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章:我是你的女婿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车轮碾压在青石板上,吱吱呀呀的响着,马车里两个人相对而坐,却都默然不语。

    “对不起。”徐钰低头看着地板,轻声道。

    野狗摇了摇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其实,这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许钰抬起头:“怎么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真像你说的,皇后娘娘会那么说吗?”

    “你是不是早就想到过这个问题?”野狗问道。

    “起初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更没有想过会和你在一起,可后来,我便愈来愈担心了,你的官儿愈来愈大,当我知道你成了大将军之后,我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许钰哽咽着道。

    “你应当早跟我说的!”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了解你,怎么敢跟你说?”许钰抬起头,眼泪卟裟裟的掉下来,“我父亲是你们的敌人,而你又是将军,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有母亲要养,大弟病一直没有好,我早就跑了。”

    “他们是怎么到越京城的?”

    “我被卖给你之后,他们便跟着来到越京城了。你这么有名,找你家还不好找吗?找到了你不就找到我了吗?”许钰低声道:“后来我把他们在越京城安顿下来。”

    “你母亲年老,大弟病重,小弟又还这么小,在越京城这地方,怎么生活的?越京城虽然说挣钱不难,但对他们来说,可就不简单了。”

    “起初全靠我接济,将军,我经常偷你的银子,你把家里的银子都交给我管,而且我发现你根本就没个数。”许钰低下了头。

    野狗不由大笑起来,“我对钱的确没有什么概念。”

    “后来大弟身子好了一些,便去大街之上摆摊给人写信,总算也能稍稍的补贴家用。”

    “也真是苦了你们了,以前都是公子小姐,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野狗摇头叹息。

    “我偷拿的那些钱,我都记了帐的,以后,我会还给将军您的。”许钰低声道。

    “还给我?你要干什么?”野狗盯着对方。

    许钰沉默半晌,打开了马车门,叫道:“老黄,停车。”

    马车停在了大街之上,徐钰低声道:“将军,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现在我的母亲和弟弟都被鹰巢的人监管起来了,我得去陪着他们,不管怎么样,我也与他们在一起。”

    野狗看了许钰半晌,突然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道:“他们现在住在哪里?”

    “柳家巷。”

    “好,我送你过去。”野狗道。“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过去也不安全。”

    许钰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谢谢将军。”

    马车再次启动,再一次向着柳家巷子行去。

    巷子口里,一名鹰巢的探子站了起来,前方,十数名护卫策马保护着一架马车驶来,看到那几名护卫,他不由得一怔,那是苍狼营的人,也就是说,是大将军甘炜的手下。

    他立刻转身,向着巷子里奔去。

    野狗下了车,转过身,伸手扶着许钰下了马车,“是这里吗?”

    许钰点了点头。

    “好,我们进去。”牵着许钰的手,野狗抬步向里走去。

    “将军。”许钰愕然道:“您已经送到了。”

    野狗扬声笑道:“丈母娘和小舅子都在里面,我不去见见不合适吧?”

    听到野狗这样说,许钰顿时怔住了,被野狗拖着,向里去走。

    “甘大将军!”门前,几名鹰巢的守卫迎了上来。

    野狗没有停步,望都没有望他们,直直的向前走,看到野狗的来势,几名探子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一侧身子,让开了一条道路。

    大门被推开,野狗一松手,许钰已经飞一般的奔了进去,屋里,许夫人满面哀色的坐在哪里,而两个弟弟,则一左一右,脸色惨白,身子瑟瑟发抖,显然受惊吓不轻。

    “娘!女儿不孝,是女儿连累了你们。”许钰跪倒在许夫人脚下,抱着许夫人的双脚,大哭道。

    轻轻地扶着女儿的秀发,许夫人叹息道:“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子,早就死了,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是我们的命,没法子的。”

    野狗大步走了进去,看着许夫人。

    “这位是?”许夫人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凶相的男人。

    野狗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些,没办法,他本来就长得凶,再加上这副身板,任何一个不认识他的人,第一眼看到他,都会直觉的认为他是一个凶徒。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野狗双手抱拳,对着许夫人拱手为礼:“甘炜。”

