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七章:教育问题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送到外面读书有什么不好的?”秦风摊了摊手:“小武以后注定是要坐我的位子的,只有让他从小接触到最底层的那些事情,让他体会到民间疾苦,看到人间不平,将来才会有一个清醒的脑子。一直把他摁在宫中,倒是保护好了,可对外面一无所知,闭门造车,安能教出一个贤明的君主出来?”

    闵若兮笑道:“谁说不去外面读书就不能知民间疾苦了?我已经想好了办法。”

    “你想出了什么歪点子?”秦风有些不满。

    “我跟瑛姑商量过了,而且也就此事与首辅商议过,首辅也不同意将小武丢到外面的学堂去上学。”闵若兮得意地道。

    “我教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家事,权云有什么资格插手我的家事?”秦风恼火地道。

    闵若兮格格的笑了起来:“这话,陛下别跟我说,尽管自己去找首辅说去。”

    重重地一掌拍在闵若兮的屁股之上,秦风有些哭笑不得:“找他说什么啊,我一开口,他就是帝王无家事,家事即国事把我给顶回来。我呸,什么叫帝王无家事,难不成我与你的闺房之乐,他也管得着吗?”

    闵若兮粉脸通红,“这都哪里跟哪里啊,也不瞧瞧地方,也不顾忌你的身份,啥话都往外说。”

    “这不只有我跟你两个人吗?”秦风嘿嘿的笑着。

    闵若兮抬手一指,“瑛姑和乐公公可都在那里,他们耳聪目明,你刚刚声音可不小,难不成他们还听不见?”

    “那算不得外人。”秦风道,“给他们听去也没什么打紧。兮儿,那权云给你出了什么主意?”

    “很简单啊!”闵若兮微笑道:“陛下不是要让小武从小就能体会到民间疾苦吗?那我啊,就准备办一个小学堂,去挑一些人来陪小武读书习武。”

    听到这个,秦风不由皱起了眉头。

    “首辅说,可以从大明权贵,豪绅那里,挑选一批子弟,另外,再从身家清白的寒门良家子里挑选一批子弟。”闵若兮道。

    秦风咂摸着权云所出的这个主意,半晌才苦笑:“小武这才多大点岁数,不过是读书而已,用得着搞得这么复杂么?但凡啥事让权云出主意,他都能给你拐到朝廷大事上去。”

    “陛下,小武启蒙读书,这可不是小事。”闵若兮郑重地道:“首辅此举,也是未羽稠谬。现在我们大明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了前越,大量的前越贵豪绅被打倒,但新的贵族豪绅却还没有出头,抑或没有站住脚跟,但陛下,您认为若干年后,我们大明就不会出现新的大贵族,大世家么?”

    秦风点了点头,不用想,这是一定的。现在跟随着自己的那些文臣武将,他们会在接下来的数十年之中掌握着大明的权力部门,而围绕着他们,必然会形成新一代的权贵阶层,这,根本就是无可更改的历史铁律。

    “大明的基本国策是抑制土地兼并,防止出现大地主,以免让无数的老百姓失去土地,沦为赤贫,但陛下您却鼓励工商业发展,大地主或者不会出现了,但大商人却已经开始冒出了棱角,将来,能够影响朝政的,或者没有了大地主,但一定会有大商人。”闵若兮道。

    “大商人可比大地主好对付!”秦风微微一笑。

    闵若兮没有理会秦风冒出来的这一句奇怪的话,而是接着道:“其实不用多想,就能知道小武将来接掌这天下的时候,我大明的阶层已经会非常明显了。陪着小武读书的这些人,便会成为他将来的班底,既有豪绅子弟稳定朝政,亦有寒门学子对他们形成牵制,如此一来,小武才能居中而坐,游刃有余的掌控朝政。”

    话说到这里,秦风知道自己的反对,肯定是没有结果了。不过也无所谓,小武才多大点,以后的日子长着,变数也大着呢。

    “那你准备选多少人呢?”他问道。

    “第一批我准备各选十人,临出宫前,我已经让田真去探访了,明年初,他会给我一个初步的名单,我再从里面勾选吧。”闵若兮道。

    “你就不怕田真夹带私货?”

    闵若兮横了秦风一眼:“陛下,你觉得你的老婆很蠢吗?”

    秦风大笑起来,“你当然是聪明的。好了,这件事情我不管了,由得你去折腾吧!对了,兮儿,小文是个女孩子,现在又被你教得正向大家闺秀方的方向大踏步前进,小武可真是有些孤单了,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不若再给小武添几个兄弟吧?”

