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一章:全新的船厂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每一次来到宝清港,秦风总是能感受到巨大的变化,这一次来,照样也不例外。太平船厂几乎占据了整整一片港湾,而在他的外围,一个又一个的小作坊林立,形成了一个颇有规模的城镇。

    事实上,这个世上从来都不乏聪明人。船厂的主事余聪去了太平城和大冶城参观学习一次后,回来即开始大刀阔斧地改变了船厂的工作模式。

    太平船厂不再大包大揽,啥活儿都要自己干。而是将有限的人力,尽数投入到了造船的主体工作中去,至于其它的一些零部件的制造,则尽数将其外包出去。这就让太平船厂的外围,在短短的时间内,各种作坊被迅速的建立起来并开始投入了使用。

    而船厂要做的,便是从这些作坊之中选中质量最好的加以采购。这极大的提高了太平船厂的工作速度,本来秦风上一次之后,希望船厂能一年下水一艘战船,而当时,第一艘船才刚刚下水,但这一次来,太平船厂已经开始建造第三艘战船了,看到巨大的船坞之内,第三艘战舰的龙骨已经安装到位,秦风不由大是欢喜。

    “余主事,辛苦了,做得很好!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几年,我们就能拥有自己的一支水师啦!”指着船坞里的那艘正在建造的战船,秦风欣喜的道。

    “当不得陛下夸奖,这都是微臣该做的,食君俸禄,为君分忧,份内之事罢了,臣只求能做得更好。”显得更苍老了一些的余聪躬着身子道。

    秦风看着他道:“余主事啊,像你,还有太平城的秋冬野秋主事,都是我大明的股肱心腹,你们对我大明的作用,丝毫也不比其它的大臣们,将军们差。这一次秋冬野他们研发出来的霹雳火,冲阵车等,在战斗之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大大的减少了我军将士的伤亡,将军们联名上书为秋冬野请功,马上秋冬野便会晋升为五品了。”

    余聪脸上露出艳羡之色:“这是秋主事该得的。”

    秦风大笑,伸手拍了拍余聪的肩膀,“你也会晋升为五品的。”

    “陛下,臣寸功未立!”余聪大为诧异。

    “什么叫寸功未立。”秦风指着船坞里的战船骨架,“马上我们就有第三艘战舰了,这还叫寸功未立?现在陆战为主,秋冬野他们自然能大放异彩,等有一天水师成军,就到了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余聪感游涕零,跪倒在秦风面前:“陛下,臣本一介工匠,在楚地之时,那是贱役,陛下却视臣等为股肱,身在大明,是臣的福分,即便肝脑涂地,粉身碎骨,臣亦在所不惜,愿为大明流尽身上最后一滴血。”

    一伸手将余聪扶了起来,秦风笑道:“有段时间没见你了,看来却是憔悴了不少,余主事啊,你们都是大明的宝贝,可不能将自己累垮了,长阳郡城之内,便有太医驻扎,身子不适,得马上去诊治,你是船厂主事,总揽全局,不必事事都要亲自上手嘛,累倒了你,朕去哪里再找一个如此能干的主事?乐公公,派人去长阳郡,将驻那里的太医召来,替余主事诊治诊治,开个方子给余主事调理身子。”

    “是,陛下,奴才马上派人去办!”乐公公躬身道。

    这边,余聪已是感动的泪水长流。

    牵着余聪的手,秦风语重心长地道:“余主事啊,船厂偌大一个摊子,你一个人是怎么也忙不过来的,盯着大事,重要的事就好,秋冬野现在就做得挺好,培养了好几个得力的徒弟,那霹雳火,冲阵车都是他那几个徒弟研发出来,他只不过是把了把关而已,现在他那几个徒弟可也都升为六品管事了。你也不妨效仿一下他,多教几个得力的弟子出来嘛,在我们大明,是绝不会出现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事情的。”

    听了秦风这话,余聪又是感动,又是惭愧,“陛下,是臣的心胸小了,下去之后,臣一定着力培养后进,能让他们早日担起大梁。”

    “甚好!”秦风很满意的点头,像余聪这样聪明绝顶的人物,果然是点即透。“其实你可以在这儿开办一个学校嘛,你就来当这个老师,咱们广种薄收,大大的网撒下去,不信就收不到几条鱼起来,你说对不对?”

