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零七章: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崖顶积满了雪,厚厚的一层,下面的已经冻硬了,最上面的却是昨晚新降的,一脚踩下去,便没过了脚踝,数行脚印从远处一直印到崖边,两个女子正站在哪里,极目远望。

    稍远处,乐公公与几名侍卫远远的站着,并不上前打扰。

    站在崖边的,自然便是大明的皇后闵若兮与贴身大伴瑛姑。

    因为每日皇后都要在这个崖顶来站一站,乐公公本来要使人将这里的积雪都铲掉的,却被闵若兮阻止了。想想也是,铲掉积雪是为安全着想,可皇后娘娘与瑛姑两个人却都是武道上的大高手,皇后九级上,瑛姑更是罕见宗师,这世上,能威胁到他们安全的,当真是没有几个。

    皇后娘娘的心情不好,乐公公自然能察觉得到。这一次回京,他自然也是听说了野狗的事情,不过乐公公直觉的认为,娘娘并不是因为这个。至于真正的原因,乐公公即便知道一二,却也不愿去深想。

    站在这里,能清楚地看到码头上的景物,那里也站着两个身影,一个壮实,一个削瘦。却是野狗与马向南。

    野狗每天都来码头之上等着秦风回来,是因为自从权云到了宝清港之后,但凡有空闲,便要去与他聒噪,让他烦不胜烦。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宝清港的重臣越来越多,来劝说野狗的人便也越来越多,野狗对他们的态度永远只有一个,只要这些人一进门,便径直闭上眼睛,不闻不味,任你舌灿莲花,我自巍然不动。

    但每天有蚊子在你耳边嗡嗡嗡,心中也烦,最后干脆便一起床便跑到码头之上呆着,大庭广众之下,这些人终是不便来说这些事情。

    马向南现在却是一个苦瓜皮,想着本来要到手的财物,只怕要化为流水了,就算能留下一些,恐怕也是一些残羹剩菜,他的大计,恐怕要受阻了。心下懊恼,便也天天来码头之上陪着野狗。

    两个人各有各的心思,但都一样指望着皇帝回来之后,他们能抢在那些人头里说上话。

    “娘娘,野狗的脑子里长得都是肌肉,一颗筋,您别为他着恼。”看着那个背影,瑛姑道:“陛下回来了,也不见得能同意他与那许姑娘的婚事,毕竟他是大将军了。”

    闵若兮微微一笑:“我倒不着恼他,野狗与一般人不同,是陛下的腹心兄弟,比小猫他们更要亲近几分,要不然以他的那性子,怎么当得上中央战区的大将军?从私里说,他是陛下的兄弟,我是他的嫂子,也没有恼他的道理。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总得陛下回来再做打算。不过我估摸着,陛下可能会同意。”

    瑛姑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娘娘,我看也不见得。陛下如今已不是当年了,做事总得先考虑大明的利益,这万里江山,千万子民,陛下都得念想着,怎么可能以一己之私而使正阳郡陷入混乱?”

    “混乱么?瑛姑你想多了,大明在战场之上连战连捷,威信已立,混乱是没有的,不过是私下里多些嘀咕,暗地里有些小动作罢了。想要解决,其实也不难。”闵若兮微微一笑。

    瑛姑一愕:“娘娘,既然不难,那您为什么在越京城的时候,一口回绝了野狗,让他负气而走。您也不是不知道,他就是那个性子。”

    闵若兮半晌没有做声,只是盯着茫茫的大海,岸上是白的,大海却是蓝的。

    “野狗还是当初的那个性子,陛下已经变了,只是不知,他还有多少当年的性子?”她幽幽地道

    瑛姑一惊,霍然转头看着瑛姑,心里陡然明白过来,娘娘如此做,竟是起心逼着野狗跑到宝清来向皇帝陛下求助,而娘娘,也正是想看看陛下如何处理这件事。

    “娘娘!”瑛姑有些不安。“陛下是大明皇帝,您是大明皇后,你们可不要因为楚国的事情,生出嫌隙才是。”

    闵若兮格格的笑了起来。

    “瑛姑,你也觉得我会为楚国的事情生皇帝的气么?”她转过头,看着瑛姑。

    “难道不是么?”瑛姑不解地看着闵若兮。

    转过头,看着大海,闵若兮缓缓地道:“正如你所言,我是大明皇后,当大明国建立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两家相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二哥想要一统天,秦风又何尝不想一统天下,两个人到最后,总是只有一个人还能站着。对于这一点,我早就想清楚了”

    “既然如此,娘娘会何还生气?”

