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五十九章:老马要买流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陈志华现在主政开平郡,军事政事一把抓,在抚远郡王贵卸去军职,转为文职之后,他是大明境内唯一的一个以武将身份兼任民生管理的官员了。

    马向南所说的情况是真实存在的。开平郡一战,秦军大败,明军痛打落水狗,特别是当时宝清营衔尾急追,一直将败退的秦军赶进了青州郡内,秦将卢一定只能集中兵力稳守青州郡,后来虽然秦国太子马超亲赴开平,与秦风签定了城下之盟,明军退出了青州郡,但卢一定却仍然不赶分兵驻守青州各地。

    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因为明军强大的军事压力,事实上,明军现在在开平郡没有多少军队了,仅仅保留了陈志华一个战营,宝清营也已经调往了永平郡。卢一定不愿意分兵的原因则是因为国内的政治压力。

    卢一定担心,一旦分兵,自己统率的这最后三万余边军会被朝廷各个击败,采取收买等方法让边军分崩离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卢一定不认为自己还能活多久,作为邓氏的心腹将领,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必死无疑。

    只有将军队紧紧地掌控在自己手中,自己才有发言权,更何况,现在戴叔伦正在筹划的事情,也需要卢一定紧握兵权,以便随时出动。

    数万大军集中与青州郡城,相应的几乎所有的资源也向郡城集中,在卢一定屡次拒绝朝廷召他会雍都议事的旨意之后,朝廷对于边军的供应,也几乎完全断绝,一点仅仅足以保命的物资,也不过是担心这支军队铤而走险罢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卢一定只能依靠掠夺青州郡百姓来养活自己的这支军队,他甚至派出自己的亲信部队假扮土匪,深入到秦国境内抢劫掠夺,在秦境之内制造了大批的难民。

    现在这些人都在向明境之内流动。

    起初这种潮流还不太明显,但当明商开始大规模的进入秦境之后,这股风潮逐渐开始扩大,大量的百姓通过这些明国商人了解到明国的真实情况之后,这种往明国逃荒的潮流便愈演愈烈。

    即便最后卢一定在边境开始设卡拦截,却也无法阻挡那些渴望新生活的秦人前赴后继,想尽各种办法逃往明国。

    陈志华对于这种情况很是恼火。因为开平郡现在也是百废待兴,秦军撤之时,大规模的烧杀抢掠在开平郡内制造在了大量的无人区,百姓损失惨重,而现在,朝廷并没有多少财力支援开平郡的重建,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力更生。大量秦人的涌入,使得他这一工作的难度,立时翻上了无数倍。

    逃入明境之内的秦人,即便是在开平郡内被陈志华视为下等人,但他们的生活也比在秦境之内要好得多,毕竟在这里,官府还是会赈济的,就算官府不理会他们,但他们也不必再担心自己的财产被掠夺。陈志华再恨秦人,却也不敢将他们活活饿死,作为官僚世家,他深知御史的厉害,当然还有风评,清议对他的影响。

    这些秦人在开平郡其实过得还是很凄惨,当然,这种凄惨是以人为参照标准的,在那些逃进来的秦人看来,只要不饿死,而且还能看到未来的希望,那就很好了。他们很满足。

    秦人还在涌入,陈志华已经决定要关闭边境,不允许秦人再进入开平郡了。

    “你的鼻子还很灵嘛!”秦风笑道:“呆在长阳郡,居然还对开平郡的事情如此清楚?陈志华在奏折之中只说到秦人大量涌入,可没有说到他已经应付不来了。”

    “他自然不会说。”马向南笑道:“其实我也是从长阳郡的商队那里知道的,您也知道,我们长阳郡如今也有那么几个商队跑秦境的。有人开价,五两银子一个人,可以从开平郡给我引入大量的流民。”

    “人口买卖?”秦风立即皱起了眉头,“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把这当做一个生意来做?”

    “陛下,其实也算不得买卖人口,那个商人当初跟我这么说是,我也是啐了他一脸的唾沫,当场就跟他翻脸了,可最后听了他的解释,也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马向南摆手,道。

    “哦,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不成?”秦风冷笑。

    “陛下,他说这些秦人现在身无长物,根本不可能长途跋涉到我长阳郡来,他负责给我弄人来,但这些人这么远的距离过来,路上可是要吃要喝的,这些全都要他负责,我跟他侃价侃到了三两银子一个。”马向南道:“这样的话,如果他能给我弄来一万人,我不过支付三万两银子而已,但只要他们在长阳扎下根来,他们便能源源不断地创造财富,陛下,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啊,我们既救这些人于苦难之中,让他们免于饿死,我们自己又增长了人口,而且又削弱了秦人的统治基础,臣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啊!”

