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五章:一场大胜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祖利看不到巨大的太平号另一侧的情况,却看到太平号完全停了下来,而另一边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在他的这一侧,也看不到一个持有武器的士兵,他开心的笑了起来,逮逑肯定已经靠上去了,现在那一边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接舷战,敌人肯定是挡不住了,所以也顾不得自己了。

    他下令投石机停止了投击,他不想将这艘注定将属于自己巨舰给砸出太多的伤痕来,他减缓了速度,指挥着自己的海盗船慢慢地靠了上来,只要他带着人也冲上了这艘巨舰,那么,战斗便接束了。

    三层甲板,那一块块竖起的挡板之后,是一双双兴奋的瞪着海盗船靠近的兴奋的眼睛,在他们看来,对面这些傻不啦叽的家伙,马上便要去阎罗王那里报到了。

    船身重重的一晃,这是两艘战舰靠在一起的征兆,档板咣当一声放下,弩机之下,是密密麻麻的海盗,他们正爬上船舷,准备冲到太平舰上来。

    祖利在最后面,作为一个狡猾的头领,他自然是不会冲锋在前的,听到咣当的声响,他抬头,然后便看到了对方巨舰最高处,那一台台瞄准着他们的弩机。

    啉啉之声不停的响起,泼雨般的弩机将他的士兵射倒在甲板之上,片刻之前,在祖利的面前,尸体就堆成了墙。

    祖利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了,他从来没有接过射速这样快的弩机,弩他自然见过,有小型的弩,拿在手里的,但一次只能射一支,也有重型的弩,就像他船上也有,射出去的重弩能将一些小船一箭射碎,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能像下雨一般射出弩箭的弩。

    二层甲板之上,突然多出了许多对方的士卒,他们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自己。

    然后,祖利便看到了独眼龙将军周立。

    他是认识周立的,以往在这片海域,周立的名声并不比他小,周立曾是宁氏船队的指挥者,没有让他少吃苦头,这一次他在打劫宁氏船队的时候,对方的应对明显与以前不是一个级别,他还曾感到意外,直到获得胜利,他才知道周立已经离开了。

    他怅然若失,觉得自己失去了找这个独眼龙报仇的机会,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很快便又见到了他。而这一次,自己没有再翻盘的机会了。

    “周独眼,有种与我单打独斗吗?你赢了,这些都归你!”祖利挥舞着手里的刀,有生硬的大陆话向着周立吼叫着。

    周立的一只独眼里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那个又吼又叫的家伙,呛的一声拔出了佩刀,前指,然后下令道:“弩机,射死他。”

    对面的海盗船已经没有了几个活人,即便活着也失魂落魄,呆若木鸡,对面杀人杀得太快,以至于他们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密密麻麻的弩箭淹没了破口大骂的祖利,他拼命地挥舞着大刀,想将飞来的弩箭挡掉,但短小的弩箭不是带羽的弓箭,机簧射出来的速度更是骇人听闻,转眼之间,骂声便停止了,祖利的身体多出了无数个血洞,死不瞑目的倒在他的海盗船上。

    “冲过去,找出活着的人,不许杀了。我要活的俘虏。”周立再次下令道。

    二层甲板上的战兵们没有捞着出战的机会,此时只能去干善后的活,但愿还有几个反抗的,那便可以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的战刀染上血。烈火敢死营的士兵都是身经百战的士卒,每一次发生战争,如果自己的刀上没有染上敌人的血痕,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啊。

    太平号的战争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四艘海盗船,围绕在太平舰的周围,可是海盗,却没有剩下多少了。活下来的,都被集中到了太平号上,被一根根绳子串到了一起,赶到了最底层的舱室里。

    周立指挥着水兵们将海盗船串到了一起,下了锚,就任由他们在原地飘浮着。

    牵制着长阳号的两艘海盗船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现在,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逃,他们面对的是海上的怪兽。

    只是其中一艘离长阳号太近了。一直没有反击的长阳号,让这艘船的首领产生了与祖利一样的错觉,他肆无忌惮的靠近,但当意外发生的时候,他再想逃,却是来不及了,先前一直没有表现出多少速度来的长阳号只是一个加速,便迫近到他们的身边,崩崩的响起中,数支重弩带着绳索射到了他们的船帮之上,将两艘船连到了一起,而想去砍断绳索的海盗,被对方的弩机毫不留情的放倒在甲板之上。

