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二十三章:示威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黄传兵站在伤痕累累的灵川城上,眼中满是忧虑,楚人已经退走了,但他知道,他们还会再来的。楚国主力在潞州陷入了重围,眼见便要全军覆灭,武腾是想从自己这里打开缺口,在帝国的西北撕开一条大口子,如果自己守不住灵川,那整个帝国的西北部将会陷入血海之中。

    齐国在灵川驻扎的野战军数量不多,其中的一半,已经在安居与乐业两个地方全军覆灭,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还有把握守住灵川,而现在,连续十余天的奋战,城里的精锐士卒已经不足三千了,而剩下的,都是自己临时征召起来的城中青壮。

    回望着身后,那是帝国广袤的土地,希望自己的求援信能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援军,哪怕没有正规军,只是各地的郡兵,各地豪绅的家兵,也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啊。

    他这样期望着,但心中却没有一点的信心。不是因为这样的天气,而是因为那些各地的官员们,还有那些享尽了人间富贵的豪绅们,他们当真意识到危机了吗?

    求援信从楚军开始攻城的第一天就发出去了,十几位信使飞马出城,但到现在,他还没有看到一支人马前来救援。

    黄传兵心中很清楚,帝国的西北,已经糜乱了。兼并土地,抢占财富,那些人都是一些好手,但如果让他们抛头颅,撒热血,为国奋战,只怕是难上加难。他们享受着帝国带给他们的荣耀,但却并不愿意为保为这个国家而流血。

    在那些愚蠢的家伙心中,楚人或者是不堪一击的,自己发出的这些求援信,大概只是为了抢他们的手中的权力,图谋他们手中的那一点兵力,财富吧?

    黄传兵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皇帝在潞州的大胜一定早就传到了那些人的耳目之中,自己这个时候发出去的求援信,他们当然是不信的。

    手紧紧地抠着城墙之上厚厚的冰块,黄传冰紧紧地咬着嘴唇。

    城墙被破坏的很严重,好在现在是严冬,一盆水泼上去,转眼之间就能凝结成冰,原本灰扑扑的城墙,现在变得晶莹透剔。如果换个季节,只怕灵川城早就守不住了。

    现在,自己还能守多久呢?楚军似乎越来越多了。

    黄传兵举目眺望远方,蒙蒙的雾气之中,似乎有一支骑兵在靠近,他心中一惊,举起了手,城上立即响起了战鼓之声。士兵们涌上了城墙,提起了刀枪,一台台重弩被从藏兵洞中推了出来,盖在他们身上的棉弩被揭开,保温是为了保护重弩的弓弦,这些重弩与投石机,是打击敌人攻城车的重要武器。

    出现在城上齐兵眼中的的确是一支骑兵,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一队骑兵,只有十余人而已。

    但黄传兵的眼瞳却骤然收缩,他盯着城下那十几个人身后的一面画着惊雷霹雳的旗帜,大明军队,霹雳营。

    十几个人大刺刺地就站在一箭之地的边缘,为首一人,对着城墙指指点点,似乎在讨论着怎样攻打灵川郡城。城上所有人都愤怒了起来,一名弩兵愤怒地绞动着重弩的弦机,将一枚重弩装了上去。

    “住手!”黄传兵喝止了士兵愚蠢的行为,重弩威力是大,但如果用来射人的话,就算那人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箭过去,命中率大概也几乎为零。真要射中了,那才是撞了大运,重弩从来不是用来对付人的。

    城下的敌人肆无忌惮地笑着,眼中似乎根本没有城上的敌人,黄传兵的眼角跳动,手往后一伸,一名亲兵立即递上一柄强弓。

    黄传兵引弓,开弦,一弦三箭,瞄准了城下的敌人。这个距离,普通弓手即便射得准,却也没有了力道,但他却有这个能力使得羽箭在那个距离之上,仍然有强大的杀伤力。他并不指望一箭便能射死对手,只要让对手吓上一跳,作鸟兽散,便足以让城上的士卒们士气大涨。

    声如惊雷,箭如霹雳,一弦三箭,势如闪电一般扑向城下的敌人,城上的齐军眼见主帅露了这一手箭艺,顿时大声喝起彩来。

    城下十几个人同时抬起头来,却没有黄传兵意想之中的避让,他们甚至纹丝不动,似乎是在这瞬间被吓呆了,眼见着那三箭已经到了目标的近前,即便黄传兵心中愕然,但脸上仍然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那三支箭就在距离目标一尺左右的距离之上,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阻碍,竟然就那样悬停在了空中,箭羽仍在微微颤动,却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一个年轻的武将爽朗地笑了起来,轻舒猿背,就像在面前摘下一朵花儿一般,将其中的一枚羽箭拿在了手中,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

