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八十九章:麻烦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看到闵若兮与野狗联袂而来,郭九龄丝毫没有诧异之情,反而一副理当如此的模样。

    “娘娘,甘大将军。”郭九龄向闵若兮行了一礼,又冲着野狗点了点头。

    野狗很是不满意地看着他,“郭老儿,你可真会选日子,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得这个时候来见娘娘?”

    郭九龄微微一笑:“甘将军稍安勿燥,这件事情嘛,说起来与大将军也有很大的关系的。”

    “中央战区现在诸军都还没有回来,一个羽林军的新建更是还在计划当中,我就一个光杆大将军,能有什么事情?”野狗哼哼道。

    “是关于将军您个人的事情。”郭九龄道。

    “我个人的事情?”野狗眯起眼睛看着郭九龄,半晌才缓缓地道:“郭老儿,你在调查我?老子有什么可值得你调查的?老子的底细,老大一清二楚。老子身上长几根屌毛,老大都清清楚楚。”

    看着野狗横眉怒目地口吐不逊之词,郭九龄不由得呛得咳了起来,一边的闵若兮也是哭笑不得,这个该死的野狗,当着自己的面,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甘兄弟!”闵若兮轻轻地敲了敲桌子。

    野狗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闵若兮,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忘了娘娘在这儿了,一时嘴快,娘娘莫怪。”

    “都坐下说吧!”闵若兮指了指两边的凳子。

    “郭老儿,你还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呢?”野狗坐了下来,瞪着郭九龄道。

    “的确是关于大将军个人的事情,但却不是在查大将军。”郭九龄缓缓地道:“我也没有这个胆儿啊。”

    “量你也不敢招惹我!”野狗哼哼道,突然反应过来,一跃而起:“你查的是许姑娘?”

    看着野狗,郭九龄缓缓点头。“不错,就是许姑娘。甘将军,你可知道这位许姑娘究竟是谁吗?”

    “她叫许钰,怎么啦?”

    “不错,她的确叫许钰,但将军恐怕不知她的家世如何吧?”

    “她不是已经家破人亡了吗?”野狗吐出一口长气:“对了,她还有一个老母亲,两个弟弟,当时秀娥嫂子在路边买她的时候,她不就是卖自己筹钱为弟弟治病么?只可惜后来我派了人去找她的母亲与两个兄弟,一直没有找到。”

    “大将军没有找到,是因为徐姑娘给你的是一些错误的信息。”郭九龄道:“按照许姑娘给您的那些线索,您只怕一辈子也找不到他们。”

    “你是说许姑娘骗我?”野狗的眉毛又慢慢的竖了起来。

    “将军你没有找到,我们却找到了。”郭九龄轻轻地吐出一句话,让野狗顿时怔住了。“这三个人现在就在越京城,距离您的大将军府并不远。而且这位许姑娘还经常去看他们,为他们提供一些银钱。”

    听着郭九龄的话,野狗有些失神,看着郭九龄,焦点却不在他的身上:“她为什么要骗我?”

    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野狗,郭九龄道:“因为她不敢让你找到他们。许姑娘的父亲,是前越兵部侍郎许杰。”

    “许杰?”这一下,可是连闵若兮也有些惊着了。前超自越皇死后,在太平军凌厉的攻势之下,基本上太平军旗帜所至,越地望风而降,但唯一就是正阳郡的这个许杰,给太平军造成了一些麻烦,而以后的秋后算帐,许家自然也讨不到好去。家产尽数被充公,虽然没有罪及家人,但却也让这一家人就此流落街头。

    “娘娘,就是许杰。”郭九龄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自许夫人和两位许公子哪里已经取得了供词。”

    “怎么说?”闵若兮追问道。

    “从目前得到的情况看,他们应当不是蓄意接近大将军的。他们流落街头,到处逃荒,因为身份的关系,自然是过得艰难无比,而且那时候,原来正阳县的一些当权人物还在追索他们,所以徐姑娘卖身救弟,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居然是余将军见她可怜买了她,而且还把她送给了甘将军,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二人相处日久,竟然日久生情,这就有些麻烦了。”郭九龄当着野狗的面,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道。

    闵若兮沉默不语,这的确是没有想到。不过再想想,也就明白了,那时候的野狗,身受重伤,全身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得,什么事儿都需要有人服侍,余秀娥买那个丫头,本身就是嫌那些大头兵粗手粗脚的照顾不好野狗,但一个姑娘家,这样毫不避嫌地照顾野狗,两人日常肌肤相亲,天长日久之下,互生情愫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麻烦的是,这个女人是许杰的女儿。

