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三十一章:内治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载着三人的马车,已是出了越京城的东城门。

    说是出了城门,但四周仍然是密密匝匝的房屋,不过比起城内的井然有序,这里却是杂乱得多,东一簇,西一摊的房舍聚集在一起,在城门那条笔直宽敞的驰道之外,竟是聚集了无数这样的聚居地。

    “今天老臣出来,主要就是看一看这些地方。”权云指着那些杂乱的聚居地,道。“陛下,越京城数年之间,人中几乎翻了一翻,城内人满为患,城外,可也并不宁静。”

    瞅着这大片的聚居地,秦风也有些无言。

    “我以前倒没有注意到这些。”

    权云笑了笑,道:“陛下日理万机,这样的小事,自然不会递到陛下的案头。”

    秦风看了权云一眼,心道你这家伙只怕每天处理的事情比我还多,这是在嘲笑我不够勤政吗?

    “这里有什么问题?”他问道。

    “问题大着呢!”权云缓缓地道:“原本这城外,都是大片的良田,但随着越京城人口的大量聚集,城内容纳不小,便有人在城外建起了这样的一批房屋,用来出租给那些在城内没有住房或者住不起城内的外来人员。”

    “这人很有头脑啊!”秦风笑道:“想来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当然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陛下,您可不要看着这些房子简陋,夏天酷热,冬天极冷,但就是那样一间小小的屋子,一个月的租金也要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秦风有些愕然,权云手指的那间屋子,实在也太小了一些。越京城百姓的收入,他还是知道的,只要勤快,一个月挣个三五两银子也不算太难,但这么小一间屋子,就要一两银子,未免也太贵了一些。

    “是啊,一两银子。”权云点了点头:“不过这种事情,朝廷倒也管不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你还今天专门出程来看这里?”秦风有些愕然地看着对方。

    “陛下,不是因为这个。”权云道:“而是这些地方,是越京城中治安最为混乱的区域,平均每天有一件凶杀案发生。至于其它的小案子,那更是数不胜数,负责治安的城门军副统领简放为此几乎焦头乱额,几乎每个月都会受到刑部的申斥。”

    “这里聚居了多少人口?”秦风问道。

    “陛下看到的只是东城门这一带,如果是将越京城外面的这些聚居地的人口全部算起来,只怕超过二十万人。这还只是有统计的数据,还不知有多少黑户,隐丁藏匿其间。如果将这些也都算进来的话,三十万是绰绰有余的。”权云道。

    秦风不禁无语,三十万人,这可是一个大郡城的人丁了。

    “这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便已经快成了越京城的一块大毒瘤了。”权云道。

    “首辅是要想要治理这里?”秦风问道。

    权云点了点头:“不错,陛下,三十万人口呢,都抵得上一个大郡城的人丁了,如果不将其纳入到有序的秩序之中,长期下去,只怕会越来越难治理。”

    “有什么难处?”看着权云微皱的眉头,秦风善解人意的问道。

    “土地。”权云苦笑一声:“老臣有心在今年把这件事纳上议事日程,便着人去查了一番,结果这里的土地可都是有主之物,而且这些人可都不是一般人,所以想要动手,不免便碍手碍脚。”

    “说几个人来听听?”秦风笑道。

    权云一笑,随便吐出几个人名,果然在大明现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秦风却是不以为意,“大明做事什么时候这样束手束脚了,你觉得该做的事情,便放开手脚去做便是。难不成他们还敢炸毛?”

    “不是这样说的,陛下。”权云摇头道:“难够顺利的把事情做下来,总比采取一些手段要好,这些地方都是这些人可以下金蛋的母鸡,要人放弃可就难了。如果强令推行,明面上这些人不会阻挠,但暗地里给你使些绊子,那可就受不了啦。如果朝廷现在外部无事,倒也还好说,但现在外患重重,这里又是京师重地,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震动天下,老臣不得不谨慎呢!”

    秦风面色不由一沉。

    “陛下,不说别的,单说这些人现在都是靠着越京城讨生活的人,只要有心人稍稍地放出一些风声去,说朝廷准备驱逐他们,那就足以引起轩然大波。”权云看着秦风面色不善,马上举了一个例子。“到时候闹将起来,如何收拾?镇压?”

