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六十三章:三年打造一支复仇之师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鲜碧松端着一碗稀粥,稀里哗啦的喝着,坐在他身边的兰永传看着碗里同样照得见人影子的粥,苦笑道:“撑不了几天啦!”

    鲜碧松玩味地看着兰永传:“兰师,你其实可以离开的。如果你想离开,我想他们是拦不住你的。”

    兰永传摇摇头:“走不了的,我能感觉得到,霍光正在远处窥伺着我,如果我真敢离开的话,他只需要一队骑兵与他配合,就能把我拿下来。只有全军一起撤退,我才有机会。鲜将军,再不突围,可就真的没有机会啦。粮食已经没有了,看看我们碗里,都没有几颗米,士兵们的碗里可想而知。”

    “和兰师的担心一样,我要是敢突围的话,一定就会损失惨重,对方只怕更希望我突围呢,如果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说不定还能有一条生路。”鲜碧松摇头道。

    “这是什么道理?对方说不准正在等着我们饿得连道也走不动的时候,再一举把我们拿下。”兰永传看着对方,奇怪地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鲜碧松一口喝完了碗中的稀粥,抹了抹粘在胡须之上的汤水,接着道:“这仗打不起来了,现在明军对我们围而不打,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兰永传问道。

    “此时,我们大齐应当与明国开始谈判了。”鲜碧松道:“这场仗,本来我们大齐是想立威,是想让我们在经略楚国的时候,明人没有实力来捣乱,可事与愿违,我们输了,我们低估了明军的战斗力。”

    “是啊,的确低估了,可明军难道不会趁胜进攻,扩大战果吗?”兰永传问道。

    鲜碧松笑道:“兰师,你专修武道,与政治并不精通,其实明人虽然赢了,但他们并不轻松,他们已经打了大半年的仗了,从西边一直打到东边,可以说已经是国疲兵懈了,弦崩得太紧,是会断的。明人不想再打,这从他们包围了我们,却再也没有发动最后致命一击之后,我就猜出来了。”

    “现在我们是他们手中的奇货,是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如果把我们杀光了,除了激起齐人的怒火之外,他们不会有其它的收获,秦风是一个聪明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折本生意!”

    “也就是说,只要谈判完了,我们满足了他们的胃口,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兰永传道。

    鲜碧松点了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

    “难怪这些天,我看你每过一天,便显得更沉稳了一些,原来是看透了明军的虚实。”兰永传笑道:“这么说来,我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看透了明军的虚实?”鲜碧松却苦笑着摇摇头,“兰师,说实话,这是我军事生涯之中打得最惨的一场仗,也是输得心服口服的一场仗。兵力相当,我守他攻,最后失败的却是我。”

    “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次只要不死,下一场扳回来就是了。”兰永传安慰道。

    “这一仗让我对明军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下一次再相遇的时候,我一定会扳回来的。如果我还有机会领军作战的话。”说到这里,鲜碧松却有些颓丧起来,“这一次大败,郭大将军首当其冲要负责,而我们这些领兵大将,也必然是逃不过的。陛下需要给国内一个交待,我们必然要为此负责。”

    “说起来,你还是守住了这里的防线,真要论罪,只怕曹格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在右翼的失败,我们不会兵败如山倒。”

    “曹格是皇族,哪怕是远支,但也是皇族。”

    “陛下英明,必然不会见责将军。”兰永传想了想,道:“鲜将军,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平安的回去,你也还能领军作战的话,我想在你军中呆一段时间。”

    “嗯,您不回南天门去?”鲜碧松奇怪地看着对方:“你是国之供奉,何必在军中受苦?”

    兰永传摇摇头:“以前在宗门,在长安,真是坐井观天了,自以为到了宗师之境,天下大可去得,但这一战,才让我真正明白,宗师和宗师也是有差别的,霍光比我强吗?不,论起修为,他甚至还比我差一些,但在千军万马之中,他却能将我杀得狼狈不堪,这让我想起了明国的皇帝秦风,此人还是九级巅峰之时,便能搏杀邓朴,而现在,他已经晋级宗师,如果在战场之上碰上他,我能活下来么?”

