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二十章:南归的江上燕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一个彪形大汉跪倒在皇宫之外,来来往往的大明官员们不时地打量着他,眼中有同情,有不屑,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怒其不争的愤怒。

    这里距离大明皇帝居住的内宫近在咫迟之遥,能够堂而皇之的跪在这里的,自然不是一般人。否则早就被宫卫拿下了,但这个汉子,在这里已经跪着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没有穿官服,身边只是放着一个包袱还有两柄刀。双膝已经深深的陷进了雪里,身上更是盖了一层厚厚的雪,头发,眉毛之上更是结了一层细细的冰屑,跪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便是他武道修为相当不错,但此刻仍然是身形摇晃,摇摇欲坠。从最早前的身形挺拔到现在的双手撑地。

    他是江上燕。

    一个在大明身份极其特殊的高级武将。

    内书房,首辅权云将一叠叠秦风批好的奏章收拾好,揣进宽大的袖袋之中,站了起来,叹口气道:“陛下,江上燕已经在外头跪了两天了,再跪下去,就撑不住了。”

    提起江上燕,秦风便有些恼怒。

    “跪死活该。大明那一点对不起他,现在居然要离开,他回去就是找死,找死啊!”秦风咚的一声将手里的茶杯搁在桌子上,愤怒地吼道。

    “可是陛下,不管怎么说,此人忠义可嘉啊,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小兵百姓,对他还是颇多赞赏的,陛下,强扭的瓜不甜,虽然臣也十分欣赏此人的才能,可既然他去意已决,陛下又何必留难他呢?”权云劝道:“臣知道陛下十分欣赏此人,但眼下楚国糜烂,他想要回去,亦是可以理解的。”

    听着权云的话,秦风长叹了一声,脸上现出一些萧瑟的表情,转头对身后的马猴道:“小猴子,去吧他带进来,哦,对了,顺便让人去把舒疯子找来,江上燕跪了这两天,只怕身体有些不妥当了。”

    “遵命,陛下!”马猴回应道。

    “陛下圣明!”权云道:“成全江上燕的忠义之心,此人虽去,却也给我大明将士树立了一个表率,臣觉得,陛下还是应当厚待此人。”

    “这还用你说!”秦风十分的不爽。自从程务本,江涛离去之后,他对江上燕是十分的照顾,就差推食食之,解衣衣之了,可到得最后,仍然不能让此人甘心情愿的留在大明。一见楚国有亡国之虞,便巴巴地从永平郡一路跑了回来,连宝清营五千将士也不管了。

    马猴走到宫外,看到几乎被雪掩埋的江上燕,亦是长叹一声,走到江上燕跟前,“江将军,陛下要见你。”

    江上燕霍的抬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陛下终于愿意见我了吗?陛下允许我离开大明回楚国了吗?”

    听了这话,马猴恼火地道:“江上燕,你他娘的真是一个喂不熟的狼崽子,陛下对你如何,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楚国成了这个样子,你回去又有个屁用,你回去了,难道就能解东部边军之危,还是能挽回昆凌关不失,抑或是能保住楚国东部六郡?哼哼,要是楚人稍微有一点应对不当,不但是东部六郡,只怕大半个国土都会丢掉,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将军,回去之后顶个屁用。”

    “马统领,我是楚人。”江上燕声音嘶哑:“即便知道自己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只要自己还站在那片土地之上挥刀战斗,尽自己的一份心力,那也就够了。至于结果,江某人没有去想过。”

    “起来吧,还让陛下老等着你啊,你也不知道,现在好多大臣排着队等着陛下召见呢!”马猴没好气地道。

    江上燕两手撑地,想要站起来,无奈却是跪得久了,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身边的马猴赶紧伸手,扶住了他,弯下腰去,揉搓着江上燕的膝盖,浑厚的内力缓缓的注入江上燕的体内,助他推宫过血。

    “多谢马统领。”

    “谢个屁啊!你虽然不把老子当兄弟,可老子却把你当兄弟呢,咱们可是在一个锅里搅过马勺,战场之上并肩挥过刀子的。”马猴咬牙切齿地道。

    “马猴兄弟,我一直把你当兄弟的,还有很多,野狗,大柱等,他们也是我的兄弟。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忘了你们的。”江上燕低声道。

    “既然是兄弟……唉,懒得跟你说了。”马猴脚一勾,将江上燕的包袱和双刀都勾了起来,夹在胁下,扶着江上燕便向内里走去。

    两人跨进内书房的时候,秦风手里拿着一份折子,手里提着笔,正在上面写着什么,连头都没有抬,倒是早已候在哪里的舒畅,看到两人进来,一把将江上燕拖过来,按在椅子上,不由分说的就拿住了对方的手腕,开始给他号脉。