    “甘大将军?”许夫人脸色骤变。

    “您就叫我甘炜就好,或者叫我野狗也行。我是您的女婿。”野狗笑道:“这间屋子太小了,我来接您和二位弟弟去我那儿住。”

    许夫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野狗,又看看女儿。

    许钰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走到野狗身边,“我没跟母亲说过,因为我知道,我们肯定是不成的。”

    “我说能成,就能成!”野狗向前走了两步。“许夫人,许钰不嫌弃我是一个瘸子,也不嫌我长得难看,愿意嫁给我,我今天带她去见皇后娘娘了,出了一点小岔子,不过我能解决掉。您这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许夫人看着野狗,这个男人说话极其霸气,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考虑的时间,也没有让他们考虑的意思,可是一想想现在自家的处境,又想想对方的身份,对于自家来说,这的的确确是高攀了。

    其实许夫人是自己想多了,野狗就是这个性子。直来直去,不绕弯子,不像许夫人这种世家贵族,他可没有想过自己的这种语气会让别人不快。

    “甘大将军,您要娶钰儿,可是……”

    野狗摇头:“有些小麻烦,但我能解决,许夫人不必操心。”

    许夫人沉默半晌,才点了点头:“那好,请大将军出去等我们一会儿,我们收拾一下东西。”

    看着野狗走了出去,许夫人牵起女儿的手,掉着泪说:“钰儿,苦了你了,这么一个人……”

    许钰抬手,替母亲擦去眼泪:“娘,他对女儿很好。”

    “你真喜欢他,而不是为了解除我们家现在的困境?”许夫人轻声问道。

    “我是真喜欢他,至于家里现的困境,其实根本还没有得到解决,可是母亲,女儿没有法子,只能指望他了。”

    “是皇后娘娘?”许夫人问道。

    许钰轻轻地了点了点头,“是,恐怕还有很多的大臣,他们都不会同意。”

    “那他能有什么法子?”许夫人惨笑道。

    “母亲,他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我相信他。再说了,这也是我们一家摆脱困境唯一的法子,大弟和二弟,总不能一直这样东躲西藏。”徐钰轻声道:“娘,收拾东西吧。”

    野狗背着手站在大门外,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在他的左右,十几名护卫按着刀一字排开,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将军在看什么,但也齐唰唰地昂着头看着天上,这样一来,外头的那些鹰巢的探子,便只能看见他们的下巴了。

    这些鹰巢的探子可不是那种上了战场或者在外们执行过任务的家伙,这些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些还没有结业的学员,在苍狼营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面前,立即就被死死的压制住。柳家巷是一个小巷子,停了一架马车,再被这些护卫们一堵,他们可就被逼得更远了一些。

    看着许夫人几个挽着小包袱走了出来,一群人不由得慌了。

    “许夫人,请上马车。钰儿,你也上去。”野狗微笑着道。“两位弟弟会骑马吧?”

    许家两位公子连连点头。

    野狗勾了勾手指,立刻便有两个亲卫将自己的马车牵了过来,将马缰递给了两位许公子。

    “上马,我们回家!”野狗一挥手,又有一名亲卫将自己的马儿牵了过来给野狗。

    看着野狗带着一众人等径直向外走去,鹰巢的人终于是急了。

    “大将军,我们得到的命令是不许他们离开这间屋子。”一名领头的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野狗瞟了他一眼:“谁下的命令?”

    “田康将军。”

    “让他来找我。”野狗哼了一声。“滚开,别让老子用刀赶你们。”

    看着野狗,几名探子终是汗流满面的退到了一边。

    驾的一声,马车缓缓地向着巷外走去。

    皇宫之内,闵若兮看着去而复返的郭九龄,笑问道:“是不是野狗跑去将那一家人抢走了?”

    郭九龄点了点头:“娘娘所料不差,正是如此。”

    “倒也合他的性子。”她轻叹了一口气:“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当年的秦风与我,也是这样的不顾一切。”

    郭九龄哑然。

    “野狗准备怎么解决?明天,权首辅他们一定会找他的麻烦的。”

    “我估摸着野狗会跑去长阳郡找陛下。”

    闵若兮瞟了他一眼:“你给出的主意?就凭野狗那夯脑袋,能想到这些?”

    郭九龄尴尬的一笑。“就是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