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四十六章:就是与你硬碰硬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隔河岩一线,明军的进攻全线开始,高坝方向激战正酣的时候,磨盘一线,曹格也看到了他的对手。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对方两个战营,撼山营,猎豹营,竟然没有就地构筑阵地,建起防御工事,而是原地列阵,摆开了一副要与他面对面硬撼一场的架式。

    磨盘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有一座酷似磨盘的小山,山的上半部几乎全都是岩石,比下边要小了一整圈,而半山腰以下,却是郁郁葱葱,整个山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农家常用的小石磨,因此而得名。

    在曹格的想象之中,对方应当是以磨盘山为基础,构建一个完整的防御阵地来抵抗自己的进攻,但眼前的状况却是对手根本就没有这么想。

    “找死!”他冷哼了一声,心中却也窍喜,预想中的艰苦的攻坚战将不会再有了,一场野战便可定胜负。

    他有些想笑,自己带领的是什么军队?这可是能比美大齐王牌龙镶军的部队,好吧,纵然要差上一些,但相差也不过一线而已,对方,撼山,猎豹,还算不上明军的主力部队,凭什么跟自己斗。

    明军矿工,磐石,苍狼等战营战功赫赫,倒也值得自己重视一番,但眼前这两个战营算什么?一个是顺天军改编过来的,一个是原来抚远江浩坤所部改编过来的,秦风难不成还有通天的本事,能将一支底子本来就不太好的军队,来一个彻头彻尾的改变?

    曹格自己也是带兵的,他不相信。

    “狂妄!”这是他的第二个念想。既然你们想快些去阎罗王那儿报道,那我就成全了你们。

    一骑自远方而来,到了曹格面前,翻身下马,双手抱拳:“曹将军,骑兵统领谢林谢将军来报,他已经抓住了明军追风营的主力,但对方却已经撤离小汤山,正在向松树岭方向逃窜,谢将军请曹将军尽可放心,他会死钉着这支骑兵的。”

    曹格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妙极了,没有这支骑兵来搅局,便可以让我好好的见识一下他们如此狂妄的本钱了。传我命令,大军展开,全面攻击。”

    曹格下达了一个让他最后后悔不已的命令,他让一万五千齐军主力率先展开攻击,而将一万郡兵留在了身后作为预备队,本来是想给予对手雷霆一击,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干净利落的打垮敌人的军阵,切割包围对方之后,再让郡兵去摘桃子。

    这个命令本身并没有多少问题,毕竟郡兵的战斗力比起他所带来的齐军精锐完全是两个档次的军队,如果先上郡兵,很可能会造成更多的伤亡,让郡兵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去收获果实,既保存了实力,又增长了这些郡兵的士气,在让他们见血,真正上阵厮杀的同时,又不会遇到太强烈的抵抗从而一步一步的提高他们的战斗力。

    严格来说,曹格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将领,看问题做事并不着眼于眼前,并不因为郡兵不是他的嫡系便拿他们去做炮灰,而是想着让这些郡兵能慢慢的成长起来以壮大大齐的实力。

    但这所有的一切,却都建立在他投入的一万五千精锐,能够撕开对方的防线,彻底将对方打乱,打溃的情况之下。

    他与其它一些从没有与明军交过手的齐军将领一样,有着天然的轻视对手的通病,多年以来,前越军队在齐军面前,从来都只有挨打的份儿,现在前越没有了,明朝崛起,但人却还是那些人,郭显成给曹格的忠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郭显成最初到沙阳郡的时候,面对着刘兴文的厚土营,照样是不屑一顾,甚至以为对手镇守的丰县,可以在自己的部队的强攻之下,一鼓而下,但丰县战局,最后却打成了一锅烂泥,厚土营的确是打残了,打光了,但却将郭显成挡在丰县之外足足半月,使得齐军所有的策略全都泡了汤。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厚土营便有如斯战力,让郭显成提高了警惕,但他忘了,曹格却没有与对手交过手,没有见识过明军在战场之上的凶悍与顽强。

    撼山营与猎豹营一万人,此刻却成一个略微的弧线列阵,五百人一个军阵,二十个军阵前八后十二,战鼓隆隆,旌旗飘扬。

    大柱举起了他手中的铁棍,厉声吼道:“大明!”

    “胜利!”他的身后,五千撼山营将士齐声暴喝。

    “撼山!”

    “荣耀!”

    彼处吼声刚落,另一侧,吴岭亦举起了他的铁枪:“大明!”

