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零九章:秀恩爱

www.dopeat.com 马前卒     秦风站在闵若兮的面前,看着对方亮晶晶的双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活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家伙被抓了一个现行,想辩解却又无从说起,手足无措的模样。

    闵若兮盯着秦风,看着有些局促的对方,眼前似乎闪现出很久很久以前的场景,那时候,他不也正是像这样贼兮兮的笑着么?只不过那时的他们,一个云英未嫁,一个青春未娶。正在彼此帮扶着逃命。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吗?”闵若兮突然开口道。

    “啊,这个,这个……”秦风看着闵若兮,心里想你现在肯定最想做的就是飞身投入我温暖的怀抱中啊!不过想想自己这一次做的事情,就又感到这只怕是自己一厢情愿,看起来老婆压根就没有投身入怀的意思。

    “我现在最想做得啊,就像是几年前在高湖那片混乱的战场上的时候,我对你做的事情!”闵若兮嘴角含着笑,轻轻地道。

    高远呃了一声,当初在高湖战场,是他死而复生之后再一次出现在闵若兮的面前,也是他躲避闵若兮数年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当时闵若兮对做的第一件事是,冲到他的面前,然后赏了他两记清脆的耳光。

    他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脸容。

    “那是惩罚你一有什么想法,便溜之大吉的。”闵若兮缓缓地道:“难道你对我就从来没有信心吗?”

    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之间明白过来,是啊,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自己对闵若兮总是想东想西,看起来自己是情深意重,事事都在替对方考虑,怕她受到伤害,怕她夹在中间为难,怕她难以选择,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这种行为,其实就是对闵若兮的一种不信任,这是另一种赤裸裸的伤害。

    但却是以爱的名义。

    他脸色凝重起来,感觉脸色有些发烫,现在肯定是赤红的。秦风在心里想。

    他很郑重的把头伸了过去,微偏,将自己的脸摊在闵若兮面前:“我的确是该打,兮儿,你应当重重的打。”

    远处的林子里,乐公公嘶的长吸了一口气,似乎牙疼起来,一边的瑛姑瞥了他一眼。

    “娘娘不会真打陛下吧?”乐公公声音古怪,在他看来,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情,瑛姑却是不以为然。“皇后娘娘又不是没有打过陛下。”

    乐公公又嘶嘶的吸起凉气来。

    “牙疼就一边儿去!”瑛姑没好气地道。

    “瑛姑,我觉得我们不该在这里偷窥。”乐公公低声道,又挥手将几个侍卫赶得远远的。

    “你不看就闭眼。”瑛姑笑呵呵地道:“这样的大戏,我觉是要看的。”

    乐公公嘶嘶的吸着凉气,转过身去,自言自语地道:“为尊者讳,非视勿视。”

    瑛姑懒得理她,兴致勃勃的睁着一双杏眼瞅着外头的两口子,她可不是乐公公。

    背过身去的乐公公终究还是没有抵御住强大的好奇心,悄悄的将脖子扭了过来,不过以他现在的角度,脖子未免扭得太过了一些。

    闵若兮当真抬起了手,向着秦风的脸上挥来。

    瑛姑很兴奋,乐公公却很担心,不停的吸着凉气。

    手掌落在秦风的脸上,没有想象中的清脆的啪的那一声,却变成了温柔的抚摸。

    “晒黑了,瘦了,糙了!”手掌轻揉着秦风的大脸。

    瑛姑嘿的一声,嘀咕道:“终究还是舍不得。”她很是悻悻的转身,看到乐公公的奇怪姿式,忍不住伸出手去将对方的头扭了回来。

    “走了走了!没有热闹可看,两口子要秀恩爱了。”

    “这才好,这才好!”乐公公眉开言笑。

    秦风两手伸出,将闵若兮拥到了怀中,抚着她乌黑的秀发,在她耳垂边低声道:“是我错了,以前是我的错,这一次,也是我的错。你我夫妻一体,我怎么能如此的不相信你呢,完完全全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

    倚在秦风宽阔温暖的怀抱之中,闵若兮半闭星眸,脸颊带霞。说起来这大半年中,夫妻二人,倒真是聚少离多,在一起的日子,只怕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了。

    好半晌,闵若兮才猛然回味过来这是什么地方,含羞带臊地看一眼远方,那里人流如炽,只怕自己与秦风的亲热,已经不知落到了好多人的眼中。

    轻轻地推开了秦风,嗔道:“身上好大一股海腥味。”

    秦风大笑起来,牵了闵若兮的手,“在海上飘了一个多月,能没有海腥味嘛,不过这味道,应当比以前你我二人在落英山脉之中逃亡的时候要好得多吧,那时候我可记得,十天半月都没有水能洗一下,可那时的你,却说这味道是男人的味道,现在可就嫌弃了?”

