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零二章:远方的敌人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以太平舰,长阳舰为首,再配了两艘海盗船,一共四艘舰只,扬帆起航,直扑祖利的老巢葫芦岛,祖利是这一片海域声势最大的海盗,身家想必不菲。想着即将到来的收获,周立的心便火辣辣的。

    有了钱,才会有更新的战舰,才能训练出更多合格的水手,招收更多的战兵,组织起更大的舰队。陛下说得很清楚,这一回抢得宁氏的货物,是不用想染指的了,陛下要用拿他去给宁则远换宁氏的族长之位,便是俘虏的六艘海盗战舰,也要全部交给宁则远,作为宁则远的缴获回到泉州宁氏老巢去耀武扬威。

    既然如此,他便只能寄希望于祖利这个海盗头子的老巢能够让他弥补这一些损失,不然,这一趟出来,可就亏大了。当然,这是就短期而言,周立并不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如果按照陛下的规划,用不了几年,大明水师,便将成为这片海域之中的霸主。那时的钱财自然滚滚而来。

    当然,任何未来的都还只是期望,现在能掌握在手中的,自然还是要捞到手里心里更慰贴。

    顶数的甲板之上,秦风迎风而立,身边,一左一右站着宁则远和何鹰,身后数步之处,站着马猴。

    “二位,这便以我们以后的主力战舰。”秦风轻拍着栏杆,道:“宁氏也有三桅三层主力战舰,与太平舰,长阳舰比起来何如?”

    宁则远没有说话,在这方面,自然何鹰才是行家里手。

    “陛下,虽然同是三桅三层战舰,但宁氏的战舰,是比不上太平舰和长阳舰的。”何鹰道。

    “哦,我可是要听真话,你可不用拿些话来安慰我。”秦风笑道。

    何鹰摇了摇头:“草民当然是认真的。草民一直在海上讨生活,靠得就是船,船是好是坏,草民只想一上船便能辩出个一二。宁氏的战舰虽然也是三桅三帆,但速度却远远及不上太平舰,持久力只怕会更差一些。”

    “这是为何?”

    “宁氏的三艘主力战舰采用的园头船首,这对于海船而言,自然更平稳一些,而太平舰采用的是锥形舰首,这一设计上的不同,使得太平舰更流畅一些。”何鹰仔细回忆着今天参观太平舰的所向,“再者,太平舰采用的是轮浆,而宁氏战舰仍然是老式的划桨,不但爆发力弱,而却持久力更差。太平舰能用更少的人力驱动这艘大舰,这就为战舰节省了大量的人力。”

    “嗯,这个余聪跟我讲过。”秦风笑着点点头。

    “太平舰的很多设计,草民都是第一次看见,这些设计是好是坏,草民一时还不能判定他的作用与利敝,总得打一仗之后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不敢在陛下面前妄言了。”何鹰道。

    “朕听周立说过,在数年之前,西方曾有一支庞大的舰队来犯,但被那些岛国,城邦还有海盗组成联军给打败了,这事儿,你知道吗?”秦风问道。

    听到秦风的问话,何鹰脸上突然闪出一阵难又言说的风采:“陛下,草民不但亲眼所见,还亲自参加了那一战,周立运气不好,那一次,恰好是草民还着舰队出海。”

    “你还亲自参加过那一战?”秦风有些诧异。

    “是的,那是草民带着舰队和商船刚好在那里交易,适逢其会。”何鹰笑道:“那是草民这一辈打得最为惊心动魄的海战,数百艘战舰在海面之上激战,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船只,海面上随处可见挣扎求生的人和飘浮的残骸。最终,联军惨胜,那支西方舰队的主力舰队,尽数被埋葬在了那片海域。”

    “那支西方舰队的战舰是什么样的?战力如何?”秦风问道。

    何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陛下,他们的主力战舰是和们宁氏差不多的圆头舰首,也是三桅三层,那一次,他们的舰队之中有近二十艘这样的战舰,加上其它的辅助战船,一共有一百来艘吧,而联军这一方,集结了差过三百艘战舰,不过像三桅三层的战舰,却只有不到十艘,其中我们与齐国勃州的周氏便占了四艘。”

    “当时周氏也在哪里?”

    “是,我们当时都在哪里交易,西方舰队侵袭,这片组成联军,连海盗都被组织起来参战了,我们又怎么能脱身,除非以后不想在哪一片混了。”何鹰道。

    “那里还有如此号召力的人?”

