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零一章:梦想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顿饭吃得宁则远汗流浃背,却又有抑制不住的喜悦。秦风说得并不多,但话里话外,都透露出这位皇帝陛下对海贸的重视,以及对征服大海的野心。

    前一点,是为钱财,而后一点,就不仅仅是开拓商路那么简单了。虽然秦风说得很含蓄,但宁则远却能从中窥见大明的皇帝陛下对于大唐之时那种万国来朝盛景的向往。

    而那个时候,也是水师最为风光的时候。大陆之上一统,陆师没有了用武之地,而水师却从海上给大唐带来一份份的捷报,一面面异邦的王旗被扔在皇帝的脚下,当时的万国来朝,可是被大唐水师硬生生打出来的。

    而眼下这位皇帝,亦有这份雄心。

    与大明皇帝的这份野心相比,宁家家主的位子算个屁啊!只要自己成辅佐着这位皇帝陛下做成这番丰功伟业,必将留名史册,同样的,只要自己做到了这一点,宁家家主又怎么不是自己囊中之物呢!

    回到小小的舱房,宁则远还沉浸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情绪当中,何鹰则是坐要床板上,不停的擦着冷汗。

    “则远,今天幸亏你机灵,要是你一个应对不当,咱们两个,还有那些船员,必然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宁则远,他心有余悸地道。今天,要是宁则远拒绝秦风的提议,他敢保证,此刻自己和宁则远的尸体必然已经随着大海的波浪起起浮浮了。

    “以后怎么办?”

    “什么以后怎么办?”宁则远看着何鹰,有些莫名其妙。

    “我是说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应对?”何鹰压低了声音,道:“眼下我们人在屋桅下,不得不低头,但咱们只要回到了泉州,大明皇帝陛下威风再盛,也管不着我们了吧?”

    宁则远看着何鹰,有些啼笑皆非:“舅舅,你怎么能有这个想法?如果这样做的话,这一辈子我就只能在大哥的阴影之下活着,乞求他能让我做一个富家翁,那还不如杀了我算了,而且您的舰队已经完蛋了,这样回去,宁氏甚至都没有您的立足之地,您想这样吗?”

    何鹰看着宁则远:“则远,你是真想与他合作,舅舅觉得他就像是一只老虎,这种与虎谋皮的感觉,相当不好。”

    “不是与虎谋皮,我是真心臣服!”宁则远打断了舅舅的话,“舅舅,有一位重视海贸的皇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所要的,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宁家这点子家产,当真不在陛下的眼中。”

    “可是他要船厂,那是宁氏的根源呢!”何鹰道。

    “陛下要船厂,因为那是工具。”宁则远晒笑道。“陛下想要大力发展水师,却苦于他治下的大明承自前越,水师完全是一张白纸,唯一的一个宝清船厂还是在他治下建起来的,底蕴太薄,而皇帝陛下却又急迫的需要海上的利益来弥补国内。我送出去的是一个船厂,得到的,将是一个能横扫大海的舰队和青史留名的可能,怎么选,都是我赚了。”

    “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何鹰道。

    “当然是决定了。”宁则远用力的点点头:“而且舅舅,如果我们敢反悔,就算我们躲在楚国泉州,难道就安全了?与一个国家为敌,要收拾我们,还不是如捻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不说别人了,单是大明的皇后娘娘,就可以一言而决我们生死,除非我们宁氏当真跑到海上去专门做海盗,可那还是宁家么?”

    何鹰心事重重的点点头:“你也说得,大明军威赫赫,手段莫测,的确不能得罪。”

    宁则远笑了起来:“舅舅,你怎么不往好的方面想呢,陛下可是说了,要给您重建一支舰队,您啊,现在应当想,回去之后,怎么才能找到更好的人手才是?舅舅,您的这支舰队,一定要是最强的,要让大哥看一看,这一次,弟弟我可是因祸得福了,真是期待他看到我满载而回时的脸色。”

    想起自己这一次的遭遇,宁则远俊美的脸庞之上,不由蒙上了一层青色。最后的一点兄弟情义,也随着这一次的海盗袭击而烟消云散了。

    大哥宁则枫当真是要置他于死地啊。自己出航的日期,线路,竟然让海盗摸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深悉内情之人,岂能如此容易就算计了自己。

