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四十五章:疯子的战争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锐金营士卒伴随着隆隆的鼓声向前推进,最前面的一队,刚好便停在了拦水坝上那些投石机的射程之外,鼓声停歇,士兵们竟然在军官的一声命令之下,全都坐了下来。在坝上齐军莫名其妙的眼光之中,那三个黑房子开始移动。此刻,他们身后,八个掷臂已经完全打开,房子顶部,一个圆筒里开始向外冒烟。

    “远程攻击武器!”坝顶,负责指挥投石机的将领脸色微变,“程将军,他们在我们投石机的进攻死角运动,他们是要攻击我们的防御工事。”

    程松冷笑:“区区三个,能成什么气候,他们在那个位置,打击的范围也有限,你马上调整一部分投石机的射角,争取把他们干掉。”

    坝上士兵忙碌了起来,他们所使用的这种投石机,想要调整一次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就在他们调整的时候,那些黑房子的攻击开始了。

    一个火球飞起,在两军上万人的目光之中,落在了拦水坝的中段,轰隆一声巨响之中,吸引众人的是猝然燃起来的火光。然后那个火球便开始了向下的滚动,所过之处,火光熊熊,一些躲避不及的士兵,被擦着一点,挨着一点,立时便是筋断骨折。

    一个之后,便是连二接三的火球依次飞起,三座黑房子,二十四火球,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火帘。

    程松曾经认为对方在这个角度之上射击所覆盖的范围不大,但现实却让他傻了眼。同一个黑房子里,射出来的火球因为角度的不同,射距的不同,落下来时,呈一个八字形,几乎覆盖整个的坝上阵地。

    晚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对方的射速。

    第一轮二十四个火球刚刚落下,在阵地之上引起熊熊大火,第二轮二十四个火球,又已经飞在了空中。

    这完全颠覆程松对投石机这种远程武器的认知。为了保证投石机的射击速度,坝上虽然有上百台投石机,但他却只能将他们分成三个波次来攻击,这样才能保持持续不断的打击力,但很显然,对面的这种投掷武器不是这样的,站在高坝之上,他看得很清楚,那些掷臂在投出前方的火球之后,便迅速地落了回去,而又一个火球从那个黑房子内部滚了出来,准确的落在了掷臂前方的那个大勺子里,接下来便又是新一轮的射击。

    连续数轮的射击,整个阵地之上,已经是大火熊熊了。

    “干掉他们,快点,打掉他们!”看着从阵地之上跃出来的一个个火人,程松心急如焚。

    终于,有一台投石机终于调整好了角度,第一枚测距的石弹投出,咚的一声,却是偏离了那黑房子数十丈远。

    这一枚石弹刚刚落下,位于两侧死角的黑房子立时便停止了射击,他们在向前移动,程松呆呆地看着那个黑色的房子在数十个士兵的推动之下,便向前移动,这一动,便向前前进了百余步,一下子便完全脱离了刚刚调整好的投石机的攻击范围。

    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的射距,全都做了无用功。

    “兰大师!”程松霍然转头,看向兰永传。

    兰永传点了点头,从腰里抽出了一柄长剑,一声厉啸,整个人从整地之上掠下,化成了一道残影,向着摆放着两座霹雳火的明军阵地扑了下来,必须要毁了这几个怪东西。

    看着那掠下来的灰影,和尚嗬嗬一笑,“宗师啊,就你有啊,咱们就没有啊!霍兵部,有请!”

    霍光提着刀从阵后走了出来,向前踏出一步,踏出第二步的时候,和尚眼前一花,再看之时,霍光已经站在了霹雳火的前方,迎向了那如飞而来的灰衣人。

    另一边,程松也没有歇着,他率领着数百人的一支亲军,从另一侧杀了下来。

    “媳妇,有劳了,小心一些,打不过便跑,不丢人,霹雳火没了便没了,到时候再找他们去要!”和尚看着余秀娥,伸手替她将一缕从头盔里溜下来的头发掖到了耳后。

    “老娘怎么会输!”余秀娥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提刀带着一队士兵便迎了上去。

    看着左右两翼,和尚猛地举起了手中大刀,嗥叫道:“弟兄们,该我们了,散开一点啊,盯着空中的石头,挨一下,你可就没有命了啊!”

    上千名锐金营士兵一声怒吼,站了起来,跟在和尚的身边,向前猛冲而去。

    高坝之上,沉寂了许久的投石机声声怒吼,一枚枚石弹终于落将了下来。但因为两边的霹雳火牵制了大半的火力过去,高坝之上的投石机投掷下来的石弹,便显得稀疏了很多。一轮攻击下来,收效甚微,奔跑在最前方的和尚和千余名士卒只不过伤退数十人而已,在第一波攻击落地之后,他们陡然加快了速度,已经扑到了第一道防线之后,这也是现在拦水坝防线之上最完整的一条了。

