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五章:强化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昨夜一场急风骤雨,似乎将空气中的尘埃一扫而空,早上起来,突然觉得温度低了许多,很多人已经脱下了单衣,换上了夹袄。乐公公一提醒,秦风这才想起来,今年已经是立冬了啊。

    今年的第一场雪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来了,到时候,这天地之间便又会换上银装素裹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听起来是一副何等美丽壮观的景像,但落实到现实生活中来,那可真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雪,对于文人墨客来说,自然是可以揣着暖炉,端着酒杯,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挥毫泼墨写上美妙的诗歌文章的佐兴之物,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冬天,可真是不好熬呢。

    宝清港是上天送给大明的礼物,它是一个不冻港,这在冰封千里的北方来说,实在是一个异数。

    乐公公给秦风准备好了早饭,看着碗里晶莹透剔的食物,秦风大喜:“原来是葛根粉啊,这可是好东西,当年我还在落英山脉作战的时候,一旦在山中断了粮,能找到这玩意儿,那可是一件极美的事情,经饿,听说还有药效。”

    乐公公笑咪咪地,在秦风身边久了,对于秦风的习惯,他现在可以说是相当清楚,从称呼之上,可以清晰的分辩出秦风对人的亲疏程度,对于一般的臣子,秦风都是自称朕,只有对于亲近的人,秦风才会自称我。

    让皇帝在自己面前的自称从朕变成我,乐公公花了大约两年时间,当秦风第一次在他面前自称我的时候,他可是高兴的一整夜没有睡着,第二天照样精神亢奋,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陛下,正是葛粉,昨天晚上陛下安歇之后,奴才带了几个人上山去寻找,这可是最新鲜的葛根制作的。葛根啊,要在立冬之时采摘,才最佳,正如陛下所说,他不但经饿,还能疏通血管,是难得的食材呢!”

    “昨天连夜挖的?”秦风吃了一惊,“昨天晚上雨下得可真不少,你怎么就上山去了?这挖回来还要制作成葛粉,你又一夜没睡吧?”

    “一夜不睡对奴才来说算不得什么,只要陛下能吃上一口这新鲜的葛粉,奴才也就值得了。”乐公公笑咪咪地又将几小碟菜推到秦风的面前:“陛下,这也是新鲜采摘的一些野菜,如今时令的疏菜不多,不过只要用心,还是能找到一些的,奴才知道陛下好这一口,所以顺便也采摘了一些回来。陛下尝尝可还合口味?”

    “有心了。”秦风道:“乐公,以后这些事情,交给侍卫们去做就好了,你年纪也不轻了,不用这么辛苦。”

    “陛下,这就是奴才的事情嘛,怎么能说是辛苦呢!”乐公公道:“换给别人做,奴才也不放心啊!”

    秦风笑了笑,不再多说这个问题,各人都有各人的职责范围,自己要是硬不准他去做这些事情,估计乐公公还真不会开心。

    刚刚吃完早点,周立便掐着点的在外求见,看到周立没有戴眼罩的那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外头还有一道黑眼圈,便知道这位看起来极凶悍的独眼龙将军,昨晚也是一夜没睡。

    “陛下,这是末将昨晚制定的计划。”躬身,双手将一叠文稿呈上。

    翻开文稿,秦风看了几页,便惊讶的发现,舰队的出海路线,攻击区域等都在一张海图之上标注得清清楚楚,甚至连这个区域内是那些海盗在横行,他们的老巢在哪里,首领是谁,居然一清二楚。

    心中疑惑,秦风却没有在周立面前表现出什么。

    “周将军来得正好,今天朕带你去看看一些好玩意儿。”秦风一笑放下文案,即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是,陛下。”

    陪着秦风走出屋子,外面的冷风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噤,人也顿时精神了许多。看码头港湾里的两艘战舰之上,无数的士兵正在忙碌着,秦风不由有些疑惑。

    “他们在干什么?”

    “陛下,他们在清洁船只!”周立解释道:“每天清洗船只是水兵们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否则船只的寿命会缩短的,而且,这也是让士兵们更加爱护自己的战舰,当然,也是让士兵们更加有归属感,更加有团结协作精神。”

    “嗯,不错。”秦风点了点头。

    天气已经很冷了,但战舰上的士兵们打着赤脚,赤裸着上身,正自干得热火朝天。

    秦风带着周立,径自到了烈火敢死营的军营之中,在哪里,马猴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来自太平城的两位匠师以及船厂主事余聪和一干造船大匠也都早早的等在了哪里。

    看到秦风出现,现场的人立马齐唰唰地矮了一大截,拜倒在地。

    “都起来吧。”秦风笑呵呵的摆摆手,“小猴子,都准备好了没有?”

