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八十五章:战俘们的幸福生活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第一场雪不期而至,只是一夜之间,越京城便已经换上了银装素裹,极目望去,偌大一个越京城,尽皆白茫茫的一片,唯有一个个屋顶的烟囱,正自向外冒着缕缕青烟,成为一片素白之间的格外点缀。

    前线仍在打仗,但越京城却感受不到什么战争的气氛了,几乎每天都有捷报送到越京城,对于那些快马奔驰而来的背上插着红旗,高喊着前线大捷的信使,不但是城门军还是京内的百姓,对此都是习以为常了。

    城门打开不久,积了一层薄雪的驰道之上便又传来了马蹄之声,城门守军老王伸了一个懒腰,探头瞟了一眼,果然又是一个背插红旗的信使,“果然又来了。”

    信使驰过街道,高喊着前方大捷,然而街上的行人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兴趣,和老王一样,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信使,便又忙着各自的事情去了。

    胜利,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么?

    当胜利成为一种习惯,反而引不起人们的惊喜了,大多数人只会点点头,了然于胸的说一声,哦,果然如此。便又忙着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越京城的人来说,现在正是忙着挣钱的时候了。往年的冬天,第一场雪便代表着是他们猫冬的时节到了,但今年却格外不同。下雪了,冬闲了,正是挣点闲钱的好时机啊。

    大量的商队正从这里聚集,出发,向着秦国前进,横甸一战,秦人十万边军损失惨重,被大王打断了脊梁骨,秦国在大明兵锋的逼迫之下,向大明敞开了门户,无数的商队蜂涌而入,将大量的商品运往秦国销售,因为秦明的协议,大明的商队在秦国所缴的税收,与在大明毫无二致,而不是秦国的那种什五重锐,这使得无数的明商涌入,质优,价廉的明货在涌入秦国的短短半年时间之内,便将秦国本地的商人打得七零八落,整个商业体系几乎被摧毁,除了那些秦国权贵们还在支撑之外,民间散户基本上没有了生存的余地。他们唯一的出路,便是沦为给明商打下手,利用自己的店铺,原本的销售网给明人来换取暂时的苟颜残喘。赚取一点的微薄的佣工费用。

    而秦国的权贵们,在历经了一段痛苦之后,一些聪明人却突然发现,只要将自己的生意挂上明人的牌子,以往的税赋,就几乎降到了在利润面前忽回略不计的地步的时候,于是一夜之间,原本很多的店铺,便换了招牌,这些聪明人与明商开始合作,在自己大赚的时候,却让秦国的国库开始受到重创。

    太平银行,昌隆银行争先恐后的在秦国一座座城市开设着自己的分号,一个个在秦国赚取了大钱的明商人,将的筐筐的铜银,银两存入这些银行,然后将着薄薄的一份存折揣进怀里,便喜气洋洋的踏上返程的路途,准备回去组织第二次的货源。

    现在将现钱存进银行,已经成了商人们的第一选择,钱存进银行里,不但不用交管理费,还有利息可取,更重要的是,方便快捷,在秦国存进去,回到明国,在任何一家银行分号之中凭着手里的存折便能兑取,谁还会傻不拉几的拖着沉重的铜银,揣着珍贵的金银在路上冒险呢?

    而太平银行,昌隆银行自然也是兴高采烈的,当银行里的铜钱,金,银装满库房的时候,他们便一车一车的往国内运,对他们来说,自然没有普通商人的担忧,他们背后靠着的是大明强大的武装力量,而且,他们运这些东西的时候,可都是全副武装,而这些护卫,都来自退役下来的明国军人,这些人在退役之后,被高薪聘请过来,继续他们的军事生涯。

    而秦国人,在经过了最初的短期的不信任,怀疑之后,因为大明商人的无孔不入的渗透,他们也将手里的余钱开始存进银行,换取明人那轻飘飘的一纸存折和同样轻飘飘的纸币,将钱存进这些明国银号之内,居然还有利息可收,这是秦人以前不敢想象的。

    大明商人,银行,正如同一架架抽水机,在微笑和热情之中,源源不断地抽取着秦国人的血肉,用来滋补大明母国,而此刻,正被国内局势搅得头昏脑涨的秦人,根本还没有余暇将精力和时间放到这上面来。

    现在的大明商人,大都走的是永平郡至虎牢关,在从虎牢关散往秦国的各地。现在的中平,开平,青州商路可不是最好的选择,在中平和开平还好,但一进入青州,盗贼多如牛毛,除了有军方背景的商人,一般的商人可不会去自讨苦吃。

