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六章:宁二公子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十余艘被破坏了船舵的商船下了锚,漂泊在海面之上,船上一片死寂,看不见一个人,原本这些船上的海盗都被祖利集中去了攻打太平舰和长阳舰,而现在,这些人不是死了,就是成了俘虏。

    踏上了商船,一摞摞的木箱子叠码得整整齐齐,看得众人都是兴奋莫名,在他们眼中,这都是银钱啊。

    伸手拉开一个箱盖,马猴轻轻地啊了一声,众人走上前去,里头装满了丝绸,鲜艳的丝绸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楚国的丝绸现在在大明倒也算不上什么奢侈品了,因为出云郡的大治,耿精明将丝绸大量的运入大明,昔日昂贵的丝绸价格大跌,可即便如此,那也不是普通百姓能穿得起的。

    “陛下,丝绸如今在大明不稀奇,可是运到海外,便是数倍乃至十倍的利润。”

    “这么高?”秦风吓了一跳,即便是舒畅弄出来的那些面膜,香水,也不过是这个利润而已。

    “的确如此,海贸风险极大,既要应付本国的官府,又要面对海盗的劫掠,还要看老天爷的运气,如果运气不好,一场大风暴,便足以让你血本无归,所以这些年下来,一些小的海商不是倒闭,便是依附在了宁、周这样的大氏族之下以求能分得一杯羹,财本不雄厚,根本就玩不起这个。”周立解释道。

    “除了丝绸,在海外最受欢迎的,便是瓷器,茶叶,瓷器利润更高,不过属于易损货物,所以这十船货物之中,最多有一两船瓷器,倒是像丝绸,茶叶之类的居多,当然也有一些其它日用杂货,不过那都是添头,用来压舵底罢了。”

    “走,每条船都去看一看。”秦风兴致勃勃的去巡视他的战利品,果然如周立所言,除了大量的丝绸,茶叶,也有两船的瓷器。

    “周立,你说说,这些东西要是卖去海外,最后能弄到多少银两?”秦风问道,周立在宁氏的时候,走过多趟这样的海贸,自然能估量得出这些东西的价值。

    “大概一百万两银子左右吧。”周立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数字,把秦风倒是吓了一跳。

    看了一眼秦风,周立接着道:“末将说得是最后的利润,这十几艘商船,最后得纯得一百万两银子。”

    秦风哆嗦了一下,对于自己来说,好像并没有多少成本啊,如果硬要说成本的话,那就是打了一这仗,战死了几个士兵,还有一些受伤的,这需要一些抚恤,再就是太平舰和长阳舰被重弩射了几个洞,需要修补,相对于收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啊。

    “果然,抢劫是最容易发财的啊!”秦风感慨地道。

    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陛下,陛下,一艘商船的底舱之内,发现了很多人,好像是原来这些商队中的人。”

    “他们还没有被杀死吗?”秦风奇怪地瞪大了眼睛,先前海里可是飘浮了不少的死尸。

    “陛下,被杀死的都是武装护卫,这些,或者就是一些普通的船夫而已,这些人,对于海盗而言,也是财产呢!”周立笑道。

    “哦,这怎么说?”

    “每次抢劫,海盗也会有伤亡,所以他们也需要补充人手,这是其一,其二,即便不需要补充人,把这些人运到海外,也可贩卖为奴隶,如果有识字的,会手艺的,便身价不菲呢!”周立道。

    “原来是这样。”秦风若有所思地道:“我们要吞了这批货,可现在苦主儿却出现了,周立,这可如何是好?”

    周立笑道:“陛下,我们现在是海盗。”言下之意就很明确,自然便是杀人灭口。杀个干干净净,没有了苦主,自然也就没有了说法。

    秦风很满意周立的这个表态,当然,他不是想杀人,而是满意于周立所表现出来的立场。

    “杀不杀的无所谓,走,咱们去瞧瞧这些人。”秦风笑咪咪地道。

    他可根本就不在乎什么苦主不苦主的,他是真海盗他不在乎,而作为大秦的皇帝,他更不在乎。难不成那个泉州宁氏还敢到大明来找他讨回财货不成?如果真敢来,那这个泉州宁氏的脑子一定是进水变成一团浆糊糊了。

    抢了就抢了,你敢怎样?

