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二十七章:舍卒保车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三天之后,周济云终于再在帐内坐不住了。他亲自到了第一线。楚军这一次的攻势太奇怪了,延绵三天,几乎没有断绝的时候,那怕三天内,在齐军的严密防守之下,他们战死不下五千人,但竟然丝毫没有让他们有停下来的趋势,如此不顾一切的战斗,让周济云也不免奇怪起来,他与程务本也好,江涛也好,都打过极长时间的交道,这不是他们的风格。

    站在高地之上,凝视着下方的战场,楚军仍然在前赴后继的前攻,一波被打退,丢下了遍地的尸体之后,他们暂时退下去,但稍过片刻,就有另一波楚军再一次的扑上来。

    看着看着,周济云的脸色,终于是有些变了。

    “去招白松过来。”他对自己的亲兵道。

    白松,是周济云麾下悍将。

    “大将军!”匆匆赶来的白松,盔甲之上沾满了血迹,很显然,作为前线的指挥官,他也亲自下了战场。

    “这几天是不是一直这个样子?”周济云指着远方的战场。

    “是的,大将军。楚军别的还好说,就是远程攻击武器太多,我几乎有一种错觉,程老儿把他所有的远程武器都集中在这里了。”白松摇摇头,大惑不解地道。“这是搏命一击吗?可楚军的攻势一会儿强,一会弱的,让人看不明白。”

    周济云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跟着自己身边的岳开山,岳开山也是一脸的恍然,亦是满脸的苦笑。

    “希望现在还不晚!”岳开山道。

    “什么还不晚?”白松有些莫名其妙。

    “我上程老儿的当了。”周济云咽了一口唾沫,“娘的,老子终究还是小瞧了他,他居然真敢下这样的决心,不管他们的皇帝老子,自己跑了。开山,你觉得他跑了几天了?三天?”

    “最多两天!”岳开山摇头。

    “两天啊?”周济云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这样的天气,两天也跑不太远,我还有希望追上他,即便追不上他,跟着他的屁股撵过去,他也没有机会扎住跟脚。”

    “大将军,你说程老儿跑了?那这下面?”白松指着远处的战场。

    “一群乌合之众里面混了一些精锐!”周济云叹气道:“盛名之下果无虚士,程务本这是壮士断腕呢,抛下了所有的辅兵,还搭上起码万余精锐,就为了换主力脱逃?嘿嘿,只怕也未必逃得了。白松。”

    “末将在!”白松大声道。

    “传令全军,全体出击,反攻,消灭眼前所有的敌人。”周济云大手一挥,道。

    “遵命!”白松转身,大步离去。

    “来人,召骑兵,准备追击。”周济云转身便往回走:“岳兄,我要亲自带兵去追程老儿,你就留在大营吧。”

    岳开山点了点头。“小心程老儿杀你一个回马枪。”

    “这个当然,所以我要把骑兵都召回来。”周济云笑道。

    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商讨着追击的一些细节,数匹快马却是从远处疾奔而来,奔到两人跟前,翻身下马,看其装扮,却是齐军派出去的斥候,只不过两人现在的模样可就惨了一些,身上满是伤痕,头盔没有了,满头的黑发被剃成了一个个的阴阳头,看到周济云,跪倒在地上,羞愧的无地自容。

    周济云眼瞳收缩。

    “大将军,我们奉命追索楚国骑兵,却失手被擒,有辱大齐军威,万死!”数名斥候以额触地。

    周济云冷冷地看着他们,斥候一旦被擒,绝无生还之理,楚军骑兵怎么放他们回来了?

    “楚军骑兵在哪里?”他冷声问道。

    “他们已经渡过了大河,远离了周县。”一名看起来是斥候小头目的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双手举过头顶,“一个齐国将领要我把这封信带给大将军。”

    从斥候手中接过信,周济云并没有急着打开,“那个楚国将军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

    “那人说他叫江涛,是大将军的老朋友!”斥候回答道。

    周济云举起手中薄薄的信封,却似乎有千斤之重,半晌,他才缓缓地撕开了封口。

    入眼之处,却是一副画。江涛的画工不错,而他所画的地方对于周济云来说,也是相当的熟悉,那巍峨耸立的城墙,高高飘扬的旗帜,稍远处矗立在城外的天龙山。江涛画上的所在,赫然是齐国的都城长安。

    邀请长安城下沽酒共谋一醉,可否?

