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三章:奏对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在一瞬间也是有些震惊,但转眼却又恢复了正常,伸手将周立扶了起来,笑问道:“周将军是怎么就认出朕来了,我们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面!”

    周立垂手道:“陛下,其实末将在战舰靠岸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船厂,码头之上的旗帜多出了烈火敢死营的营旗,烈火敢死营是陛下亲卫,他们在哪里,陛下基本上就会出现在哪里。再者,余主事是船厂乃至这码头数一数二的官员,基本上可以算是这里的老大了,但他却站在您的后面。第三,您很年轻,而大明的皇帝陛下非常年轻。第四,这位我一眼便能看出来是一位公公。而且武道修为相当了得,末将看不出深浅,有资格用公公,而且是有大本领的公公的人,除了皇帝陛下,还有谁人?综合以上四点,末将便能判定,定是陛下无疑了。”

    “眼睛端的毒辣的很!”秦风回顾左右,打趣道:“朕还以为朕往这里一站,便是王霸之气侧漏,帝王风范逼人,震慑住了周将军了,原来咱们自以为已经做得很好的事情,在有心人心中看来,却是漏洞百出啊。”

    周立嘿嘿的笑了起来:“陛下当真是风趣之人。”

    周立在笑,秦风也在笑,其它的人可就笑不出来了,玩味地看着周立。

    秦风也是心中偷乐,余聪说这位周立是一个孤耿的家伙,倒还真是没有说错,上岸的这一番话,立即便把余聪,马猴,乐公公统统得罪了一个遍,便连自己,他也没有奉承上两句。果然是一个不会溜须拍马的人,难怪在楚国干不下去,危在旦夕呢!

    “到大明时间也不短了,怎么样?远离故土,可还习惯?”秦风问道。

    周立拱了拱手:“有劳陛下关心,像末将这样习惯在海上漂的人,踏上陆地就算到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而且,臣在楚国呆不下去了,还在哪里呆上一段时间,非给那些贪官弄死不可。树挪死,人挪活,来大明,臣非常开心。”

    “非常开心?”

    “是的,非常开心。”周立回头,指着码头上靠着的两艘巨大的战舰:“陛下,像这种远洋战舰,不论是楚国,还是齐国不是没有,但都是陈年老货,有些都有上百个年头了,那样的船,真开到大海之上,说不准一阵风浪就会把他打散架,所以只能停在码头之上唬人,纯粹是一个样子货了。而且楚国根本就不重视远洋水师,现在的水师那些小船,也就在沟沟汊汊里耍耍威风,哪里能出海?像末将这样的人,最开心的莫过于驾驶着这些巨大的战舰在大海之上航行,这才不枉了末将这一生。”

    “周将军是海上蛟龙,怎能做河沟鱼虾,到了我大明,必将给你一个乘风破浪的平台让你一展平生所学。”秦风感慨地道。

    “陛下才是蛟龙,末将只愿作陛下驾前一条水蛇,能狐假虎威就快慰平生了!”周立恭敬地道。

    秦风大笑:“刚刚余聪还在说你是一个孤耿之臣,但现在看起来,你也会拍马屁嘛!”

    “末将这不是拍马屁,而是说实在话,水师投入巨大,如果没有陛下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成事。”周立肯定地道,“所以说陛下是蛟龙,末将是水蛇。”

    “好好好,这话朕听着受用。”秦风开心地道:“听余聪说,这一段时间你一直带着这两艘战舰在海上训练,成果如何?除了你带来的那些人,本地水兵如何?”

    “还行。”周立点了点头道:“第一批招进来的,大都还是有水上经验的,只是以前基本上都是渔民,驾小船的,战舰不一样,更多的是相互之间的协同配合,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已经达到了末将最低的要求,再磨励一段时间,便可堪大用了。”

    “那就好,今天看你们在海上演练,端的让人目眩神驰啊,周将军,这一批人要好好的训练,他们可都是未来我大明水师的底子,他们以后可都是要当师傅带更多的水兵出来的,你可不要藏私。要替我大明多培养更多的合格的舰长出来。”

    “末将当然不会藏私,但能学多少,却要看他们的天份了。”周立道。“陛下,海战不光要勇敢,更要技术,要学识,要经验。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学好的。”

    秦风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倒放心了。你是一个踏实干事的人,不会乱拍胸脯说大话,这很好了,也罢,正想跟你了解一下相关海事,这里说话不方便,换个地方好好谈谈,就去你哪里吧,余主事应当已经给你安排了住所吧?”