    想起当年逃亡最初之时,自己动弹不得,啥事儿都要眼前这个人帮着处理,即便是夫妻多年,闵若兮仍是不好意思起来。看着对方贼兮兮的目光,不由恼将起来,屈起大拇指,长长的指甲刺向秦风的掌心。

    秦风大笑,手却握得更紧了。牵着闵若兮走到崖边,看着波涛起伏的大海,道:“这一次出海,还是很有收获的,外面的世界很大,可我们能活在这个世上的时间却是很有限,突然间便生出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来。”

    “我还没有去过海上呢?很好玩吗?”闵若兮问道。

    “刚开始出海训练的时候,霍光吐得昏天黑地,我比他要好一点,不过也难受之极。”秦风微笑道。“不过到了无边无际的海上,却是觉得天高地阔啊,兮儿,你可知道,在大海的另一头,应当也有一个很强大的国家,嗯,或者不止一个。他们的触角,离我们已经很近了。”

    秦风想起何鹰嘴里所说的那支舰队,没来由的突然有些忧虑起来。

    “那些番邦蛮夷,有所惧哉?”闵若兮不置可否。

    “可不能这么说!”秦风摇摇头,“就我知道的情况,只怕远方的那个国家,力量是相当强大的,他们可以组织起一支上百艘战船的大舰队,而我们现在就做不到。”

    “你是想要发展一支水师?”闵若兮目光闪动:“只怕首辅不会答应。”

    “我的确是想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师,不说去征服别人,至少能守住家门。”秦风伸手揽了妻子,“我可不想到了我儿子这一辈儿,还得拼命去与外敌厮杀,能在我们这一辈儿便将事情都料理好,才是正经。”

    闵若兮偏头看着他,“所以,你要加快统一天的脚步了吗?”

    “一统天下,说来容易,做来难呢!”秦风摇头道:“齐国,是一座大山,想要翻越他,是摆在我面前的一道难关。现在我要做的,是在三年之内,先拿下秦国。将秦国纳入我大明的疆域之内。”

    “三年之内,你征秦,齐伐楚,是吗?”闵若兮缓缓地道:“这便是你与齐帝达成的协议?”

    秦风伸手将妻子揽到怀中,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我与齐帝达成的协议,当然,他会给我下绊子,我也会给他找麻烦,总之,就看我们双方谁的脚步快一点。不过我认为我是占了大便宜的。秦国现在内乱四起,国内民不聊生,而且我已经深深地打进了锲子进去,只等机会成熟便会开始收割。但楚国却不同,你可可牢牢把持着楚国的绝对权利,齐帝想要拿下楚国,困难重重。”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可是只怕这个冬天过后,二十万楚国东部边军,就要埋骨异国他乡了。东部边军倒下,楚国就等于敞开了大门,如何抵挡齐国大军!”

    “重压之下,方会爆出强大的力量。”秦风不置可否:“闵若英不是一个昏君,他只是急功近利而已,二十万东部边军倒下,楚国最富庶的地区,将会遭到齐人的要击,但楚国却会因此而紧密的团结起来反抗齐国的入侵,如果他能认清形式,策略得当,便能将齐军死死地拖住。当然,我也会给他有力的支援的。”

    “等到你腾出手来?”闵若兮道。

    “是,等到我拿下了秦国,消化了秦国,我便会与楚国联手一起对付齐国。”

    “那时的楚国,只怕已经没有与大明平起平坐的资格了。”闵若兮有些苦涩地道。“这才是你要的最终的结果。”

    “是的,我会带着你重返上京的。”秦风点了点头。

    “到了那个时候,你会杀了我二哥吗?”闵若兮低声问道。

    秦风一笑:“闵若英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你以为,他会作为一个失败者站在我的面前吗?”

    闵若兮点了点头:“是的,他虽然绝情绝义,但却一直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谨哥呢?”

    “谨哥儿是谁?”

    “我侄子,二哥的儿子!”

    “我连吴京都懒得杀,岂会为难一个稚童!”秦风笑道:“更何况,那是你的侄子。”

    闵若兮不再言语。

    秦风突然失笑道:“瞧我们两口子,现在八字都还还没有一撇呢,咱们就再说这些,要是让人听了去,必然说我痴心妄想。”

    “可我知道,只要你下了决心要做的事情,肯定是能做到的。”闵若兮轻轻地道:“我期待着重回上京的那一天,不是以楚国公主的身份,而是以一统天下的大明的皇后身份。”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