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八十七章:许家的姑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许姑娘,你回来啦?将军都等得有些急了?”开门的老兵看到走进来的女子,脸上露出喜色:“老爷刚刚痛骂了钢子他们几个呢,说姑娘出去,他们也不知道陪着。”

    女子脸上露出笑容:“越京城现在治安这么好,没啥子事情的,我就是有些气闷,出去逛一逛而已。”

    “姑娘还是快进去吧,将军要带您去一个地方呢!”老兵笑吟吟地道。

    “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女子有些不解地看着老兵。

    “去了就知道了,先在这里恭喜姑娘了。”老兵嘻嘻的笑着,将大门掩了起来,然后径直走到后面的马廊里,片刻之后传来了马儿的嘶鸣声和马车的吱呀声,他是去准备出门的马车了。

    女子楞了楞,急步向内里走去。

    这里是大将军府。

    中央战区大将军野狗甘炜的府第。

    野狗一直在越京城养伤,原本他在越京城的宅子不大,家里也就只有几个老兵和一个丫头跟着,老兵自然是野狗的部属,而那丫头,自然便是眼前的这位许姑娘。原本野狗的宅第也还算清静,但自从大明军队开始大面积的整顿改革之后,他家里可就热闹起来了。

    大明成立了三个战区,朝廷新多了三位大将军。武陵战区大将军吴岭,开平战区大将军陈新华,中央战区大将军甘炜。

    与武陵战区和开平战区不同,中央战区却是负责着首都越京城的卫戊之职,而且只看他的军队构成,便能知晓大明最精锐善战的军队都集中在这个战区。磐石,苍狼,锐金,矿工都隶各于中央战区。

    如果光是这几个野战营倒也罢了,关键是即将新成立的羽林军也将被划入中央战区,而羽林军的主体构成,便是越京城的城门军。

    城门军历来都是权贵们给子弟渡金的场所,即便是到了大明,这一点仍然没有改变,大量的权贵子弟为了弄点军功,纷纷选择进入城门军,这支军队负责越京城的卫戊,基本没有什么出征的机会,也就没有什么危险性,自然是他们的首选。现在城门军要改成羽林军,这可是一次质的飞跃,军队改编,扩充,自然便会有大量的职位出现,于是中央战区的大将军甘炜,立时便成了香饽饽,他那简陋的宅子里从朝廷公布这道旨意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什么静净日子过了。

    实在熬不过这些通过各种各样关系找上门来的甘炜,终于离开了他那间小宅子,搬到了工部为他准备的大将军府。又从苍狼营调来了一支五十人的亲兵看守门户,不管谁想来求官,没问题,带着人来,在这五十个人中任选一个,先打赢了再说。

    当连二接三的人被揍得满地找牙之后,他的家门这才清静了下来。

    走进屋中,野狗早已经穿戴整齐,正自焦急不安的坐在哪里,看到许姑娘进来,不由得脸露喜色,“你回来啦?”

    “累将军担心了。”

    “没啥子,没啥子,你去换件衣服吧,哦,对了,穿你那件红色的,那件好看,我带你去见几个人。”野狗挥着手道。

    “将军要带我去见谁?”许姑娘问道。

    “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野狗突然腼腆起来,“其实她也早已听说过你了,说要见见你。”

    许姑娘心里咯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也一下子有些苍白起来。

    “怎么啦,不舒服?”看到许姑娘脸色不好,野狗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不是。”许姑娘摇头道。

    野狗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子,咬了咬牙,这才道:“其实,其实是这样的,前几天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当时没有回答我,我,我便当你答应了,所以便跟那一位说了,今天晚上,她要见你。你也知道,我野狗没爹没娘的,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我的终身大事,自然要禀告他们的。”

    “今天晚上要见我们的是皇后娘娘吗?”许姑娘轻声问道。

    “是,皇后说要见见你。”野狗道。

    许姑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默半晌,说:“那我去换一件衣服。”

    听了这话,野狗不由大喜,看着许姑娘的背影,大声道:“穿那件红色的,红色的好看。”

    这位许姑娘,便是当初余秀娥在半道之上看其可怜买来服侍野狗的,谁也不成想,这半年相处下来,野狗居然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位许姑娘,下定了决心要娶她为妻。以野狗的身份,想娶亲自然是绕不过秦风的,这一点他也明白,所以前几日余秀娥从前线返京之后来探望他之际,野狗便说了这一层意思,让余秀娥替自己向皇后说一声,于是便有了今日之事。