    “尼兰,马尼拉国的国王。也是那一片最大的一个岛国,实力也是最强的,尼兰国王为人公允,在那些岛国和城邦国之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也是那支西方舰队初时做得太过,逼得这些岛国不得不联合起来对付他们。”

    “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攻占了一个小岛国,烧杀抢掠,鸡犬不留啊!”何鹰摇了摇头,“正是因为他们没有留余地,这才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而我们呢,自然不愿意失去这片发财的地方。在尼兰的号召之下,也只能加入,而且还成为了抗敌的主力。”

    “打得很艰苦?”秦风问道。

    “非常艰苦,对方的海战水平相当高,水兵的能力也极其强悍,丝毫不在我们这些在海上浸淫了一辈子的人之下,说实话,那一战,之所以我们胜了,不是因为我们比他们更强,而是因为他们远道而来,对这片海域并不熟悉,而我们呢,是无所不用其极,与其说是战胜,不如说是活生生的将对方拖死了,累死了。那一战,我们这一方,最后只剩下了百余艘战舰,而对方,则是全军覆灭。”

    “没有抓俘虏?”

    何鹰摇摇头:“双方最后都打得精疲力竭,彼此的仇恨更是浸到了骨子里,最后的确抓了不少人,可都是砍掉了脑袋。不过陛下,草民在一艘战舰之上搜了一份海图,是这只舰队一路而来所做出的标记。”

    “这可是好东西!”秦风双眼发亮。

    “的确是好东西,可对我们来说却没有用,见识了那只舰队的能力之后,我们宁氏,可就没有胆子再向西行了。”何鹰道:“陛下喜欢,等草民回去之后,就将其敬献给陛下。”

    “好,很好。”秦风击掌而叹:“宁氏没有能力再向西去,不代表大明就没有,就算现在没有能力去,以后也会有的。”

    “草民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以供陛下驱策,纵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宁则远,何鹰两人一齐躬身道。

    “等我们有了上百艘这样的主力战舰的时候,有了比这样的两千料更大的战舰的时候,等我大明一统天下之后,我一定会让你们去西边看一看,比一比。”秦风大笑道。

    主桅顶部的瞭望哨吹响了尖利的哨音,听到这哨音,站直了身子的何鹰精神一振,这是已经发现了目标了。

    果然,不过片刻功夫,一个葱绿的岛屿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一大一小两个小岛,中间由一个小小的山梁相连,形似葫芦,故得名葫芦岛。

    随着目标的发现,船上立时忙碌了起来,原本坐在船舷边的战兵们纷纷的站了起来,三楼的两舷边,蒙着弩机的毡布被扯去,一台台弩机露出了狰狞的面目,而在整个战舰的三层甲板的首尾,经过改造过后的霹雳火也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真容。

    何鹰看着那些形似一个个舱房的家伙,露出了惊愕之色。

    “那是霹雳火,远程攻击武器,呆会儿,你就能看到他的威力了。”秦风微笑着道。为了将霹雳火安装到船上,太平城的武器工匠们,和太平船厂的造船大匠们,整整琢磨了一个月,这才达成了一致。

    远处的岛上,一股股狼烟冲天而起,那是在示警,大概是在向祖利求援,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们的援军现在已经成了明军的战俘,又怎么可能还来救他们?

    战舰一步步逼近,周立,周扬帆都是这片海域的熟客,经过葫芦岛也不是一回两回,熟门熟路,自然知道那里水深水浅,那里暗礁密布。

    站在船上,能看见绿荫处,有一幢幢的房屋,码头等建筑虽然比不得宝清港,倒也颇不规模,在高处,还布置着一些投石机,看模样,应该是封锁住了入港的水路。

    周立发出命令,太平舰缓缓停下,周扬帆率领着长阳舰和两艘海船继续进逼。

    两艘海盗船打头,长阳舰居后,在水道之中迅速前进。

    岛上传来了慌乱的鼓声,锣声,随着数声巨响,十数枚石弹自高处落下,击向最前方的海盗船。

    砰砰有声,的头的海盗船立时便挨了一枚石弹,船身剧烈的颠簸起来,一股股巨大的水浪溅起。

    接下来,何鹰的眼瞳便不由主的扩大了。

    长阳舰上,股股浓烟升腾而起,一枚枚通红的铁弹腾空而起,一波攻击,便是数十枚铁弹,看着那些红通通的铁弹在空中划空的痕迹,何鹰的脸庞不由得抽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