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二章:僧多粥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众人齐齐转头,看着被瑛姑扔进门来的野狗,一时之间,热热闹闹的屋里鸦雀无声。众人自然知道野狗跑到宝清来是干什么的,无非便是求着陛下给他作主。对于他这门亲事,这屋子里的人,大多是不赞成的。对于一个刚刚稳定下来的国家,任何不安定的因素,都为他们所深恶痛绝。

    野狗自然是不在乎这些人带着谴责的目光的,一骨碌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回头狠狠地盯了瑛姑一眼,却发现瑛姑早已转身离去,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儿,这让他充满愤怒的眼神完全失去了目标。

    转过头来,嘿嘿一笑,拖了一把椅子,径自走到角落里坐下。闭目养神去了。

    小猫恨铁不成钢的瞅了他一眼,回过头来,敲了敲桌子,将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各位,反正我兵部的预算是一分也不能少的。今年一年,大军四处征战,几乎没有休息,战死战伤者的抚恤至今还没有完全到位,这会打击军队的士气。而给士兵们的赏银,必须要在年前发下去,他们都还指望着这笔钱过个好年呐。首辅,你可不想那些伤残士卒或者死亡英烈们流血又流泪吧?”

    听着小猫带着威胁的话,权云眯起了眼睛:“章兵部,伤残死亡士卒的抚恤,老夫记得好像已经发放下去了,你今天又再提起,莫非你将这笔银子挪作了他用?至于赏银,肯定是会发的,但却不在急上,难不成朝廷还会赖帐不成?”

    小猫老脸一红,干咳了一声:“也不瞒首辅,这笔银子中有三成的确用到了别处,陛下要组建一支新的骑兵营,这大家是知道的,战马,兵器,人手,这都需要银钱,陛下的命令很急,这支骑兵现在已经奔赴战场,可户部并没有急时将这笔钱拨付到位,兵部只能先挪用了一笔银子优先将这件事办了。以前朝廷实在是没有钱,兵部也就只能好言抚慰下面的兵将,但既然有了钱,自然得将这个差额补齐。我算了算,两百万两就差不多了。”

    工部巧手一听可就乐了,“首辅啊,兵部的钱的确要优先给他们拨付。今年军队打了一年的仗,不但击败了秦国,还收复了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劳苦功高。”

    小猫大喜,冲着巧手一拱手:“多谢兄弟仗义执言。”

    巧手嘿嘿一笑,充着小猫伸出了手:“章兵部,既然如此,你欠着我们工部的兵器款子是不是该还给我们了。你不还钱,工部下头的兵工坊可是揭不开锅了,再这样拖下去,你们下一批的订单,可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完成了,到时候别怪我啊。你们刚刚组建的那支骑兵营,已经将库存的马槊,环首刀这些都搬空了,现在可是没有一点剩余,还有,你们订的冲阵车,霹雳火,造价更高呢!”

    小猫大怒:“巧手,你小子趁火打劫。”

    “怎么是趁火打劫呢?你没钱的时候,我可找你讨过债,跟你说的一样,我还不是跟着下头的人作揖鞠躬,请大家谅解呢。你那里士兵的饷银可是从来没有拖欠过,可我这里,拖欠工人的工钱可时间不短了,总得要让工人们吃得上饭,才有劲不是?首辅,我同意兵部的拨款要求,不过他们拨款的其中一部分要划入到我工部的帐上。”

    小猫两眼冒火。

    巧手却不理他,又笑嘻嘻地冲着权云道:“首辅啊,欠着我们工部的其它银钱我就不说了,但陛下一直很看重的铁路署的事情,必须要办了。现在民间的资本已经基本到位了,可朝廷的那一部分还没有到位,名不正则言不顺,陛下可是说了,这铁路,必须是由朝廷来控制股份的,只有朝廷的这一部分钱到位了,才能进一步的往下走,才能向民众募集资本。此事可是再拖不得了。这一笔一百万两银子,那是一分也不能少的,至于其它,您拨给兵部的两百万两,其中五十万两要划到兵部帐上,那是他们欠我们的。”

    看着小猫涨得青紫的面孔,巧手得意的道:“这一次收入了五百万两银子,我工部只要五十万两,十分之一,不过分吧?”

    礼部的萧老头儿眼见兵部和工部两位较上劲,不声不响的走过来,往权云身边一坐,一拱手:“首辅大人。”

    对这位老爷子,权云还是极其尊重的。“萧尚书有什么要求呢?”

