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八十章:风暴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就在马向南在宝清港内咆哮的时候,秦风正在大海之上经历着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海冒险之旅。从宝清港出发之时还显得风平浪静的大海,此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正在向秦风展示着它的威力,滔滔白浪从天际滚滚而来,银白皎亮的波涛推涌追逐,渐渐由远而近,越近越高,越高越响,宛如千军万马挟着雷鸣一般的轰然巨响奔腾而至。一层层的浪涛向远处扩展延伸,慢慢平息下去,像是喘一口气似的,留下一片转瞬即逝的泡沫,巨大的战舰此时就像是在不断摇摆的大海中的一片小小的叶子,任由巨浪的摆布,乘着风浪摆来摆去的,巨浪猛地拍打战舰,发出的轰鸣声,宛如无数人正在敲响战鼓鼓,又好像千万头暴怒的雄狮发出的吼叫声。巨浪一个一个地连接不断地撞向战舰,溅起三四丈的水花,自空中散落而下,哗啦啦的落在战舰之上。

    秦风站在战舰的最顶层,两手扶着面前的栏杆,平日里他看到的都是温顺平静的大海,今天,终于看到了他狂暴的一面。

    即便胆壮如他,此时也是暗自心惊。巨大的战舰,此刻就像是一个小舢板,丝毫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时而被股股巨浪投上波峰,让你颇有一览众浪小的感觉,但下一刻,却又被死死的摁到波底,抬眼望去,头上尽是汹涌的浪涛,似乎下一刻,整艘战舰就会被拍进海底。

    大海的威力,远非人力所能企及,即便是身为宗师的他,此刻也不过是能照顾好自己而已。秦风很是担心,战舰能不能抵抗得住如此的风浪,会不会下一刻就会被击打成碎片或者就此沉没海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怕便是自己,也很难在这样的风浪之中存活下来。

    马猴做为亲卫统领,此刻就在秦风的身边,不过他不像秦风,即便是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之中仍然能站得稳稳的,此刻他的腰上拴着一根绳子,将他固定在船舷之上。两手死死的攥着栏杆,脸色发白。

    而下面几层甲板,数百战兵们也都与马猴一样,腰上都拴着绳子,将自己系在船上,但此刻,这些不论是步战还是马战,都千里挑一,骁勇骄悍的汉子们,绝大部分都是面如土色,早就无法站稳了,或躺或坐地倚着船舷,他们唯一的念头,此刻就是自己不要被这巨大的风浪给卷下船去,更多的人,甚至闭上了眼睛,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陛下,这,这太危险了。您不应该上船来。”马猴的声音有些颤抖,在风浪之中,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秦风瞟了一眼马猴,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远处的独眼龙周立。

    “这个王八蛋,等回到港内,我要往死里收拾他。”马猴咬牙切齿地吼道:“明知如此危险,居然还由着您上船,这是置陛下安危于不顾。”

    “我要来,他拦得住吗?”秦风笑了起来。

    “怎么拦不住?”马猴吼道:“别人拦不住,他能,只要他不开船,您就出不了海。”

    秦风大笑了起来:“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猴子,你现在还好吧?”

    “陛下,猴子还好,就是,就是胃里翻江倒海,想吐,今天早上吃多了。”说着话,马猴已是干呕了几声,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

    而下头的亲卫营士兵们,很多已经是吐得一片狼藉了。

    “陛下,您,您还好吧?”马猴问道。

    其实秦风此刻也难受得紧,修心武道,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但肠胃这些玩意儿,你修为再厉害也练不到哪里去啊,此刻胃中照样也是上下翻腾,只不过还能忍得住罢了。

    “小猴子,跟我多说说话,或者你能好受一点!”秦风道。

    “陛下,说,说什么呢?”

    看着马猴的模样,秦风忍俊不禁,很少看到小猴子这么狼狈的时候,这可是一个在战场之上面对着千军万马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家伙,别人砍他一刀,他不砍对手三五刀绝不罢休的凶狠家伙,但现在也被风浪给折腾得够呛。

    指了指不远处的周立,秦风道:“看到周将军了么?”