    近两百个人被拴着手脚从底舱被赶了出来,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并不能让这些人感到开心,不少人甚至都失声痛哭起来。

    还没有到目的地就将他们提出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杀死他们了。

    在海上,杀人便如杀鸡一般随意,粮食不够了,清水不够了,都足以让海盗抛弃他们这些人。

    哆哆嗦嗦地被敢死营士兵斥喝着蹲在甲板之上,连头也不敢抬,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换了主人。

    在这片海上,成了海盗的猎物,便只能认命,无路可逃,生死由命了。

    看着这些人,秦风不由得感慨,这些人运气还真是好,碰到了自己,如果自己不来,他们大概就会在一个陌生的区域内成为任人作践的奴隶了,遇到自己,他们却有了重返故土的机会。

    “马猴,解开他们的绳子!告诉他们,他们不会死的。”秦风低声对身边的马猴道。

    马猴点了点头,走到前方,呛的拔出刀来,最前排的俘虏们听到刀出鞘的声音,立即软作一团瘫在了地上大哭起来,嘴里连呼饶命。

    马猴皱着眉头,满脸都是不屑之色。手一军,寒光一闪,捆着这人的绳索便已经被斩断,而其它的敢死营士兵也有样学样,拔出刀来,割断这些人身上的绳索。

    俘虏们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原来现在的这批人,已经不是先前的那批海盗了,少部分的人更是看到了不远处泊在海中的两艘巨舰,已经船头之上飘扬着的黑色火焰旗帜。

    “周立,周叔叔!”人群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惊喜的,有带着不可思议的声音。一个人忽啦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周立一呆,抬头看向那人,而那人也正在向着他奔来,站在他边上的一个亲卫一伸腿,立即便将那人绊了一个跟头,那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却又一跃而起,与此同时,那人的身边,又站起了好几个人,竟然将那个年轻人重重护卫在了中间。

    “二公子!”周立的独眼之中同样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怎么是你?你怎么亲自出海了?”

    “这人是?”秦风低声问道。

    “陛下,这人是宁氏的二公子。在宁氏,与末将还算处得不错。”周立低声道。

    “嗯,你来招待他,以礼相待,别透露我的身份,我想听听这宁氏的一些具体情况!”秦风低声道。

    “末将明白了。”周立连连点头。

    秦风使了一个眼色,马猴立即明白了秦风的意思,挥了挥手,挡在宁二公子身边的战士侧身闪开,宁二公子便踉跄着到了周立的身边,看着他的眼神满是惊喜和不可思议。

    “周叔叔,没有想到是你,是你救了我!”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宁二公子的眼眶有些泛红。

    “周头领,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两艘舰是你的?”一个跟着宁二公子过来的老者看着周立,眼里闪烁着的是警惕的光芒。

    “老何!”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周立呵呵的笑了起来,“你和二公子可都是贵人,怎么这身打扮?”

    宁二公子与周立嘴里的老何身上都穿着普通船夫的麻衣,脸上也抹得乌七麻黑的,混在一大群船夫里头,如果不是他们刻意叫出来,周立只怕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混在里头。

    “不这样怎么办?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二公子的身份,二公子怎么可能还能活着?”老何叹息道。

    “那可不见得,祖利不是傻子,要是知道了二公子的身份,只怕会好好地供养着,好向老爷再去勒索一笔巨额的赎身费,宁氏在大陆名声不显,但在海上,却是声名赫赫的。”周立不解地看着老何。

    “不能让这个消息传回去,如果让这个消息传回到大陆,那二公子就……”老何突然停了下来。

    周立眼光闪动,盯着老何。

    知道瞒不过周立这个在宁氏呆了多年的人,老何只能再一次长叹了一声:“老爷病倒了,现在家族内部正在商讨着谁来执掌宁氏这艘大船。”

    周立顿时明白了过来。

    宁家二公子,是宁老爷的幼子,向来深受老爷的宠爱,至少周立知道,他还在宁氏的时候,老爷是想将家主之位传给二公子的,但大公子比二公子年长不少,以前也曾多次出海,手下有不少的追随者。当初自己在宁氏的时候,二公子刻意地亲近自己,也是存着拉拢自己的心思。只是自己最后跑了而已。

    “原来是这样!”周立会意的点点头。

    “周立,你现在?”老何的眼光瞄着远处的两艘战舰,而那几艘海盗船,现在就如同死了一般地趴在海面之上。

    周立一笑,“二公子,老何,真想不到咱们是在这样一种场面之下见面,你们先去洗沐一下,换身干净衣服,咱们再细谈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