    “胜利!”回应他的是五千猎豹营战士声嘶力竭的狂吼。

    “猎豹出击!”

    “向死而生!”

    吴岭侧头看向远处的大柱,大柱也正歪头看向他,两人对视而笑,一棍一枪,同时前指。

    “大明,前进!”

    “向死而生!”一万将士齐声怒吼,齐唰唰地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远处,明军的怒吼之声直冲云宵,上万人的脚步同时踏在地上,整个地面都似乎在颤抖,曹格脸色微变,“倒是有些意思,不过喊口号就可以打胜仗了吗?鼓起!”

    上百成战鼓同声擂响。

    伴随着鼓声,一排排的齐军插着长矛,举着大刀,悍然迎向了对面的明军。

    看着密密麻麻,一层一层涌上来的齐军,大柱的脸上露出了狡缬的笑容,“冲阵车!”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在一个个方阵的间隙之间,先前隐藏在后面的冲阵车露出了他们狰狞的面容,骤然加速,越过了明军,向着对面的齐军冲去。

    “这是什么东西?”远处齐军中军大旗之下,曹格浑身一震,十个铁盒子一般的东西,正在飞快地向着齐军接近。

    曹格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他却能看清那个铁盒子上的弩机。

    “止步,立盾!”齐军最前线的将领反映不可谓不快,一看到快速接近的弩机,立即便下达了结阵立盾的命令。没有人想到过弩机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战场之上,以往的弩机,不都在阵容之后作远程掩护的么,什么时候他们成了冲锋在前的敢死队了?

    饶是这员将领反应奇快,但一万五千人铺开,战线长达数百米,又岂是说止住就能止住的。前面的站住了,后面的却不能立即停下来,哪怕他们只是向前跨出一步,便会让前方的人站立不稳。原本整齐的队形立时便弯曲了起来,这里凸出去一截,哪里凹下去一些,更要命的是,本来应当连成一线的大盾,此时显得漏洞百出。

    冲阵车上的弩机,立时便开始了射击。

    啉啉之声连接不断,一枚枚短弩闪电般的穿过这些大缝隙,将死亡送到其后的齐军士兵的身上。

    有大盾横移,遮住了这里,但另一个方向上却又出现了漏子,飞速而来的冲阵车上的弩机立即转了一个方向,对着另外的漏洞狂射不已。

    齐军最前沿,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一个又一个的士卒在强弩的攻击之下,卟嗵卟嗵的栽倒在地。

    冲阵车到了距离齐军数十步开外之时,眼前齐军不再前行,他们却也并不在向前冲,而是开始了横向移动,一辆辆飞速地掠过齐军阵前,车上的弩箭手将弩机横转了过来,两手不停的推拉,将一支支的弩箭洒向对面的敌人。

    而在冲阵车的身后,明军已经开始小跑加速了。

    曹格脸色发青,厉声道:“鼓,命令向前,向前,加速向前!”

    当阵后的大鼓声所代表的命令传来,最前沿的将领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既然阵脚没有扎住,已经被打乱了队形,那现在就只有拼着损失向前冲锋,这样才能将损失减到最小,否则任由对方的弩机这样发射,自己会死越来越多的人,更关键的是,对方已经马上要冲锋了。

    齐军一动,冲阵车便也不再横向掠动,而是再一次改变了方向,直进的向着前方冲来,车上的弩手,疯狂的扳动机括,将弩箭向前倾洒而出。当冲阵车前方的两根长矛卟哧一声扎进前方的齐军士兵的同时,弩手松开了机括,伸手从身侧抓起了一柄横挂在哪里的铁刀,狂呼着左劈右砍。

    冲进阵中的冲阵车立时便被齐军包围了起来,无数的长矛戳向车上的弩手,同时也落在铁壳子之上。

    铁壳子在顷刻之间,便似乎变成了一个刺猬,两侧各有一根根细矛捅刺而出,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铁壳子居然不会来这一招儿,围在它周围的齐军惨叫着连连倒下。

    车上的弩手也就在这一瞬间,身上已经被开了好几个血洞,盔甲再好,可也无法挡住如此近距离的捅刺,他只能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尽量地挡开那些刺向要害的长矛。

    车内,两个负责驱动冲阵车的人青筋毕露,两手紧握车内的把手,两脚死命的踩着踏板,冲阵车缓缓的,如同蜗牛一般的向前拱着。

    身后,传来声声呐喊,大柱龙行虎步而来,手中大铁棍,毫不讲理的横扫而至。

    另一边,吴岭的长枪如同毒龙出洞,一吞一吐之间,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