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六十九章:海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谋划一件大事?秦风有些疑惑地看着马向南。

    马向南得意地笑着,“陛下,臣自幼束发读书,最爱的却是读史,对于大唐帝国鼎盛时期那万国来朝的大气势那是向往得很啊!可后来帝国衰落,禁海锁国,过去那勃蓬的商路,就此断绝了。”

    秦风一惊,“海贸?”

    “当然就是海贸!”马向南眉飞色舞:“我看过的书上曾经说过,海贸,那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啊!陛下,宝清过去虽是军港,但也不是不能变成民港的。即便不行,我长阳郡也可以在赚钱之后,在宝清另寻一处地方修建港口。我已经通过过去的一些老关系,联系了江南的一些商人,大家都很有兴趣啊!”

    秦风笑了笑:“海贸的确是一个很赚钱的生意。但是老马,你不会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海贸衰落以至于完全断绝吧!”

    “还不是因为后来唐皇昏庸,封海锁国的?”马向南愤愤地道。

    “这件事,我当初听左帅也谈起过。”秦风叹了一口气:“海贸是一块大肥肉,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吃上嘴的。大唐鼎盛时期,的确万国来朝,海贸繁盛,可那是建立在大唐帝国四处出击无敌天下的水师队伍之上的。但凡想在海贸这块大肥肉之上咬一口的,都被大唐水师将脑袋挂在桅杆之上晒太阳了。”

    马向南一滞,他只想着钱了,可没有想着这条路上的艰辛。“也不见得就有这么危险吧?”

    “不是不见得,而是肯定!”秦风摇头道:“我想这样明显的一条财路,不会没有人想做,但为什么现在没有人做了?这一定是用血和性命累积出来的经验。”

    “可据我所知,不论是齐国,还是楚国,都还是有海外的货物进来的,价格奇高啊!”马向南道。

    “不用问,卖这些东西的人,肯定他们自己就是海盗。”秦风笑道:“老马啊,你想要开海贸,必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大明有一支强大的水师队伍能够震慑四方,能够将所有觊觎我们财货的家伙的脑袋也挂在桅杆之上晒太阳才行。可现在,我们有吗?”

    “宝清船厂!”马向南道。

    秦风大笑:“现在我们的宝清船厂下水了几条船?有多少水兵?形成战力了没有?如果这些都没有的话,你出海那就不是赚钱,而是送命。”

    “陛下,我觉得,我们现在是时候建立一支强大的水师了,不说到时候能水陆两路夹攻齐国,更可以用来开海贸啊!”马向南急吼吼地道。

    “建一支水师,岂是那么容易的!”秦风笑着摇头道:“这可比练一支骑兵更难,都说骑兵是烧钱货,水师那才是烧钱如流水呢!好了好了,老马,我知道你的心思了,你也别想一口吃成一个胖子,海贸的事情,咱们暂时还不能惦记,你啊,还是好好的种你的果树,药材,粮食,先让你治下的百姓吃饱肚子,穿得暖和,过些年头,咱们再来商量发财的事情吧!”

    马向南有些郁闷地点点头:“陛下,我知道了。您说这一晃眼,洛一水陈慈他们也出去好几年了,怎么就没有一个信儿呢?要是有他们的消息,咱们在外头也就有了一个点,这生意也就做得起来了。”

    秦风失笑道:“你啊,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他们出海,说句实话,那是九死一生的一条路,就算站住了脚,一时之间,又怎么会有消息传回来?”

    “水师,水师!”马向南哼哼着:“陛下,从楚国挖来的那个水师将领几个月前已经被鹰巢接到了长阳郡,家眷就安置在长阳郡内,这事儿您知道吧?”

    “我知道啊,这一次去宝清,就是想见见他,鹰巢那边的报告,一起过来了近一百人,已经都通过了他们的审核,确认没有问题。”秦风笑道。

    “看来长阳郡还得咬咬牙,多给宝清倾斜一点了,不然这水师啥时候能建立起来!”马向南若有所思地道。

    秦风摇摇头,这老头有一股执拗劲儿,不过没有自己的命令,海贸就开不了,他也懒得再跟这老儿罗嗦了。现在,自己委实没有精力来考虑海贸的事情,陆上的事情都还没有理清呢!

    笃笃的声音响起,外头乐公公敲响了马车门,“陛下,膳食已经备好了,是在马车中用膳还是在外头用?”

    “外头吧,在里面坐了这么长时间,也有些憋闷了。”秦风看着马向南道:“走吧,下去透透气,喝几杯去去乏?”

