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八章:楚军困局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转身将小文小武交到瑛姑的手中,秦风看着小猫与郭九龄,“里边说话。”

    小猫是在回转越京城的途中,遇到了紧急赶往宝清的郭九龄的,了解了一个大概之后,便随着郭九龄一齐赶回宝清,而首辅权云和一众各部院大臣,则是日夜兼程往越京城赶去,齐楚之战行将有结果,对于大明来说,同样的也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大明必须要马上制定出相应的对策出来。

    秦风刚刚坐下,小猫已是迫不及待地开了口:“陛下,情况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得多。楚国这一次要吃大亏。”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示意两人坐下,又让乐公公上茶。

    “不着急,慢慢说。”端起茶杯,自己轻啜了一口,齐楚之战的结果,不由眼前两位说,他自然就知道大概的结果,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与齐国皇帝曹天成两人密谋的后果。

    秦风想要的是收回益阳,武陵,桃园三郡,使得在前越丢掉的这三个郡回归大明,从而振奋士气,鼓舞人心。而益阳,武陵,桃园三郡,在前越时期也是重要的郡治,土地富饶,人口众多,现在虽然被齐人遭践的不像样子,但底子还在哪里,假以时日,秦风有信心,让他们更胜前越之时。

    而齐帝曹天成呢,却想着借此机会重创楚国,彻底将这个最具威胁性的敌人打垮。

    现在秦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他并不愿意齐楚这一战,楚国完全被打垮,因为一个彻底垮掉的楚国,并不利于他以后的布局。

    楚国受到重创,但却仍然有抵抗齐国的力量,从而能更长时间的牵制齐国,使得大明能够有充足的时间谋略秦国,对于大明来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但现在,看小猫与郭九龄的样子,似乎这个结局并不是自己最希望的那样。

    门口人影一闪,闵若兮出现在屋内,看到皇后娘娘,小猫与郭九龄一齐站了起来。

    “兮儿,过来坐吧,你也听听!”秦风知道闵若兮心中在想什么,示意闵若兮坐到自己身边来。

    “郭统领,还是你来禀报吧。”小猫转头看着郭九龄。

    郭九龄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道:“陛下,从鹰巢得到的所有情报汇总来分析,只怕这一次楚国要吃大亏,二十万东部边军能说多少不好说,昆凌关必然也是守不住了。”

    “怎么会如此?”秦风有一些心理准备,但却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化到如此程度。“齐军怎么可能吞得下二十万楚国东部边军?”

    郭九龄苦笑:“陛下,他们一口肯定吞不下去,他们是在钓鱼呢,一支一支地钓着楚国东部边军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自寻死路。”

    “说详细一点!”

    “陛下,自齐楚战争爆发以后,齐国一直在示弱,不停的又部队被抽调走,而在楚国看来,这是因为我们大明对齐国的攻势凌厉,使得齐国不得不抽调部队前来与我们对抗。”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闵若兮,见到这位大明皇后,楚国公主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这才接着道:“实则上,齐国统帅曹云利用这些后撤的部队,布置了一个大圈套,正在等着楚军。”

    “本来即便如此,齐国也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战绩,问题是楚国的统帅罗良,给曹云送了一份大礼。”郭九龄道:“楚军打入潞州之后,立即便分兵数路,直击齐国数个军事重镇,这时在罗良看来,分兵袭击,能彻底打乱齐国的部署,他的目标是将整个潞州完整的吞下来,如果拿下了潞州,那这一次楚国主动出击的战略目的就完全达到了。他们占据了齐国上千里的土地。但问题就是出现在潞州。”

    喝了一口水,郭九龄接着道:“曹云故意暴露了他的中军所在,而此时,他身边的军队只有不到一万人,驻扎在潞州陈县。而罗良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大喜过望,而楚帝闵若英也想一举擒获曹云,从而结束这场战事,实则上,打到潞州,上千公里的后勤补给,已经让楚国不堪重负了,齐人小股部队的不停袭扰,让后勤补给日渐艰难。不管是楚帝闵若英还是罗良,都已经意识到,必须要结束这场战事了,而扩地千里,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当初出兵之时的预定目标了。”

    “不会是闵若英亲自出击去逮曹云了吧?”秦风看了一眼闵若兮,问道。

    “陛下洞若观火,正是如此!”郭九龄叹道:“也不知罗良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意楚帝闵若兮率两万火凤军亲自出击陈县。如果程务本在那里,便绝对不会同意。”

