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三十七章:准备杀人

www.dopeat.com 马前卒     人生何处不相逢!

    这便是昭华公主闵若兮听到向连这个名字之后的感慨。出云郡之前,闵若兮为人所知的便是他与秦风之间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在众人心中,这是一个刚烈之极的女子。但经过出云郡一事之后,所有人才明白,原来这位公主手腕心计更是上上之选。

    那时候向连是想阴害昭华公主的,数千盗匪,袭击公主车驾,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数千盗匪尽数被诛灭,如果仅仅如此,也只能说明明军战斗力强悍的话,那昭华公主悍然下令,杀死所有盗匪并且以头颅垒成京观以震慑出云郡匪徒,便让世人震惊不已了。

    昭华公主在世人面前展现了她铁血无情的一面,经此一役之后,出云郡的匪徒们被杀破了胆,幸存下来的,都老老实实的放下了手里的武器,去做了一个良民。若非如此,郡守耿前程也不会在短短的数年之间,就将出云郡经营成了一个四国之间的一个商贸中心。

    但事情还不仅仅于此,借着这一件事,闵若兮更是策划了一件改变了大陆四国之间走势的大事情,那就是动用了三国三位宗师,秦国邓朴,明国贺人屠,楚国毕万剑,三人连续殂杀秦国大帅李挚。

    而李挚之死,深刻地改变了大陆之上四国的走向,秦国就此沦落,而明国却由此踏上兴盛之路。

    而向连,是昭华公主走上人生巅峰的一块踏脚石。

    真正想不到,在泉州,居然又碰上了这位手下败将。

    闵若兮开心的笑了起来,一边的乐公公却紧张了起来。

    “娘娘,泉州只怕已是不安全了。宁氏被称为泉州隐守,势力庞大,连郡守也要退避三舍,他们居然与齐国鬼影勾结起来,只怕会对娘娘不利,现在我们只有几百卫士,一旦宁氏图谋不轨,我们势单力孤。娘娘,请移居太平舰吧,这里,实是不适宜再逗留了。”乐公公建言道,回到太平舰上,见事不妙,扬帆远去,总比在这里强。

    周立却是摇头:“乐公,移居太平舰不妥,要知道,宁氏在水上的实力更是强悍,以末将所知,像太平舰这样的三层楼船,宁氏便有三艘,其它辅助战舰,更是能集结起上百艘,宁氏当真要作乱的话,在海上,那更是他们的天下。”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乐公公一听倒是傻了眼儿,陆上危险,海上更是去不得,难不成他们竟成了笼中鸟么?

    闵若兮摇头轻笑:“乐公不必担心,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闵若兮道:“宁氏还没有造反的胆子。他们的根在这里,真要胆敢作乱的话,顷刻之间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他们与鬼影勾结?”乐公公不解地问道。

    “不过是预先找一条后路罢了。”闵若兮道:“现在楚国大难临头,皇帝带着十几万精锐军队被困在潞州,眼见着便要全军覆灭,楚国这一次一旦应对不当,便是灭国也不是不可能的。宁氏先为自己找一条后路,对一个大家族是很普通的事情,倒是曹辉,真正是一个人才啊!”

    “曹辉,鬼影儿的头头,这事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周立摸了摸脑袋,也是没有弄明白。

    “曹辉自然是看到了楚军有可能放弃东部六郡而退守荆湖,所以将注意打到了宁氏的身上。”闵若倔看着周立,道。

    周立略一思索,立时便明白了闵若兮话里的意思:“宁氏的水师。”

    闵若兮点点头:“不错,宁氏的水师。宁氏是海上的大盗,与勃州周氏齐名,曹辉不可能不了解,而宁氏麾下的那些在水上讨生活的人,只怕不论是操船技巧,还是水上战斗力,都要远比朝廷的水师更强。如果他们能成功策反宁氏,那便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在楚国内河得到一支强大的水师部队,到时候即便是程务本成功地在荆湖构筑成了防线,但没有一支强大的水师驻防,荆湖防线便处处都是漏洞。”

    周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娘娘说得不错,到时候宁氏的这支水师更是为会成齐人进攻荆湖的利器,果真如此的话,只怕荆湖危矣。”

    “不是危险,而是铁定会被齐人打破,荆湖如再破,则楚国亡国无日。”闵若兮道。“不过想要彻底打动宁知文这样的老狐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此人从鹰巢搜集到的情报上来看,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现在楚国虽然看起来危在旦夕,但也还没有一定到倾覆的地步。宁知文不得不考虑投奔齐人的后果。一旦齐人不能一举成功,那宁氏只怕便要流亡海上,对于一个已经将根扎在了陆地上的家族而言,你觉得他们会随意地冒这个险吗?”