    如果几十万人都闹将起来,那可真不是小事。秦风不由吐出了一口浊气,对外敌,有时候反而显得很简单,你服气,咱们就好好的谈,你不服气,那我就平推过来,有拳头教训了你然后再来好好谈,但对内治理,却麻烦得多了。都是自己的子民,镇压,从来就不是一个上佳的选择。

    “首辅是想将这些地方都收归国有,然后重新规划一个外城?”郭九龄问道。

    “的确是有如此想法。可是想要收归国有,第一步,就是要赎卖回这些土地,越京城的地价,嘿嘿,如果仅仅是良田也还罢了,但外头如果知道了老臣有这个想法,只怕这里的地价便会飙升到一个恐怖的程度,朝廷根本承受不起如此大规模的改造扩建工程,光是地价,我们就出不起。”

    “说来说去,还是钱呐!”秦风叹了一口气:“首辅说得对,这件事情,还真是急不得。那些人虽然面目可憎,但这土地是他的,是国家承认的,我们总不能巧取豪夺,这样的口子不能开,不能坏了规矩,只能慢慢来。改造这件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不过这里的治安要好好的管起来。”

    “现在看起来,也只能如此了。”权云点了点头,如果未来两年之内,可以确定大明没有对外战事,那权云便有信心将这件事做起来,可秦风先前的两个说不准,立时便将他的这份心思给打灭了。外患不平,难言内治啊!

    “老郭,这些地方的治安治理,不能光靠着城门军和越京城府衙,城门军现在正在改编,说是人心惶惶也不为过。改编之后的羽林军,将成为大明一支正规的野战军,不会再负责地方治安之事。但把这件事一下子放到越京府衙身上,他也接不下来。如果放任不管,只怕会越来越乱。鹰巢先将这件事接下来,田真的国内司,不妨在年后集中力量做一做这件事情。”秦风吩咐道。

    “是,臣明白了。”郭九龄道:“但凡这种区域,总是会有一些江湖帮派混杂其间,只要摸准了脉,一刀子下去,将这此人逮得逮,关得关,杀得杀,整治一批之后,总能好上一阵子的,田真做这种事非常有经验”

    “先糊弄着这样过吧,等朝廷度过了这一段艰难时期,手里有了钱,咱们再回过头来治理这里。”秦风有些挠头地看着这一边区域,密密麻麻的小房子,犹如完好身体上的一个个脓疮,怎么看都怎么不顺眼起来。

    心里有些不顺,就沉得憋闷起来,“首辅,咱们去洛河边逛一逛吧。透透气儿!”

    “老臣自当奉陪!”权云笑道。

    洛河是正阳郡往越京城运粮的一条主要通道,此时早已封冻,自然是看不见船只的影踪,站在高处,偶尔能见有人在洛河厚厚的冰面上开出几个洞来,蹲在那里钓鱼。

    “倒也是悠闲自在呢!”指着那些人,秦风笑道。

    “陛下,只怕不是悠闲自在,而是生活所迫!”权云摇摇头:“今儿是大年初一,如果不是下顿没粮了,您觉得会有人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出来钻洞钓鱼吗?”

    秦风顿时沉默下来。

    “首辅,你觉得,在我大明,像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这话一问出来,权云也有些为难起来,大明即便蒸蒸日上,但连年战争,像这种赤贫的人家又岂会少了去?连越京城这里,只怕这样的人就不在少数,更遑论其它地区了。

    “越京城都如此,只怕益阳,武陵,桃园,开平,抚远这些地方就更不用说了。首辅,这几地的官员总有折子上来,这个冬季,只怕还是饿死了不少人吧?”秦风的语气沉重了起来。

    权云微微一躬身:“陛下,这种事情,历年都是少不了的,即便是齐楚,亦不能例外,陛下已经做得够好了。但阳光之下总有阴影,益阳,武陵,桃园三地,陛下已经免去他们三年的赋税,假以时日,必然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还是会死不少人呐!”秦风叹了一口气,“首辅,没心思逛了,我回宫了。”

    意兴索然,秦风转身便往回走,案头之上,那些堆集起来的折子,原本是最让他恼火的,但现在,他却有了一种快点将他们解决的冲动,或者,自己早批下去一份,便能早一点解决一个问题。那些原本在自己看来都民是疥癣小疾的事情,在普通老百姓眼中,只怕就是关乎身家性命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