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四章:摧枯拉朽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祖利惊讶的发现,在己方如雨般的石炮,重弩的攻击之下,对方居然没有还击,这让他大惑不解,莫非对方船上并没有远程攻击武器,这有些不可想象。海上的战舰,如果没有远程武器,岂不是就只能背动挨打么?

    一定有鬼!祖利在心中想道。

    对方战舰的灵活性和速度让他惊讶之余,更是忌惮,这与他在数年之间见过的那些大舰在样式之上有很大的不同,也更灵活,速度也要快上许多。

    他突然注意到了两艘战舰的外表,太新了,似乎是刚刚下水不久的模样。他心中顿时一喜,如果真是这样的,那就太好了。

    这或者是一股新近刚开张的同行,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这样的巨舰,不过这样的新舰,指不定就还没有装备完善,没有这样的远程武器也不足为奇。看他们先前航行来的模样,应当是从以前大唐那边土地上过来的。

    现在的大唐分裂成了四个国家,而这些国家无一例外是禁海的,他们这些船一定是偷偷从那边弄出来的,不可能装上这样的远程武器给他们。

    想到这里,祖利自以为找到了对手的弱点,看对方战舰的架式,似乎就是一直在想找机会,从侧面撞向己方战船的肋部,将船撞沉。

    果然是仗着块头大,就想欺负人啊!祖利心中冷笑起来,一帮菜鸟,居然还想让自己投降,真是异想天开,天可怜见,这可是自己正想瞌睡,便有人送上枕头来,这样的菜鸟送上门来,自己不劫来,简直是天理不容。

    “打旗语,给禄逑,我在正面吸引掩护,他找准机会,从另一侧靠上去,接舷肉搏,拿下这条船。让另外二条船,将那条战舰逼开一点,不要怕石弹,重弩不足,给我狠狠的射,等我们拿下了这边的,再去收拾另外一条。”祖利开心地下着命令。

    太平号上,秦风站在周立的身边,看着这位独眼龙将军的那只独眼此时灼灼发亮,有条不紊的下达着一条一条的命令,而太平号巨大的身躯就如同一条泥鳅一般在四条海盗船的包围之下溜来溜去,虽然时不时地挨上几枚石弹,但却无伤大雅,对于太平号这样的巨舰来说,这样的石弹,只要不击中主桅,根本就无法给舰只造成太大的伤害。

    果然是术业有专攻,要是自己来指挥,保管立时抓瞎,什么水流的变化,风向的变化,怎么调节一主两副三副风帆,自己是一概不通。在大海之上,自己果然是只有当打手的份儿。秦风在心里想着。

    “差不多了!”周立突然道。

    “什么差不多了?”秦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陛下,他们上钩了,您瞧,那艘升着指挥旗的海盗船一直在我们前方招摇,另外几艘几次三翻想绕到我们另一侧去,他们是想与我们展开接舷战了,财帛动人心啊,这样的战舰对于海盗来说,也有着致命的诱惑,他们大概误以为我们没有远程攻击武器。”周立笑道:“您概,前方的那艘海盗指挥舰甚至刻意放慢了速度,这是想诱惑我们对着他去呢,好给另外的海盗船创造机会。”

    “那就如他所愿?”秦风笑咪咪地道。

    “如您所愿!”周立哈哈一笑。

    太平号向着祖利的船直追过去,而秦风转身向着马猴打了一个手势,马猴狞笑一声,翻身下到了另一侧的二层甲板之上,那里,一名名战兵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而在三层甲板之上,十数台弩机,早已瞄准了对方。

    “他们上钩了!”,禄逑看着太平舰巨大的舰身一侧完全暴露在了自己的眼前,顿时欢呼过来,大喜过望的他立即下令:“加速,逼近,靠上去,靠上去,重弩,所有重弩,准备。”

    崩崩崩数声,三枚重弩拖着长长的绳索闪电般的射了过来,重重地扎在太平号一侧的船帮之上,另一头,海盗们疯狂地转动着绞盘,将绳子一圈圈绞紧,而第一艘海盗船迅速地向着太平舰逼近。

    另外两艘海盗船也乘机靠了上来。

    马猴提着刀,看着海盗船上一侧,那挤得密密麻麻的提着刀枪的海盗。海盗的战舰只有两层,刚好与太平舰的二层平齐。

    “接舷搏斗,我斗你老娘!”

    两船迅速靠近,看到太平舰似乎意识到了危机,突然减慢了速度,前方诱敌的祖利立即知道,另一侧的禄逑必然已经得手了,大笑声中,他指挥着自己的舰只,也向前逼了过来。

    两舰迅速接近,禄逑眼里闪动着噬血的光芒,他此刻当然看到了对方二层甲板之上正在严阵以待的对方士卒,不过这有用吗?集合了所有人手的海盗接近三千人,你两条船,能有多少战士?

