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二十九章:微服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年初一这一天,街上自然是没有什么人的。即便是走亲戚,那也是从大年初二才会开始,到明天,这街道之上才会稍微的热闹起来。

    秦风与郭九龄两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之上。一个人呆在宫中,秦风已经是有些闲极无聊了,除了那些不得不处理的公事,他竟是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找不到,今天逮着了郭九龄,秦风心血来潮,便拖着郭九龄出来逛街了。

    马猴倒想跟出来,但被秦风一口拒绝。换了一件衣服,便与郭九龄从皇宫侧门溜了出来。不过当他走出宫门的时候,身后远处还是绰上了几个人。秦风叹了口气,心中知道那是马猴带着人跟着,却也说不出什么,当了皇帝,在外人看来自然是显赫无比,但却也会失去许许多多的东西。

    比方说自由。

    “陛下莫要怪马猴,这也是他的职责。他要是真让陛下一个人出去,那才是失职,要是让大臣们知道了,必然要喷得他狗血喷头。”郭九龄瞥了一眼身后遥遥跟着的几个人。“说起来马猴麾下还是有不少人才嘛,这几个跟着的侍卫功夫可都不错。”

    秦风笑了笑:“的确是不错,这都是新近选拔出来的,是大明境内一些宗派的好手。”

    郭九龄点了点头:“臣知道,他们的底细鹰巢都反复去查了,都是良家子,而且他们的家人,现在都在越京城中。说起来还没有恭喜陛下,这些宗派终于是开始归心了。”

    秦风哈哈一笑:“他们如果还想在大明境内讨生活,现在也该明白怎么做了。说起来大明的一些宗门虽然没有楚齐那样雄浑的实力,但精英之才还是有一些的。”

    “宗门的实力太过于雄浑,并不是一件好事情。”郭九龄眼中精光微微一闪:“陛下,像楚国万剑宗,齐国南天门这样的怪物,大明绝不能允许他们出现,如果一个宗门有实力干涉国政的话,那就要开始打压,绝不能让他们冒出头来。”

    “侠以武犯禁?郭统领是这个想法?”秦风微笑道。

    “他们只能是国家的鹰爪。”郭九龄点头道:“陛下,万剑宗,南天门对楚齐的影响,您也知道,如果在大明出现一个可以威胁到朝廷的宗门,那并非是国家之福。”

    “说得也是。”秦风笑道:“他们现在投效朝廷,不是一个好的开始吗?”

    “陛下,也不尽然,或者他们是想借朝廷的势发展壮大也说不定。”郭九龄道。

    “听起来你已经有了一些布置?”秦风侧脸看了一下身边这个白发苍苍,已是尽显老态的老人。作为曾经大楚的内卫副统领,现在大明的鹰巢总头目,郭九龄现在从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一般,但秦风当然知晓身边这位老人的可怕。

    可怕的不是他的武道,他的武道已基本没剩下多少,可怕的是他的手段。闵若英放弃他,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当然,如果不是楚国舍弃了他,自己也不可能得到他的效忠。

    “是有一些布置!”郭九龄点了点头:“刚刚展开不久,总要几年之后才能见到成效吧。江湖之上的力量,必须牢牢地掌控在朝廷的手中。”

    “就像大楚当年的集英殿?”

    “集英殿的确是汇集了大楚江湖之上的一时之翘楚,但像南天门这样的大阀,集英殿也是没有半点办法的,好在大明没有这样的宗门,但未雨凋谬,总得事先防着才好。”郭九龄道。

    “这事儿,你去办好了。”秦风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他没有必要知道得太多。

    “是,陛下。”郭九龄道。

    “街上可真是冷清啊!”两人走了好一会儿了,可碰见的人,却是廖廖无几。

    郭九龄笑了起来:“陛下平素不出宫,自然不知道越京城到底有多热闹,现在越京居,可是大不易呢!”

    “哦,这是怎么说?”秦风大感兴趣地问道。

    “陛下,越京城原本有百万余人口,是当世著名的大城之一,可自从大明定鼎,至今已是第三年了,您可知道,现在越京城有多少人口吗?”郭九龄笑看着皇帝。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好像以前权首辅提过一嘴,不过我没有太关心这个事儿。”秦风道,这大半年来,他一直在忙着打仗,与秦国打,与齐国打,后来又跑去当了一个多月的海盗,还真没有太关心内政上的事情,这一摊子,他基本上甩给了权云。

    “现在在越京城定居的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人,如果算上流动人口,早已超过了两百万。”郭九龄竖起了两根手指在秦风面前晃了晃,“我们现在走过的是越京城的核心区,土地,房屋都已经是有价无市,不到万不得已,根本就不会有人出售,您可不知道,每每说起此事,苏开荣都是如丧考妣啊!”