    “陛下能光临寒舍,是末将的荣幸。”周立道。“周扬帆,你过来。”

    一个同样打着赤脚的黑脸膛汉子从外面的人群之中跑了过来,单膝跪倒:“周扬帆见过陛下。”

    “这是你的儿子。刚刚两艘战舰在海上演练,就是他指挥的另一艘战舰吧?”秦风问道。“他有你几分功力了?”

    “陛下,正是犬子,他自小便跟着末将在船上,耳闻目濡,对于水战倒也精通,不过欠缺实战经验。”周立道。

    “嗯,虎父无犬子,有你样的父亲,他也必然差不到哪里去,刚刚在海上,表现就很不错,看起来对上你,也并不落下风嘛!”秦风笑道。

    “多谢陛下夸奖,不过演练不同作战,是骡子是马,总得上了战场才能知晓。”周立道。

    “好好,我拭目以待!”秦风摆了摆手,乐公公立刻上前,扶起了周扬帆,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便带着他先一步而去。

    秦风却与周立两人在后面慢慢地跟了上来。

    “既然你说这一批的水兵们操纵战舰已经没有了问题,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要招募作战用的士兵上船了?”一边走,秦风一边问道。

    “是的,陛下,不过我听余主事说过,到现在为止,兵部还没有将正式成立水师,无番号,无编制,末将也不敢擅自招兵啊,一招兵,便要粮要饷,水师训练,耗费也较大,这都不是臣能解决的。”

    “这个事情,朕来解决。”秦风断然道:“第一期你准备招募多少水兵?”

    “陛下,现在我们只有两艘战舰,还有几艘配套的战船,用不了多少人。末将觉得第一期招募两千人就足够用了。”

    “两艘战舰用得了两千人吗?”

    “陛下,现在我们的战舰如果按标准配备的话,是一艘战舰五百人,其中一百二十人为操舰者,三十人为预备补充者,其它三百人,为随舰作战的士兵。另外五十人,将作为其它船只的操作人员,两艘舰便是一千人,但只要有作战,便会有损耗,便会需要补充,再者,末将听余主事说,明年开春,第三艘战舰便能下水了,到时便又需要五百人。所以末将觉得第一期招两千人,先行训练,到时候便可以直接上舰,直接形成战斗力。”周立解释道。

    “你可以招募士兵了。”秦风道:“就按你说得办,回头我会让兵部再给你补上相关的文书,周立,你的品级便暂定在四品吧,不要嫌小,我们新上任的兵部尚书章孝正将军也不过是三品呢,其它各营主将的品级也不过四品。现在我们只有两艘战舰,朕再给你两个五品的舰长,十个六品的其它校尉官员,这些人,由你自己任命,所有将领,水兵的薪饷比照正规野战营同级士兵的薪水上浮一成,作为出海的补充,对了,对于我们大明士兵的薪饷,你有所了解吗?”

    “陛下,末将了解。虽然末将不在乎薪饷,但跟着末将的那些人别无所长,却是靠薪饷养家的,大明军队薪饷之高,实在让末将震惊不已,再上浮一成,末将麾下那些人还不得高兴死!多谢陛下,多谢陛下。”周立兴奋地道。

    “要想让马儿跑,还要让他们跑得快,那自当将马儿喂得饱饱的,养得壮壮的,没有后顾之忧才好。关于大明这些方面的律例,奖惩升降等,你与你的麾下可都是多学学,大明军纪森严,薪饷虽高,却也不是那么好拿的。”秦风笑道。

    “末将明白!”周立连连点头。

    停顿了片刻,突然又没头没脑地道:“跟着陛下干事,真是痛快,末将来晚了,要是早来几年那就好了。”

    秦风大笑:“早来几年,还没有大明,朕还只是一介草寇,那里来的水师?那里又有战舰哦?现在才刚刚起步,周立,不过朕的心可不仅仅是这片大陆,还有这一望无垠的海洋,大海可比这片大陆大多了,好好的练你的兵吧,将来有你乘风破浪纵横驰聘的时候。大明的战旗将会随着你的战舰插遍到这世上所有的角落,有太阳照到的地方,就会有我们大明的日月旗飘扬。”

    周立的一只独眼闪烁着慑人的光芒,那是兴奋之极之后的表现:“末将,一定会为陛下练出一支虎狼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