    再者,现在的永平至虎牢的商路,因为原本的天堑被打通,从哪里出发进入秦境,再前往雍都等秦国大城,要更加快捷得多。

    大量的商人进入永平商路,永平郡守程维高自然是喜得合不拢嘴,不遗余力的将这条还只能算是路坯的道路,不断的进行着加宽,加固。左右他现在可是有着人手的,原来秦将陆大远的一万秦国降兵现在就在永平。在宝清营的看管之下,这些秦兵现在是每十天轮换一拨出去干活。

    陆大远的这一万秦兵,现在在明国的地位有些微妙,他们还是没有自由,但却也算不得占俘了。在永平郡,明人划了一块荒地作为他们的驻扎地,原本还有粮食保证这些秦人的基本用度,但一段时间之后,程维高就觉得不划算了,因为这支战俘军的所有开销,现在是他永平郡在支撑,户部虽然答应每隔一段时间会划拨一些帐款,但现在为止,程维高还没有看到一个大字,每次摧促,户部苏开荣的答复就是国库暂时没钱,先欠着,等前线打完了仗再说。

    于是程维高便明白了,想从苏开荣这个铁公鸡那里弄到这笔钱,只怕有些困难了,与其和苏开荣打嘴巴仗,还不如自己想办法,于是他便将目光投到了这支战俘军之上。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局面,秦人每十天会轮换一部人出去修路,这些人,永平郡保证他们吃饱穿暖之余,还发放一点点工钱。当程维高跟陆大商量,一天一百文钱的时候,他自己的脸也有些发烧,要知道,一百文钱现在想要雇佣一个明人,别人会唾你一脸唾沫的。

    但对于陆大远和秦人来说,这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陆大远不希望自己的兵一直被像猪一样圈禁在那块牢笼里,出去干活可以让这支军队保持活力,而对于秦人战俘来说,在当战俘的日子里,还能挣到一些钱,这完全是天下掉馅饼的事情。

    每天一百文,对明人来说少得可怜,但对于秦人来说,一天一结的这笔钱,落袋为安,他们在秦国的时候,什么时候按时领取过饷银啦。

    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有嗅觉灵敏的商人们开始将注意打到了这些战俘的头上,这些人身材高大,力气足,现在看起来也很乖,一天一百文呐,这跟白给自己干活又有什么区别?这些人将自己的要求呈到了程维高的面前,于是,每户商人可以雇佣不超过五个秦俘的公文便下达了。

    而在刚刚过去的那个秋收季节,永平郡的农户们也开始雇佣起这些战俘们去帮着收割,当然,农户们更赤诚一些,一天一百文是郡守府制定的,不许多给,给多了官府会找麻烦,但这不妨碍他们让这些战俘们吃得更好一些。

    当进入冬季,农忙结束的时候,那些给明国农户们干活的秦俘,居然与这些农户们依依不舍起来,而在双方更多的深入接触之后,秦俘们震惊的发现,明国的普通百姓,不管是农人,还是商人,所过的生活,所享受到的福利,政策,比起他们秦人,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毫无可比性。

    这些秦国战俘,原先在秦国还没有当兵的时候,那也是最底层的百姓啊。人与人当真比不得啊,一比,得气死人。

    秦国战俘的心理,在这些接触之中,一点一点的开始发生了变化,为什么自己不能生而成为一个明人呢?他们开始在考虑这个问题。

    当然,秦俘的这些心理变化,程维高还并不清楚,他只知道,现在这些秦俘们,不用自己养活他们了,他们能自己养活自己,而且他们赚到的钱,也开始拿来在永平郡的市面之上购买自己所必须的一些用品。这不仅繁荣了市场,自己又增加了一笔税收啊。

    更让他安心的是,这些秦俘们很老实,没有了最初他担心的发生冲突,治安问题。现在在街上,能经常看到秦国战俘与明国的商人百姓们热烈攀谈着,这些人不久之前,说不定就是雇佣关系呢。

    冬天来的时候,程维高不用再给这些秦俘们划拨棉袄棉被,因为这些秦人自己买了。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喜滋滋的坐在大案前,继续向户部叫苦,要求苏开荣给自己拨银子。

    对于这样的局,陆大远也是乐见其成,或者,这对于以后他要做的事情会更加的顺利,也许到了那时候,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员,这些人地心甘情愿地跟着自己。

    彻底对秦国绝望的陆大远,现在也和他的那些大头兵一样,希望自己能尽早成为明国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