    “我不是因为这个而生气,而是生气他居然一溜烟的跑到宝清港来。”闵若兮哼了一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倒想知道,他要避我到什么时候?”

    瑛姑一怔,看着闵若兮一闪而过的小儿女状,突然失笑起来。这一对夫妻当真与众不同,夫妻这么多年了,还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小游戏。

    “要是陛下处理野狗这件事情不如您的意,那可怎么办?”瑛姑问道。

    “那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皇帝了。”闵若兮道。“于大明而言,这是一件幸事。”

    “要是如了您的意呢?”瑛姑接着问道。

    “那他还是我以前的秦大哥!”闵若兮嫣然一笑,瑛姑眼中似乎骤然展开一朵雪地莲花,只觉得美艳不可方物。

    “那这可就不见得是大明之幸了。”她轻笑道。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闵若兮淡淡地道:“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秦大哥,作为皇帝,不能无权谋,但也不能绝情绝性绝义!”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黯然。

    瑛姑亦是默然无语,很显然,闵若兮又想起了当年上京之事,她的二哥闵若兮不就是绝情绝性绝义么!

    “瑛姑,他回来了!”闵若兮突然道。瑛姑抬头,果然,远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几个小小的黑点,他们站得高,自然看得远,而且又俱是修为高深,眼力绝佳。

    片刻之后,码头之上高高的瞭望哨上,亦响起了悠长的号角之声,这是在示警,表示有船出现,但还不能判断敌我。

    随着号角之声,码头之上顿时忙碌起来,数个呼息之间,瞭望哨上再次响起了号角之声,这一次却是解除警报,提示来船是自己人。

    码头之上立时爆发出欢呼之声,从宝清港出去的就只有太平舰和长阳舰,既然是自己的船队那当然就是陛下回来了。

    得到禀报的权云等一干自越京城而来的朝廷重臣,终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陛下出海,于他们而言,的确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海上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谁又能保证一定没事呢?现在终于安全归来,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顿时落地。

    奉召而来的户部尚书更是脚步轻快的第一个便向外头跑去。

    “当真是见钱眼开啊,来了几天,一直蔫蔫的,一听船队回来,就惦念着陛下又弄回来多少银钱呢!”看着苏开荣的背影,权云打趣地道,屋子里顿时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六部重臣,除了吏部王厚懒得来,其它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的尚书都巴巴地赶了过来,原因无他,因为苏开荣突然被首辅召往宝清港,其它各部尚书们立即便意识到,一定是又有了大笔进项,否则让苏开荣去干什么,现在各部各衙都拉了大笔的亏空,眼见得有了进项,自然要赶过来,来得晚了,让别人瓜分殆尽,自己找谁哭去。

    权云整了整衣冠,看着一个个喜形于色的尚书们,“诸位大人,随我去迎接陛下归来吧!”

    码头之上,野狗的脸色激动起来,大步向前方走去,马向南也紧紧地跟了上来。

    山崖之上,瑛姑看着愈来愈近的战舰,笑问闵若兮:“娘娘,您不去迎迎陛下吗?”

    闵若兮一笑,指了指码头之上,“有那么多人了,咱们就不去凑这个趣儿了,便在这里看看就好!”

    瑛姑一笑,不再多说。

    大海之上,秦风扶栏而立,这一次出海,一来一回,可是近月余,出去之时不过刚过了立冬,回来之后,可已是腊月了。

    这一次的收获可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扫荡了那片海域的大大小小的海盗之后,收缴之丰,让秦风自己也瞠目结舌,拢总一片之后,竟然高达五百万两白银,这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可说是解了燃眉之急,有了这笔钱,至少能支撑到明天秋收去。而俘虏的海盗船也多达十五艘。可以说这一战之后,这一片海域的海盗已经不复存在了。

    除了这些明面上的收获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收复了宁二公子。在秦风看来,宁二公子一人的价值,便远远超过了这些财物和战船的收获。

    财物和战船都是眼前的,但宁二公子带来的将是长远的源源不断的利益,更重要的是,让秦风看到了在短期之内建立一支强大水师的希望。

    “陛下,怎么这么多人啊?”霍光突然有些疑惑起来,“好像越京城的诸位大人们都来了呢!”

    秦风此时也注意到了码头之上那些身着官服的大员们,也是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来,咋地都跑到这里来了!”

    一句话刚刚说出来,突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向那片山崖,那里一个曼妙的倩影也正在看着他。

    兮儿!秦风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