    “兰师想多了,当时横甸之战,究竟是一个什么场面,谁也说不清,到底是秦风单独搏杀了邓朴,还是有人助拳,又有谁知道呢?现在还不是明人说了算。”鲜碧松道:“不过兰师想要留在军中,只要我还能领军,自然是欢迎之至。”

    “一定会的。明齐两国,终究会再次大战一场,我有的是机会再与霍光较量一番。”兰永传幽幽地道。

    一匹快马如飞一般从远处驶来,到了近前,一名斥候翻身下马,脸上却是喜悦与不解交杂在一起。

    “将军,明军抚远营突然撤走了,包围我们的明军突然露出了一块巨大的空档。”斥候咽了一口唾沫,道。

    鲜碧松长吸了一口气,看着兰永传,“看来两国之间的协议已经达成,兰师,我们可以回家了。”

    “你猜得真准,鲜将军,我们现在就开拔吗?”兰永传有些佩服地看着鲜碧松。

    “不,我们得精精神神的走。来人!”鲜碧松喝道。

    一名军官从不远处奔了过来,“将军,有什么吩咐?”

    “去我的中军大营,那里还有粮食,够我们全军饱饱的吃一顿,今天晚饭,我们可以吃得饱饱的,再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我们拔营回家。”鲜碧松大声道。

    “是,将军!”军官先是一愣,接着露出狂喜的神色,原本以为这一次不是战死,就是当战俘,没有想到,现在还可以全须全尾的回家去。

    “原来你还藏着一些粮食?”兰永传看着鲜碧松,喜道。

    “一个将军,总是会藏着一些手段的,如果当我们稀粥都没得喝的时候,当那边一直都没有消息传过来的话,我会孤独一掷的。我的底线,原本是在这里再呆上三天。”鲜碧松笑道:“好了兰师,你也回去好好睡个觉吧,明天,我们回家。”

    这一天的夜晚,整个齐军营地是快乐的,不仅仅是吃饱了饭,也因为上头已经传下了命令,明天,他们将回家,这一路,不会再有战争。

    这一夜,鲜碧松也在自己的营帐之中迎来了一位大人物,曹辉。

    “这么说来,这一次战败的责任,全部由郭将军担当了?”鲜碧松的心情有些沉重:“不全是郭将军的责任,是我们大齐太小看这个对手了。”

    “他的族人只是下狱,而他,陛下也给了他赎罪的机会,如果他能击败秦人,而且,我们在东部战线取得大胜的话,那郭显成还会有一个不错的下场,这两个地方,不管那一处战场出现了问题,郭显成就死定了。”曹辉叹了一口气,道:“陛下这个时候将郭显成调去对付秦人,本来也是让他避开风头浪尖。我们需要一场大胜,来忘记这一场惨败。”

    “我们付出了什么代价?”鲜碧松问道。

    “益阳,武陵,桃园三个郡,昭关以北,再也不是我们的了。”曹辉道。

    咚的一声,鲜碧松重重的一拳砸在桌面之上,满脸皆是悲愤之色。“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将这些地方再一次夺回来。”

    “你会有这个机会的。”曹辉道:“陛下已经传旨,剥夺了你的爵位,但保留了你的军职,这一次便由你指挥全军撤退,鲜碧松,这一次的撤退,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走了之,而是要边战边退。”

    “边战边退?”鲜碧松一怔。

    “对,边战边退!我们必须要让楚人知道,我们与明军还在交战。”曹辉道。

    鲜碧松顿时明白了过来,但同时也知道,一口巨大的锅也扛在了自己的背上,丢失益阳三郡的黑锅,将由自己来扛着。先前曹辉所说的不仅仅是郭显成的下场,只怕也是自己的。

    “陛下不会让你们吃亏的,这一点你要明白。”曹辉道。

    鲜碧松点了点头:“只要于国有利,鲜某个人荣辱不值一提。”

    “你明白就好。陛下已经决定在常宁郡设立总督,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而你就是第一任常宁总督,目的只有一个,筹备对明战事。陛下给你三年时间,在常宁建起一支新军,要钱给钱,要军械给军械,三年时间,足够你打造一支足以比美明军的队伍了吧,陛下希望,由你这个经历了这场战事,深知明军底细的将军,来谛造一支不输于龙镶军的新式部队。”曹辉道。

    “臣叩谢陛下赐予我这个机会。三年时间,如果臣不能打造一支复仇之师,臣自取头颅,让人送去长安。”鲜碧松转身向着长安的方向,单膝跪地,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