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一章:分赃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距离秦风与闵若兮下榻的屋子不远处,便是首辅权云在宝清港的居所,在安排诸位大臣的住所之时,亦是按照着官位来安排的,官位愈高,便距离皇帝陛下愈近,倒是与朝堂之上的站位差不多。

    其实越京城中每三天举行一次的朝会,不过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真正的大事,早已在秦风皇宫中的那个小书房之中作出了决定,而能够出入那个小书房的人,才是大明王朝真正的核心人物。

    虽然已经三更时分,但首辅权云此时的住所,仍然灯火通明,外面的守卫亦是瞪大了眼睛,不敢有丝毫懈怠。没有人担心有谁会不开眼去刺杀皇帝皇后,除了皇帝皇后本身就是武道大高手之外,还有一个乐公公,也是一个奢拦人物,但现在这个屋子中,不会武功的大人物们却是一大堆,任谁一个出了事,都足以让大明震动。

    敢死营的亲卫们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当然,对有些人也是例外的,就比如现在,两个人大模大样的走了过来,他们不但不会阻拦,还弯下腰去向来人行礼。

    野狗是被瑛姑拧着耳朵走过来的。野狗不是不想反抗,但在瑛姑面前,他着实不够看,他也不能当真与瑛姑生死相搏。他本来是想去找他的皇帝老大诉诉自己的苦处,不想还没有走近,便被瑛姑拦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手便拧着了他的耳朵,横拖竖拉地往这边拖来。

    “你这个不晓事的,脑袋里都长满了肉的家伙,陛下与娘娘好不容易相聚,你就想来煞风景,你那屁大点事,有什么值得要连夜去找陛下娘娘的。”瑛姑没好气地一边教训着野狗,一边拖着他往首辅权云这里走,得让人看着他,否则这个一根筋的家伙,不定还会跑去。

    “对你是丁大点事儿,对我就是大事!”被拧着耳朵,野狗便只能歪着身子随着瑛姑走,他比瑛姑高半个头呢。听了瑛姑这话,他不满地反驳道。

    “也就是陛下能容你,换个人,你试试看!”瑛姑决定懒得跟这个家伙废话。

    一边的敢死营军官士兵们看着野狗这副狼狈模样,一个个想笑却又不敢笑,便只能借着行礼的便当,将腰尽量的弯得深一点,免得让野狗看到自己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要是自己笑得这么欢让大将军看见了,惦记上了,那以后还活不活啦?

    大将军当然不会衔私报复,他只会明目张胆的欺负你。

    权云的屋子里,各部的官员们正在进行一场分赃大会。

    说是分赃,其实也并没有说错。因这现在他们讨论得,正是他们的皇帝陛下充任了一次海盗去抢来的,当然,也可以冠冕堂皇地说,陛下是在缉盗,是在安民,是在扫除世上一切魑魅魍魉等害人虫。只要这样一想,众人顿时觉得这钱来路光明,他们用得心安理得。

    左右能在秦风的大明朝中出任官员的,都不是迂腐之辈,一个个都是权谋变通的很,做事只

    看结果,至于过程嘛,嗯,这是陛下弄来的钱,与他们关系不大,这个功劳,自然要全都记在陛下身上的。

    当然,这屋里不是没有方正之辈,比方说礼部尚书萧老大人。这位老爷子是大明读书人的领袖,大明灭了前越之后,这位萧老爷子起初是挂冠不干了的,以至于大明的礼部尚书空了很长时间没有人充任,实在是这位老爷子还活着,没有人敢来领这个职位。秦风三顾茅芦,给老头子详细讲了大明准备怎么样弘扬读书明礼的章程,又让人拖着老头子去沙阳,太平城等教育发展得很好的地方让他亲自见识见识这后,才让这位老爷子答应重新出山。

    不是秦风当真有这么礼贤下士,不过没办法,在大明,只要收复了这位老爷子,也就等于前越的所有读书人会跪倒在他这位大明皇帝的面前。马上可以打天下,但治天下,还得读书人啊!

    收复了这位老爷子,让所有读书人对大明不再心存排斥,但秦风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这位老爷子是啥都敢说啊!

    比方在朝堂之上公开说陛下子息不昌,要求陛下纳妃这事儿,便让闵若兮在后宫气得冒烟儿。

    这位老爷子自然也不是迂腐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偌大的年纪,也跟着苏开荣一路顶风冒雪地跑到了宝清。

    目的何在?无外乎,钱!

