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四十章:一网成擒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向连话里的威胁意思,白痴都能听懂。假如宁则枫不答应,他们在攻入荆湖之后,便自己造一个船厂,有勃州周氏相助,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船厂造坚固耐用的海船固然需要时日,但攻打荆湖,则完全不必如此,他们甚至不需要什么好料,只需要尽快地打造一些品质低劣的船只就可以了。作为海盗世家,宁则枫当然懂得这些技术,不考虑木材的话,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打造出一些战船来,虽然这些战船的寿命,最多能坚持一年便会散架,但对于齐人来说,那也足够用了。

    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我明白向大人的意思了,今天回去,我便去劝说父亲,亲自与向大人来商谈。”

    “很好,很好!”向连眉开言笑,这自是迈进了一大步。有了宁氏相助,提前控制住荆湖的水道湖泊,对于接下来的战事,那是有极大的帮助的。至于新造一个船厂这种事,只不过是唬人罢了。勃州周氏岂有那么听说,这种海上巨盗,你真要逼急了,他扬帆远去,完全沦为了不受约束的海盗的话,那对于齐国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千里海疆不设防,这些一无所有的海盗,是有能力造成大乱子的。所以即便是在齐国手段最为强硬的曹辉,对于勃州周氏,也以是拉拢为主,威胁为辅。不能逼得人狗急跳墙啊!

    “对了,不知昭华公主到泉州,究竟是为了何事呢?大公子可有耳闻?”向连问道。

    “这事啊,我听父亲说了几句。”宁则枫道:“明朝皇帝也判断楚国将要在荆湖设防,而楚国毕竟是昭华公主的母国,这一次皇帝被围,昭华公主急匆匆地赶回,到泉州的最主要的目的,便是筹集银钱粮饷以资朝廷。”

    “恐怕一方面是筹集军饷,另一方面,也是要拉拢你宁氏吧!”向连呵呵一笑,“宁大公子,何去何从,你宁氏可要想清楚啊,齐国楚国,孰强孰弱,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一旦荆湖被破,泉州还能存在吗?”

    “这个我自然会与父亲分说。”宁则枫点了点头,“父亲睿智,自然会有决择,不过就我而言,自然是倾向于大齐的,在父亲面前,我也会充分表达我的这一观点。”

    向连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也不留大公子了,昭华公主不是正在宴请泉州诸贵吗?想来在宴会之上就会摊牌,等到宁族长回家之后,大公子也正好与宁族长好好谈一谈。”

    “这个自然!”宁则枫站了起来,抱拳一揖,向外走去。

    向连亦起身相送。

    刚刚走到门口,宁则枫一脚跨出门槛,寂静的夜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惨呼,他的脚步瞬间便凝固在了那里。

    罗洪调来的那两队鹰隼卫是在年前就抵达了泉州的。在宁则远决定投奔大明之后,鹰巢立即便取得了他的手令,派了两队鹰隼到了泉州,联系上了宁则远的母族,在泉州隐匿了下来。宁则远的母族何氏,并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但既然这些人带着宁则远的信物还有亲笔手令,那就勿用怀疑了。宁家二位公子争夺族长大位的争夺已日趋白热化,而总体来说,二公子是落在下风的。这一队人马虽然来路不明,但很显然,却都是精悍之极的人物,肯定是二公子在外面找来的强援。

    何氏没得选择,必须要紧跟着二公子的步伐。

    鹰隼是鹰巢专门培养出来的杀戮机器。不但精擅阵地作战,对于暗杀,殂击等阴谋手段,同样拿手之极。由他们来对付外围的那些宁氏的哨兵,简直便是杀猪用牛刀。

    这些人虽然勇悍,也同样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但术业有专攻,面对着一批专业的杀手,他们的抵抗力几等于无,鹰隼们没有费丝毫力气,便将外围宁氏的警戒哨清理得干干净净,无声无息的便包围了庄子,然后潜进了庄子内部。

    至到此时,他们才算是碰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齐国的鬼影,而那一声短促的惨叫,便是一个鬼影被杀之声,以惨叫之声示警。

    庄子外面,听到那声惨叫之后,瑛姑站了起来。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那接下来就是明火执仗了。

    “你去堵后头!”她吩咐乐公公道。

    “是,大姑!”乐公公躬声听命,抬起头来时,眼前已经没有了瑛姑的踪影。

    乐公公慢慢地站直了身子,脸上的笑容也一点一点的敛去。身边的数十名护卫,看着与平时恍如两人的乐公公,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心头冒起。