    “日他娘的,老子要拴根绳子才站得住,他打个赤脚,居然在上面行走如常?”只到这个时候,马猴才注意到了周立,此刻,落汤鸡一般的周立正稳稳的行走在大船之上,大声的吼叫着下达着命令,船上的水手们在他的命令之下,紧张地操纵着战舰穿风破浪。

    “这才是水兵!”秦风感慨地道:“真正的水师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那些水兵武道修为并不高,但此刻连秦风也感有些难受的风浪,在他们的眼中,似乎便是家常便饭一般,一个个攀着战舰上的栏杆,绳索和一切固定物,在起伏不定的战舰之上行走如飞,准确的完成周立下达的一项项指令。

    三面大帆早就落了下来,但高高的桅杆之上的瞭望刁斗之中,居然还有一个水兵蹲在上面,手里拿着一支号角,不时吹响,这种号角与马猴以前见过的不太一样,声音极其尖厉,似乎能穿透这偌大的风浪。而不知在什么地方,也同样会有这样的声音传过来。

    这是两艘战舰在互相联系,此时风浪太大,整个天空似乎都黑了下来,暴水如注,狂风肆虐,两艘战舰之间早已不能互相目视,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这种特殊的号角。

    周立正是通过这号角之声在协调,指挥着两艘战舰。

    “小猴子,我把水兵这事儿想简单啦!”秦风苦笑着摇摇头:“这种事情,在大海之上,恐怕是常事,看看我们的战士,就算此刻风暴停下来,他们还能战斗吗?只怕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陛下,咱们也不过是第一次上船而已,多练得几次,也就习惯了。”刚刚说完这句话,又一个山一般的巨浪扑来,战舰先是如同被一只巨大的手猛推一把一般,向后方横移了数十丈,然后又猛然拔高,被这股巨浪高高的托起,不等马猴反应过来,哗拉一声,又从高处迅速的落下。

    哇的一声,马猴再也忍不住,一张嘴,早上吃下去的东西,瞬间全都喷了出来,好在刚刚吐出来,就被海水打走。

    “陛下,多吐几次,也就不会吐了。”马猴咽了一口海水下去,咸咸的,他狠狠地呸了一口:“陛下,周立这家伙,就是没安好心。他不是有名的水师将领吗,我就不相信,对于这样的风暴他会没有预感,今儿早上出门的时候,我都知道要下雨了,只是没有想到,大海之上的风暴,居然是这样的。”

    秦风笑了起来,“这家伙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呢!我昨天晚上说要跟他去打劫一回,这家伙估计是怕了,所以想借着这事儿让我们知难而退。小猴子,你想啊,要是让我们连这点风浪都受不了,那谈何战斗?我猜那些水兵,现在正在肚子里偷笑着呢!”

    “想看我们的笑话,岂有此理。”马猴的脸都黑了:“我们是陛下的亲卫军,我们是战斗力最强大的烈火战刀敢死营。死都不怕,还怕吐吗,吐吧吐吧,多吐几次也就习惯了。”

    马猴揪着绳子,翻身跃下上一层甲板,将自己悬在半空里,俯身看着下层甲板的烈火敢死营士兵,怒吼道:“烈火敢死营的兄弟们,是男人都给我站起来,死都不怕,还怕这点风浪吗?谁他娘的是要还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在哪里,上岸老子就把你们赶出烈火战刀敢死营。”

    进入烈火战刀敢死营相当难,能够进入,对于所有的明军士兵来说,那是一种无上的荣誉,要是被赶出去,那会是一种奇耻大辱,士兵们仰头看着悬在半空之中,一边大吼一边中呕吐的统领,也顾不得统领呕吐的脏物正从他们头上落下,一个个嗥叫着从甲板之上爬起来,有的扶着栏杆,有的抓着身边的物体,实在没有什么可抓提,一把抱着身边战友的腰,居然奇迹一般的一个个站了起来。

    这些强悍的汉子们在风雨之中顽强的挺立着,发出狼一样的嗥叫,只不过一边嗥叫,有的还在一边呕吐,肚子里的食物,随着他们的嗥叫之声喷将出来。

    马猴一拉绳子,一拧身子,又重新翻回到了上层甲板之上,挥舞着手臂,吼道:“大明,必胜。”

    “大明,必胜!”四百名士兵齐声怒吼,声音穿透风浪,远远的传了出去。

    片刻之后,看不见的后方,风浪之中,也传来了另一艘船上烈火战刀敢死营的士兵的怒吼。

    大明必胜的怒吼之声,慢慢地重合在了一起,似乎将风浪之声也压了下去。

    正在指挥战舰乘风破浪前进的周立震惊地看着这些在风浪之中顽强站起来的烈火敢死营的士兵,不敢相信这些第一次上了战舰的家伙们,居然能在这样的风浪之中还能在甲板之上站稳,那怕他们腰上拴着绳子,但也是他生平仅见了。

    “原来,这就是大明!”他喃喃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