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二章:独眼龙将军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负着手,看着远处蔚蓝的海面以及不远处脚下的宝清港码头,那里空空如也。

    用不了几年,这个港口将会被巨大的战舰所填满,而港口附近那些现在空置的水兵军营也会被斗志昂扬的大明水兵填满,到了那时,强大的大明水师再度启征远程,万国来朝的繁华场景将不再是梦想。

    “余聪,你才五十出头吧,好好的保重你的身体,把自己养得壮壮的,我希望你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造出来的战舰再度扬威海外,所向无敌。”秦风道。

    “臣一定会的。”余聪也是激动非常,“大明在陛下的率领之下,必然将重现大唐辉煌。”对于每一个船匠而言,大唐鼎盛时期时,水师纵横天下,逼迫着那些海外蛮夷来朝之时的盛大场景,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因为每一艘战舰都是出自他们之手。

    “那是一定的,先定大陆,再谋海上。”秦风看着远处无尽的大海,豪气地道:“大明,将比大唐更强。”

    “陛下,您看,那是不是我们的战舰?”一边的乐公公突然指着大海,远远的海平面上,两个黑点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应当是的!”余聪没有身边这两个人的好眼神,但却肯定地道:“周立出海三天了,这段时间,每次出海训练,他从来没有超过三天的,算着时间,也应当是他回来了。”

    远处的黑点渐渐的露出了真容,两艘战舰一前一后在众人的眼中清晰起来,高高的桅杆之上,大明日月旗迎风招展。

    两艘战舰并不是平缓地前进,而是一前一后,似乎在上演一场追逐游戏,不时改变航道,时而向前,时而大弧度的转弯抢占有利位置,两条船上,一主两副三张帆不停的变幻方向,使得船只能更好的借上力道。

    每一次大角度的绕行,两条船便会改变前后的位置,两条巨大的战舰,竟然**纵得如同小渔船一般灵巧无比。

    “陛下,这是他们在演练战斗之时如何抢占上风位置。”一边的余聪对有些目瞪口呆的秦风解释道,“海战之中,抢占上风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秦风点头,指着大海上的战舰:“这个周立,来我大明才几天,就能将水师练到这种程度?”

    余聪笑道:“陛下,周立并不是孤身一人而来,他也有一帮追随了的老部下,这两艘战舰,一艘由他指挥,另一艘是他的儿子指挥,两艘船上都布置了几十个他的老部下,那都是水上的蛟龙呢,有他们这些人带着,本地的水兵进步当然很神速了。”

    “这样的人才,在大楚水师之中,居然没有一席之地?”秦风惊诧地道:“难不成大楚的水师将领们,比这个周立强的人很多么?”

    “绝非如此!”余聪道:“像周立这样的人,大楚水师不是没有,但也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闵若英不算是昏君啊,竟然放着这样好的将领不用?”秦风惊诧地道。

    余聪苦笑:“陛下,也就是您还如此重视水师,齐楚两国,对于水师,早就没有热情了,船越来越破,越来越小,而水师,也早就是贪腐的重灾区,像周立这样孤耿的人,在楚国水师之中根本就没法立足,没被人害死,算他命硬了。”

    秦风点头道:“这样也好,要是楚国重视水师的话,这样的人才,怎么会到朕这里来?哈哈,余聪,你推荐周立并把他弄了来,朕记你一大功,对了,你是怎样说动他的,以我的感觉,像他这样的人,只怕不容易被说动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臣只是将上一次送给陛下您的那个船模再做了一艘,然后派人送给了他,这个老头子见了这个,岂有不动心之理?”余聪笑道:“当然,他当时在楚国也遇到了一个过不去的坎儿,不走就没命,不但自己要完蛋,还要连累家人,那个时候,除了奔我们这儿来,还有什么出路?”

    “那倒真是天佑我大明了,如此人材,荒废不用,是楚国的不幸,却是我们的大幸了!”秦风大笑着看向大海,两艘战舰此时已经驶近港口,船速减慢,一前一后缓缓向港口之内驶来,站在秦风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战舰上的情况,甲板上的水手并不多,但却都在挥臂向着港口欢乎,而港口码头之上,此时也聚集了不少人,正在码头之上忙碌着,显然在准备着迎接这两艘战舰靠上码头。

    “人不多啊?”

    “陛下,现在周立练的都是操纵船只的水手,他们才是战舰之上的灵魂,现在并不需要战士上船,只要将这些人练好了,船上战斗的士兵只要通水性就好了。练习起来也就容易多了。”余聪道:“再者,现在大明水师在兵部还没有名号,也没有编制,周立也不敢胡乱增加人手啊!”

