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三章:心想事成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小米粥就着馒头,是早餐的标准配置,没有什么让人称道的,透着奢侈的是几碟绿悠悠的小菜,隆冬时分,想吃上明显不是这个季节出产的小菜,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得上的了。这是闵若兮从越京城过来的时候,从皇宫之中带出来的。为了在冬季里种植出这些鲜菜,宫中可是费尽了心思,出产极少。

    秦风这几个月一直随军,然后又在海上漂了几个月,肉是吃腻了的,一大早看到这几样东西,当即胃口大开,一手捏着馒头,一手持筷子夹菜,猛吃几口,倒是噎着了,不得不低下脑袋去喝粥。看他狼吞虎咽的模样,闵若兮不由掩嘴轻笑起来。

    这时候的秦风,又那里有半分皇帝的模样。不过话又说回来,在闵若兮的面前,秦风向来就没有半分皇帝的模样。

    “陛下,野狗来了!”瑛姑走了进来,有些无可奈何地道。“昨个晚上就来了,被我拎走了,扔给了小猫去管,没想到这一大早,他又跑来了。”

    一听瑛姑这话,闵若兮不由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一下子脸红过耳。亏得瑛姑是个知情趣的,将那个夯货给拎走了,要是让他在外头喊上一嗓子,那得多败兴。

    “这小子还真是锲而不舍,大姑,你让他进来吧!”秦风吃着馒头,含糊不清地道。

    野狗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卟涌一声直挺挺的就跪在了秦风的面前。秦风被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馒头掉在了桌子上,看着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野狗,没好气地道:“昨天晚上一夜没有睡啊?”

    “嗯!”野狗点头道:“开头来找老大,被大姑拎走了。”

    “滚起来。”伸脚踢了踢野狗,“早饭也不让人吃利索了,就你那点破事,算事儿吗?没吃早饭吧?”

    “是!”野狗老老实实地道。

    “乐公,给野狗添副碗筷。”秦风高声叫道。

    乐公公笑咪咪地给野狗添上碗筷,闵若兮不动声色地给野狗盛上了一碗粥,推到了他面前。

    “多吃点小菜,平素在家不大容易吃上吧,这都是兮儿小心培植的,可没多少!”秦风拿筷子敲了敲几碟小菜,对野狗说。

    “那倒不是,在越京时,娘娘经常差人给我送这些。”

    “哟,那比我还过得舒坦嘛!”秦风拿筷子敲着野狗的脑袋,“兮儿对你如此好,满越京城你是头一份儿吧,你在越京城居然还敢甩脸子给她,一言不合就往宝清跑啊!”

    筷子敲在野狗头上咚咚作响,野狗也不躲,挺着脖子挨了十数下,直到秦风缩回了手,这才站起来,深深地给身边的闵若兮鞠了一躬:“嫂子,我错了。”

    这一声嫂子,听得闵若兮本来满脸的冰霜都化去了,“你这个夯货,知道好歹就好。坐吧坐吧!”

    看着野狗,秦风冷哼道:“听说你威风得紧,敢在御史台监察司手里抢人,真是了不得啊,你置国家法度于何地?不用说,御史台弹奏你的折子跟定又是一大堆了。”

    “他们是钰儿的老娘兄弟,又不是坏人。”野狗辩道。

    听到野狗还敢狡辩,秦风气得又拿起筷子敲他的脑袋,“是不是坏人,有没有问题是你说得吗?我都不能随便说,必须要让事实说话,调查清楚了没问题就是没问题,没调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违反法度。我问你,大明的法度你知道多少?说几条我听听!”

    野狗顿时苦了脸:“那么厚厚的几本,老大,我又不识得多少字,反正我就听老大你的不就好了。”

    秦风叹了一口气,搁下筷子:“野狗,你要老是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惹大祸的,这次回去之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背法典去,一年时间,背不下来,我抽你鞭子。”

    “老大,我扁担大的字识不得一萝筐呢!”野狗大惊。

    秦风冷哼道:“那个许钰不是出身世家,书香门弟吗?让她教你去。”

    “她倒是识得字的,在家时,也经常看那些法典,还说大明的法典与前朝大不一样呢,咦,老大,你刚才说什么?”野狗猛然抬头,盯着秦风。

    看着这个反射弧明显过长的家伙,秦风不由失笑起来。

    “野狗,你不就是想娶那个许姑娘吗?娶就娶吧,有什么了不得的。”秦风不以为意地道。

    “可他们都说,这会引起正阳郡的政局不稳定。”野狗低声道。

    “那又怎样?如果真会出现这种问题,你就不娶这位姑娘了。”秦风反问道。

    野狗立即低下头。

    “这不就得了。”秦风笑道:“问题肯定是有的,但谁让你是我兄弟呢,这擦屁股的活儿,只能我去替你干了,回去的时候不是要路过正阳吗?我来解决这个问题。”

