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七十六章:原来他就是一个海盗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巨大的船坞之内,就在那艘刚刚安装好了龙骨的战舰之旁,来自太平城兵工坊的大匠,以及船厂的大匠们,包括周立在内,开始热烈地讨论着船只的改造问题。

    弩机好办,安装起来简单,不需要对船只作任何的改动,只需要在合适的地点为他们腾出地儿来就可以了,但霹雳火可是一个大家伙,想要将他装到船上去,非得有较大的改造不可。在船上有限的空间之内如何不损失攻击强度,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看着他们讨论得忘我,秦风默默地退出了船坞,走到了高处,瞭望着码头。战舰上的水兵们在清理完了战舰之后,并没有离开码头,反而在周扬帆的指挥之下,开始了操作船帆的训练,一主两副三张风帆,在不同的号令声中升起,降下,不时变幻着角度。

    水战,秦风着实不懂,但他明白,操纵舰只,这可真是一个技术活儿,既然是技术活儿,那就没有别的什么窍门儿,只能在平时多加练习,练得不需要用脑子去想,上面一声令下,士兵们便能条件反射般的完成相应的动作。

    无他,唯手熟耳!

    “陛下,周氏父子练兵还是很用心的,他们也的确想在陛下做一翻大事业。”身后响起了余聪的声音。

    秦风回头,看着余聪,笑了笑:“余主事,你怎么不跟他们讨论了?”

    “术业有专攻,微臣麾下也还是有几个有本事的大匠的,有他们就足够了。”余聪道。

    “说得倒也是。余主事,你早前跟我提起周立这个人的时候,说他是你的好朋友,我很好奇,你在楚国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船匠,在那里,你并没有多高的地位,而周立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一位水师高级将领,你们是怎么交上朋友的?”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余聪笑道:“当初周立回到老家,起初我们并没有多少交集,后来臣为生活所困,便做了许多船只模型在街上叫卖,被周立瞧见了,从此便认识了。也算是有共同话题吧,他那时正是最困窘的时候,倒也没有小瞧我的意思。”

    秦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停顿了片刻,又问道:“余主事,你真得很了解周立吗?”

    “当然很了解,这是一个耿直的,热血的汉子。”余聪毫不犹豫地道。

    秦风笑了起来,“在你面前或者是。”

    余聪一惊,看着秦风,呐呐地道:“陛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秦风转头看着码头之上那些操练得热火朝天的士兵,轻声问道:“那时你们在泉州吧,你是不是经常找不到他的人,嗯,就是说周立经常不在家?有时一出去甚至就是几个月?”

    余聪一惊:“陛下怎么连这个也知道?”

    “猜的!”

    “猜的?”余聪看着秦风,满脸满眼的都是不解之色。

    “今天早上,周立给我送来了一份奏折,昨天晚上,他还给了我一本书。”秦风道:“他恐怕没有想到,这两个东西,可是让他露出了马脚。”

    “陛下,周立绝不会有不臣之心的。”余聪大惊。

    “我没有说他有二心啊!”秦风笑了起来,“如果我真怀疑他,就不会让他看到新式弩机,霹雳火了。我只是说他瞒了不少东西,说话有些不尽不实。”

    “陛下从哪里发现的?”余聪追问道。

    “按你所说,周立在家赋闲多年了,即便他没有赋闲,仍然在楚国水师任职,可楚国水师什么时候出海远航过,一个在内河,近海玩水的水师将领,怎么可能对大海之上的航路了解得清清楚楚,手里能拥有如此详尽的海图?”

    “陛下,这是可以买到的。”

    “好吧,我姑且认为他能买到这些,但是他为什么对海上的海盗分布都清清楚楚,那些海盗盘踞在那片区域,老巢大致在什么地方,海盗之间有什么勾连?余主事,这也买得到?”秦风追问道。

    余聪顿时呆住了,联想起先前秦风所说的周立常常好几个月不在家,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冷天的,额头之上却布满了密密的汗水。

    “他来宝清港有日子了,你去他家做过客么?”秦风看起来却很轻松。

    “去过,来时将他安顿下来之后,去他家吃过一次饭,后来他忙,我也忙,他又绝大部分时间带人在海上训练,屋里都是女眷,就不太方便了。”余聪道。

    秦风微笑道:“那你觉得周立的那个如夫人长得漂亮吧?”

