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五十四章:虎牢出兵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曹辉没有想到肖锵见自己的地方会是在他的作战指挥室而不是在他私人的书房,一进门看到屋内一排排的将领,心中便是一沉。虎牢关当真在准备打仗,从哪些将领看着自己的那玩味的眼神,他便能读出许多东西来。

    “大齐皇帝陛下特使曹辉见过肖大将军!”他双手抱拳,微微躬身为礼。

    肖锵大笑,也不还礼,指着曹辉对众将道:“各位将军,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大齐鬼影的指挥使,其名可止小儿夜啼,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到的,你们是有福气的。”

    屋内爆出一阵哄堂大笑,这些将领驻扎虎牢关以及外面大大小小的军寨,不管那一个,这一辈子就干了一件事,便是与齐人作战,对齐国的大人物们当然没有什么好感。

    鬼影是什么,说白了就是谍探头子,而这些带兵打仗的将领,最痛恨的就是这一类人了,因为这些人看起来并不显眼,但在战场之上却能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损害。明刀明枪不怕,就怕这种阴谋暗算,你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因为一个小小的谍探的一份情报栽一个大跟头。

    “原来鬼影的指挥使,居然是一个小白脸啊!”一名秦将笑得乐不可支,满脸的胡须随着大笑之声颤抖:“倒像个兔相公。”

    曹辉脸色一寒,转头看向这名秦将,“便算是小白脸,也可以轻易地宰了你。头大无脑,草包一个。”

    呛的一声,一刀匹练而起,被骂的秦将勃然大怒,抽刀便斩向曹辉。肖锵抱着膀子微笑着坐在位子上,并没有什么制止的意思。虎牢关马上便要出兵了,对于齐人,自然不用客气,这个曹辉杀是杀不得的,但折辱一翻,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刀光敛去,曹辉原本人畜无害的笑脸之上骤然之间布满了杀气,白白净净的手伸出,凌空抓住了这片秦将的刀,任那秦将如何发力回夺,刀身却纹丝不动。

    大胡子秦将勃然大怒,手上发力,一只大脚直撩曹辉下阴。曹辉冷哼了一声,手微微一抖,那刀砰的一声,断成了无数截,化成了满天飞舞的碎块,秦将闷哼一声,一个倒翻,落回到将领丛中,看着曹辉,满脸的惊骇之色。

    “就这一点以耐,还想杀我?”曹辉轻蔑地扫视着对方,“曹某杀你,如屠鸡宰狗一般耳。”

    那将领满脸通红,大叫一声,伸手拔出身边一面将领的佩刀,便又要冲上来。

    “够了。你在大将,不是江湖泼皮!”肖锵冷哼了一声:“还嫌脸丢得不够么?出去自领三十军棍。”

    大胡子秦将咬牙狠狠地盯了几眼曹辉,突然咆哮了一声,转身便走出了大厅,片刻之后,外面便传出了笋子炒肉的声音。

    肖锵玩味地看着曹辉,“亲王的嫡传弟子,果然名不虚传。曹指挥使,你可是大齐的大人物,如此偷偷摸摸的到我虎牢关却是为何?你就不怕我将你杀了来一个死无对证?”

    曹辉昂头一笑:“如果肖大将军当真想要杀我,我自然是插翅难逃,不过您会吗?如果您真是像先前那家伙一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曹某人却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肖锵大笑,“虽然是拍马屁,不过我也很开心。这世上,能让曹大人拍拍马屁的人,已经没几个啦,肖某与有荣焉。曹大人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横山大山之中辛苦跋涉,你的手下恐怕一时之间还没有跟上你的步伐,有些消息你大概还不知道吧?”

    曹辉心中一凛,看着肖锵:“我见虎牢关似乎有出兵之意?”

    肖锵点了点头:“不错,曹大人,不日我虎牢关大军将向你们发起进攻。曹大人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曹辉脸色微变,涩声道:“丰县之战,明国赢了?”

    “曹大人果然是心思玲珑之人,不错,秦风赢了,赢得干净利落,郭显成这一次可是连底裤都输掉啦,曹格鲜碧松尽数落入明人之手,近两万齐军被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肖锵大笑道:“作为秦国大将军,虎牢关守将,此时我如不出兵,岂不是对吾皇不忠,对秦国不忠?自然得要出虎牢关走一走的。”

    曹辉心头大震,两军交战,本来就没有必赢这一说,郭显成输,他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肖锵之言,输得如此之惨,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竟然连曹格与鲜碧松这样的大将都落入明军之手,那郭显成这一仗,可见是输得极彻底的。

    这一战的结果,必将影响整个大陆的政治走向,连肖锵都知道出虎牢关去找便宜了,那楚人的数十万大军,又岂会在昆凌关一线坐视大好机会溜走?想必此时,楚人已经大举出了昆凌关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视着肖锵:“什么条年才能让肖将军您这一次稳坐钓鱼台,坐看风云起?”

