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零四章:先要把自己藏起来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直言,海事署的事情周立做不来,一边的周立却也安之若素,因为秦风说得是正理儿。他也是从体制里面出来的,以前在楚国水师里面呆过,而过职位不低,养一支舰队,方方面面的事务极其复杂,岂是他一个武将料理得清的。他所擅长的,只是带兵打仗罢了。论起领着舰队作战,他自认不比别人差,但要将海事署那一大摊子事都交给他,他只有退避三舍的打算。

    不说别的,单是这一次这十多艘商船的货物如何销售出去,他就不甚清楚。而且前些时日,秦风也多多少少跟他说过一些海事方面的事情,听得他头皮发麻。

    更何况,秦风这一次属意的宁二公子,以前在宁氏的时候,就与他相处得很不错,虽然对方是有目的的,是想拉拢自己,但总是一个看重自己,并且也让自己看得顺眼的人。

    所以当秦风说了这一句话,宁二公子的视线又看过来时,他微笑着冲对方点点头,也算是给对方吃一颗定心丸,就算自己来得更早,并且深得秦风信任,但只要宁二公子来做这个海事署的头头,他是断不会与其为难的。

    周立表了态,宁二公子顿时大喜过望。此刻心中只是热切的想处理完了眼前的事情,然后回到泉州去,先将宁氏族长的位子拿下来再说。

    大岛之上有一个小湖,数亩的面积,但供应全岛的淡水却是毫无问题,一幢上好的楼房便修建在湖边,周边并没有其它的屋子,整个房子都是用石头打磨而成,极其坚固。门面一个小小的平台,倒有一半探到了湖水之中,要是风和日丽之时,支上一张小桌,煮上一壶香茗,临湖品茶,沐日垂钓,倒也是一个极其风雅的所在。

    “这,便是祖利平日所居之处。”前些日子投降的海盗首领罗平脸色有些灰败,他见机得早,投降得极快,他的那条船上的兄弟倒没有死多少,但现在都被关在海上船中的底舱里,至于他自己,究竟要落个什么下场,心中也是没有底。刚刚见到长阳号攻打葫芦岛的那阵仗,他更是腿都软了。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股过江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看他们与宁二公子的熟悉劲儿,倒似乎是极熟的人。

    “这祖利,看起来是个凶神恶煞,想不到倒也是个会享福的人。”走进屋子里,看着屋子里的陈设,秦风禁不住感叹起来。

    屋子里的摆设,不管那一样,都不是普通的物事,任拿一件出去,在市面上可都是值钱的东西。

    “他是个做没本钱生意的人,钱来得快。”周立笑着。

    “罗平,祖利干了大半辈子海盗,所得想来不少,你既是他同盟,可知道他的好东西都藏在哪里?”周立直截了当的问道。总不能让陛下来逼问吧,周立有这个当恶人的自觉。

    “周头领,小人,小人只是这一次被他们临时邀约而来的,平时虽说相识,可并不相熟,如果不是这一次祖利需要我们,我们也想要分一杯羹,那敢来招惹祖利,小人可怕他将我一口吞了。像小人这样的,怎么可能知道祖利的财物都藏在什么地方呢?”罗平抖抖索索地道。

    这说得倒也是实话,周立冲着秦风点了点头。不过这里是祖利的老巢,他抢来的财富,只可能藏在这个地方,秦风倒也不急,左右是能找出来的。这岛上肯定是有祖利的心腹留守的,待会儿等霍光和周扬帆他们将人都逮了回来,再审上一审,自然一切就明了了。

    “这里风景甚好,不若我们就在这里坐坐,则远,还有周立,何鹰,也正好跟我好好说说这水师作战的事情,我对这个,还真是一窍不通。”秦风笑着道。

    听了秦风这话,马猴立即便指挥着几个亲卫搬了桌子椅子在外面的木头平台之上,此时阳光正好,湖面微波荡漾,又闻远处海涛之声,倒的确别有一番风景。

    这里一片平静,而是这个小湖的林子外面,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岛上约有数百人,多是些妇孺之辈,基本上都是海盗的家属,也有一些强悍之辈,只不过此时,都被四马攒蹄的捆着,平素的凶狠早是没了影儿,眼中只剩下些恐惧之色了。