    “九级高手!”黄传兵一声惊呼,骤然想起霹雳营中的一人,他们的副将杨致,便是九级高手。似乎他的身手,比传闻之中的要更高一些。

    城上的喝彩声如同一支正在引吭高歌的天鹅被人扼住了脖子一般,骤然之间便哑了下来。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城下那十几骑。

    杨致很满意。自己的修为又进了一步。皇帝已经是宗师级高手了,皇后也已经是九级上的高手,而一向拿自己跟皇帝比较的杨致,现在对于追上秦风这个目标虽然早已无感,但仍然想着要紧追皇帝的步伐。

    即便落后,也不要落后得太多,不然,自己真是一点面子也没有了。

    现在看起来,自己又往前走了一大步,虽然离宗师还远着,但至少,自己也已经有了九级上的修为了。

    抬起头,他一挥手,厉喝道“原璧奉还。”

    三枚羽箭飞了回去,但与先前来时势若闪电不同,回去的时候这三支箭却是慢悠悠的,让人担心一阵大风来,便会将这三支箭随随便便地吹走。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三支慢悠悠的箭倏的加速,直奔黄传兵,咣当几声,几面铁盾立时竖到了黄传兵的身前。

    预想中的撞击没有传到铁盾之上,三枚羽箭骤然停顿在了距离盾牌数尺之处,然后嗡的一声,划了一道弧线,首尾衔接,连续穿过了城楼之上那根高高的旗杆,在城上众人的惊呼声中,在楚人攻击了十余天仍然飘扬在城上的大齐旗帜,伴随着旗杆断裂的声音,轰然倒下。

    城下,传来了十余名骑士的放肆的大笑声,城上齐军齐声怒吼,无数的羽箭,重弩,还有投石机一齐发射,但此时,十余名骑士已经策马疾驰而去。

    铁盾左右分开,黄传兵脸如死灰。

    距离灵川城十里左右,驻扎着楚军的大营,现在,在楚军大营的右首两里左右,一个新的大营安营扎寨,大明日月旗,在营寨之上高高飘扬。

    十余骑从灵川城下归来的骑士,呼啸着纵马入营。而在大营之内,楚国的新宁郡守,武腾早已等候在了中军大帐之外。

    “陆将军,杨将军。”看到跃下马来的骑士,武腾脸露喜色,抱拳一揖,“贵军大义来援,武某感激不尽。”

    陆丰哈哈一笑,还了一礼:“楚齐姻亲之国,自当守望相助。”

    而在陆丰身侧,杨致却仍是一张脸阴测测的,盯着武腾上上下下的看着。

    武腾苦笑,姻亲之国,守望相助?这一场战争,便是明国点起了大火,但最后烧得却是楚国。可他能怪责对方吗?对方是挖了坑,可大楚却是心甘情愿的跳了下去。

    “武郡守,外头风头,里面谈!”陆丰伸手相请。

    走进大帐,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解开身上的斗蓬,掸去身上的雪花,端起亲兵端来的热茶,陆丰喝了一口,看着武腾,直截了当地道:“武郡守,我部奉陛下之令,协助贵军攻打灵川城。”

    “多谢贵军大义相助!”武腾连连点头。

    “明天我霹雳营便将对灵川城展开攻击,武郡守的部下,尽管旁观就好。”杨致阴阴的声音传来,“不过我霹雳营也就只负责替你们攻破城池,剩下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们自己去解决了。”

    武腾脸色微变,看着陆丰。

    “是这样的。”陆丰笑着解释道:“我部接到的命令,就是替你们攻下灵川城,但接下来,追风营便会抵达,不过追风营的任务,是替接下来武郡守前进的大军保护粮道而已,并不会直接参与作战。”

    武腾立即明白了明军的打算,他们并不想过多的掺合进这场战事。

    “另外有一个情报可能武郡守还没有接到。”陆丰笑咪咪地看着武腾:“数天之前,贵国西部大将军安如海穿越落英山脉,攻进了齐国境内,一路之上,那是烧杀抢掠啊,竟是直奔齐国都城长安而去了,这等气魄,我等自愧不如!”

    武腾站了起来,“陆将军的意思,我明白了,想来安大将军能做的事情,我武腾自然也能做到,安大将军没有准备活着回去,我武腾也有为国效死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