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四章:以国家的名义抢劫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周家的院子离码头不太远,不得不说,余聪为他这位老朋友还是颇费了一些心思的,三进的院子在宝清港这里,已经算是豪宅了。这一片居住的基本上都是随着周立从楚国而来的部下,其他人的住处就显得简单多了,就是一个独门小院,在周家的宅子两侧一溜儿排开。

    周家的宅子明显要比其它的宅子高处不少,门前一块院坝,是生生的用石头砌成了堡坎然后填土形成的,站在这块平地的边缘,便能看到前方浩瀚无垠的大海,清晰地听到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响声。

    院坝的边缘,如今用砌了不少的花坛,不过花坛里种得可不是花,而是一些疏菜,长势甚好,最显眼的便是一畦萝卜,个头极大,有的居然从土里钻了出来,顶着一个绿帽子在阳光之下招摇。

    水兵们出海三天,今日归来,本来这里应当是最热闹的时候,但今天,却显得极其冷清,每家每户门前,都站了一到两个士兵,而这里的住户,今天都被命令呆在家中,不得外出。

    因为秦风自从下午到了周立家中,便再也没有出来。

    至于周家院子里,更是戒备森严。周氏一家近二十口,现在就呆在第一进院子里,不论干什么,都会有一个士兵跟着。

    而秦风,此时正在后院里,与周立和周扬帆父子谈话。

    时间一点点推移,夜幕渐渐落下,家家户户的屋顶之上都冒起了炊烟,即便是皇帝陛下来了这里,老百姓也还是要吃饭的。

    唯一今天不用做饭的就是周氏一家了,因为乐公公一看皇帝陛下今日谈兴甚隆,大概一时之间还不会离开,立即便召来了烈火敢死营的火头军,带好食材等物,就在周家雀战鸠巢,做起饭来了。

    烈火敢死营的火头军自然做不出什么精美佳肴来,这让周家本来翘首以盼的一众人等不由大失所望,原来皇帝吃的还不如自家的饭菜做得美味呢!不过这倒让周立父子对眼前的这位年轻的皇帝更增敬意。

    由俭入奢易,眼前这位年轻的皇帝坐拥一国之子民,财富,但在自身之上却如此苛俭,这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做到的,至少周立知道,在楚国之时,那些县令,郡府之官,那真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奢华到了极致。

    难怪大明在短短的几年之内,便风生水起,击秦败齐,名扬天下。

    匆匆地扒了一碗饭,便放下了筷子,此时的他,也真是没有什么心情吃饭,秦风倒是好味口,吃了二大碗饭,将几碗菜里的菜汤也喝得干干净净,看着周立笑道:“以前当兵的时候饿怕了,有时候吃了这顿,还不知道下一顿能什么时间下肚,所以养成了这个习惯,我有一位医术极其精湛的朋友警告过朕,说这样吃东西对身体极不利,可没法子,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啦。”

    “大明有您这样的皇帝,必然能重现大唐雄风!”周立由衷地道。

    秦风哈哈一笑:“我们还在路上,周立,你吃饱了吗?吃饱了咱们就接着说。你刚才所讲的那些海战之法,让朕大开眼界啊,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想当然,听你这么一解说,茅塞顿开。”

    “陛下,其实海战,说到最后,终究还是靠实力取胜,不像陆战,还有奇袭等各类计策可用,在海上,这些能用到的机会极少,茫茫大海,想找到对手已是极难,一旦你发现了敌人,敌人也早发现了你,到得最后,还是看谁的拳头硬。说白了,就是大船胜小船,多船胜寡船,以少胜多的事情,并不常出现。当然,如果是臣率领现在的战舰,对上齐楚现在的战船的话,以一对五,末将还是极有信心的,但再多,末将多半立即便是掉头逃之夭夭了。”

    “如果双方战舰质量对等,你能以一击几?”秦风笑问道。

    “陛下,如果双方的战舰差不多,臣以一击二绝不在话下,以一击三末将便只能边逃边打,在逃跑之中寻找胜机,这就胜负难料了,以一击四,那末将毫无胜机。”周立坦然道。

    “那以经很了不起了!”秦风点头道。

    周立起身,走到一边,从屋角的一口箱子里拿出一本线装的书本,恭恭敬敬地呈给了秦风:“陛下,这是末将数十年总结所得的水师训练之法,水战各类技巧,陛下待末将甚厚,末将无以为报,只能敬献此书以谢陛下厚恩。”