    不时有士兵奔来,在周扬帆的耳边低语几句,周扬帆的脸色却是越来越不善了,岛是占了,但岛上的财物却是少得可怜,与他们所期待的相去甚远。

    比起秦风,周扬帆可更是期望大捞一笔的。皇帝陛下已经说了,这一次宁氏的货物利润都还给他,好让他以此为资回去争夺族长之位,周氏父子想要急切地扩大船队,那就必须要弄到更多的物资和银钱,皇帝陛下可是许诺过的,这一次的所得,都会投入宝清船厂,以生产更多的战舰。

    不是周扬帆多心,他也自有一番思虑。以后大明舰队,可就不是他周氏一家之言了,宁二公子一旦入伙,那何鹰便也是现成的海上战将,此人虽然比不得自己父子,但也是海上一员悍将。而且一旦宁二公子当上了族长,那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来投,周氏父子是先前脱离了宁氏的,与这些人自然便有一层隔膜。

    与其等到以后与人竞争,自然不如现在先掌握在手中。

    又有一些俘虏被捆着押了过来。

    “大兄,这几个家伙倒是机警,抢了一艘小船想跑,可咱哥儿几个可也是海上捞食吃的,如果这样就让他跑了,岂不是没脸了,我们驾了小船追过去,杀了两个,捉了三个回来。”一个赤脚的水兵笑呵呵地道,他是周立父子带来的人,是周立的老部下,一向称呼周扬帆为大兄。“看起来这个家伙身份不低呢!”

    周扬帆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嘿嘿一笑,“祖利将窝安在这里,自然贼赃也就在这里,不过岛上都搜得差不多了也没有找到,只能将事情着落在这些人身上。”

    往前走了几步,盯着面前的那些人,大声道:“大家都是海上谋生活的,海上的规矩想来大家也知道,输了就只有认命,周某在海上也不是无名无姓之人,今儿个把话摞在这里了,那一个知道祖利藏宝所在地,只要肯老实招供了,某便放他一条生路,既不会杀你,也不会把你卖到外头去当奴隶,如果没有人招供,我也懒得审,一股脑儿将你们全杀了,然后在岛上慢慢找,左右不过这样一个小岛子,老子掘地三尺,不信找不出来。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从现在起,我从一数到十,如果没有人招供,你们就请黄泉路上走好吧!”

    听了周扬帆之话,被捆着的人顿时就骚动起来。

    “一,二……”周扬帆昂着头,也不看众人,慢条斯理的数了起来。

    小湖边上,此时的话题,却又转回到了宁二公子夺取族长之位的话题之上。

    “这次何鹰损失了五艘战船,但我会把这次所有俘获的海盗船都配给你,就是水手恐怕不足,这得要周立配合一下,回去之后,将他的水兵配合你一下。战兵不用愁,先把这八百战兵配给你,接下来反正咱们的水师也要安静一段时间了,等你夺得了族长之位,再说其它。”秦风微笑着道。

    “陛下,不如末将也跟着二公子一齐回去。”周立笑道:“周某在泉州也算小有名气,回去或者亦能给二公子更增一份胜算。”

    “你若走了,新招水兵的训练怎么办?”秦风问道。

    “水师训练,有扬帆足矣。”周立道。

    “则远怎么说?”秦风看向宁则远。

    宁则远沉吟了片刻,道:“臣觉得这个提议是极好的,如果我就这样回去,不免会惹人疑心,如果周将军跟着回去,臣便可以说海上遇到海盗,却偶遇了周将军,与周将军合作,击溃了海盗,更是有所缴获。”

    “既然如此说,周立,干脆,你把长阳舰也带回去,既然要壮声势嘛,那就不妨做得更大一些。”秦风笑道。

    “可陛下,长阳舰这样的战舰太引人注目了。”周立有些犹豫。

    “怕什么,你周立在这片海域有名气,如有人问,自可说,你干回了老本行,有这船有啥稀奇的,海外那么多岛国,随便胡诌一个国家,就说船是从那里弄来的不就行了。”秦风笑道。“你去打个转,替则远做些事,等明年春上再回来,那个时节,想来宁大公子的船队啊,周氏的船队啊,还有一些小商船也都该趁着那个季节出海了,正好再抢一把。”

    “是,那就听陛下的安排。”周立笑道。

    “抢他们几回,宁氏就知道那个家该由谁当家作主,而周氏呢,如果不笨的话,总也得来与我们谈谈合作的问题。我要将葫芦岛建成一个军港,目的就在这儿,我还不想这几年让人知道,我们大明有一支不错的水师力量,所以,你们也就只能先当几年海盗罗!”秦风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