    秦风想了想,也明白了过来:“是那些部衙的原处所。”

    郭九龄大笑了起来:“就是这些地方,当初陛下将皇宫的外城全部划给了各部衙办公,使得各部衙都集中在一个区域之内,大大的提高了办事效率,原来的那些部衙处所,都交还给了户部管理。苏开荣不是陆续都将他们处理了吗?可谁也想不到这越京城的房价,地价飞涨,苏开荣早卖了一年,起码少赚了一倍的钱,您说他是不是捶胸顿足,每每有人提起这件事,就跟挖了他的祖坟似的。”

    听到秦风这样说,想起苏开荣那气急败坏的脸庞,秦风也是开心的大笑起来。“这个人有很多的缺点,但却是一个好户部尚书。听说他又给苏灿找了两个小妈?”

    郭九龄哧哧的笑了起来:“说起这事,苏灿就一脸的诲气,可没办法,谁叫他是儿子呢,这苏开荣不通武道,倒也不知他是如何保养身子的,竟然还如此血气十足?”

    “你可以去偷偷问问他。”秦风也压低了声音。

    “那还是算了吧!”郭九龄连连摇头:“老妻可是河东狮子。”

    两人都是大笑了起来,说起这种事,男人总是心领神会的。

    “越京城的人口几乎翻了一倍,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呢!”笑过之后,秦风却又有些担心起来。人口的增多,说明了越京城的繁荣,也说明了大明现在政策的成功,但如此快速的增加人口,对于越京城来说,却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大明现在是以农为躯干,以商为经脉,以工为四肢,士农工商,再无贵贱之分,像在大明,工匠以自己突出的技能得到授官,早已是寻常事情,众人也早就习已为常,即便只是一个对种地极有心得,有拿得出手的绝学,能提高农业产量的人,照样也会被授予农官。正是这种并驾齐驱的政策,刺激得大明如同初升的朝阳,光芒四射,蒸蒸日上。不仅仅是越京城,像正阳,沙阳,太平,永平等地,都面临着与越京城一样的问题。

    “是啊,的确是极大的负担。光是粮食,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啊,洛河之上,运粮船是络绎不绝,现在是隆冬季节,洛河封冻,不得不走陆路,这粮价可就涨了不少。”郭九龄道:“现在首辅正期盼着铁路署能早日建功,如果能修一条从正阳到越京城的铁路,那冬日里,便不再受粮道艰难,价格上涨的困扰了。”

    “先让他们试着造一段吧!”提起铁路,秦风心中也是期盼着他早日能建功,年前巧手来汇报过,资金已经到位,大冶城,太平城也正卯着劲地生产铁轨,直等开春土地解冻之后,便开始修建从丰县到沙阳郡的第一条试验性的铁路。

    困难肯定是很多的,一种全新的事情出现,过程之中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希望明年会有一个好结果吧。

    “咦,那不是首辅的马车吗?”郭九龄突然有些惊讶地指着前方拐角处一闪而过的一辆马车,这是太平城的工坊专门打制的一批马车,只供给大明的高层人物乘坐,看着很普通,但其实造价高昂,即便是遭到重弩射中,也不会破坏车厢,而且像减震簧,前轮转向等最新式的技术,也都应用在其上,因为减震簧等技术还没有将成本降下来,市面上并没有这种马车出售。郭九龄作为鹰巢的老大,对于这种马车的去向自然是清楚的,也知道那一辆是属于谁的,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仍然认出了那是属于首辅的马车。

    “这大年初一的,首辅不在家享那天伦之乐,跑出来干什么?”秦风也是奇怪不已:“他不是今年刚刚得了一个小孙孙吗?”

    “陛下,要不要去看一看?”郭九龄问道:“看首辅去的方向,倒好像是要出门去呢!”

    “走,瞧瞧去!”秦风笑道。

    与秦风和郭九龄一样,权云出行,也是微服而行,除了这辆马车,当然,这辆看起来很普通的马车,不识货的人,也根本看不出异常来。

    当秦风与郭九龄急追上去,大声叫唤着老权的时候,权云打开了车窗,目瞪口呆地看着马车外的秦风与郭九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