    “三两银子?那你有没有算过他们来后,你要给他们建房子,你要供应他们至少一年的生活物资,你要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生产工具,这些加起来,可不是一个小数。”秦风道。

    “长阳郡能支撑得住!”马向南道:“只不过我们在多过一年苦日子罢了,可再苦,又能比前两年苦吗?再苦,有陛下您刚刚草创太平城时比吗?他们来了,我当然也不会让他们干吃不干活,接下来是农闲期,他们可以以工代赈,我长阳郡要修路,要架桥,那样不需要大量的青壮劳力,我给他们饭吃,他们给我干活,陛下,明年您再去长阳巡视,长阳郡必然旧貌换新颜,比起现在,又要好上无数倍。”马向南道。

    “看来你都计划好了,那还来找我干什么?直接去买人不就得了?”秦风笑了起来。

    “必竟还是买人,说起来不太好听,再者,您如果不跟陈志华打招呼,那家伙肯定会作梗的。陛下,您跟那陈志华说,不要关闭边境,那边来多少秦人,我长阳郡便收多少。”马向南道。

    “你既然有信心,又觉得能解决你长阳郡的大问题,那我何乐而不为,左右不过是一道旨意而已。”秦风笑道:“你回去就准备接受大量的秦国流民吧。”

    “其实已经在准备了,臣已经下令郡内各地开始建房子,每个村子都要准备接受秦人流民,当人到时,我要他们有现成的房子住。”马向南笑道。

    “百姓们没有反对意见?”秦风笑问道:“你这可是慷他们之慨,要老百姓替这些人建房子,你长阳郡府有补贴吗?”

    “自然是有的,当然也是远远不够的,不过老臣这张脸,在长阳郡也还值几两银子的,自然也要算到成本中去。”马向南呵呵笑道。

    秦风也大笑起来:“你这个家伙啊!行行,这件事情就这样办,但大量秦人进入长阳郡,你还是要注意一下与本地百姓之间的交融问题,你要说这里头一点问题也没有,我也是不信的。”

    “陛下,老臣正要跟您谈这个问题啊。吏部王老头儿居然要长阳郡与正阳郡大量的进行官员交流,把我得力的人一下子就要调走一小半啊,这要是以前,老臣这儿也没有什么问题,但现在大量的秦人流民要进来,可就有问题啦,我需要熟悉本地情况的官员坐镇,免得出乱子,要是正阳郡的那些呆瓜们进来,我还真怕出事儿。”马向南苦着脸,向秦风诉苦。

    秦风先是一怔,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点头马向南,“老马啊老马,原来你还在这儿等着我呢?我看你是舍不得你一手带出来的那些官员吧,王老爷子出这招,也是迫不得已,正阳郡的吏治改革虽然已经拉开了序幕,但正阳郡的那些人啊,他们多年形成的规矩,竟然一时难以破除,王老爷子这是想往这潭死水里扔进去几条鲶鱼,鼓捣起一些浪花出来,你带出来的那些官儿正合适,不仅仅是你哪里,沙阳郡,太平城等地,都有官员与正阳郡官员进行交流,这件事儿你不要跟我扯皮,按吏部的意思办。”

    “陛下,长阳郡情况特殊,能不能稍稍拖后一点,明年,明年臣一定放行。”马向南道。

    “不行。既然引秦人入长阳郡是你想出来的招儿,那你就多多费心吧!”秦风大笑起来,看着马向南的那些苦瓜脸,心里倒是感到一阵阵的痛快,这家伙,一环套着一环,引着自己往他沟里跳呢。

    “陛下,您这是要我这匹老牛拉重车啊,老臣的身子骨不好……”马向南叹息道。

    “得得得,你先前还刚刚跟我吹嘘你身子骨好着呢!”秦风大笑,“这个时候再来苦肉计,已经不好使了。老马,你不要一门心思只盯着长阳郡,你也得放眼天下,为整个大明考量嘛!”

    “臣是长阳郡守!”马向南低声咕囔道。“算了,老臣不跟陛下争了,辛苦就辛苦一点吧。”

    “这才对嘛!”秦风笑道:“不能你老是占便宜,不付出吧,这些年,朝廷对你长阳郡可也不薄,光是太医署,都往你哪里倾斜了多少资源,太医署的成药坊,可大都都建在你长阳郡内。”

    马向南听了这话却只是长吁短叹,老家伙这一次没有占到便宜,感到甚是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