    就在他满心欢喜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咣当几声响,抬头,两只眼睛顿时瞪大,对方三层之上,一块块挡板被放了下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台台的弩机。

    他的笑容还凝结在脸上,耳中便听到了啉啉的弩机发射之声。

    弩箭如同泼雨一般的向着海盗射来,此时的海盗为了准备接舷战,都挤在这一侧,人挤着人,人挨着人,密密麻麻的弩机射来,顿时如同割韭菜一般地将海盗射倒。鲜血瞬时之间便洒满了甲板。

    “中计了,中计了!”禄逑两眼收缩,看着战船一侧的海盗几乎在几个眨眼的功夫,便被收割得干干净净,顿时大惊失色,“后退,后退。”

    但想退,哪有这么容易,还有三根重弩带着绳索将他们与太平舰连在一起呢。

    “斩断绳索!”禄逑大声吼道,有几个机灵的海盗也明白这一点,冲到绞盘跟前想要斩断绳索,但刚刚靠近,便被泼雨一般的弩箭给射倒在地上。

    “出击!”马猴一声长吼,双手在船帮之上一按,便跃向对面的海盗船,而与此同时,在海上颠簸了好几天的烈火敢死营的战士们早已按捺不住怒火,吼叫着从太平舰上跃向另一侧的海盗船。

    从来都是他们主动攻击别人,可今天,却像乌龟一般,躲在这里,让别人按着打了这老半晌了,这口气,不找这些海盗出去还能找谁?

    祖利的视线被太平舰巨大的舰身所阻,看不清另一侧的情况,但却能听到阵阵喊杀之声和兵器的碰撞之声,他还以为大事已定,继续指挥着战舰向太平舰逼近。

    但与禄逑在同一侧的两艘海盗船却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一艘不知死活,仍然靠向太平舰,想要援助禄逑,但另一艘就很机灵,一看不妙,立即便想逃走。

    “想逃?”看着这一切的秦风冷笑一声,飞跃而起,落下之时,已经站在了禄逑的船上,落下的地方,刚好是绞盘的所在地,伸手抓住一根绳索,手腕一振,那根深深的扎在太平舰上的重弩,立时闪电般的倒飞了回来。

    秦风伸手,五指一握,便将重弩握在了手中,在甲板之上助跑了几步,嘿的一声呼喝,粗如儿臂的重弩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崩的一声响,尽间全部没入到了那艘想逃的战舰之上。

    “将他拖过来。”秦风厉声吼道。

    数十名跃过来的亲卫齐声应答,飞快地转运绞盘,一个想逃,另一个却想将他拖回来,顿时陷入到了僵局。

    秦风又扯回来另一条重弩,抬手又扔向这只舰船。又一只绞盘转动起来,看到那艘船被倒拖而回,秦风长笑声中,长身而起,径直攀到了禄逑这艘船的桅杆顶部,脚在桅杆顶上一蹬,整个人便如同一只大鸟,越过了十数丈的海面,落在了那条船上。

    “杀了他,杀了他!”看到如同神兵天降的秦风,先前与祖利在一起商量的那个老渔民般的海盗头子大惊失色。

    秦风哈哈长笑声中,整个人笔直的冲到了海盗群中,下一刻,一个个海盗便如同一个个玩具一般,冲天而起,而然一个接着一个的如同下饺子一般的被掷到了海里。

    秦风冲向了那个老海匪,两根手指一夹,迎面砍来的大刀顿时便凝滞在了空中,手指轻轻一扭,卡的一声,大刀从中断成了两截,看着一头栽向自己的老海匪,秦风屈指一弹,老海匪喉骨碎裂,两手捂着咽部,在甲板之上扭曲了一阵,就此了帐。

    马猴一刀斩向面前一个凶悍之极的海匪,刚刚就是这个家伙,连伤了自己好几个兄弟。

    “去死!”马猴狂叫着,一刀劈下。

    卡嚓一声,一刀斩向,对方的大刀应声而断,马猴顺势斩下,那人却比鱼还滑溜,一个侧翻,避开了这一刀,马猴怒吼着一刀连着一刀的劈向对手,那人退无可退,整个人猛然向上窜起,一手抓着帆索,便向上得攀爬而去。马猴正待追上去,耳中却突然响起崩崩的熟悉的响声,他立时身子一矮,那是弩机在发射。

    抬头,刚刚那个凶悍之极的海匪,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刺猬,也不知挨了多少弩箭。

    马猴转头,对着太平舰上的弩兵怒目而视:“要你多事!”

    舰上,传来弩兵们开心的笑声。

    而此时,数百名敢死营的士兵已经杀到了第三艘海盗船上,马猴跑到船舷边一扫陛下去的那艘船,却只见到陛下一人,整个甲板之上,哪里还看得到半个海匪,倒是海里头,多了无数个浮浮沉沉的家伙。

    他哈哈一笑,提着刀,也冲向了另外一艘海盗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