    江上燕盯着秦风,满脸都是愧意,几次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被舒畅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稍倾,舒畅手腕一翻,一根银针便扎在江上燕的身上,紧跟着又是连二接三地动针,这一下,江上燕可真是丝毫不敢动了。

    “张嘴!”手里多了一枚药丸,舒畅冷声冷气地道。

    江上燕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舒畅将药丸投进他的嘴里,手顺势往下一抚,咕咚一声,便将这颗药丸送了下去,这药丸个头不小,顿时噎得江上燕直翻白眼。

    秦风的眼睛没有离开折子,一只手却是拿起了桌上的茶盏,顺手便丢了过来,舒畅探手抓住,也不管水烫不烫,就给江上燕灌进嘴去。

    喉部不停的吞咽着,江上燕的眼睛却看着对面的秦风,眼眶红红的。

    “马猴,让厨房弄一碗参汤过来,这不要命的家伙,现在虚得厉害。”舒畅挥挥手,道:“得好好的补一补。”

    马猴应声而去。

    江上燕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哽咽着看着秦风:“陛下,末将心中有愧。”

    秦风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折子,看着江上燕,脸上仍然没有表情:“朕心里本来很恼火,但想着你终是一片忠义之心,这火却又少了几分。江上燕,楚国这一次的大败没救了,区别只是在于惨到什么地步而已。你在我大明,是统管一营兵马的大将,但在楚国,却什么也不是,连程务本和江涛都得不到重用,你以为你回去,能改变什么吗?”

    “末将也没有求能改变什么,只求能为保卫故国出一份力而已。”江上燕低声道:“不然,臣心中不安。”

    “当真是愚忠一片!”秦风摇头叹息。“宝清营仍有楚人一千五百余人,愿意跟着你回去的有多少?”

    “回禀陛下,愿意跟着末将回去保卫故国的有五百人。”江上燕咽了一口唾沫。

    “其它人都愿意留下来?”秦风心中微喜。

    “是,这些人来大明已经近五年了,绝大部分都已经在大明结婚成家,还有许多更是有了自己的房子,土地,他们愿意留下来。”江上燕道。

    “你没有为难他们吧?”秦风沉声道。

    江上燕摇头:“怎么会?人各有志,岂能强求,他们在楚国之时,一无所有,但在大明,却有了自己的一份家业,末将岂会逼着他们跟末将离开?”

    秦风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墙边,拉开了墙布,手摁在墙上一副巨大的地图之上,道:“朕在从宝清回来的途中,已经下令吴岭加大对鲜碧松的压力,李小丫的骑兵甚至已经开始越境作战。在西北方向,我已经命令邹明的霹雳营联合楚国的武腾攻击齐国灵川郡,希望他们能拿下灵川郡,在齐国西北部撕开一道口子,加大齐国的压力。”

    “多谢陛下。”江上燕又惊又喜,跪倒在地上,以额驻地,秦风的这两道命令,无异于会让齐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从而让楚国获得一线生机。

    “你也不要冲动地直接奔赴主战场,你这点人手,便如飞蛾扑火,去了也是自去灭亡,回去之后,你先去上京城吧。皇后娘娘已经由水路去了,你一路赶回去,在上京城去见皇后娘娘,他会有安排的。”

    “皇后娘娘也回楚国了?”江上燕惊讶地道。

    “楚国终是皇后娘娘的母国,现在楚国有事,只许你这个大楚忠臣去关心,就不能让皇后回去尽一份心力!”秦风反问道。

    江上燕连连点头。

    “皇后娘娘或者能为你在上京城争取一支兵马统领,这样力量也稍微强大一些。至于到时候怎么打,到哪里打,皇后娘娘会告诉你的。”秦风道。

    “是,陛下。”

    “我会让马猴给你准备战马的,五百人,一人双马,带上足够的粮食,干粮,还有武器,你带着那五百人出来,都没有携带武器吧?”秦风问道。

    “是,所有的武器,我们都留在了军营之中。”

    “去兵部找小猫,看上什么武器就拿什么,算是我赏你的。”秦风道。

    “多谢陛下。”江上燕跪伏在地上,呜咽出声。

    “走吧走吧,快些走,免得让我看了心里烦!”秦风挥手,没好气地道。

    江上燕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爬起来时,马猴刚好端着一碗参汤进来,将参汤递给江上燕,江上燕一口喝尽,转过头看着秦风:“陛下,如果此战,江上燕不死,能助楚国渡过难关,臣再回来向陛下请罪!”

    “那也得你先活下来再说!”秦风冷然道。

    “拜别陛下。”江上燕深深的弯腰,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临出门时,舒畅一把拉住他,顺手塞给他一个小盒子,“救命的丹药,只有三颗,这是好东西哦,记着活着回来。”

    江上燕鼻子酸涩,用力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