    “马上可以打天下,马上不能治天下啊!”萧尚书语重心长地道:“陛下可是一直非常重视读书人的培养的,礼部呢,其它的事情可以先放在一边慢慢来,不急,但一办学堂的事情,却是不能再拖了,大明立国已经两年余,但除了沙阳,太平,越京城等地,其它的地方严重滞后,抚远,中平,开平等地,再加上刚刚收复的益阳,武陵,桃园三地,基本上等于零,老朽所求不多,请首辅大人给我五十万两,不够的老头子舍下这张面皮去化缘,保证明春之时,这三地每县每乡,都能听到朗郎之读书声。”

    权云自己就是苦读书出身,对于萧老头儿自然是优容有加,而且他也清楚,要让这些地方当真如萧老头所说的,每县每村都能听到读书声,五十万两可是远远不够的。萧老头这么说,自然是准备要去各地敲竹杠了,以他的身份,当真去各地敲竹杠的话,还是能弄来不少银子的。

    “老尚书辛苦,这五十万两,一定很快拨到礼部的帐上。”权云肯定的点点头,文治武功,萧老头如果当真能让这些地方的学堂都办起来,那亦是为朝廷办好了一件大事。

    刑部尚书唐忠一看萧老头一击得手,也走了过来,言简意赅:“首辅,年初之时,刑部的预算便还差了我们一半,唐某所求不多,将今年的预算给我们补齐即可,这都要过年了,刑部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权云只觉得脑袋瓜子生疼,萧老头要五十万两,唐忠所说的,的确该给他们补齐,此人拿着一年一半的预算,撑到现在算是很不容易了,也算是一个能吏,再拖下去,也实在不像话,但要是补齐的话,又是五十万两不在家了。

    可是益阳,武陵,桃园三地新归,齐军临走之时缺德的一扫而空,安抚这三地是当务之急。否则这隆冬之时,救灾,抚恤不到位,是会出大问题的,派去接收这三地的官员,折子如同雪片一般的飞回来,要人,要钱。

    要人还好说一点,京师大学堂里连刚入学一年的学生都派了出去,总也能支撑住,但钱,却着着实实的要了老命了。

    正自头疼着,马南向走了过来,“首辅,陛下可是说了,这一次弄回来的钱,优先满足船厂,大家可不要忘了,这钱,是水师弄回来的,但我们现在却只有两条战舰,便只能在附近逛一逛,如果能有四艘五艘,咱们便敢再出去的远一点,就能弄回来更多的钱。这可是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万万不可饿着他了。”

    小猫道:“这水师也是大明军队,应该是归兵部管辖吧,我建议,将水师所得这一部分,也划归到兵部,由兵部来统一分配。这跟长阳郡没有什么关系。”

    马向南一听就蹦了起来:“章将军,你这是过河拆桥呢,水师前期你们兵部可是没有投入一分钱,都是长阳郡撑着,现在想来摘桃子,想也别想。陛下说了,要成立海事署,水师归海事署管。”

    小猫冷笑:“水师也是军队,我不管那海事署是干什么的,只要是军队,就得归兵部统辖。”

    马向南哼哼道:“那可不见得。”

    “总不会归你长阳郡管。”小猫也扬起头。

    马向南心中明白,小猫说得再理,海事署也好,水师也好,就算太阳从西边蹦出来也不可能落到他长阳郡的头上,但他瞄着这点钱,可是为了太平船厂,太平船厂在宝清,宝清是他长阳郡的,只要太平船厂有了钱,宝清便有了钱,宝清有了钱,岂不就是长阳郡有了钱?

    看着小猫,他冷笑一声,拂袖而去。走出房门之时,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在这里讨钱,只不过是他虚晃一枪而已,让这里所有人不疑有他。能讨到一点,那就是白捡回来的,至于船厂的钱嘛,早就有了着落。

    出了屋子,一溜烟的只奔船厂,半途之上,周立已是迎了上来。

    “到了么?”

    “马郡守,已经到了。”周立低声道:“最后的那条船已经直接停靠了船坞里,没有靠码头,对外头说得是这艘船损毁太严重,需要大修。”

    “陛下给船厂留了多少银子?”

    “五十万两!”周立竖起一个巴掌晃了晃。

    “明年,咱们便能一次同时建造两艘大舰,到时候,你再出去多转一转。”马向南嘎嘎地笑着,得意非凡,只要陛下下定决心将海贸这事儿做起来,长阳郡便能迎来第二次大发展。还有一定不能将海事署给划到兵部去,否则,长阳郡就要喝汤了,让海事署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而只要这个部门设在长阳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