    这些人都是秦风的亲卫,平素出入宫禁,所见的乐公公,一向便是那个满脸笑容,微微躬着身子,似乎人畜无害,但今日,眼前的乐公公,却似乎是换了一个样子。护卫之中,也只有其中的队率才见识过乐公公跟着陛下在横甸战场之上杀人如草芥的模样,其它的亲卫,都是后来被充进来的,老亲卫们,则早就放出去当了军官了,看着这些新人们脸上惶恐的模样,队率不由有些好笑。

    乐公公可是九级的武道高手,你们这些家伙,知道个屁啊!

    “乐公,我们怎么办?”

    “大姑让我们去堵后门,我们自然是去后门!”乐公公微笑道。

    小小的庄子里,立时杀声震天,火光四起,闯进来的鹰隼们四处放火,将整个庄子照得如同白天一样明亮。

    鬼影中随着向连来的人,自然都是鬼影之中的精锐,不论是武道修为还是经验,都要比这些鹰隼们要强,但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人太少了。而闯进庄子的鹰隼足足有一百人,几个人围攻一个,那就完全属于吊打了。

    屋中,目睹突出其来的围攻,不但是向连,便是宁则枫也是脸色大变。

    “那里来的鼠辈,敢在泉州对宁氏撒野!”宁则枫一声怒吼,一扬手,一枚短箭飞上半空,啪的一声,在空中炸开,化作万点流星落下。这是宁氏的求救信号,看到了这个信号,这个庄子周围,但凡是宁氏的下属,便会立刻赶来相救。

    “向大人勿慌,不管是谁,宁某都叫他来得去不得。”他信心满满的对向连说。

    向连却没有这个信心。在泉州,既然有人敢对宁氏下手,那来人便必然非同凡响,而听闻着外面连续传来的惨叫之声,向连更是脸色大变,自己手下是什么实力他自然是清楚的,但这顷刻之间,便有三个属下遭了不测了。

    “宁大公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马上从后门走。”他低声道。

    “不必,我就在这里陪着向大人。”宁则枫摇摇头,“这些人是我的敌人,我怀疑多半是我那个好二弟的手下。”

    向连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一名属下却突然如同大鸟一般的从外头飞了进来,刚刚跨进门,却是仆倒在地,背心里,插着数根弩箭:“向大人,快走,是明国的鹰隼,足有百人,弟兄们抵挡不住了。”

    向连这一次再也忍不住露出了惊骇之色。看了一眼宁则枫,一言不发便跨出门去:“宁大公子,马上走,这些人不是现在的你我挡得住的。”

    看到向边的神色,宁则枫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他也是决断之人,立即一个转身,飞快地向着后门方向奔去。

    而向连,仅仅向前跨出了数步,便停了下来,因为他瞅见了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瑛姑,大明皇后闵若兮的贴身大伴。当然,她还是一位宗师级的高手。看到了她出现,向连知道,自己是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原来是大姑当面。”他苦笑一声,拱了拱手:“向连见过大姑。”

    瑛姑瞧着向连,这人倒是识趣。“向连向大人,你是自己投降呢,还是要我动手?”

    向连摇了摇头:“我自己投降吧。在大姑面前,我没有走脱的可能,又何必自取其辱。不过我外面的那些弟兄,能不能请大姑网开一面?”

    瑛姑摇了摇头:“公主说了,除了向大人你,其它的人,格杀勿论。”

    向连眨了眨眼,下意识地回首看了一眼后头方向,心中微微一动,如果他们将宁则枫也杀了,那倒是妙极。

    瑛姑瞅着他,刚刚对方那个动作,落在了她的眼中,后头刚刚跑了的那个人,能与向连一齐呆在这里,显然身份不低。一念及此,她突然扬声道:“乐公公,过来的那个人,抓活的。”

    向连面色一垮。

    “向大人,后头那人是谁啊?”

    还有什么可瞒的,向连双肩一耸:“宁知文的儿子宁则枫。”

    “倒果然是条大鱼!”瑛姑轻笑道,走到了向连的身前:“向大人,得罪了。”一掌轻轻地拍向向连,向连却是动也没有动,以他的武道修为,在瑛姑这样的宗师面前,反抗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他软倒的时候,看到从后头走来一批人,而宁则枫则被两人架着,也是软塌塌的。

    乐公公,明帝秦风的贴身大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