    秦风接过书来,略翻了几页,里面图文并茂,最前面的书页已经泛黄,后头的却是字迹甚新,显然是刚刚才添加进去的。

    “好东西啊!”秦风击节叫好:“周立,你献给朕这个东西,可比给朕珠宝美玉更让朕开心。”

    “末将数十年心血,尽在此书之中。”周立深吸了一口气,“陛下,其中最珍贵的,不是那些训练之法或者海战之法,而是最后那些海图。臣这一辈子,都在收集这些东西,只是可恨的是,末将虽然收集了如此多的海图,却一直无缘去走一趟。”

    “你会有机会的。”秦风笑道:“你一定会带着大明的战舰将这些海路都淌一个遍。周立,你可知道吗?在朕来宝清港的路上,长阳郡守马向南还一直在念叼着要开海贸呢?可是现在我们只有两条战舰,连战兵都不足,怎么能走得出去啊?其实朕一直也是对此念念不忘啊,大明建国不久,又连年征战,国力疲蔽,经济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好不容易这才赢得了几年的喘息之机,如果能开海贸的话,那海贸巨大的利润便能成为大明财政的极大助力,可现在,我们走不出去啊!再等几年吧,等我们战舰更多的时候,便是走出去的时候了。”

    周立低头沉思了片刻,半晌抬起头来,似乎下了一个什么极大的决定,“陛下,其实两条战舰已经不少了。”

    秦风微惊,看着周立,“周将军,你不是也和马向南是一个意思吧?两条战舰能做什么?”

    “经下,两条战舰想要远航远征,的确远远不够,但以这两条战舰的战斗力,其实我们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周立道。

    “能做很多事情了?”秦风讶然地看着对方。

    “陛下,您觉得这世上做什么发财最快?”周立问道。

    秦风一愕,半晌才有些明白过来:“如果要朕来说,自然是做无本钱的生意发财最快。”

    周立巴掌一拍,啪的一声响,旁边的乐公公顿时对他怒目而视,周立也自知失态,有些尴尬的一笑:“陛下圣明,自然是抢来得更快。陛下为什么觉得现在我们实力不足不能远洋呢,自然是因为这一路之上风险重重,除了风暴等海上的风险,更多的便是大海之上多如牛毛的海盗。”

    秦风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陛下,自大唐中后期开始,便开始了禁海之策,到后来大唐分崩离菥,一分为四,这禁海之策却一直没有取消,还在贯彻执行,但实际上,这海贸一直便没有停止过。”周立神色此刻反而平静下来,“国家不许做的事情,但还是有一些人会悄悄的去做,一旦成功,那便是能让人疯狂的暴利。在楚国,齐国都有这样的人。”

    秦风点了点头。

    “楚国泉州宁氏,齐国勃州郭氏,便是其中最大的两个。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当地最大的地主,庄院,商铺遍及天下各地,但实际上,他们两家,是这世上最大的两个海商,也可以说是两股海盗,他们手中所拥的船队,其战斗力比起齐楚两国的水师还要更强大,因为齐楚两国的水师,基本上已经沦为了内河之中的水蛇,而他们却是大海之中的王者。”周立道。

    “齐楚两国完全不知?”

    “当然不,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不过这两家的豪富足以让许多人为他们遮掩,在泉州,方氏的话比官府更有力量,可以这样说,泉州的郡守,不过是他方氏的一介家奴而已。”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财帛动人心,有钱能使鬼推磨,也无外如此了。”

    “是的,陛下,这两家拥有自己的既定海路,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在做生意,将大陆的丝绸,瓷器等运往海外,但这条路上,更多的还是海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是啃不动这两家的走私船的,但那些小海盗,我们却可以动手。”周立道:“一来,我们可以藉此练兵,让士兵们拥有丰富的海上作战经验,二来,也可以凭此掠夺更多的财富,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抢多海盗的战船,他们的战船虽然比不上我们的战舰,但那也是经得起大海风浪的好船。”周立兴奋地道:“陛下,如此积累下来,用不了几年,我们便可以拥有更多的战船,组成更大的舰队。”

    “以国家的名义抢劫。”秦风站起来身来,走到了窗边,推开了窗户,外面乌云压顶,风雨骤至,打在屋顶之上,哗哗作响。风雨之声中,秦风回过头来,看着周立:“既然有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不干呢?周立,马上拿出一个计划来,明天,我便要看到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