    “陛下,都已经安排妥当了。”马猴指着不过处有篱芭圈起来的一处数十步方圆的地方,内里,有上百支鸡正在里头咯咯嗒嗒的叫唤着。“正好余主事慷慨,今日午餐给兄弟们加餐,送来了这些鸡,末将便拿来给周将军展示一下。”

    “给我看这些鸡有什么用?”周立迷惑不解。

    来自太平城兵工坊的两位匠师笑了起来,“周将军,不是让您看这些鸡,而是让你看我们大明最新装备的一种新式弩机。”

    “新式弩机?”周立问道。

    “不错,新式弩机,这一次在对齐作战之中第一次使用,效果极佳,当然了不仅仅是新式弩机,还有另外一种武器,朕想着能不能将其安装到战舰之上,所以便带了两位大匠,与船厂的大匠们一齐来琢磨这个事情,马猴,开始吧!”秦风道。

    马猴点了点头,一挥手,两名士兵走到一边,伸手揭开边上一块毡布,两台弩机便出现在周立的面前。

    秦风走到弩机之前,伸手扒拉着弩机,被装在底座之上的弩机主体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子,“周将军,怎么样?”

    “如此轻便,还能环绕无死角射击,这是好东西啊!”周立顿时眼睛发亮。

    “还有让你更眼前一亮的呢!”秦风大笑着,“马猴,给我们的周将军表演一翻。”

    “得嘞!”马猴得意地笑着,边上,每台弩机之上站上了两个士兵,一个掌住了弩机的后座,另一个单膝跪在地地,面前放着一个硕大的铁盒子,手里托着一个装弩箭的匣子。

    “发射!”马猴大声命令道。

    掌住弩机后座的士兵手上微微一紧,啉啉之声不绝响起,一枚枚短小的弩箭喷涌而出,射向栅栏内正在散步的鸡群,立时便射倒了一片,鸡群受惊,立时在栅栏之内乱扑乱跳乱跑,掌弩的士兵摆动着弩机,不断地追射着那些鸡。

    一个箭匣射完,半跪在地上的士兵一手扯上弩机之上的箭匣,啪哒一声,新的箭匣又安装了上去,稍稍停顿了片刻的弩机便又咆哮起来。

    不大会,栅栏之内再无一只活鸡蹦哒了,全都躺倒在了地上。

    周立也看呆了,瞪大了眼睛,“陛下,如果将这种弩机安装着战舰之上,如果敌我双方发生接舷战,双方船只靠近的那一刻,这就会是无情的屠杀啊!”

    “当然!”秦风大笑,“再让你看看我们的新式远程武器,霹雳火!”

    众人走到一处悬崖之上,那里,一间黑房子正静悄悄地矗立在哪里,屋顶这上,黑烟正股股升起。而在悬崖之上的海面之上,摆放着十几个木排。

    “本来想放几条船在哪里的,但我们的余主事舍不得,便弄了十几个木排来将就一下,马猴,射得准备吗?”秦风问道。

    马猴挠了挠脑袋:“陛下,霹雳火是用来攻击敌人阵地或城墙的,打木排,目标的确是小了些,真没有什么把握。”

    “试一试,今天就是试一试,至于能不能装到船上,装到了船上以后打不打得准,那就是匠师和周立的事情了。”秦风挥挥手。

    “这是投掷武器?”周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黑房子。

    “是的。”秦风点头道。

    “先来试试冷弹吧!”马猴走到黑房子前,低声吩咐了几句。

    八个竖起来的掷臂缓缓地放平了身子,一个个黑色的弹丸从黑房子里滚了出来,落在掷臂前的勺子里,随着一声响,八只掷臂依次发射,落下悬崖之下海面之上的十几个木排,嗵嗵声中,巨大的海浪被溅起,一枚铁弹命中,其它的却都落入到了海中,但就是这一枚,也让一只木排被击打成了碎片。

    “调整射击角度,准备齐射!”黑房子里传来了大声的吆喝,显然,对于第一次的命中率相当的不满。

    这一次八个掷臂同时扬起,命中了三枚。

    “已经很不错了!”周立目瞪口呆之中,情不自禁的喃喃地道。

    “周将军,再让你看看热弹!”马猴笑嘻嘻地道。“换装热弹。”

    没等周立明白过来什么是热弹,八个掷臂的勺子里便多了八个红通通的铁球,现场顿时热气逼人。

    又是一轮齐射,这一次运气更好一点,命中了四枚。看着在空中画出一道道美丽弧线的火球,再看看被击中的木排碎烈,燃烧,周立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语言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