    和尚反手拔出了背上的一柄投枪。奔跑在最前方的士卒,每个人的背上都至少插着五根投枪,这让他们看起来像一排排开屏的孔雀一般。

    一声吼,密密麻麻的投枪猛地投掷了出去,而与此同时,齐军防线之后,一排排的弓箭手也露出了身影,啉啉之声不绝于耳,如飞蝗一般的羽箭迎面扑来。

    投枪飞至,嗵嗵之声连接不断的响起,站起身来的弓箭手们便遭了大殃,射出手中的第一支羽箭,还来不及蹲下,投枪便已经如飞而至,穿透他们的身体。

    秦风给士兵们不惜成本配备的甲胄,在这一时刻显示了他们强悍的作用。羽箭落在盔甲之上,叮当之声不绝于耳,但却纷纷被弹开,最多只在上面留下几个白印。齐军一轮羽箭攻击,倒下了十几个士兵,他们运气不太好,羽箭正中面门,那是神仙都没得救了。

    没有人去关注倒下去的士兵,这个时候,除了向前冲,投出手中的投枪,脑子之中没有别的任何想法,向前奔出数步,第二波羽箭已是迎面而来。

    仍然是羽箭对投枪,防线之后,齐军的第二波弓箭手站了起来,而明军的第二波投枪也投掷了出来。结局与第一波攻击一样,又一排弓箭手倒下去,这一边倒下去的明军却更少,因为弓箭手们瞄准的还是第一波明军。可是现在第一波明军都埋着脑袋一门心思向前冲呢,羽箭除了带给他们如同乐器般叮叮当当的响声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作用。

    空气之中传来呜的一声闷响,一门床弩终于咆哮了起来,和尚的眼角瞥见,一枚粗如儿臂的床弩正中了他的一名士兵,这一次,再好的盔甲也顶不住如此强悍的冲击力了,盔甲被撕烈,弩箭破体而入,再穿透了那名士兵的身体,命中了第二名士兵,那名士兵前冲的身形骤然倒飞了出去,飞在空中,鲜血不停的撒将下来,滴在了战友的身上,那枚小儿手臂般粗细的弩箭插在他的身体之中,虽然撕裂了第二张甲,却再也没有造成更多的伤害。

    “我操你娘啊!”和尚大骂起来,一脚重重踏地,他飞身而起,左手投出了一枚投枪,将一名齐军钉在了阵地之上,然后双手握刀,重重地劈了下去。

    数十枝长矛蓦然从阵地之上抬起,刺向空中的和尚。

    大刀劈下,接触到第一根长枪的同时,和尚的身子便开始翻滚,两个翻滚之后,他已是避开了下方数十根长枪的捅刺,双脚稳稳的落在了敌军的防线之上。

    “给我死!”大刀横扫竖劈,和尚状如疯魔。

    一名齐军军官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咆哮着迎了上来。

    霍光的眼前突然亮了起来,灰衣人失去了踪影,千百道剑光在他的眼前闪耀,天空中的阳光在这一刻,也似乎失去了颜色,他冷哼了一声:“打架便打架,玩这些花里呼哨的玩意儿干啥!”

    他提起刀,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稳,重重一刀,便向前劈去。

    千百道剑光骤然敛去,灰衣人出现在霍光的面前,满脸的愕然之色,手中长剑平举,剑尖又一滴血。

    霍光大刀再一次高高的举过头顶,那上面,也有一滴血正在缓缓地沿着刀尖滑落。

    刚刚灰衣人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收势,那两位宗师的第一次交手,便将是两败俱伤,一个被一剑刺穿眉头,另一个则也逃不过被一刀两片的命运。

    兰永传盯着对面的霍光,这就是一个疯子。他在心里暗道,好不容易修练到了宗师的地步,看到了寻常人看不到的风景,他们不是普通的性命不值钱的小兵,哪能如此蛮横的搏杀。以命换命?他可做不到。

    霍光狞笑着,对方害怕了,他能感受到对方这种心境的变化。

    “死!”他猛喝了一声,大刀再次劈下,在外人看来,这一刀很普通,与一个平常的小兵一刀劈下也没有什么区别,但在当事人这里,感受却是大不一样。这一刀下来,兰永传感觉到的却是自己全身所有的气机都被锁定,不论自己往哪里闪避,都躲不开这一刀。

    当然,除了硬挡,以硬碰硬。

    “疯子!”他怒喝道,一剑刺出,哧拉一声,如同在锦帛之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兰永传的身影从这道裂缝之中闪身而出。

    “再吃我一刀!”

    “又吃我一刀!”

    “还吃我一刀!”

    另一侧,程松正将眼前的这个疯婆娘杀得步步倒退,眼角瞥见另一端的状况,却是大吃了一惊,他最为倚重的宗师兰永传,竟然被一个持刀大汉满世界追着跑。而且正在向自己这一边步步迫近。

    眼前那个疯婆娘头盔已经不知飞到那里去了,但却再一次悍勇的扑了上来,那柄闪耀着光芒的大刀又一次劈了下来。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一些疯子。程松叹了一口气,对方也是一个九级高手,比自己是要差一些,但想要短时间内杀了对方,却是办不到的。自己被这个疯婆娘缠住,而双方士兵的交手,对方却是占了绝对上风。

    他可不想等两个宗师打到了自己这个地方,那个蛮汉抽冷子给自己一刀,自己可绝对受不了。

    “撤退!”他厉声喝道。

    齐军开始后退,程松横刀在最后,一步一步向后退去,余秀娥拄刀而立,也不追赶,自己的目标是保护霹雳火,既然敌人退走了,那就让他们退回到大坝之上,再次接受霹雳火的洗礼吧。再说了,现在委实是腰酸背痛手发抖,实在也是提不起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