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一十九章:分道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张地图摊开在三人面前,秦风的目光却是落在昆凌关。

    “陛下,昆凌关如果不守,则楚国东部六郡难保!”小猫指着昆凌关道:“昆凌关并不是依靠险峻取胜,程务本在昆凌关经营二十年,以昆凌关为核心,打造成了一个整体的防线,依靠着楚国东部六郡的富庶而拒齐国与国境之外。如果齐国这一次取了昆凌关,则在楚国东部六郡之中深深的打进了一相锲子,几乎将东部六郡一剖为二,以曹云的手段,夺得这六郡只怕是迟早的事情。”

    秦风与郭九龄都是点头认可小猫的判断。

    “如果楚国现在还有一个明白人,其实该做的是当机立断放弃东部六郡,因为不论他们如何挣扎,东部六郡肯定都是守不住了。在东部六郡集合越多的部队,将来的损失就会越大,楚国之内,战力第一的当数火凤军,其次便是东部边军,可这两支部队,这一次纵算不全力覆灭,也会伤了根本,如果楚人执着于在东部六郡与齐人拼死一斗的话,结果只会让齐人欢喜,让他们在这里将楚人的有生力量慢慢地消耗殆尽。”秦风盯着地图,道。

    “陛下,如果放弃东部六郡,那楚军该在哪里集结反击呢?”郭九龄问道。

    “荆湖郡!”秦风指点着地图:“荆湖郡内,河道纵横,将整个荆湖分割成了一块块断裂的区域,即便是齐人入侵到了这里,也无法在某一个区域内集结起大规模的部队,据我所知,楚国在荆湖郡有一支水师,在荆湖,楚人可以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守住荆湖,便会让齐军不得不止步于此。”

    “楚人的留守大臣是马向东,此人虽然贵为首辅,但这个首辅,威望有限,权力不足,一向都是闵若英的传声筒,放弃东部六郡,扼守荆湖,就算他能看出来,只怕他也没有这个胆子敢去实施,如果我所猜不错,马向东必然还是会采取最笨的办法,集结所有兵力往东部六郡去。”郭九龄摇摇头:“我在内卫的时候,对此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秦风摇头:“楚人如何打算,我们却是顾不得了,现在我们只能做出一些姿态,但愿能让齐人有所顾忌,为闵若英能够突围而出,尽量地保存一些有生力量创造一些机会。”

    说到这里,秦风不由有些恼火,本来指望着楚人能够拖住齐人,就算不敌,但至少能将齐人打疼,但没有想到,楚人竟是如此的蠢笨,被曹云算计得死死的,这一下可是被打断了脊梁骨,楚人实力损实太严重,可就不能吸引齐人的目光,如此一来,齐人可就要将目光转到自己身上来了。

    “蠢货!”秦风禁不住狠狠地骂道。眼下的状况,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大明的意料这外。

    “陛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小猫问道。

    秦风沉思片刻:“传令吴岭,其部立即进入最高战备状态,不妨向对面施加一些压力,鲜碧松现在手下只有一批残兵败将,守成有余,进攻不足,让吴岭动作大一些,齐人在益阳,武陵,桃园不但抢走了那么多东西,还将所有的富户给强行迁走,那么我们去拿回一些东西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是,陛下。”小猫点头道。

    “传令陆丰和杨致,与武腾合作,拿下灵川,在齐国西北先给我撕开一条口子。”秦风下达了第二条命令。“于超的追风营还在沙阳修整,传令于超,全营开拔至灵川,暂时由陆丰节制。”

    “其它各部,取消休假,进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出击齐国。”

    “遵命陛下!”

    “去吧,马上去办,越快越好,不要怕人知道我们的动作,要大肆宣扬,人尽皆知,齐人知道得越早越好。”秦风有些疲惫的挥挥手。

    小猫与郭九龄也不废话,双双告辞离去。秦风有些懊恼地盯着地图半晌,苦笑着摇摇头,这一次给楚国挖了一个坑,但搞不好最后自己也要跳进去。

    “兮儿,你哥哥真是一个蠢货!”秦风看着闵若兮,不客气地道,“曹云的这些计策虽然精妙,但只要不是太贪心,便能瞧出里头的问题,就算不知道曹云的具体布置,但也不至于将十几万东部边军全都陷进去。”

    闵若兮瞪了他一眼,“这里头,难道就没有你的推波助澜吗?”

