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四十五章:这是一场赛跑

www.dopeat.com 马前卒     越京城,正在辛苦批阅奏章的秦风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这么巴巴的念叼我呢?”扔掉手里的奏章,一边服侍的太监立马递过来一副沾了水的毛巾。将脸擦了几把,看奏折看得有些萎糜的秦风,倒是立时神清气爽了起来。

    站起身来,走到大殿的门口,遥望着齐国的方向,“这一战,应当是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吧?”

    他自言自语地道。

    然后,他便看到了他的兵部尚书小猫章孝正和鹰巢统领郭九龄联袂而来。

    “看来,真是有结果了。”秦风微笑起来。

    “见过陛下!”两位大臣躬身行礼。

    返身坐回到堆满折子的大案之后,秦风指了指大案前的椅子,“坐下慢慢说吧!”

    小猫与郭九龄对视了一眼,小猫一笑道:“郭统领先说吧!”

    郭九龄点了点头,现在陛下心里最想知道的恐怕就是齐楚这一战的进程了,而他,则刚刚收到了最新的有关这方面的情报。

    “陛下,齐国的探子刚刚发来急报,齐国皇帝终于忍受不了国内的压力,下令曹云向潞州发动总攻。”郭九龄道。

    “太好了!”秦风开心的抚掌道:“如此一来,曹云想一口吃掉潞州的这十几万楚军就不可能了,总有一部分会杀出重围的。楚国还留有一部分的实力,对于我们而言,那才是最好的结果。”

    从挑动齐楚大战开始,秦风的打算就是要让楚国大伤元气,但却仍然要保留住一定的反攻的能力,如此,才能拖住齐国看向大明的眼光,两国打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仇深似海了,齐人如果不彻底解决掉楚国,或者将楚国打得再也爬不起来,便不可能将所有的力量投入到对明方向上来。

    “具体说说情况吧,齐国现在国内倒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章程啊?”秦风笑问道。

    “陛下,江涛没了。”郭九龄沉声道。

    “江涛!”先是一愕,然后便有些伤感了。“这是一个人才啊。当初我是想挽留这个人的,可惜,江涛,江上燕,一个也没有留下。他是怎么没的?”

    “为了掩护程务本撤退,也是为了迫使齐国提前发动对楚军的总攻,江涛率一万骑兵声东击西,突破了周济云的布署,杀进了齐国腹地,一个月之内,横扫齐国四郡,对齐国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不但拖住了周济云的主力骑兵,还迫使齐国四郡之地不得不征集起无数的郡兵对他进行围追堵截。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此四郡对于潞州齐军的支持便化为了乌有,而且因为江涛的三光政策,这四郡在接下来的数年之中,只怕都难以恢复到先前的实力。齐国的战争潜力,被大大削弱。”

    “三光政策?”

    “烧光,杀光,抢光!”郭九龄轻轻地吐出三个词。“对于齐国四郡的百姓来讲,这江涛,就是一个恶魔了。陛下,此人不过一介书生,不过这心肠,倒是比一般的武将还要来得狠一些。”

    “彼之仇寇,我之英雄!”秦风喃喃地道:“此人的确是难得的良将。”

    “江涛在商丘,被齐将周济云包围,最终全军覆灭。江涛战殃。”郭九龄道。

    大殿之内有些沉寂,江涛此人,他们自然是熟悉无比的,当年秦风崛起之时,程务本,江涛,江上燕这三位楚人,可是都立下了汗马功劳。

    好半晌,秦风才接着道:“安如海呢?现在怎么样了,他的声势可比江涛要更大!”

    郭九龄点了点头:“按照陛下的意思,我们大明除了在齐国的探子尽心竭力帮助他之外,另一支百人的队伍也加入到了安如海的军队之中,而安如海也接受了我们的意见,不再是烧杀抢,而是开始裹协所过之处的齐国百姓一齐行动。但我们万万没有料想到,最后能造成如此大的声势,齐国百姓,似乎对他们的朝廷是忍无可忍了。安如海这点火星便似是落到了油锅里,一下子便燃起了冲天大火。现在就连起初对他不屑一顾的齐帝也不得不重视安如海了,可以说,齐国皇帝无奈地命令曹云提前发动进攻,便是受安如海声势所迫。”