    “舅舅,这一次我们还要找皇帝陛下先要一些人,将海外的销售网中大哥的人剿灭干净,将销售网络,全盘掌握起来。”宁则远道。

    “那是自然。”何鹰点了点头。

    同一时刻,在秦风的舱房之内,秦风也正在与周立谈着宁则远。于秦风而言,这一次出行,收获了宁则远,远比抢到多少财物更要让人兴奋。

    这些海盗,是一锤子买卖,抢了之后想要收割第二茬,可又不知要等多少年才能有新的身家丰厚的海盗冒出头来。但宁则远的投诚,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其一,帮助宁则远拿到宁氏权力,则意味着大明多了一个底蕴深厚储备丰富的大型船厂,新式的战舰,将能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

    其二,掌握了宁氏,就掌握了一条完善的海外商贸体系,会源源不断地为大明创造财富,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大明的海军,也将逐渐得到历练,慢慢地成为一支强军。

    其三,有了宁氏,秦风的目光就可以投注到楚国的泉州上。周立可是说过,泉州基本上可以算作是宁氏的泉州,秦风是要经略天下的,泉州又是楚国的财赋重郡之下,如果能将此地暗自掌握到手中,那对于以后,可以说是好处无穷。

    “宁则远当真如你所说,算是一个干才。”秦风看着周立,笑道:“先看一看他做实力的能力,是不是一个嘴炮,如果他干起事来能有他说得那般漂亮,那我大明就又算得了一个人才。”

    周立微笑点头:“陛下,接下来继续开抢?”

    “当然,我答应了宁则远,要给他一支舰队嘛,现在才弄了六艘海盗船,还远远不够,除了给他的,你也总要落几艘在手里。而且,咱们出来一趟,也不能空手而回,宁氏的这些东西,这一次都要放长线下去,指望不得了,我们总得给马向南,余聪弄点看得见的好处回去,也不枉了这二位在宝清港巴巴地望着。”

    听秦风说得风趣,周立不禁大笑起来。

    “扬帆正在审那个投降的海盗头目,或者从他那里,可以弄到更多的线索,臣下毕竟已经脱离这个行当快两年了,而海盗这一行,更新换代可是极快的。”周立道。

    “嗯!”秦风点了点头:“周立,这事儿完后,你便要将目光投注到齐国勃州周氏的身上了。”

    周立目光闪动,“陛下,勃州周氏您也准备吃下?”

    “我们不可能有这一次这样好的运气!”秦风失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先在海上抢周氏几回,如果这个周氏真有能力的话,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与我们大干一场来抢脱这个海上的主导权,要么便是与我们谈判。”

    “还是大干一场来得更爽利,只要宁则远掌了宁氏大权,在海上周氏即便倾巢而出,也不是我们对手,而再过几年,他们就更不值一提了。陛下,我建议最开始咱们打着宁氏的旗号与他们开干。”周立狞笑着道。

    “我正是这样想的。”秦风微笑着道:“如果周氏选择第二条路,那便不妨先与他们联合起来,彻底控制这条商道的同时,也慢慢地渗透周氏,最终的目标是将他们与宁氏一样,纳入我们的水师体系,彻底接盘他们在海外的网络。”

    “如果周氏也如宁则远这样识相,那陛下,海上将是我们大明的天下。”周立兴奋地道。

    秦风微微仰起头:“你们说起过在遥远的西方,曾经有强大的舰队抵达过这片海域,嘿嘿,那就是说,他们的触角已经探到了我们这个地方,到时候,我还真是期待与他们的碰撞呢!周立,我的梦想,可不仅仅是万国来朝,我要的是大明的商船能抵达大海的每一个角落,在带给我们无穷财富的同时,也将我大明日月旗插到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周立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年轻的皇帝。

    房门轻轻地敲响,周扬帆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陛下,那个海盗头领招供了,我们又知道了三股小海盗的藏身之地,最大的一股,不过三艘船,最小的一股,只有一艘船,百来个人而已。”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秦风挥手道:“正好也让这批水兵再经历一些战火。明天,起锚扬帆,咱们先去收割了祖利逯逑的老巢,再去将这些小海盗一网打尽。这一次,我和霍先生都不会再出手,周立,周扬帆,尽情地展示你们的才能吧,也让宁则远,何鹰看一下我们大明战舰的真正实力。”

    “末将领命!”父子二人,同时拜倒在秦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