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三十八章:宴无好宴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年初二,夜幕初下,泉州驿馆所在的街道顿时热闹了起来。其实从昨天开始,泉州驿饱所在的街道就被封街了,郡兵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于往来行人盘查得极是厉害,当然,昨天大街上也看不到什么人。毕竟是大年初一,所有人都基本上猫在家里。

    庞大的太平舰昨日靠到港口,大楚昭华公主回国省亲的消息,已是在泉州城传开了。今日晚间,昭华公主将在驿馆设宴待客,几乎所有的泉州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接到了请贴,当然,这个请贴是由泉州郡守胡逸才准备的,昭华公主不过是用了一个印而已。

    公主设宴,没有人敢推托不来。而且这位公主还不是一般的皇帝国戚,那可是大明如今的皇后娘娘,大明建国虽短,但这几年却是打出了赫赫威风,兵甲之利,令人恐惧。再者,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能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留下一个善缘,总是一个好事。

    周立今年换下了将军甲胄,改穿了一身文士衣衫,亲自站在大门口迎客,不过就他这个独眼龙形象,即便是改头换面,也改不了他身上那种凌凌的杀气。

    他在泉州以前可是一个名人。

    当胡逸才与宁氏家主宁知文双双联袂而来之时,驿馆的大门终于缓缓关上。

    外面虽然冷风似刀,但大厅之内却是温暖如春。整个驿馆为了今天晚上的宴会,可是将一楼的大厅完全腾空,可即便如此,摆上了数十张案几之后,大厅之内仍是略显拥挤。昭华公主自然是高居上座,左右两则,分坐着泉州郡守以及主薄,往下先是各级官员。在这样的场合,那怕宁知文被称为泉州隐守,但却也只能坐得远一些,毕竟他的身份,是乡绅,没有官职的。

    昭华公主笑容满面的看着济济一堂的客人,心里却在盘算着今天能弄到多少军费,目光缓缓掠过,在宁知文脸上稍作停留。

    宁知文自然是知道今天这场宴会的真实目的的。他不在乎钱,如果能用钱在昭华公主面前结一个善缘,那自是极好的,特别是在看到了现在停靠在港内的那艘巨舰之后。

    一个国家如果下定心决要做某一件事情,其迸发出来的能量,不是一个家族能够想象的,你这样的巨舰,宁氏也不是想造就能造出来的,造船的技术他是有的,但相应的投入,却是太大,对于现在的宁氏来说,完全是用不着。已有的三艘楼船,已经能满足宁氏的需要。

    宁知文清楚,明国既然能造础第一艘来,那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便会有第二艘,第三艘连二接三的下水,只是现面还不清楚明国的海上政策究竟是如何,在已知的明国公开颁布的国策之中,海事却是连提也没有提。

    今天或者也是一个机会,可以在昭华公主面前试探一下明国在这方面的意向,如果明国当真准备大力发展远洋水师的话,宁知文觉得宁氏想要生存下去,那就得另想办法了。

    其实办法无非有二。第一,洗洗睡吧。放弃海盗这门有前途的职业,反正宁氏已经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在这些年里,已经在陆上广置田地,商铺,工坊了。第二,咬咬牙,再造几艘大舰出来,然后与勃州周氏联合起来,也不是不能与一国水师抗衡的。大家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不过这样冒很大的风险,与一个国家作对,很可能有不测之险。

    但如果大明没有建深海远洋水师的打算,造战舰也只是为了抗齐的话,那自己就不用担心了。

    但愿是第二种。宁知文想着心事,抬起头来,却看见闵若兮明亮的眼睛正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他赶紧微笑着欠身示意。

    大门被悄无声息的掩上,屋内随即安静了下来。闵若兮缓缓站起来,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所到之处,即便是胡逸才与宁知文,也是微微垂下了眼睑。大楚公主,大明皇后,这两个名头,是足以压死人的。

    “诸位,今天站在这里宴请你们的是大楚的昭华公主。”闵若兮挥挥手,身后一名卫士立即将一个锦盒放在闵若兮面前的案几之上,打开锦盒,从内里拿出来的是闵若兮昭华公主的印信。

    “大楚有难。”闵若兮也不废话,开宗明义。“若兮身为楚国公主,自然是不能坐视,此次返回母国,就是要为大楚的存亡绝续竭尽全力。在座诸公,都是大楚臣子,子民,可愿跟随本公主求亡图存?”

    谁敢说个不字?

