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七章:一个有着远大梦想的人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太平舰上,马猴带着宁氏二公子宁则远去洗沐换衣,舱室之内,秦风却正在与周立谈着这位从天上掉下来的二公子。

    “这个宁则远,还怎么样?”秦风问道:“在宁家话事权如何?”

    周立想了想,道:“宁二公子还是一个极有才能,也颇有野心的人物。奈何晚生了许多年,在宁氏,即便有父亲的支持,也很难斗得过他的大哥宁则枫。宁则枫比他大了近十五岁,现在在宁氏内部,势力早已经大成,这几年,宁老爷子年纪渐大,族大很多事务,都已为宁则枫接管。宁二公子过得很是艰难。”

    “他的才能与野心表现在哪现方面呢?”秦风微笑着问道。

    周立也笑了起来:“陛下,说起来您很难相信,这个家伙看起来文质彬彬,从小也是受到良好教育的,不像我们都是些粗人,但这宁二公子的最大梦想,居然是想当一个最大的海盗。梦想着有朝一日能驱策船队,一直走到大海的尽头去。”

    秦风眉头一跳,“这倒真是一个极大的野心。以他家宁氏的财力,如果他能掌权,说不定还能真能让他鼓捣出一些什么来。”

    “的确是这样的,说实话陛下,如果不是您这里召唤,我可就死心塌地跟着他去干了。”周立道:“一个家族的势力再大,又如何能与一个国家相比,大明的国君要开海贸,建舰队,便是我们这样的人的福音,因为我也有一个与宁二公子一样的梦想啊!”

    秦风大笑:“你现在应当发现,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吧!”

    “当然。”周立感慨地道。

    “宁二公子有这样的梦想,得到了宁老爷子的支持吧?这么说来,这宁老爷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呢?”秦风道。

    “能驾驭这样一个大家族的人,当然是一个极了起的人。不过现在老了,或者走到大海的尽头也是这位老爷子的梦想,所以他会格外喜欢宁二公子一些。”周立感慨地道:“这位宁老爷,年轻的时候,可也是位风云人物呢!”

    “宁则枫不是这样的人?”秦风问道。

    周立摇头:“宁则枫不是这样的,他很满足于现在的这种状况,有足够的船队保持住海外贸易赚取最大的利润最可,咱们这位宁大公子虽然也出过海,但却更看重陆上的土地。”

    “一条海上蛟龙的儿子,居然更眷念土地,难怪这位宁老爷更喜欢老二了。”秦风笑了起来。

    “可是宁大公子势力已成,现在只怕是宁老爷也奈何不得他,如果硬来,恐怕宁氏家族会出大问题的,宁氏是一条大船,宁老爷如果不想这条船沉下去,只怕最终还是不得不屈服。”周立摇头道:“当年跟着宁老爷一起出海的那些人,现在都成了大富翁,大地主,哪里还有当年的锐气?而宁大公子正是抓住了这些人,才让宁老爷动弹不得。”

    “那位你嘴里的何兄?”

    “哦,说起来这位也是海上有名号的人物,也是宁二公子的舅舅,当年宁老爷的老兄弟之一。正是因为有他,这才使得宁二公子的母亲虽然不是正妻,在宁家的地位却也不低。不过这一回,只怕这位何老弟是要倾家荡产了。”周立道。

    秦风笑道:“这次护卫这批船队的是这位何老兄私人出的?”

    “极有可能。”周立道。

    秦风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盯着窗外微微起伏的波浪出神,直到马猴出现在屋内:“陛下,那位宁二公子已经洗沐好了,说要见周将军!”

    “那就请他过来呗,马猴,你没露底儿吧?”

    “怎么会呢?”马猴笑道。

    “周立,待会儿你先跟他们谈谈,如果他们问我,就说我是你的副手吧。”秦风道。“这个人有点意思。”

    “陛下莫非对此人感兴趣?”

    “我更对宁氏感兴趣!”秦风微笑道:“一个有着偌大海上实力的家族,一个在楚国南方有着极大名望的家族,一个几乎将泉州当成自家产业的家族,你不觉得很有价值吗?”

    周立眼光闪动:“陛下是想控制他?”