    见秦风说着说着就又拐走了,闵若兮不由哭笑不得,“陛下,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至少等小武十岁过后再考虑。”

    “再过五年,你都快三十啦!”秦风伸手,拧了一下闵若兮的脸郏。

    “要是陛下那时候嫌兮儿是个黄脸婆了,我便替您挑几个年轻貌美的美人出来,我,可是不吃醋的。”闵若兮横眉道。

    “真不吃醋吗?怎么我现在就闻到了浓浓的酸味?”秦风笑咪咪地道:“挑美人还是算了吧,这一辈子啊,我有你足够了。有你珠玉在前,庸脂俗粉又如何还能入我的眼?”

    闵若兮格格的笑了起来,“你可算了吧,这天下何其大也,比我强的女子只怕也是数不胜数,就算我不妄自菲薄,但也知道这世上不比我差的女子多的是,远的不说,就说王月瑶王小姐吧,那就是一个奇女子啊,话说当初他与束辉的事结了之后,如果不是舒畅那个痴情种子,我倒还真起过把她给你纳为妃子的心思。”

    秦风瞪大了眼睛,一伸手便捂住了闵若兮的嘴巴:“这话快别说了,要是让舒疯子知道了,非得找你拼命不可。要是让他晓得你起过这样的心思,信不信他再不理你了。”

    “我才不怕他!”闵若兮冷哼道。

    “我还真不知道你起过这样的心思,王月瑶是国之重臣,我大明的股肱,以后这样的话,万万是说不得的。”秦风笑道。

    “正因为如此,我才起了这样的心思啊。”闵若兮叹道:“不过她嫁给舒畅也不错,舒畅啊,是个痴情种子,而且他与你又是生死之交。对了,我怎么发现你的手下,一个个在情字一道之上,都是这么的一根筋啊,舒畅,野狗,还有小猫,都是这个样子。现在舒畅和野狗都有着落了,就剩下一个小猫了。回去之后,我准备当一回媒人,怎么也得让小猫家里有点热乎气,有个知冷知暖的婆娘。”

    “你母亲不是赐给了你四个美人么?”秦风笑道:“那都是倾国倾城,又才华横溢的,不如你就挑一个给小猫。”

    “回家后我就去办这事。”闵若兮连连点头。“这都过去五年了,小猫也该放下过去的心事了。”

    说到这里,两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过去,刻骨铭心的往事,又岂是说忘就能忘掉的,即便是闵若兮,又何曾忘了,而秦风呢,就更不可能忘记了。

    “父皇,母后!”一个欢快的声音将两人从回忆之中拉了回来,小武浑身沾满了雪粉,小脸冻得通红,两只手里却还各握了一个雪团,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笑得月牙似的看着两人。

    秦风跳下礁石,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笑道:“好小子,你啊就好好的玩吧,等回到了越京城,你的好日子就结束了罗,你这匹小野马,就要被套上辔头啦!”

    瑛姑牵着小文走了过来,秦风一弯腰,将小文也抱了起来,他可一向不惮于与自己的儿女亲热,至于老子亲孙不亲儿这种说法,他向来是哧之以鼻的。小文小武要真是在他面前都变成了唯唯诺诺不敢说话的,他反而会心中不快。

    小文小武两个,惧怕闵若兮远多过于怕秦风。秦风动不动就带兵征战在外,长时间不回家那是家常便饭,可一旦回到了家,两个小儿女便会被他宠上天去,经常会让闵若兮煞费苦心的教育成果泡汤,让闵若兮气得倒仰,但心里却又有着另一种格外的甜蜜。

    此刻,被秦风抱在怀里的小武立刻便老实不客气的将手里的雪团塞进了老子的脖颈里,看到秦风缩头缩脑的叫着,小文也咯咯的笑出了声。

    母严父慈,这便是大明后宫。

    “回吧,今儿个出来时间不短了,小武的衣服都湿了。”闵若兮伸手摸了摸小武的额头,“这满头大汗的,身上估计也汗透了。”

    “母后,再玩一会嘛!”小武出声央求,但闵若兮只是瞟了他一眼,他便立刻低下头不再言语了。

    “走,回家,明天再带你们出来玩!”秦风一手抱着一个,大步往回走去。

    “父皇万岁!”小武振臂高呼。

    秦风大笑,看着儿子女儿开心的笑容,他心里满足极了。

    不过当他们回到住所,看到站在屋外的郭九龄和小猫章孝正时,秦风立刻就知道,所有的承诺,都将变成一句空话了。

    小猫本来已经回去了,就又突然折回,身边又多了一个郭九龄,不用说,有大事发生了。而现在,最大的事情,莫过于齐楚之战。

    看来齐楚之战,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