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三十六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彻底放弃昆凌关以及东部六郡?”胡逸才声音发颤,这可是小半个楚国的国土了。程务本敢这样做,只怕马上就要沦为整个楚国的罪人,成为口斥笔伐的对象。“程帅如果率三万大军撤回,不死守昆凌关而是撤往荆湖的话,只怕今后……”

    “这正是程公值得让人钦佩的地方。”闵若兮脸色微微潮红,“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程公必然会抛开个人的荣辱声名,撤往荆湖的,若非如此,楚国失去的,将不仅仅是东部六郡。失去了东部六郡,但是却能保住江南之地,则楚国还有足够的实力,如果连江南也陷入战火之中,则楚国亡国无日矣。”

    胡逸才沉默下来,以程务本那个人的性子,只怕他当真会这么做。当年夺嫡之争,程务本被陷进这个圈套之中,当时皇帝一声令下,明知回来很有可能会被皇帝砍了脑壳,但他仍然轻车简从回到了上京。

    虽然未死,但却从此被闲置,甚至还被扔到那时战乱不堪的越国两年,美其名曰为开辟抗齐第二战场。而这位老将,二话不说,背上包袱就出发了,两年时间,他辅佐秦风建立了明国,深受秦风器重,而这个时候,闵若英一声召唤,他又毫无怨言的背上包裹回到了楚国。

    假如他不回来,在明国必然能得到一个好位置,哪怕职位不可能比楚国更高,但在大明,他却会受到皇帝的器重,部下的尊敬,而不是像回到楚国,皇帝疑忌,同僚排挤。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来都是将楚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先考虑自己的生死荣辱。这一点,胡逸才自问做不到。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不危害到自身的情况下帮其一把。恐怕这也是昭华公主来此的原因,既然昭华公主料定程务本必然会以荆湖为据点来构筑防线,那么他要做什么,也就一目了然了。

    “公主殿下希望微臣做什么?”胡逸才问道。

    “荆湖郡原本是大楚腹地,城廓不坚,兵力不足,粮草不继。”昭华公主道。

    “殿下,泉州还算富庶,臣可以竭尽全力支援荆湖钱粮,除开郡府之外,还会号召郡内所有士绅百姓捐款,粮食也可以竭尽全力支援荆湖,但士兵,微臣却是不能随意调动,泉州本有两支兵马,一支水师,另有一支驻军,但都是直受朝廷号令的,至于郡兵,数量不多,去了只怕也起不到作用反而会添乱。”胡逸才道。

    “钱粮之事,愈快愈好,而水师,是必须要调去荆湖的。”昭华公主斩钉截铁的道。“荆湖郡没有坚城,但却河道众多,湖泊密布,最是适宜水师作战,齐军如果进攻荆湖,他们不可能把船从陆上抬到荆湖去,有了水师,则荆湖郡处处可为战场,而齐军则只能被动应战,主动权尽在我大楚,这也是程帅要选定荆湖的原因。”

    “可是微臣没有调动水师的职权啊!而且殿下,水师只怕不堪一战!”胡逸才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出了实情,大楚的水师,基本上已经糜乱了。

    “他们打不了仗,还当不了运输兵吗?就让他们去下苦力好了。”昭华公主冷笑道:“至于调动水师兵力,你只管去做,本宫马上就要会去上京,有本宫为你作主,我看谁敢为难于你?”

    “殿下,您是大明皇后啊!”胡逸才苦笑道。如果眼前的公主仅仅只是大楚的昭华公主,那还好说,但有了另一个身份,却能随意调动大楚的军队,这个锅自己是怎么也背不起的。

    “你别忘了胡逸才,太后尚在!”闵若兮厉声道。“本宫如果不能替你作主,那太后行不行?”胡逸才一个激凌。

    “是窝在你这泉州府当一个傀儡,还是奋起一搏,当一个救世明臣,你自己好好掂量吧?”闵若兮冷哼道:“二哥说不是明君,但却也不是一个糊涂蛋,你做了什么事,对他是好是坏,是忠是奸,他还是分得清楚的。”

    胡逸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如果不照办,只怕昭华公主抵达上京之日,就是自己丢官罢职之时,而且刚刚公主的话,毫不留情地揭了他的老底儿,显然对于泉州的情况,公主殿下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也是,周立现在已是大明的将领,有周立在,泉州又有什么能瞒得过公主。

    “公主殿下既然肯为此事背书,那微臣便也奋起一搏,粮食,饷银,水师,微臣便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满足供应荆湖,殿下,程帅当真会往荆湖吗?”胡逸才道。

    “必然如此,这是楚国唯一自救之路,程帅老成务国,又统军多年,岂有看不清这个现实的道理?”闵若兮淡然道:“你只消去翻翻邸报,看看程帅的撤退路线,就当知道程帅其意何在!”