    “这个陛下,这是周立的内眷,我只见过一次。没有多大映象。”余聪尴尬地道。

    “昨天朕去的时候,他们都出来拜见朕了,可以看得出,她们还是很重视朕的,盛装打扮,身上所穿的衣物,所戴的头面,余主事,你知道那些值多少钱吗?”

    “很值钱吗?”余聪完全是一问三不知。

    秦风一笑,余聪在楚国的时候,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工匠,哪些东西,只怕就是摆在他面前,他也识不得其中的珍贵。

    “其实我也不太了解。”秦风道:“但乐公昨天晚上回来后告诉朕,那些东西都极其珍贵,任何一件,只怕都要花你余主事数年的薪饷才买得起。”

    余聪顿时便呆了,他现在的薪饷可不低,他除了拿着五品官的薪饷,还有作为大匠的各类补贴,算下来一年有好几千两银子,可听陛下所说,周立的内眷随便一件首饰都要花上万两银子才能办到,这完全颠覆了他对周立的认知。

    “会不会……”

    “乐公在皇宫之中掌管大内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秦风笑看着余聪:“余主事,你现在想到了什么?”

    余聪脸上的汗啪哒啪哒地掉在地上,脸上完全变了颜色:“陛下,您是说,周立,他,他他他本身就是一个海盗。”

    “很有可能!”秦风道。

    余聪一言不发,朝着秦风躬身行了一礼,转身便要走。

    “你到哪里去?”秦风问道。

    “臣,臣要去质问他!”余聪怒气冲冲地道。

    “为什么要质问他?”秦风呵呵一笑,问道。

    “陛下,他是一个海盗啊!”余聪怔住了。

    “朕倒并不在乎他是一个海盗。”秦风笑道:“便是朕,最早的时候,不也是被人叫作山匪吗?”

    “就这样不闻不问吗?”余聪纳闷地问道。

    “朕不在乎他是不是海盗,但朕在乎他能不能坦承相见。”秦风淡淡地道:“朕希望他自己来和朕淡。余主事,你可以稍稍点一下,但不要明说,如果他是一个聪明人,就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他连这个也做不到,我还真不敢用他了。”

    看着秦风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余聪打了一个冷颤,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既然是他多年老友,便做到仁至义尽吧!”秦风笑看着余聪,“朕回去了。”

    看着皇帝远去的背影,余聪站在原地,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周立,你害死我了!他在心里愤愤然地道。

    脚步觉重的走回到船坞之内,工匠们的争论还在继续,而周立也从一个将领的角度,不时的提出自己的看法,看到余聪走了进来,周立兴奋地挥着手,“老余,你跑到哪里去了,快来,这怎么能少了你这个行家?要将霹雳火装上去,船的结构便必须要改动,可少不了你的主意!”

    余聪苦笑了几声,“老周,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周立看着余聪的脸色不是太好,搓着手走了过来:“什么事有比这还重要的,你怎么啦,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余聪盯着周立看了半晌,突然恶狠狠地道:“老周,你骗得我好苦,原来你那么有钱啊!”

    周立莫名其妙地看着余聪,“你这是怎么啦,发什么疯?”

    “我发疯?”余聪恨恨地瞅着他,“我拿你当知心的朋友,以为咱们是过命的交情,你,不该这么对我!”

    丢下这句话,余聪愤愤的拂袖而去。

    看着余聪的背影,周立眨巴着眼睛,眼光缓缓地扫描着整个船坞之内,刚刚太投入了,连皇帝和他的随从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腊黄一片,拔腿便向外跑,跑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脸上表情瞬间变幻了数次。

    他的确是一个聪明人,余聪就这么几句话,他立刻就明白,自己的老底儿只怕被人窥破了。

    他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周立啊,这一下你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回头看了一眼船坞内还在争论着的工匠们,他脚步沉重的向外走去。

    宝清港内,秦风的住所,乐公公一边替秦风沏着茶,一边担心地问道:“陛下,您是很看重他的,要是他不来怎么办?”

    “他会来的。”秦风笃定地道:“这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否则,他就没有必要到我们这里来了,他不甘心一辈子就做一个海盗的。更不甘心他的后人继续步他的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