变成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点,而无法连成一整条防线,高坝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而进攻高坝的,则是明军的锐金营。

    鲜碧松深知,这一战,自己只要守住隔河岩一线便算是完成任务,两万齐军,迎战三万余明军,从兵力上来说,他并不吃亏,毕竟自己是守,对手是攻,虽然没有坚城可倚仗,但自己却可以构建一些简单的防御工事,再加上齐军本身的战斗力,他有信心挡住对手的攻击。

    当然,作为他来讲,单纯的守肯定是不行的,守中带攻,才能更大的减轻自己的压力。而且他也有反攻的实力。

    高坝是整个防线的支点,他不但在这里配备了五千守军,更是将自己的大本营设在了离高坝不过十里远的沙湾,在这里,他有五千机动部队可以随时动用。

    高坝在多年前,曾是一个庞大的水库,建成于大唐时代,那时的大唐,国力鼎盛,财源充足,为了解决当地灌溉水源的问题,大唐王朝拨出巨款,在两山之间修建了一道拦水坝,引水蓄入其内,形成了一个上万亩的大型水库,但在百余年前,唐灭,齐取而代之,越,秦,楚进而兴起,这座水库的水位便每年持续下降,数年之后,这座庞大的水库便干涸了。现在这座拦水坝之后的土地,已经被改造成了上万亩的良田,因为土地极为肥沃,基本上是种什么长什么,丰收什么,而且因为水库虽然干了,但仍然还有一些低洼的地方有水源,也为这上万亩良田提供了最基本的水资源。

    而齐军的阵地,便是围绕着这座拦水坝建成,从大坝的底部,一层一层的阵地构建而上,至大坝顶上,便是一排排让人望而生畏的巨大的投石机,粗粗一看,起码有上百架,因为地势极高,射程便也极远,处在这个位置之上的投石机,对于明军任何的远程武器都是巨大的威胁,因为只有他打你,你打不着他。

    而为了确保高坝的防守,鲜碧松更是请了来自南天门的一位宗师在这里坐镇。

    在齐军看来,这里固若金汤,只要高坝不被攻破,则整个防线的联结点便不会中断,即便其它地方出现问题,也可以迅速的采取补救措式,而高坝不落入明军之手,他们也不敢趋直入,深入齐军防线之后。

    齐国大将程松负责指挥高坝防守战,他是鲜碧松的副将,一位有着九级上修为的大高手,在这里,鲜碧松派驻了一位宗师,一位九级上高手,可谓是重视到了极点。

    十月初八,太阳刚刚从山尖之后冒出一点点脸庞的时候,在隆隆的鼓声之中,明军出现在了高坝之上齐军的视野之中。

    “那是什么东西?”站在一排排的投石机前,程松指着远处缓缓移动的数座黑色的小房子,有些不解。站在他身边的,便是来自南天门的一位宗师兰永传。

    “从来没有见过。”兰永传也是摇头。

    程松深吸了一口气,事出反常即为妖,即便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明军将他千辛万苦的拖到了这里,自然不是当一个摆设的。他招了招手,将负责投石机的军官招了过来,指着那几个黑房子,“看到了没有,一会儿开战,先将那几个东西干掉。”

    “那是什么?”这名将领莫名其妙地看着那几座黑房子。

    “我不管他是什么,但我能从他的身上嗅到危险的气息。”程松沉声道。

    程松的直觉没有错,这几座黑房子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家伙。在程松布置要在第一时间干掉这些不明所以的东西的时候,和尚也正皱着眉头看着远处高坝之上那些耸立着的投石机。

    “射程够不够得上?”他问道。

    “将军,如果我们能推进到敌方阵地前沿一百步左右,便够得上。”一名校尉目测了一下距离。

    “日他娘的,你这玩意儿要推进到阵地前沿一百步左右,敌人一个反扑,老子要多少人来保护你们,而且补充兵力,必然要冲过那些投石机的攻击范围,这么一长段距离,要付出多大的牺牲。”

    “那就只能先打他的阵地了。”校尉看着那些高高的投石机:“将军,他们所有的都是最老式的那种投石机,一旦安装好,射角,射距都是固定的,想要调整的话,需要花费极长的时间,不像我们的霹雳火,我们可以运动到他们的射击死角,先摧毁他们防御阵地,再向前推进。”校尉道。

    “马上!”和尚瞪着眼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