    “陛下圣明,臣一定会马上着手此事。”余聪连连点头,皇帝所说的秋冬野之事,是在给他提醒,就算弟子以后做出了成绩,那这成绩,也会算他这个老师一份儿的。

    指着船厂外围那些林立的作坊,秦风问道:“将一些不重要的东西分包出去,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还是要注重质量,朕曾听说过,一艘偌大的战船,最后毁于一些蚁虫的故事,此乃警钟,警钟长鸣方是持重之策,将来战船航行于大海之上,船就是他们的立足之本,任何一点小差错,都有可能让他们葬身大海,不得归乡啊。商人逐利,他们会想尽办法降低生产的成本,这无可厚非,如果能在保证质量的同时,又能降低成本,那自是一件大好事,但也要防着质量不过关,更要防着采购这些东西的人员出问题。”

    “陛下尽管放心,在这里,生产同样的一个零部件的作坊,至少有两家,我们在采购的时候,不但比价格,更比质量,所谓货比三家,这些作坊主们都卯着劲的比着呢!至于您所说的采购问题,臣从开始就防着呢,臣以前见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胡涂官儿。”

    “你了解就好!”秦风大笑。“这样干了以后,一艘战般的成本能降多少?”

    “陛下,一艘战船的成本,大约能降十分之一。”余聪道,“现在主要还是没有更多合适的木材,两年之前臣初到这里的时候,便寻打采集了一些木料,但还是不够,拖累我们进度的主要便是木材了,臣已经跟马郡守写了文书过去,希望马郡守能够多多调拨人手,去采伐适合造船的木料,说来也是好笑,长阳郡多山多树,并不缺木材,可我们现在却受困于此,即便是现在采到了合适的木料,要能用上,至少也得两年以后了。希望马郡守能够重视此事,不然我们始终不能大规模的上马战舰的制造。”

    “放心吧,马郡守啊,一定会非常重视你的之份文书,很快,他就会为你解决问题的。”秦风笑着,想起马向南说到海贸一事的时候那个贪婪的模样,就有些忍俊不禁。这家伙现在就像一条嗅到了腥味的鱼,只要能让长阳郡早日走上致富之路,啥事儿他都愿干,连修轨道车出长阳这样不靠谱的事情,他都能跑到登县去找自己,组织人手去采伐合适的木材算得了什么,以前他没有更多的壮劳力,但随着他买的秦国流民越来越多,这个问题自然也能得到解决了。

    “多谢陛下,有陛下发话,马郡守一定会替臣解决这个老大难的。”不知就里的余聪自然认为是皇帝为向马向南施加压力,岂料这事儿,马向南一定是会非常乐意来干的。

    “一支舰队,除了主力战舰,还要配备其它各类船只,现在咱们大明已经有两艘主力战舰了,其它的配套船只在开始建造了吗?”

    “陛下,配套船只的制造,比起主力战舰来说,那就省事多了,像侦察船,冲锋船等,都不需要在这个船坞里制造,所以陛下在这里看不见。不过已经有了一些。”余聪道。

    “对了,这一次进港,我们已经下水的那两艘战舰并没有在港里,那个从楚国招揽来的水师将领已经开始干活儿了吗?”秦风笑问道。“朝廷还没有给他正式的任命呢!”

    “陛下是说周立那老头儿吧?”余聪呵呵笑道:“来了有快两个月了,朝廷还没有正式的任命,他现在还挂在船厂的下头,臣让他先练一批水兵出来,这老儿被冷落久了,好多年都没有上过战船,见到这样的战舰,都快乐疯了,他过来的时候,追随他一起来的老部下有一百余人,臣又替他招募了几百人,勉强可以将这两艘战舰驶出港去,他便忍不住了,说要训练这些水手们操船的本事,一出去便是好几天,算算日子,他也该回来了。”

    “倒也是一个有趣的人。”虽然还没有见过人,但听到以余聪这样介这个叫周立的原楚国水师将领,秦风没来由的就喜欢上了此人。

    “陛下有所不知,我们现在造出的战舰,可不是楚国齐国能比的,这些都是臣根据唐帝国遗留下来的图纸研究制造而出,比起楚齐现在的战舰不仅要更大,速度也要更快,操控更加灵活,像周立这样的老水师将领,见到了这样的战舰,自然是见猎心喜。”

    “楚齐没有我们这样的战舰?”

    “有是有,不过都快要烂透了,谁敢开到海上去,楚齐都不重视远洋战舰,自然不肯花大价钱来造这样的战舰。”

    “妙极了。他们没有那就最好!”秦风笑逐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