    肖锵缓缓摇头。

    “肖将军,纵算我大齐在丰县折了这一阵,但以我大齐的家底,却也不是输不起,输了这一仗,我们的确是被动了,但只消大齐动员起来,顷刻之间百万兵便可得,你觉得你能占得了多少便宜呢?”曹辉厉声问道。

    “三国抗齐联盟已经初步形成,这是大势,肖某不敢违。”肖锵淡淡地道:“齐国纵有百万兵,这一次不死也得扒层皮,曹大人,削弱你们齐国,肖某还是乐见其成的。没有什么是可以换这个的。”

    “要钱?还是要武器装备?”曹辉并不气馁,接着道:“只要你肖将军提出来,我大齐就能满足你。”

    肖锵微笑道:“曹大人既然已经到了虎牢关,便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来,虎牢关与明国永平郡的商道已经打通,那是活水,可以源源不断地为我虎牢关输送资财,我岂有不要长远要眼前的理由?钱,我现在还有一些,至于武器装备吗?我认为明国的更犀利。难道曹大人在街上没有看到明人的兵器铺子吗?”

    “这么说来,肖大人主意已定罗?”曹辉厉声道。

    “不错,大秦军队出虎牢关,已经势在必行了。”肖锵哈哈一笑:“如果齐国能将铁门关给我,那肖某便以铁门关为界,再不向前一步。”

    曹辉狞笑一声:“肖将军,人不可太贪心,太贪心便会什么也剩不下,我大齐即便输十次,但只要赢一次,便可以全部赢回来,可是你,只要输一次,就什么也没有了,你自己斟酌吧,曹某言尽于此,告辞。”

    “曹大人请便,回去之后顺便告诉大齐皇帝一声,我只要铁门关!”肖锵扬声道。

    “痴心妄想!”曹辉丢下四个字,出门扬长而去。

    “真是无礼!”肖新看着扬长而去的曹辉,怒道:“爹,既然要开战,何不就将此人拿下,此人位高权重,拿下他,我们可就又多了一些资本。”

    肖锵摇摇头:“真要扣下此人,我们与齐国可就是不死不休了,此人是谁,曹冲的亲传弟子,曹冲贵为齐国亲王,无儿无女,就这样一个弟子,他还是齐国首辅的女婿,更重要的是,他是齐国皇帝的腹心,扣下了他,那不是资本,那是一大堆的麻烦。此人说得不错,齐国可以输十次百次,我们却一次也输不起。”

    “爹爹当真要打铁门关?”肖新瞪大了眼睛。

    肖锵嗬嗬一笑,“铁门关有那么好打么?我们这一战,要做的就是拔除掉横山之中所有齐人的军寨,将横山彻底控制在我们手中。只消做到这一点,那就足够了。明人送过来的武器已经都接收了吗?”

    “都是一些旧的装备。”肖新有些恼怒地道。

    “旧的装备也比我们的好得太多啊!”肖锵叹息道:“有了这些东西,至少,我又能让一万士卒披上真正的铁甲了。”他站了起来,扫视着屋内众将:“军议就到此为止了,各部军将,从即日起,开始向横山之中的齐军发动攻击,清剿横山,拔除掉齐军在横山之中所有的前哨,作战的终止线为铁门关!”

    “末将遵命!”数十名将领轰然应答,转身离开了大厅。

    肖锵默默地看着将领们离去,又在大厅之内独坐了半晌,这才起身,走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内,书房之中,还有两个人正静静的坐在哪里,其中一个,赫然便是在横甸之中率全军投降了明军的秦将陆大远。

    “曹辉来了,又走了!”肖锵看着对面两人,微笑道:“郭统领,肖某人即将发兵了,我希望你们答应我的粮草,还有后续的军备,能马上运到虎牢关来。”

    白发苍苍的郭九龄笑着道:“当然,这些东西已经到了永平郡,很快便能运抵虎牢关了。”

    “我要的那些呢?”

    “当然也有,一百架新式弩机,两百台新式石炮,都在这批物资之中。”郭九龄点头道。

    “那就好,郭统领,我想与陆将军单独谈一谈,不知可不可以?”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郭九龄一笑站了起来,“郭某年龄大了,这一路奔波可是有些吃不消,先去好好的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