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八百九十九章:惊骇莫名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天空中繁星点点,海面之上也是灯火通明。十余艘商船已经被尽数修好,每艘船上都分配了基本的人员保证船舶的安全,被俘的六艘海盗船,只有一艘上亮着灯光,所有被抓住的海盗大约有近八百人,除了首领,尽数被集中在一条船上塞进了舱房内,夹在太平号与长阳号之间。

    这一战让宁二公子与何鹰几乎惊瞎了眼睛,被救之后,他们确认两艘战舰之上只有八百名战斗水兵,却在一战之中杀死了二千余海盗,俘虏了几乎与他们相同人数的海盗,而自己的伤亡极其有限。这不仅仅是一场完善,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碾压。

    这个战果让他们以前的信念几乎崩溃,什么时候海战能打成这个样子啦?

    当然,他不知道在这两艘战舰之上,骇人听闻的聚集着两名宗师级别的人物。宗师在大规模的战场对阵之中,作用有限,但在这样的海战之中,对付一群没有战阵概念的海盗,当真是大杀四方。当然,周立父子高超的海上作战技巧,大明杀伤力超强的连射弩机,也都是造成这一战果的最直接因素。

    当然,这样的战斗力,更是让宁二公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与这一股力量结为盟友。不管是因为自己家族的内斗,还是为了完成自己以后的梦想。

    说服周立仍然是第一步的。那人既然想尽办法拉拢了周立,就说是他麾下没有太多的海战人才,而周立与自己却是有香火情的,只要周立意动,这事儿,只怕就成了一大半。

    走在去周立的舱房参加宴请路上的宁二公子,脑子里转着的仍然是如何说服周立,当然,他也必须考虑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对手的实力越强,自己需要付出的就越多,但宁二公子思来想去,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只要能让对方加入自己的阵营,自己最终得到的,还是将会远远超出自己付出的。

    周立站在舱房门前,微笑地看着宁二公子与何鹰两个人走近。

    “怎么敢劳周叔在门口亲迎?”宁二公子抱拳,愈发的有礼貌了一些。

    “应当的,应当的。”周立笑容可掬。“二公子,何兄,请,里面请。”

    舰长的舱房自然要比一般的水兵们的舱房大上许多,面积大约为三个普通舱房大小的室内,地面上摆着一副矮几和几个毡毯,一个年青人正悠然自得的盘膝坐在毡毯之上,含笑看着进来的几人。

    看到那人的面孔,宁二公子顿时怔住了,那人他白天见过,站在周立的身后,当时他以为这个只是周立的一个部下而已,可现在,那人堂而皇之的坐在上首之上。

    “宁二公子,请坐!”秦风指着自己对面的席位,笑道。

    宁二公子怔忡不语,扫了周立一眼,发现他也正含笑看着自己,心中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眼前这人,只怕便是周立嘴里的那个背后的人了。

    “原来您就是请周叔过来的大东家,白天真是失礼了,还没有请教尊姓大名?”宁二公子抱拳一揖,道。

    秦风哈哈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宁二公子:“鄙姓秦,名风。”

    秦风?宁二公子脑子里飞快地搜索一遍熟悉的海商,确认没有这个人的姓名,转头看向身边的舅舅何鹰,却发现何鹰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唰地便变得惨白一片。

    看着舅舅的脸色,宁二公子的脑袋轰的一声响,猛地想起一人,整个人顿时便石化当场。

    “宁二公子,何兄,眼前这位,便是大明国皇帝陛下。”周立笑吟吟的向着二人证实了秦风的身份。

    宁二公子终于反应了过来,难怪周立在宁氏过得不错,又在自己竭力拉拢的情况之下,一声不响,毫不留恋地便转身而去,原来是眼前这位在召唤他,宁氏在强,自己在礼贤下士,焉有一国之皇帝的号召力。

    宁二公子不再犹豫,双膝跪地,两手交叠于前,以额触手:“楚人宁则远,见过大明皇帝陛下。”

    在他身后,何鹰也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

    “周立,替我扶二位贵客起来。”秦风点了点头,倒也没有矫情地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派头,现在有求的可是对方。“二公子,请坐。”

    “不敢当陛下之称,陛下尽可称草民为宁则远即可。”宁二公子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跪坐在秦风的对面,周立则邀请何鹰分坐两旁相陪。

    宁二公子也算是一号人物了,除了先前陡然得知秦风的身份而失色之外,短短的时间之内,至少表面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看着秦风笑容可掬的面孔,心中却是在暗暗叫苦。

    他先前想求着周立加入自己,帮助自己,现在却是后悔不迭,如果周立和他背后的那人,只是一介想要发财的海盗的话,那以宁家的实力,威望,并不惧怕什么,只要自己掌了宁家的大权,纵然对方再强,自己也可分庭抗礼,结成同盟。但当对面这人是一个皇帝,坐拥着一个国家的时候,那宁家算什么?