    “嗯,看来这周立还是很有规矩的嘛!”秦风笑道:“走,我们下去瞧瞧这位水师将军。”

    “陛下,奴才这便去安排!”乐公公赶紧道。

    秦风连连摆手:“不不不,咱们就这样下去,乐公,你告诉马猴,不要做什么警卫安排了,我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这家伙。”

    “是,陛下!”乐公公躬身领命。

    陛下进驻宝清港,烈火敢死营早就接管了整个港口,船厂的防备,而驻扎在这里的鹰巢也与陛下随行的鹰巢人员接上了头,明里暗里,早就布置了不少眼线,安全身然是无虞的。更重要的,陛下其实并不需要人护卫,现在除非是曹冲卫庄这样级别的高手,谁还能威胁到陛下的安全呢?

    几人走到码头附近的时候,两艘战舰也正好靠近了码头,船上的水兵们大声欢呼着,将一根根巨大的缆绳从船上抛下来,码头上人的拉着缆绳,将其系在巨大的绞盘之上,几个大汉吆喝着转动绞盘,将船一点一点的拉近,直到最终靠上了码头。

    伴随着卟嗵卟嗵的巨大的声响,一根根巨大的铁锚从头上坠入到海中,激起一股股浪花,将码头上的人溅得满头满脸,码头上的人仰起头大声的笑骂着,船上的人却开心的大笑,不等跳板搭好,一个个水兵们已是迫不及等的拉着缆绳,唰唰地便从船上一溜烟地滑了下来。

    “陛下,驱动这艘战舰需要一百二十名水兵,加上甲板之的人手,现在每艘船上是一百五十人,如果满编满员,加上战斗的士兵的话,每艘战舰之上还得添加四百余人。”

    “朕记得你以前说过,这样的战舰满编是五百人!”秦风道。

    “陛下,如果是平时训练的话,那的确是五百人满编,但如果作战的话,有些关键的位置就必须要多配备几套人手,像舵手以及操纵船帆的水手,这些人非常关键,却又不易培养,一旦开战伤亡,如果没有备用人手,那就麻烦了。”余聪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对水战完全是外行。倒是闹笑话了!”秦风笑着说,眼睛却看着战舰之上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周立吧?”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儿站在船头之上,白色头发随风飞舞,最出奇的是,这家伙居然是一个独眼龙,一只眼睛之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现在已是十月中,宝清临海,虽然不似别处那样寒冷,但也须得穿上几件衣服才能御寒的时候了,但这个老儿居然只穿了一件褂子,而且还有半边敞开着,露出里面鼓鼓的肌肉,赤着的两条胳膊更是粗壮之极,皮肤黝黑,往船头一站,一言不发,却有一股凶煞之气显露无遗。

    伴随着轰隆隆的响起,跳板从船上被放下,周立迈开大步顺着踏板走了下来,让秦风奇怪的是,这位水师将领居然赤着双脚。

    “不至于连一双鞋都没有吧?”秦风呐呐地道,“就算兵部还没有拨相应的军费下来,你这船厂也不至于连这点钱也没有吧?”

    余聪笑道:“陛下,船上水手,都习惯打赤脚,这样省事,还利索一些,倒不是臣小气,陛下您没有注意到先前那些下来的水手,都没有穿鞋吗?”

    听了这话,秦风这才注意到,先周立而下的那些水手,的确一个个都打着赤脚。“还有这个说道?”

    “水师作战,与陆上作战完全不同。”余聪笑道:“其实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陛下尽可问周立,他是这方面的大行家。”

    三人站在码头之上,周围虽然人来人往,但却始终没有人能靠近他们,在离他们十数步之时,便有人有意无意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使得他们几人在热闹的码头之上显得格外醒目。

    独眼龙周立一眼便看见了他们几人,大步向着他们行来,秦风打量着愈走愈近的周立,脸上满是风霜之色,人还未走近,一股海上特有的水腥味已是扑鼻而来,人看来,比实际年龄似乎还要大一些。

    走到跟前,周立带着有些狐疑的眼光看了一眼秦风,扫了一眼站在秦风身后半步的余聪,再看了一眼乐公公,瞳孔在一瞬间扩大,迟疑了一下,突然单膝跪下,“周立,见过陛下。”

    周立这一手,立时便把余聪,乐公公以及周边暗中警戒的人给惊呆了,秦风一身便衣,站在这里,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周立怎么能一眼就看出秦风的身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