    大厅之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躬身,大声道:“愿效犬马之劳。”

    “很好,本宫自水路而来,第一站便是泉州,本宫果然没有看错诸公的忠君爱国之心,请坐吧!”闵若兮双手下压。

    “大楚如今风雨飘摇,这是不容讳言的事实,本宫也不想欺瞒大家,皇兄如今在潞州举步维艰,不过,也不像某些人想的那样,已经走上了绝路。”闵若兮冷笑一声:“本宫出发之前,便已经去求了大明国皇帝陛下,如今,大明皇帝陛下已经答应出兵。今日,本宫就给诸公讲一讲。”

    “臣等洗耳恭听!”胡逸才欠身道。

    “在座有消息灵通之士的话,想必也知道了很多事情。在昭关,大明大将军吴岭已经整戈待旦,数万精锐随时都能出击,骑兵更是已经踏进了齐国境内。西北方向,大明将军陆丰,协助新宁郡守武腾已经攻破灵川城,此刻,大军正势如破竹,在西北攻城掠地。”闵若兮缓缓地道。“如果有必要,大明还将增派兵力,总之一句话,大明不会坐视齐国灭亡楚国。”

    屋内众人都是微微点头,从大势上来看,如果齐国当真灭了楚国,对明国来说,那也是相当不利的,保存楚国,也是大明的利益所在,闵若兮其言不虚。

    看着众人的神色,闵若兮淡淡地道:“再说一些大家可能还不知道的消息吧,相信会让大家对大楚这一战更抱有信心。”

    所有人立时便竖起了耳朵,他们虽然耳目灵,但比起闵若兮来说,那就是聋子,瞎子了。既然闵若兮说这是大家不知道的,那肯定就是所有人不存听说过的。

    “安如海大将军,率精锐士卒,横穿落英山脉,攻入齐国境内,如今已是连克齐国数郡,大军正自杀向长安城。”

    “程务本将军麾下江涛将军,率一万骑兵,已经摆脱了齐国大将军周济云,亦自杀向齐国长安,这两路大军,如今正似两把剪刀,交错剪向齐国腹地。”

    这两个消息一出,厅内顿时轰然叫好。在座诸人,毕竟都是楚国人,在一片大败的消息之中,陡然听到如此两条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自然是兴高采烈。

    也只有像胡逸才,宁知文这样的人,才真正明白,这两支军马,以飞蛾投火之姿态杀进齐国腹地,所为的不过只是一件事,逼迫齐国皇帝调遣在潞州的主力军队去围剿他们,以使得被困在潞州的楚国军队减轻压力,为突围创造条件。

    换而言之,即便楚国皇帝突围成功,而这两支兵马,是绝对的回不来了。

    话只说一半,那自是说话者的艺术了,闵若兮并没有撒谎,至于如何判断,那就是其它人的事情了。

    但接下来,闵若兮的话立时就震动了全场。

    “本宫已经接到了最新的情报,大楚兵部尚书程务本程公,已经率领三万东部边军主力摆脱了齐军追踪,正一路退向荆湖,程公将在荆湖构建第二条防线。”

    大厅之内一片哗然,闵若兮的意思很清楚,在荆湖构建第二条防线,就等于是放弃了东部六郡,而东部六郡一旦放弃,以荆湖为防线的话,那泉州可就再也不是世外桃园了。

    “殿下此言可当真?大楚真要放弃东部六郡?”一名官员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

    “正是!”闵若兮肯定的点点头:“东部六郡已经守不住了,程公之策,乃是老成谋国之计,唯有如此,大楚方能稳住战线,力图发展。”闵若兮凌厉的目光扫过了场内所有人:“想必此刻,大家也都知道了我来此的目的。程公一路跋涉,人困马乏,抵达荆湖之后,更是要马上构筑防线,此时,他最需要全大楚的支持,人,物,钱,多多益善,本宫今日邀请诸位来,就是想要跟诸位化一个善缘,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物出物,全国上下,戮力同心,方能共渡时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我想大家都是懂得,我也不想在此赘述了。”

    宁知文心中微微一抖,原来公主要的不仅仅是钱,还有物资,还有人。他抬起头,凝视着闵若兮,如果是要人的话,只怕靶子就是自己了。有周立这个二五仔在,昭华公主对自己的底细肯定是一清二楚。荆湖是什么情况?多湖泊河道,程务本如果以荆湖为防线的话,那他便需要大量的船只,水手,水兵。

    果然是来者不善,宴无好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