    “程务本在哪里,他不是随同楚帝一齐亲征了吗?”秦风奇怪地问道。

    “开始的确是如此的,但后来程务本却被分派率领一支偏师,攻击翼州,并没有在主力部队这一边。”郭九龄道。

    “曹云挖了一个大坑,而楚帝闵若英却是一头跳了进去。”郭九龄道:“这两万火凤军出击陈县,倒是一击得手,攻占了陈县,但没有找到曹云,反而被整整五万龙镶军给包围在了陈县,火凤军屡次突围都告失败,火凤虽是天下强军,但龙镶又哪里会输给他?更何况,指挥龙镶的是曹云,楚帝闵若英个人武勇或者要远胜曹云,但在军略之上,却是远远不如。”

    秦风微微点头:“然后曹云便以闵若英为诱饵,使得前去营求的楚军一支接着一支的自取灭亡?”

    “皇帝被围,危在旦夕,楚军自然是争先恐后的要去救驾!”郭九龄脸上露出苦笑:“曹云故意放了一些被俘的火凤军士卒军官,并漏给他们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这些逃脱的火凤军士卒脱身之后,便去求援,岂料正中齐军下怀,前前后后,五支前支救援的部队,整整五万人,被曹云一支接着一支的剿灭在潞州。后来罗良终于回过味来,开始聚兵,准备与曹云决一死战,但此时,他手头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万人了。而曹云,却在罗良聚集楚军的当口,派出一支又一支的齐军,绕到了楚军身后,截断了楚军的退路,将他们彻底包围在了潞州。”

    “这个时候,罗良急于决战,但曹云却是一点也不急了,楚军被困潞州,后路被截断,军中粮草有限,冰天雪地,就地筹措粮草也是极为不易,曹云在等着楚军援尽粮绝的一天。”小猫叹息道:“曹云用兵,当真神出鬼没,出人意料之极,即便我事先知道他要怎么做,可仍然想不到他能做到这一地步,现在细细回想起他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大有深意,思之让人极恐,陛下,以后与此人对阵,当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闵若兮听着郭九龄丝毫不带感情色彩的叙述,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微微抖动的衣袂仍然暴露了她激动的心情。闵若英毕竟是她一母同胞的兄长。

    “罗良错失了挽回这一切的最佳时机,如果他在闵若英被围的情况之下,不是聚兵前去救援,而是撤军退出潞州,则齐军便会陷入进退维谷之地。他反而会有优势,毕竟两万火凤军战力犹在,齐人想要彻底啃下这个硬骨头也不那么容易。”秦风摇头道。“如果他有胆子,不理会被围的闵若英,而是率兵直插齐国腹心,曹云反而要被动了。”

    “陛下,话虽这样说,但谁敢这样做?”小猫摇头表示反对:“如果是陛下您被围,小猫唯一的想法,便也是去救您而不是率军去别的地方,其它诸军将,只怕也是同样的想法。”

    “章将军是基于与陛下的深情厚谊,罗良却是不得不去救闵若英。”郭九龄道:“罗良一身权势都基于闵若英,本人在朝内,人脉并不深厚,相反,在清算杨一和等人之时,他更是结怨甚深。在朝中可谓是一个孤臣。如果没有了闵若英的支持,他下场堪忧,所以,他唯一的指望便是救出闵若英,至于因此而损失多少人马,他并不在意。”

    “程务本呢?”秦风突然皱起了眉头:“罗良不敢做的事情,他不见得不敢做。”

    “曹云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防万州与程务本对垒的是周济云,齐帝麾下仅次于曹云的第二位大将。从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周济云的目的很明显,第一是阻止程务本直捣齐国腹心,第二,就是逼迫程务本麾下的五万士卒也奔赴潞州战场。在哪里一决生死。”

    “程务本如果这样做,就是自寻死路。”秦风深吸了一口气:“如此一来,楚国东部边军可就彻底完了。”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程务本到底要做何选择,另外陛下,为了呼应楚国东部边军出击齐国,楚国西部大将安如海率一万精锐士卒穿越落英山脉,这个情报,齐人可不知道,但我们因为小猫的关系,却是知道这一绝密情报的,如果安如海此时能出现在齐国的国土之上,或者能对潞州之战有些许帮助。”

    “一万人而已,掀不起多大的风浪,顶多是让齐国南部动荡一阵子。曹帝也好,曹云也好,不会因此而动容的。”秦风叹道。

    “陛下,我们得有所应对了。”小猫道。“楚国如果失败得太彻底,于我大明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我们必须要动一动了。”秦风道:“必须要让曹天成知道我们的态度,晓得我们的底线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