    一行大字墨水淋漓,金钩银画,看着这一行大字,周济云似乎看到了江涛在写下这一行字之后,抛笔仰天大笑的身影。

    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全身的骨节,都在这一刻啪啪作响。

    “济云,他不过是胡乱作了一副画来扰你心神而已,就算他那一万骑兵一路杀向长安,你觉得他有可能杀到长安城下吗?”一边的岳山开提高了声音,厉声道。

    周济云身体微微一震,骤然清醒过来:“他当然杀不到长安城下,可他能在这一路上杀得尸山血海,能将他所经过的地方变成一片片白地。万一让他杀到了长安城下,哪怕抵达长安城下的时候,他只剩下单枪匹马,我觉得我这颗脑袋也要保不住了。”

    岳开山顿时沉默下来。

    “开山,你觉得程务本当真撤走了吗?”周济云突然问道。

    岳开山思忖了一会儿,原本很清晰的思路,此时却突然有些迷茫起来。程务本到底是要跑了呢,还是要去潞州呢?此刻,他真是说不清了。

    “我想明白了。这一条计策不是程务本想出来的,这是江涛弄出来的。”周济云叹了一口气:“我一局,我输了。他的确让我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是继续留下来进攻程务本,还是去追他呢?”

    岳开山苦笑不已。

    “我只能去追他了。”周济云摇了摇头:“开山,我带着所有的骑兵去追击江涛,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我齐国腹地大开杀戒,祸害百姓,你,带着所有的步卒,直逼昆凌关吧!”

    “如果程务本根本就没有走,而是要去潞州呢?”岳开山问道。

    “不管他,你就一门心思,稳打稳扎地往昆凌关推进。如果程务本要去潞州,那就让他去吧,我会给亲王写一封信过去。不过我有一种直觉,程务本江涛既然连这一招都用上了,他们就绝不会去潞州这个死地。”

    “你要小心,江涛虽然是个书生,但用兵奇诡,极喜剑出偏锋,这种人,虽然是把双刃剑,但一旦让他得逞了,就会损失惨重。”

    “双刃剑,杀敌也伤己,我倒不怕这样的家伙,他赢了我一局,我便去取了他的脑袋回来。”周济云也只是稍稍失神了先前片刻,转眼之间,就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神态。

    “我去拿江涛,你把昆凌关夺下来。如果程务本当真是溜回去了,他肯定不会在昆凌关多作停留了,他很清楚,昆凌关是守不住的。”周济云道。

    “的确,程务本有这个眼光,他如果真退,一定会一溜烟地退到荆湖去,在哪里重新构驻防线。”岳开山点了点头。

    “荆湖嘛!”周济云突然笑了起来:“鬼影儿哪边有一些手段,希望这一次能起到作用,如果鬼影这一次的行动能成功的话,那即便程务本退到了荆湖,照样也守不住的。”

    岳开山身体微微一震,看着周济云,周济云却没有了再说下去的意思。

    “开山,不好意思,这个消息,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周济云有些不好意地看了一眼周济云。

    “没关系,不过你告诉了我前面这些,我想我也能大致猜出个一二三了!”岳开山呵呵一笑。

    “当真?”

    “泉州,宁氏!”岳山开吐出四个字。

    周济云大笑,冲着岳开山伸出了大拇指,“有你的。”

    大雪之中,一支军队艰难地在雪地之中跋涉,队伍的最后方,程务本的身材有些佝偻,为了让他脱身,他最好的学生,弟子,部将,带着一万骑兵向着齐国腹地杀去。他们,不可能再回来了。为了让他能脱身,他投入了一万精锐,夹杂在两万余青壮辅兵之中,三日里不眠不休的轮番地向着齐军发起了进攻。

    这些人,甚至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他欺骗了他们。

    回望着正在行军中的三万余楚军,程务本禁不住流下了两行老泪。他双手抱拳,向着江涛离去的地方,深深的一揖到地。

    “江涛,一路走好!”

    转过身来,又向着潞州方向一揖到地:“陛下,但愿你吉人天相,能够突出重围,老臣不能孤独一掷的来救你,我需要带着这些士兵回去,去为大楚构筑第二条防线,哪怕只能为大楚守住半壁江山,如果陛下能够破围而出,想要惩罚老臣的见死不救,老臣也心甘情愿,陛下,你珍重吧!”

    直起身子,程务本擦去脸上的泪水,佝偻的身影再一次挺直,亲兵牵来了战马,他翻身上马,厉声道:“加快速度,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