    “喝几杯!”马向南连连点头。

    三人下了马车,外头乐公公已经铺好了毡毯,毯子之上早已准备好了饭食,仍然是军中的风格,一个个粗瓷大碗里装满了各类食物,与一边的士兵们并没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这一处,多了一坛子酒。

    其实乐公公早就觉得这实在是有失皇家风范,越京城的皇宫之中,原本有的是精美豪奢的餐具,即便秦风曾大笔一挥,将其中的绝大部分划到了天上人间,让紫萝拿着这些皇家范的东西去赚那些冤大头的钱了,但宫中仍然有不少,以乐公公的意见,陛下出行,这些东西,就得备上一套。

    不过秦风不干,在他看来,与士兵们呆在一起的时候,就得与士兵们同吃同住,同甘共苦,这样才能更让士兵归心。

    在这些方面,乐公公是拗不过秦风的,现在越京城中的皇宫,已经被划出了大部分归了朝廷的各部衙门,在乐公公看来,现在皇帝陛下住着的地方,比起某些豪奢大户们还不如呢!以前宫中宫女太监上千人,现在倒好,宫女倒还有百来个,但太监却着实只剩下了几十个,而且还都是老得没法干活儿的。

    所幸的是皇帝一家简单的很,除了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外,便只有一个小王子一个小公主再无其它人了。

    如果以后皇宫里再多几个主子,这些人可怎么支应啊?在乐公公看来,随着大明的国势蒸蒸日上,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当然,他可不会在脸上露出一丝半分,皇后娘娘可不是吃素的,乐公公甚至在私下里还听说过皇后娘娘甚至都不想再生孩子了,这在乐公公看来是不敢想象的,皇家那个不是希望子孙繁盛的,现在只有一根独苗算什么?

    也许再过一些年,外头的那些朝臣们也不会干的,却慢慢等着看吧!

    端起碗来的秦风,却发现在他们曾经走过的路上,烈火敢死营已经设立了路卡,将这一段道路完全封闭了起来,而此时,在另一头,居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马车和行人,此刻正或站或坐,眼巴巴地看着这边。

    “这是商队?”秦风转头问正走过来的马猴,“看着不太像啊,穿着破破烂烂,有老有少的,倒像是逃荒的!怎么一回事?”

    马猴干咳了一声,看了一眼马向南,道:“陛下,不是商队,更不是逃荒的,末将仔细问过了这支队伍领头的,他们是马郡守的人。”

    “什么?我的人?”马向南指着自己的鼻子,莫名其妙。

    “马郡守,领头的拿着您长阳郡守府发放的关防,上头盖着您的大印呢!”马猴忍着笑,“那些衣衫破烂像叫花子的人,是他从秦国弄来的流民。”

    “好啊,老马,可真有你的,你这是先斩后奏啊!”秦风一听就明白了过来,“你先前巴巴地跑到登县去跟我说要秦国的流民,要我下令让陈志华给你弄人来,原来你早就开始在干这件事了。”

    马向南也反映了过来,看着秦风,干笑道:“陛下,事儿是有这个事儿,可我也没有想到他们手脚会有这么快啊!这就把人弄过来啦,马将军,你去把那个领头的叫过来,我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秦风冷笑:“能不快吗?这世人还有比贩卖人口更赚钱的生意吗?恐怕他们都没花本钱。你不是跟我说花五两银子买一个人吗?”

    “不不不,壮年汉子才五两银子,其它的不值这么多钱!”马向南连连摆手,看到秦风脸色不善,立时捂住了嘴巴。秦风当年草创太平城的时候,就是靠着难民起家的,见多了难民各种凄惨景象,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卖儿卖女的行为。

    秦风挥了挥手:“把那个领头的叫来。”

    马猴听了秦风的话,立刻一溜烟儿的奔着卡口跑去,转眼之间,手里便拖着一个胖乎乎的家伙跑了过来,那人跑不快,几乎是被马猴拎在手中双脚悬空奔过来的。

    胖乎乎的商人被马猴这么一个全副武装的家伙拎着一路过来,本来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但一看见马向南,脸上立时露出喜色。

    “马公,马公,您要的人小人给您弄来了。”他大声呼喊道。

    马向南尴尬地看了一眼秦风,“大胆,陛下面前也敢如此放肆,还不跪下叩见大明皇帝陛下!”

    胖乎乎的商人一听这话,双腿立时就软了,吧唧一声便向地下出溜而去,马猴眼急手快,又一把将他薅了起来。

    “参…参见…参见陛下!”商人上下牙齿交击,格格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