    “吃饭的时候,说些什么呢!”闵若兮没好气的将秦风手里的筷子夺过来,递给乐公公,又从乐公公手里接过了一双干净的筷子,刚刚这筷子在野狗的头上少说也敲了数十下,闵若兮岂肯让这筷子再进秦风的嘴里。

    野狗已是喜出望外的站了起来,向秦风深深的作了一个揖,稍一迟疑,又转过身来冲闵若兮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老大,多谢大嫂!”

    说完这句话,一个转身,一溜烟儿的便跑了,只不过他腿有残疾,跑得虽然快,便身形却是一跛一跛的,在雪地之上留下一深一浅两道雪窝子。

    不过满屋子的人却没有人笑话他。

    “这个野狗啊,武功倒是越来越高了,我倒真是怀疑他,脑子里也净是肌肉了。”秦风笑道。

    “陛下,他这样练你的这门功夫,每次由你给他化解真元,对他没有什么危害么?”闵若兮有些担心。

    “这个,我也真是不知道,摸着石头过河,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危害。”秦风摊摊手:“当时不是没办法吗?总不能让这条野狗当真讨饭去,他那个性子,不给他一条出路,他就是一根筋。”

    说到这里,想起这一次许钰的事情,两人都是相视而笑。

    “野狗如此修练,最后必然是外功登锋造极。”瑛姑道:“但能不能由外而内,可就不知道了,可就算不能由外而内,他练到最后,也必然是比美于宗师的存在。如果真有一日能突然桎锢,阳极阴生的话,那可就不得了啦!”

    “真有那一日,也不知他能不能转转性子,不再这样一根筋!”秦风笑道。

    “陛下,奴才觉得,其实现在这样蛮好的,甘将军只认陛下一人,这是大明的福气呐,这样的人,武道修为越高,对大明就越好。”一边的乐公公道。

    秦风微笑不语,以野狗为中央战区大将军,一手掌控大明最为精锐的部队,自然就是因为野狗只认他一人。

    许钰闷闷不乐的坐在屋子里,被野狗拉着一路奔到宝清,她其实并不认为能改变什么,从野狗的嘴里,她知道满朝文武都不赞同自己与野狗的事情。而从这一点来看,大明的文臣武将们,对自己的父亲,其实是有着相当的成见的。

    长叹一口气,推开窗户,看着外面戒备森严的警卫。特别是自己住的这幢房子外面,更是有御史台监察司的黑衣探子,知道他们是在监视自己。虽然想出去走一走,但这样的情况之下,实在没有必要去自找没趣。大明的皇帝昨天回来了,野狗也一夜没有回来,想必是去找皇帝了,可时间越长,许钰一颗心便越不乐观起来。

    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许钰猛然回首,便看见野狗正站在大门外,咧着一张大嘴,冲着自己傻笑着。

    “甘大哥!”一颗心砰砰的跳了起来,轻轻地捂着胸口,许钰盯着对方。

    “老大说,让你以后教我读书,要将大典法典都能背下来。”野狗嘿嘿的傻笑着。

    听了这话,许钰身子晃了晃,瞬息之间,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下来。她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皇帝这话是什么意思。

    野狗走了进来,抓住许钰的小手,乐道:“老大发了话,再也不会有人罗嗦了。老大还说,我惹的这一摊子事儿,他去给我擦屁股。”

    “陛下,非常人也!”许钰轻轻地道。

    “我老大,当然不是一般人!”野狗得意地笑起来,对于许钰给秦风的评价,他与有荣焉。牵着许钰的手走到火盆边坐了下来,看着许钰的眼睛,道:“今年肯定是来不及了,明年,我要风风光光的将你娶进门来。”

    许钰轻轻点头。“都由你作主就好。”

    野狗咧嘴笑道:“咱们家,以后得你当家作主,我可管不好家。对了,我现在一年的俸禄有两千两银子,够我们一家子嚼用,在城外,还有一个庄子,有五百亩地,是我的禄田,也有些进项。这几年,其实我还偷偷攒了两万两银子,陛下可不知道。嘿嘿嘿。”

    看着野狗的模样,许钰禁不住掩嘴轻笑起来,野狗堂堂的一个大将军,全部身家不过这一点,他居然还得意的很,不过这也许就是大明能轻而易举的击败前越的原因吧,前越时候,父亲不过一个兵部侍郎,整个许家可是有良田千倾,家资巨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