    大明六部与齐楚六部的排名大不相同。在齐楚,六部排名为吏,户,礼,兵,刑,工。这个排名,也就代表了各部在朝堂之中的地位。但在大明,可就不一样了。

    仍然是吏部排第一位,吏部掌管天下官员,无论文武,没有吏部点头,就不成。户部执掌钱粮,是大明的大管家,排名第二也无异议,但第三位,可就不是礼部而是兵部了。

    出现这个问题,自然是因为大明开国不久,四处征战,这江山,可就是军队打下来的,陛下更是出身军队,对军中士卒多有爱护,大明对于军中士卒的各项政策,从军饷到优抚,向来是让大明军队拼死奋战的重要原因。

    除了这三个,排在第四位的仍然不是礼部,而是工部。众所周知,陛下重视工部,而工部下辖也对大明的四处扩张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大明,工匠只要立下大功,可都是要授官的,像余聪,现在已经升到了五品,在大明,可是连首辅权云都只是三品而已,一个匠人当到了五品,已经是足够骇人听闻了。诸如种种,使得工部从其他各国的排名最末,一跃而到了第四。

    礼部不得不屈居第五。这当然是萧老头子不能容忍的,但作为识尽了沧桑的老者,他自然知道,抢是抢不过来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润物细无声的浸夺,而这种浸夺,自然便是要让秦风的那一套教育制度落到实处,只要天下的读书人越来越多,这礼部的重要性,可不就是越来越重要了么。

    而要达到这一切,首要的自然是钱。

    开办学馆要钱,请先生要钱,负担学生们的吃穿也要用钱。现在的大明很多地方,你不使这个招儿,父母都不愿意送孩儿来读书。七八岁的小子,在家里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劳力,至于女儿家家的读什么书啊!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想要诱骗这些娃娃们来读书,提供饭食便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要让那些父母觉得占了官府的便宜,自然就会将娃娃送来。

    钱啊钱啊,让清高了一辈子的萧老爷子的头发又白了许多根。

    至于刑部尚书唐忠,是前越朝时刑部的一位侍郎弃暗投明之后,升起来的。对于刑案之事相当熟练,当然,现在在大明还有很多地方都是军队行使着管理地方治安职责的情况之下,他的责权的确缩水了不少。说话份量也最小,排名最末,无可非议。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要来为刑部争取自己的一份利益,必竟现在大明越来越多的郡冶,已经军民分治了。刑部负担的责任愈来愈重,人手也越来越不够用,要扩充人手,要负担起全国治安的职责,自然也是要钱的。眼见着大明蒸蒸日上,中兴可期,即便是最没有野心的他,又何尝不想青史留名呢!等过个几十上百年,大明史上,开国功臣之中少不得要为他留下一个位置,他可不想在史书给自己的评价是庸碌无为四个字。史书如刀,那是要传承千古的。

    当然,他也明白,自己是吃不上肥肉的,不过能咬上小小的一口,也能办许多事情了。所以,他也必须要来。

    这里头,也只有吏部王厚王尚书可以笑傲群雄,不用理会这些东西。

    当然,现在户部的苏开荣也是笑咪咪的甚是开怀。没钱的时候,他愁得没法子,有钱的时候,他可就是大老爷了。即便首辅大人同意了各部的请求,陛下也御批了,最后到了这里,他们仍然得看自己的脸色。

    怎么用,那是首辅和陛下的事情,但怎么划拨,谁先谁后,谁先多拿一点,谁少拿一点拖着再说,可就是户部尚书的权利了。

    所以他这个时候,便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各部尚书大人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高声说着自己的诉求,指斥着对方的问题,努力让自己部衙能多分一点。而首辅权云脸上额头深深的皱纹足可以倒进去二两酒。

    坐山观虎斗,这感觉很好啊!想起前一段时间这些人冲到户部指着自己的鼻头骂自己没用,派各部的侍郎们守在户部盯着自己的场景,苏开荣便很开心。

    皇帝陛下是个能挣钱的。没钱他都能鼓捣出钱来,像现在,谁能想到陛下竟然出海当海盗去?苏开荣很开心,陛下能挣钱,自己这个尚书就当得容易。嗯,当然也不能指望着陛下老是去冒充海盗。话说抚远郡的那个金矿,开年之后,当想法扩大一些产量。往秦国的商队也得多派,要跟程维高商量,他们那里抽得税,户部得分成,不然自己就要给他小鞋穿。楚国眼见是不行了,回头往那边在想想办法。

    苏开荣的心事转到了如何赚钱之上便沉浸其中,以至于大门被打开,瑛姑将野狗丢进来的动静,吓了他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