    “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笨啊!”秦风敲着桌子,“我高估他了。这一下,可是连我也被动了。”

    “杨一和当初坚决不同意二哥继承大统,就是认为二哥志大才疏,看似礼贤下士,实则刚愎自用,如他继位,必会将楚国拖入苦难当中。”闵若兮垂下头,“现在,杨相当初的预言全都应验了。”

    “我一手设计了这个圈套,现在却又不得不伸手去拉他一把!”秦风哼哼地道:“这一下,权云又要头痛欲裂,苏开荣又要摆苦瓜脸了。还有,我承诺你的假期又完蛋了,我承诺小文小武的事情,也完全泡汤了,两个小家伙不知会有多失望了。”

    “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又岂在一朝一暮。”闵若兮伸手握住了秦风的手:“陛下,我回楚国一趟!”

    秦风吓了一跳,“你回去干什么?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我,闵若英现在再蠢,只怕现在于绝境之中也想明白了,我拉他是不得已,不想楚国就此被齐人彻底打垮,你是大明的皇后,现在回楚国,岂不是送上门去?”

    “陛下你真是被我那个二哥气糊涂了!”闵若兮柔声道:“就算他想明白了又怎么样?就算楚国朝中那些大臣想明白了又能怎么样?现在,他们敢得罪我大明吗?只怕还会不顾一切的来巴结我,期望我们伸手拉他们一把呢!”

    “说得倒也是,可是你回去干什么呢?”秦风疑惑地问道。

    “你先前跟小猫他们所说的,我都听明白了,放弃东部六郡,扼守荆湖,马向东不敢,我敢!”闵若兮道。

    “马向东岂会听你一个大明皇后的,他只会认为你包藏祸心。”秦风笑道。

    “马向东是一个聪明人,他肯定知道应当扼守荆湖,只不过他怕担责任而已,放弃东部六郡这样的大责任,他不敢担。”闵若兮道:“可是我母亲尚在啊!我回去,说服了母亲,由他来说服马向东,马向东无后顾之忧,自然会依令行事。”

    “由太后下旨,倒也是一个办法。至少让马向东有一个可以推托责任的借口!”秦风不由意动。

    “这一战之后,楚国必将江河日下,而大明却是蒸蒸日上,这一次我回去,倒也可以借机见一些人,替你拉拉好感!”闵若兮道。

    “这个嘛?”看着闵若兮,秦风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可是让自己的老婆去挖她娘家的墙角,固所愿也,却也不敢请尔,见闵若兮自己提出来,秦风只觉得自己又小鸡肚肠了。见闵若兮目光渐渐地变得锐利起来,他敢紧道:“那就辛苦你了。”

    “我走水路过去。这样能更快一些。”闵若兮站了起来,“周立送我回去,先到泉州,然后换一艘船只奔上京!小文和小武,就只能你带回越京城去了。”

    “也好,瑛姑跟着你,乐公公也跟着你回去。”秦风道:“再从亲卫营中选一批人跟着你。不过进入楚境之后,你就得小心了,曹辉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一旦让他探知了你的消息,纵然猜不到你要去做什么,但也一定会阻挠你的。”

    “我明白!今天我就出发。”

    宝清港边,秦风一手抱着小文,一手抱着小武,闵若兮带着瑛姑,乐公公等人已经上了太平号,跳板被抽走,缆绳被解开,铁锚从水里被提起,随着一声声悠扬的号角之声,太平号缓缓离开码头。

    “父皇,母后要去哪里?”两个孩子是双胞胎,倒似心有灵犀一般,异口同声地问道。

    “母后的娘亲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母后是回去看娘亲呢!”秦风道。

    “呀,是去上京城啊,好远啊!”小武低声惊叹道:“母后是去看外婆吧,为什么不带我们去呢?”

    “你们还太小了,等你们再长大一些,父皇和母后会带你们一起回上京城的。”秦风看着愈去愈远的太平号,道。

    “太好了。”小武拍着巴掌,“那我得快点长大,母后说,上京城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呢,不过不会像我们越京城,冬天会下这么大的雪。听说哪里很暖和呢!”

    “是啊,那里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秦风转过身来,身后,烈火敢死营已经集结起来,抱着两个孩子,秦风钻进了马车。

    “出发,回越京城!”他厉声道。

    “全军开拔!”马猴翻身上马,一挥手,烈火敢死营护卫着马车,离开了宝清码头,向着越京城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