    野狗与秦风的关系,较之和尚要更深一层,闵若兮自然也明白这一点,野狗是秦风心腹,手握重兵,在担任了中央战区的大将军之后,更是越京城炙手可热的权贵,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自然是众人追捧的对象,不知有多少人想将自家的女儿嫁给野狗,那怕野狗相貌凶恶,更是身带残疾,但对于一个权势逼人的男人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闵若兮正在替野狗挑着呢,没存想野狗自己倒先找到了一个。

    听余秀娥说起这个姓许的丫头来历,闵若兮更是好奇,自然要先见一见再说,野狗不但是秦风的心腹兄弟,更是朝廷的大将军,不得不谨慎从事。

    当野狗坐着马车,带着许姑娘向着皇宫出发的时候,老王也正带着老婆收拾了摊子走回到巷子里,记他们愕然的是,在他们侧对面的一户人家门前,先前几过的那几个汉子正站在哪里。

    老王知道,对面那一户也是租的房子,里头住着一个女人和两个男子,女人最多不会超过五十岁,而那两个男子,一个大约十七八岁,另一个更小。老王不见他们出去干过活儿,也不知他们是如何生活的。

    “我去看看!”老王将手里的家伙什放到了门口,低声对老婆说。

    “别去,你下值了!”他老婆显然有些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我虽下值了,但我还是城门军伙长。这些人鬼鬼祟祟的,我见着了不问,便是失职!”老王挺了挺胸,大步向着那些人走去。

    看到老王走来,几个汉子中的一个迎了上来。

    “城门军!”老王掏出腰牌,高举在手中,“你们是谁?深夜聚集在此有何图谋?”

    那个汉子看着老王,突然笑了起来,伸手入怀,也摸出了一块牌子:“城门军是吧,不要多管闲事,回家去,关紧门!”

    看到对面那个汉子掏出来的牌子,老王嗖地一下,身上立时出了一身冷汗,御史台监察司。一般老百姓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衙门,他作为城门军,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御史台监察司,外人更习惯称呼他们为鹰巢。

    对面这户人家是什么来头,怎么让鹰巢给盯上了。但凡鹰巢盯上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老王咽了一口唾沫,向对面的人微微一躬身,立刻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到自家门口,拎起家伙什,拉起老婆,急步走进屋内,砰的一声关上门,心里还在砰砰直跳。

    片刻之后,巷子外头又来了一行人,为首一人,却是田康。

    “都还在里头?除了一老两小之外,还有什么人?”

    “将军,没有了。”

    “敲门。”田康道。

    “将军,那位可是在甘将军府上做事的。会不会得罪甘将军?”其中一人有些担心的问道。

    田康咧嘴一笑,那位岂只是在将军府中做事的,现在大将军正带着那位进皇宫呢,皇后也马上就要接见她,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郭统领也不会这么急便要彻查了,本来还想再观察观察的,想看看到底后头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但现在,却是等不得了。就在三天前,鹰巢终于查清了这位许姑娘的来历。

    “敲门!”他瞪了一眼手下,那人立刻转身,砰砰的敲响了屋门。

    “谁呀?”屋子里传来一个声音。

    “许姑娘托我们送来了一些东西。”田康道。

    “姐姐不是刚走吗?”屋里传来了诧异的声音,接着大门被打开,露出了一张清秀的面孔,看到外面站着的一名身穿官服的官员和几个大汉,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

    田康伸手,推开了房门。

    “许玉,前越兵部侍郎许杰的大公子,是吧?”他含笑问道。

    屋里那个年轻人两腿一软,顿时瘫倒在了地上。田康大走进进门去,伸手将年轻人从地上搀了起来,道:“许公子,我叫田康,来自御史台监察司,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们。”

    与野狗同坐在马车上径直驶入皇城的许姑娘,自然不知道,此刻她的家人,正在接受着鹰巢的盘问,当她从马车之上下来,看着前言巍峨的皇城和璀灿的灯火时,也是禁不住心儿一阵狂跳。

    “不用怕,皇后娘娘她是一个很和善的人。”野狗安慰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