    海盗的首领绝望地看着两艘船越靠越近,随着一声巨响,他被拉到了长阳号的身侧,然后,对面的弩机就开始嗥叫,将在海盗船上乱跑的海盗们一个个放倒。

    战兵们蜂涌而出,从长阳号上跳到了海盗船上,霍光大笑着冲在最前头,一个个海盗被他拎起来,随手拍晕,然后便成了大明水兵们的战利品。

    另一艘海盗船不要命的向着远处逃逸而去,那一艘海盗船给他们争取到了一点点逃跑的时间。如果不能远离这些阎罗,那么下一个便会轮到自己。

    长阳号追了上来,他们面前的这艘海盗船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要么躺在甲板之上变成了冰冷的尸体,要么便被捆成了粽子一般扔在甲板之上,太平舰会来善后的,他们扬起风帆,向着那艘逃跑的海盗船追去。

    老子干掉了四艘,周扬帆不想自己落后太多。

    唯一剩下的这艘海盗船的首领,回头看着已经变成了小舢板大小的那艘巨舰,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对方似乎还没有放弃追他,但他已经放下心来了。因为对方的战舰是那样的巨大,不管怎么样,速度也是赶不上自己的,而且自己对这片海域的熟悉也是对方不能比的,他绝对追不上自己了。

    觉得侥幸逃出生天的他,心有余悸,该死的祖利,把大家带上了绝路,这片海域,以后就要归这两艘巨舰了,自己,必须要向更西方迁移,虽在在那边讨生活也不容易,但总比在这里与这两个怪物对上要强。

    桅杆之上的瞭望哨上吹响了凄厉的号角,海盗首领回首,脸色顿时大变,先前还是一只小舢板大小的对方战舰,此刻已经变得很大了。

    他的脑子有些空白,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一只战舰,速度居然比自己还要快。

    “加速,加速,摆脱他们,让那些懒惰的家伙使出全力,如果他们不想死的话。”海盗首领声嘶力竭的叫喊着。

    海盗们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将船驶得像今天这样快过,但让他们绝望的是,对方的战舰仍在一点一点的逼近,先前还只能看得到对方的大船,现在他们回头,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对方战舰上的人了。

    海盗首领使出了浑身的本领,将一身所学在今天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停的改变着航道,变幻着方向,每一次的改变,都稍稍能拉开一点点的差距,他看得不错,对方战舰巨大,在转弯,变换方向的时候,的确没有自己灵活,但只要一回归到直线追逐上来,自己先前积累的一点点优势便立时荡然无存。

    海盗首领心灰心冷,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在这广阔无垠的大海之上,自己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升起白旗,降速,我们投降。”他一屁股坐在了甲板之上,吩咐道。

    周扬帆看到前方先前还在与自己周旋的海盗船升起了白旗,不由放声大笑起来。

    两艘战舰缓缓的并在了一起,三层甲板之上,挡板咣当一声打开,数十台弩机对准了海盗船上抱着自己的脑袋,垂头丧气的蹲在那里的海盗。大明水兵们持刀,警惕的看着他们。

    “每次过来十个。”周扬帆厉声吼道,“敢有乱动者,杀无赫!”

    一排十个海盗,爬上了长阳号,立刻便被按翻在地上,捆了起来。周扬帆是一个小心的人,他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最后过来的是海盗首领,他看着周扬帆,长叹一口气,留恋的望了一眼自己的舰只,举着双手也爬了过来。

    六艘完好无损的海盗船被集中到了一起,看到这些船只,周立高兴得手舞足蹈,有太平号和长号,再加上这六艘海盗船,自己终于可以正儿八经的组织起一支海上舰队了。

    “另得意得太早了,有船,没有水兵,你怎么驾驭他们?”秦风的心情同样愉快,造一艘像太平号这样的战舰,要花费他十万两银子,即便是眼前这些海盗船,每一艘,起码也能值个三五万两,果然还是抢劫来得快啊。

    “陛下,那些被俘的海盗,请交给我处理吗?”周立问道。

    “你想整编他们?只怕有些难度!”秦风看着那些肤色明显与自己这边人有异的海盗们,道:“而且语言也不通。”

    “陛下,这不是问题,只要他们到了末将的麾下,我自然能让他们听话。”周立嘿嘿笑着。

    秦风思忖了片刻,“也好,现在有了这些船,我们已经拥有了一支小规模的舰队了,周立,这八百敢死营的士卒我也一并送给你了,当然,马猴是不能给你的,怎么样,他们的战斗力还能看得过眼吧?”

    周立当然明白这里头蕴含的意思,当即躬下身体,“陛下,有了这些勇敢的士卒,大明的战舰将横行大海。”

    秦风大笑,指了指远处那一片被俘的商船道:“走,我们去看看那些商船吧,咱们的收获可不仅仅是眼前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