    周立连连点头:“所以他们在等。”

    “不错,他们在等潞州的战事结束,如果楚军全军覆灭在哪里,宁氏只怕便会毫不犹豫地投奔齐人,如果皇帝突围成功,宁氏便绝不会这样做了。”闵若兮淡淡地道。

    “娘娘如此一说,奴才倒是豁然开朗了。”乐公公笑道:“不过这宁氏在娘娘的眼皮子底下勾结齐人,这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回过头来,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他们。”

    “何须等到以后!”闵若兮站了起来,冷笑道:“现在我就要给他们一个教训。罗洋!”

    “卑职在。”罗洋上前一步。

    “明天,我要拿到这些齐人所隐藏的庄子的具体地点,守卫情况等。”闵若兮吩咐道。

    “卑职遵命。”

    “你在泉州能集结起多少堪用的人?”闵若兮问道:“我说的是,能杀人的。”

    罗洋身子微微一震,“娘娘,鹰巢在泉州藏了一队鹰隼,这些人都是拿着宁二公子的手令进入泉州的,现在都隐蔽在宁二公子的舅家。他们都是此道好手。”

    “打到这些齐人隐藏的地点,然后将这些鹰隼带到附近候命。”闵若兮吩咐道。

    “遵命,娘娘!”罗洋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可是娘娘,在那个庄子里,有不少的武道好手,不但有鬼影中的,也有宁大公子的。鹰隼擅长突击,暗杀,行刺,但鬼影之中此类好手也是极多,光靠这些人只怕难以达到目标,还会打草惊蛇。”

    闵若兮格格一笑,“当然不会让这些鹰隼去白白送死,什么暗杀行刺,这一次,我要堂堂正正杀过去。你先去安排吧,明日本宫的宴会招开之前,所有一切都需要准备妥当。”

    “遵命娘娘。卑职造退。”既然皇后娘娘其意已决,罗洋便不再说什么,躬身退了出去,剩下的,就是竭尽全力去完成任务。

    “范影,召集你手下堪用的人员,我再给你调拨五十名卫士。”

    “卑职遵命。”

    闵若兮转头看向瑛姑:“瑛姑,明日晚间,你可要大显身手了。”

    瑛姑抿嘴一笑,“娘娘且放心,包管他们一个也跑不了,不知娘娘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向连要活的,宁大公子的人要活的,其它的齐人,统统杀无赫!”闵若兮凤目中煞光闪现,“想要搞事情,就得付出代价。乐公公,明天你跟着瑛姑去。”

    “娘娘,奴才是奉皇命随侍娘娘左右的。”乐公公一愕。

    “本宫需要你保护什么?明天那边才是重头戏,我不希望有一个走脱。毕竟除了瑛姑和你,鹰隼那边也好,还是卫士中也去,出类拔萃的高手可没有。范影,你也不过是刚刚跨过七级门槛吧?”说着话,闵若兮转头看着范影。

    范影有些羞愧的点下头:“臣惶恐。”

    “在鹰巢做事,武道修为的高低,倒并不是最重要的。”闵若兮一笑:“你们统领武道修为很高吗?可他照样威震天下。”

    范影抬起头来,两眼放光。“娘娘,卑职懂了。”

    “好好做事去吧!”闵若兮一挥手道。

    周立听着也是兴奋起来:“娘娘,末将武道修为倒也过得去,可否前去助一臂之力?”

    闵若兮笑道:“你可不行,泉州是你的老家,不管是宁氏还是胡逸才以及其它的那些土豪绅贵,你都会很熟悉,明天,你可得充当知客,我这场宴会可要办得热热闹闹的。”

    “臣明白了!”周立笑了起来,他倒是想知道,明天当宁知文得到消息之后,会是怎样的一张嘴脸,他已经隐约猜到了皇后娘娘的意思。

    泉州城内,一处别院之内,鬼影副指挥向连对于大明皇后闵若兮突然出现在泉州却是震惊万分,这一次,他们鬼影没有收到任何的情报,谁也没有想到,闵若兮居然会通过水路,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到了泉州,而更让他警惕的是,是出现在泉州港的那艘巨大的三层楼船。明国,开始在发展水师了吗?

    大齐可有千里海疆,但因为大齐国策秉承了前唐时期的国策,封闭海域,这使得原来庞大的水师,在百年之后,已经没落得不像样子了,连勃州周氏,泉州宁氏这样的大海盗头子的实力也要比本国水师强。

    一旦明国有了一支水师,那大齐千里海疆,可就成了一个筛子了,一念及此,想要收复宁氏的念头更是如同野火一般的熊熊生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