    “控制谈不上,也许可以合作。”秦风道。

    “那末将便明白该怎么做了!”周立笑道。

    秦风起身出门,正好在门口碰见宁二公子与那个老何,还别说,洗浴过后换了一身衣服的宁二公子还真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至少卖相比自己要好得多,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最大的梦想居然是做一个杀人放火抢掠的海盗。

    看来这位宁老爷的强盗基因,尽数遗传给了这位二公子呢!秦风微笑着与马猴走上了太平舰的甲板。

    “周叔!”一进门,宁则远便双手抱拳,一揖到地。“救命之恩,不敢言谢,则远只能记在心中,他日周叔有用得着侄儿的地方,侄儿必不敢推托。”

    抢上一步,将宁则远扶了起来,周立朗笑道:“二公子这是说什么话来,以前某在宁氏之时,二公子对某便多有照顾,这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对周叔来说是区区小事,但对于侄儿来说,可是性命悠关啊!”宁则远微笑道。

    “那倒是,二公子,坐,何兄,坐,坐下说,我已经吩咐了下头准备酒菜,晚上咱们好好的喝上几杯,压压惊。”周立伸手相让。

    何鹰脸色有些凝重,只是点了点头,便坐了下来,宁二公子却是笑嘻嘻的坐在周立的身边,“周叔,当时你突然消失不见,我还以为你给大哥给算计了,可后来发现你的家人,还有你的一些老部下也都一齐不见了,再知道周叔您是另谋高枝了,其实当时您给侄儿说一声,侄儿一定会恭送的。您不知道,因为你的离去,父亲可是大发脾气的。”

    周立微笑,心道若是自己当真按你说的这么做,这怕现在坟头草只怕都长得比人高了。

    看到周立只笑不语,宁二公子立即便转了话题:“周叔是海中蛟龙,不管到那里都会大展身手,瞧瞧您现在,这两艘巨舰可当真罕见的很。看起来还新下水不久,周叔这是在哪里发了财突然就弄到了这样两艘战舰呢?”

    周立笑道:“二公子,宁氏这样的战舰可不止两艘吧?”

    二公子脸色有些尴尬,“周叔,先说说您吧,我可真是好奇得很,我们家里的那点破事,回头咱们再慢慢聊呗。”

    “也好!”周立点了点头:“那时我离开,实则是应以前的一位老朋友所邀,他说有位雄心勃勃的朋友要建立一支舰队,船都造出来了,但却没有合适的人指挥,所以我就过来了。”

    “一纸相邀,您就全家而来,这位朋友,可真是不简单啊!”宁二公子眼珠子一转,道。

    “倒也没有那么复杂,因为那位朋友就是一个造船的。”周立笑道:“我这两艘战舰,二公子可还看得入眼?”

    “岂止是看得入眼?”宁二公子看着老何:“舅舅,您说呢?”

    “虽然只是走马观花,但却也知道,比我们宁氏的三层楼船强大了太多,这还只是船本身。那些有毡布蒙起来的东西,应当是攻击武器吧,可惜看不到,周兄能不能让我一观?”老何道。

    “这个好说。”周立笑道。

    “刚刚周叔说这是您的战舰,可这一艘战舰花费可是不小,据我所知,周叔只怕买不起吧?”宁二公子道。

    “我当然买不起,我所说的是我的,是说我对这两艘船是绝对的指挥权,在这海上,他们就是属于我的。”周立笑道。

    “你身后的那人是我们的同行?”宁二公子缓缓问道:“据我所知,有能力造出这样船的除了我们宁氏,恐怕也只有齐国勃州的周氏了吧?”

    “二公子无忧,我在宁氏的时候,在海上可是与周氏干过好多次,他们不少人可都是死在我手上的,我为他们干活?那不是找死吗?我这两艘战舰都是出自大明太平船厂,至说我身后的那位吗,哈哈哈,与二公子的理想差不多。”

    “吾道不寡啊!”宁二公子一听大笑起来:“什么时候有幸能给侄儿引见引见这位豪杰呢?”

    “没有问题,我身后这位那也是最看重英雄豪杰的。”周立微笑地看着宁二公子:“二公子这一次出行,好像问题不少啊,只有老何随行不说,主力战舰可是一艘也没有出来,这可不大符合常理。”

    二公子神色黯然。

    一边的老何嘿了一声,“则远,这又有什么好瞒的,老周出自宁氏,咱们家里的那点事儿,他还不清楚吗?公子这一趟远行,本来应当有一艘主力战舰随行的,可当真巧得很,三艘主力战舰,两艘在大修,另外一艘居然在临近出发的前几天,触了礁,龙骨受损,没有几个月,根本就修不好。”

    果然如此,周立一脸的了然之色。这是挖了一个坑给二公子跳呢。

    老何森然道:“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一次海盗的伏击,可不是突然起意,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伏击。我们的航行时间,线路,祖利这个王八蛋,知道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