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八十二章:密谋抢劫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马向南,余聪,周立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马向南对于这种议事方事是习以为常,但余聪和周立却明显有些不适应,现在这种方式,倒似是他们与皇帝平起平坐了,整个人都在哪里扭来扭去,十分的局促不安。

    马向南在低头看着余聪关于太平船厂未来几年的计划书,宝清作为长阳郡治下最重要的一个地方,本来也在马向南的计划当中。现在的长阳郡,不论是发展经济作物,还是种药以及药坊,都已经步上了正轨,粮食种植不是长阳郡的主要方向,但未来几年,因为人口并不多,却也能基本自保。解决了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之后,马向南的目光就转向了如何让治下的百姓发财了,宝清港自然而然的就进入到了他的计划当中。

    海贸,便是马向南思来想去之后,唯一能让长阳郡迅速发财致富的一条捷径,围绕着宝清,打造属于长阳郡的一个聚宝盆,是马向南下一个计划当中的重中之重。

    秦风小口小口的喝着一碗小米粥,他虽然没有呕吐,但其实整个人也十分的难受,适应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只要再上船几次,他就觉得自己能迅速地适应海上的生活。

    马猴神色有些萎糜,窝在角落里坐着,脸色有些发白。

    “猴子,霍光还怎么样?”喝完一碗小米粥,秦风觉得舒服了许多。

    “霍师在睡呢,回来就躺下了,我给他送小米粥去,让他给赶了出来。”马猴弱弱地道。

    秦风大笑:“这家伙定然是觉得今天出糗了,不想让你看到,得,就让他睡吧,小猴子,你也去睡吧,这里用不着你了,好好休息一下,后天,咱们再出海。”

    “陛下不睡,小猴子怎么能睡?”马猴倔强地摇摇头:“陛下,我挺得住。”

    看着强撑着精神的马猴,秦风笑道:“那好,但愿你后天还有胆子跟我出海。”

    “陛下在哪里,小猴子自然就在哪里!”马猴肯定的点头。

    秦风一笑转头,看着马向南,这家伙聚集会神在地看着余聪的计划书,并没有注意自己在说什么,要说服这个现在一头钻在钱眼里的家伙,秦风觉得不是什么难事。要是不打动他,这个老家伙真有可能抱着自己大腿撒泼打滚不许自己上船的。而且只要他威胁一番,周立只怕还真不敢开船出海。

    “三年再建两个大型船坞,一年能下水三条战舰。这个计划是不是有些庞大了?”马向南沉吟地看着余聪。

    “马郡守,按照周将军的估计,一支舰队要想形成有效的战斗力,至少应当有五艘太平舰这样的战舰,再辅以其它的船只,但一支舰队要保持持久的战斗力,在海上有五艘在航行,那么在船厂里进行维修保养的至少要有二到三条,也就是说,目前我们至少需要八艘战舰,但现在我们只有两艘,还有一艘,明年夏天才能下水。想要迅速让水师形成战斗力,这是必须的。”

    “你有这么多成熟的造船匠师吗?”马向南问道。

    “现在能独立工作的已经有几个了,所欠缺的只是磨练了,未来两到三年内,我们还会着力培养更多的匠师出来。”余聪道。

    “钱呢?”马向南转头看着秦风:“陛下,长阳郡肯定是拿不出这笔钱来的,一个大型船坞的建造,需要的银钱,卖了我也拿不出来。”

    秦风笑道:“钱,我来想办法。”

    一听这话,马向南刚刚的那张苦瓜脸立马便喜笑颜开,“陛下出钱,那太好了,我这里没有问题了。余聪,除了钱,你还需要什么?”

    “第一,我们需要更多的辅助匠师,比如说木匠,铁匠等。”余聪伸出了一根手指。

    “没问题,前几天刚刚从秦国弄来了一批人,这些人都是匠师,回头我把名单给你,只要是你需要的,统统给你扒拉来。”马向南爽快地道。

    “你不是已经将那些人分配下去了吗?再去虎口夺食,不容易吧?”秦风笑道。

    马向南嘿嘿一笑:“陛下,事关我长阳郡发财大计,怎么容得下那些小子坏我的事,不给,我带人抢也要抢了来。再者,长阳郡治下的官员,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余主事,你尽管放心,以后从秦国人那里弄来匠师,统统给你发来,嗯,我还会让人去其它郡治高薪招揽这样的人,保管你不会缺人手。”

    “那就再好不过了,第二,我们需要储备更多的造船大料,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储料,但因为人手不足,储下的料最多供一年所用,长阳郡不缺造船的大料,但需要人去把他们从山上采下来。”

    “没问题,包给我了。”马向南再次大包大揽。

    “那我就没有问题了。”余聪道。

    “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三年,两个大型船坞。”马向南转头看着皇帝:“陛下,那您的钱什么时候到位?”