    胡逸才点了点头。

    “公主殿下,您要往上京,接下来还是坐船更快一些,但您的座船开不起内河,只能在泉州换船,还请殿下到泉州驿馆歇息几日,待微臣为您准备好船只以及护卫。”

    “也好,但一定要快,我在泉州就待一日。后天必须出发。你只需要备好船只即可,至于其它水手什么的,都不用,周立会安排好的,对了,不要水师的那些船,你去找宁氏给我要一艘快船。”闵若兮道。

    “是,殿下。”胡逸才躬身应命:“外成泉州属官都在,还有以宁知文为首的泉州士绅,殿下要见一见吗?”

    闵若兮想了想,“今日就不见了,本宫也实在是累了。先歇息一日,明日晚间,就在你的府衙,我宴请这些士绅吧,你不是要找他们募钱吗?我来替你坐坐台。”

    “那敢情好!”胡逸才一喜,有昭华公主出面,这面子总是比自己要大得多。“那便请公主移步驿馆吧!”

    闵若兮的确是累了,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坐过如此久的船,船虽然大,但耐不住海上风浪也大啊,纵然这个时节没有大风浪,可即便是平常的小风浪,也足够她吃不消了,如果不是她武道修为精神,早就撑不下来了。

    想当初霍光身为宗师之尊,跟着周立在风暴之中走了一遭,回来也是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到了驿馆,她还是感觉脚下打漂,一闭上眼,就以为自己还在床上。

    进了驿馆之后,第一件就是爬上床去睡觉,至于瑛姑,跟闵若兮的情况倒也差不多,只是苦了一个乐公公,纵然脚下打飘,敢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的。至于那些护卫们,倒是习已为常了,毕竟之前,他们已经跟着皇帝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见识了那种恐怖的风浪之后,这一路行来,可谓是一帆风顺了。

    驿馆的警卫自然被大明士兵接管,驿馆的无关人等,尽数被乐公公赶了出去,连厨子都是太平舰上带过来的,出门在外,乐公公可不想冒一点险,哪怕皇后娘娘是楚国的公主。

    而且陛下让他跟着皇后娘娘过来,不就是让他操心这些事的吗?瑛姑武功虽高,是一个极好的贴身保镖,但论起这些细微末节来,却还是他乐公公得心应手。

    闵若兮这一觉睡得极是香甜,直到半夜时分,才被瑛姑叫醒。

    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外仍然是黑漆漆的,闵若兮不由大为惊讶。

    “瑛姑,出了什么事了?”没有特殊的事情,瑛姑断然是不会将她在这个时候叫醒的。

    “娘娘,刚刚范影找到了乐公公,乐公公又去找到了我,范影带来了一个人,有紧急情况需要向公主回禀。”瑛姑低声道。

    闵若兮立时睡意全消,范影是鹰巢的一位指挥使,这一次随着闵若兮一齐来,就是要用他来联络楚境之内的鹰巢探子,以供闵若兮使用。他带来的人,自然就是泉州的鹰巢探子。

    “让范影将人带进来。”闵若兮道。

    一个脸色黝黑,身上带着些许的水腥气的汉子,垂着双手,跟在范影身后走了进来,闵若兮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此人必然是在水上讨生活的人。身上那味,与周立差不多。

    “属下鹰巢外务司楚国泉州分部罗洋见过皇后娘娘!”汉子一进门,立刻便拜倒在地。

    “起来吧,不用多礼了。”闵若兮挥了挥手,“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

    “回禀娘娘,属下现在在宁氏家族宁大公子手下做事。”罗洋道。

    “你深夜来见,有什么紧急情况?”闵若兮问道,这罗洋此来,说不定就会泄漏了身份,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接下来秦风要对付的就是宁家大公子,以助二公子宁则远掌控宁氏大权,有一个在宁大公子身边的暗探,那肯定要方便许多。

    “回娘娘,属下无意间发现,宁氏大公子宁则枫竟然在与齐国鬼影中人接触。”罗洋道:“发现此事之后,属下多次探查,终于发现大公子将这些人藏在他的一处别院之中,为首之人,是鬼影副指挥使向连。此人在鬼影之中地位极高,竟然来到泉州与宁大公子勾连,只怕图谋不小,所以属下急于见到皇后娘娘。”

    “向连?”闵若兮微微一怔,接着笑了起来:“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