    闵若兮看着野狗,只怕野狗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闵若兮脑子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野狗已是歪着脑袋,盯着郭九龄,道:“有什么麻烦的?许杰有罪,已经死了。既然你也已经调查过了,徐姑娘不是刻意接近我来行什么不轨之事,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大明律例,可是不兴株连九族的。许杰有罪,也罪不及他的子女。”

    “甘将军!”郭九龄张张嘴,正想说什么,但马上便被野狗堵了回来:“闭嘴吧你!回头我再找你算帐。你个老不死的,没事找我麻烦干什么!”

    “野狗!”闵若兮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恼了,这也说得太不像话了,郭九龄只不过做好了他自己本份之内的事情,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能随随便便的嫁给当朝的大将军吗?“你胡说些什么?”

    野狗跳了起来,看着闵若兮,皇后直呼他的绰号,那明显就是恼了的意思。“娘娘,嫂子,野狗今天就把话摞在这儿,我就娶她了,非她不娶。”

    看着野狗的模样,闵若兮不用有些头痛,伸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这家伙就是一根筋,根本就不会转弯儿的,但这样的家伙,却最难对付啊!你有千般计,他自有一定规。

    “坐下。”闵若兮斥道。

    野狗梗头脖子坐了下来。

    “野狗,你老大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但凡只要是你看中的人,别说许姑娘还是一个清白女子,就算你看中的是一个表楼妓子,只要你看中了,要娶她,你老大也不会拦着你。但这许姑娘,的确是一个麻烦啊,你知不知道?”闵若兮慢慢地道。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能有什么麻烦?”野狗不服气地道。

    “她的身份就是麻烦。”闵若兮叹了一口气:“野狗,正阳之战后,许氏遭到清算,这些清算都是由当时投降了我们的正阳本地豪强进行的,他的家产,绝大部分被充公了,但还有一部分,应当是被这些人侵吞了,当然,这其中有些人也在后来因为背叛大明而被灭了,但还有不少人现在仍然是正阳郡举足轻重的人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野狗摇头:“娘娘,我不明白,这与徐姑娘有什么关系?”

    “你这脑瓜子!”闵若兮仰头叹了一口气,“野狗,你是中央战区的大将军,正阳郡也在你的防区之中,如果你娶了许姑娘,正阳只怕有好多人寝食难安。而这些人当中,有许多人现在已经变成了朝廷的股肱,这会造成不稳定的因素的。正阳之于朝廷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也应当明白吧。”

    “我娶老婆,关他们什么事?”野狗不服气,“他们是担心我会因为许姑娘而报复他们?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自然知道你不会这样做,但他们却不会这样认为。”闵若兮叹了一口气,“只要他们这样认定,以后只怕便会形成一股对你不利的势力,野狗,郭老这是为你好,你怎么不懂呢?像你这样的性子,如果有心人想要算计你的话,只怕你根本就对付不来。要是你坠入了一些陷阱当中,岂不是让陛下也为难?到时候你让陛下如何自处呢?”

    野狗总算听明白了一些什么,“了不起我不当这个中央战区大将军了。”

    “胡扯!”闵若兮沉下脸来,“朝廷公器,你以为是个物件吗,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那,那我该怎么办?”野狗看着闵若兮:“娘娘,嫂子,您足智多谋,给我出个主意呗。”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断了这门亲事,但看野狗这模样,只怕根本就不用指望。

    闵若兮摇头:“我没有办法,野狗,今天还只是小范围的知道这件事情,但过了今天,郭统领肯定会把相应的情况向首辅他们禀报,他们绝不会答应的。”

    野狗怒瞪郭九龄,郭九龄两手一摊:“甘将军,职责所在,还请见谅。”

    看着野狗夺门而出,郭九龄匆匆向闵若兮行了一礼,急急地追了出去:“甘将军,请留步。”

    野狗转过身来,阴沉沉地看着郭九龄:“你是在等我赏你一顿拳头吗?姓郭的,我告诉你,徐姑娘,不,许姑娘我娶定了。我才不管权云他们这帮子人怎么说,正阳郡那帮人怎么看,惹恼了老子,提了刀去正阳郡乱砍一通,了不起陛下把我也砍了。”

    郭九龄一笑:“甘将军,娘娘这里没有办法,你怎么不去找找陛下呢?或者陛下有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