    宁家的确富可敌国,在海上也实力强劲,但在国家机器面前,根本就只能算是一个小虫子,毫无反抗的余地,与这样的一个对手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

    先前那人不见自己,只怕是懒得理自己,而现在堂而皇之的坐在自己的面前,只怕已经是对自己感兴趣了。不,是对宁家感兴趣,宁则远知道自己的份量有多少,也知道自己能见到这位传奇的皇帝,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姓宁而已。

    一个皇帝。

    一个重视水师的皇帝。

    一个居然亲自上阵扮演海盗的皇帝。

    宁二公子脑子里轰轰作响,似乎偶尔有一道亮光闪过,但在这巨大的冲击面前,却又总是抓不住。

    看着对面的宁二公子,秦风心中却很满意,他知道这个时候对面这位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脑子里很乱,但有这份沉着,已经很难得了。看起来,是一个值得扶植的人。

    “二公子,本来呢,朕是没有打算见你们的。”秦风开口,宁二公子立刻便坐直了身子,洗耳恭听。

    “不过听了周立转述的你的请求之后,朕想了想,这个忙,朕还是可以帮的。”秦风道。

    宁二公子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忙对方愿意帮,可是自己只怕现在却不敢接受了。与一个国家交易,最后的结果,只怕是宁家会尸骨无存。

    “陛下,是草民孟浪了。草民还以为周叔仍然在干以前的行当,没有想到周叔现在已是飞上梧桐变凤凰了,我们这些龌龊之事,实在不敢劳动陛下大驾。”宁二公子虽然委婉,但回绝得却很干脆,一边的何鹰眼中也露出了的确如此的意思。

    与宁二公子一样,他是绝不愿意与官府打交道的。

    秦风哈哈一笑,看着宁二公子,似笑非笑地道:“二公子是不是觉得,朕愿意帮助你们,是看上了宁氏的家产,想来个放长线钓大鱼,以后好来个一网打尽?”

    “这个,这个当然不是的。”宁二公子脸唰地红了,他心中的确是这么想的,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陛下富有四海,宁氏这点微末资财,那能入陛下法眼。”

    “那你可错了,大明草创,至今也不过四年有余,又连年征战,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局面,真要说起富有,朕这个皇帝,比起你宁氏来说,那是远远不及的。至少,朕的内库,经常就是空空如也。”秦风大笑道。

    “草民也还略有资财,此次劳烦陛下相救,回去之后,愿倾囊献于陛下,以丰陛下内库!”宁二公子咬着牙道。

    秦风大笑,看着周立,“周将军,宁二公子真朕当成打家劫舍的强盗了。”

    周立微笑欠身:“二公子初见陛下,不知陛下宏图大愿,自然有这样的想法。”

    宁则远脸上冒汗,自己的提议,根本就不入对方法眼。

    “二公子,听了周立的介绍,朕也知道你现在的确是山穷水尽了,连在宁氏之中唯一支持你的何鹰,现在也是一无所有了。”秦风瞟了一眼坐在自己右首的何鹰,“至于宁氏之中那些支持你的年青人,更是难以指望,如果你放弃了朕的支持,从此在宁氏,你就只能乖乖地当你的二少爷,说着几亩薄田,几个商铺过日子了,当然,如果你的那位大哥愿意放你一条生路的话。”

    宁则远脸色微变,低下头去。

    “你的梦想不要了么?纵横大海,当一个天下最大的海盗!”秦风笑咪咪地看着对方。

    “陛下!”宁则远迷惑地看着秦风,他无法想象,一个身份尊贵的皇帝,竟然毫无顾忌地将海盗这个明显是避讳的东西挂在嘴上。他当然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但如果这个梦想会将宁家彻底毁掉,那他只能放弃。

    “宁家虽富,但那点资财,朕还没有放在眼里,只要朕想要,顷刻之间便能积聚起无数的财富。”秦风淡淡地道。“宁二公子,你如果猜不出朕在这里的用意,说句实话,那朕与你的这场交易,或作说是合作,根本就没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