    “正准备出去扒拉!”秦风笑道:“关于赚钱的事情,周立,你来说吧!”

    看着周立,马向南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周立尴尬地咳嗽地几声,看着马向南,道:“马郡守,我们要想迅速弄到钱,甚至弄到船,就只有一条路走,就是去海上。”

    “海上哪有钱?”马向南怔了怔,忽然反映过来,“你是说去海上抢?”

    “不抢,人家会把钱乖乖地给我送来吗?”秦风笑咪咪地道。

    马向南看着笑的得意的皇帝,明白了皇帝这是在给自己下套呢:“陛下,我们才两条战舰。”

    周立在皇帝的注视之下,无奈地打开了随身的一张海图,指着上面的一些红点道:“马郡守,这是海上海盗的分布图,越是远离我们的,实力越是强大,而更靠近我们的,实力就更弱,您看,这几个。”手指在几个红点上点了点,“他们就是我们准备去抢劫的目标,他们的实力较弱,最大的一股,也不过只有六条船而已。”

    “那也比我们多!”马向南道。

    “马郡守,船与船是不同的。这几股海盗的船,比起太平舰来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哪怕我们只有两艘战舰,那也可以轻轻松松的胜过他们。”周立道。

    “你这么有把握?”马向南怀疑地看着周立。

    “当着陛下的面,末将怎么敢瞎说。”周立有些委屈地道。

    马向南突然有些怀疑地看着周立:“周立,你对海上的这些海盗分布怎么如此熟悉?竟然如数家珍?”

    这么一问,周立的脸立时便红了,嗫嚅着不好回答。

    秦风却是轻松写意地道:“这没有什么不好说的,马郡守,因为咱们的周立将军,以前也算是半个海盗嘛,在海上抢来抢去,是他的本行。”

    “你也是海盗?”马向南嗖地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看着周立。

    “我的马郡守,反应不要这么大好不好?周将军过去也是端人饭碗受人管嘛,身不由己,现在不是弃暗投明了嘛,你也在楚国江南一带任过官,我不信你对于泉州宁家的事情一无所知!”秦风淡淡地道。

    “原来是宁家!”马向南缓缓坐了下来。

    “马郡守,这些海盗多年积累,钱财肯定是不少的,又都是不义之财,正好拿来给我们做些正当的事情,再者,海盗的这些船虽然比不上我们的太平舰这样的战舰,但那也是战舰啊,拿来修修补补改改,也可以当战舰用是不是,而且,海盗也都是人啊,要是能多捉一些来,你砍树不就有人了吗?还可以聊补你长阳郡治下人丁不足嘛。”

    马向南苦笑:“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我可不想要。”

    “穷凶极恶的你就弄去砍树,砍到死为止,但也不是人人都不可改造嘛,你说是不是?总还是有些这样的人的。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要迅速地发展我们的水师舰队,要有钱修船坞,造更多的太平舰这样的战舰,那就需要钱,而朝廷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你很清楚,几场仗打下来,国库都空了,虽然有些收获,但用钱的地方也更多,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在接下来的几年之中,更是一个无底洞,如果不想些其它的招儿,你的海贸便遥遥无期,要是这一趟出海顺利的话,太平船厂的问题就解决了,而且你的海贸大计也可以大大提前不是?”

    马向南有些烦恼地挠着脑袋:“陛下,您说的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可您就一定要亲自去吗?说来说去,你就是这个意思,马猴他们不一样能解决问题?”

    “第一,有这样的热闹,我是一定要去瞧一瞧的,我还没有在海上打过仗呢,我这人见猎心喜,第二,第一次与海盗作战,我想亲自坐镇,担心出现意外嘛。”

    “这我要是同意了,回头权首辅他们能将唾沫直接吐到我脸上。”马向南痛苦万状。

    “你少去越京城不就得了,他难道还能杀到长阳郡来?”秦风大笑。

    “那可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