    “数年之前,我与曹辉有过一次深谈,那时候他还叫做束辉。”秦风手指轻叩着桌面,“他跟我谈起过齐国目的困窘。他说过,齐国内部的阶级对立日趋严重,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小民生活日趋艰难,齐帝虽有心改革,但却投鼠忌器,生怕这个改革引起国内豪强,贵族的反弹,从而使得国内生乱,而那时,楚国可还是相当强大,闵若英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入寇齐国。所以齐帝有一个结论,不击败楚国,他就不可能安心地改革国内。齐国虽强,却如烈火烹油,势不能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齐帝曹天成才会明知会大大便宜我的情况之下,同意将益阳,武陵,桃园三个郡还给我们大明,从而换来对楚作战的有利时间和空间。他要在齐国看似还很强大的时候,将楚人勾引出来,一举击败,然后挟大胜之威,改革国内。”

    “他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小猫得意地道,“但现在,他可是作茧自缚了。”

    “不不不!”秦风摇摇头,“齐帝会成功的,不过这个代价比他想象的要大多了而已。楚国经过此战,纵然保留了一部分实力,但以后却再也对齐国形成不了大的威胁了,如果说以前楚国是心腹之患,以后最多就是疥癣之疾了。齐帝已经可以腾出手来,解决国内的问题了。”

    “可现在安如海?”小猫有些迟疑地问道。

    “安如海?”秦风摇摇头:“小猫,尚记得莫洛否?”

    莫洛兴起之时,秦风才刚刚将自己的麾下改编为太平军,势力弱小,所控制之地,不过一县而已,连沙阳郡都还没有拿到。那时的莫洛可谓是意义风发,挥手之间,动辄便是十万数十万的大军,但最后结果如何呢?不到一年时间,便雨打风吹去,落了一个一无所有。

    “安如海的动机在于替潞州解围,迫使齐国不得不调动大量的精锐部队去围剿他,从而使得潞州的闵若英在突围之时的压力更轻而已。他的战略,是以这个为中心的,所以便记定了他的局限性,而我们派出去的人,也是协助他照搬莫洛的一切。所以,他会重创齐国的经济民生,别看现在安如海似乎势力了不得,数十万人一路滚滚打向长安,声势如海,但只须齐国主力一到,灰飞烟灭只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郭统领,我们的人,可以撤出来了。”

    “是,陛下。”郭九龄点头应是。

    “安如海此举,虽然重创了齐国经济,但对于齐帝来说,也算是帮了一个忙。以前齐帝最难于下手的就是各地的地主豪强,现在好了,安如海替他将这些人干趴下了,还有江涛,也将其所过四郡之地的豪强杀了一个干净,战后齐帝自然可以将手毫无阻力的伸到这些地方,将其死死的掌控在手中。所以啊,这是一柄双刃剑,虽然重创了齐国经济,却也为齐帝接下来的改革扫清了障碍啊。”

    “臣等愚钝,倒没有想到这上面去。”郭九龄一楞,小猫也是眼中神彩闪动。

    “想想咱们的长阳郡吧!”秦风笑了起来:“莫洛当年扫清了长阳的权贵富豪,然后咱们的马郡守在长阳郡可是干得风生水起,毫无阻碍,但我们的正策在正阳等地,可是受到了莫大的阻碍,直到在歼灭蛮人一役之后,才开始踏上了正轨,每一次改革,都是杀得人头滚滚啊!这一次安如海,江涛帮着齐帝做了这件事,齐帝只怕心中还很开心了,因为他不用举起屠刀了,这对于他接下来的动作可是大有裨益啊!”

    郭九龄与小猫两人都是眨巴着眼睛,这种帝王心术,想问题的角度,两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方面去的。

    “如此以来,岂不是我们以后要对付一个更厉害的齐国?”小猫怔怔地道。

    秦风大笑起来,“那又如何?小猫啊,你想多了,这一战,于我们而言,还是利大于敝的,先说齐国经济吧,遭此重创,想要恢复过来,可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办到的事情,没有个四五年,齐国对我们大明一定会是笑嘻嘻的。而楚国虽然大败,但却仍然保留了相当的实力,就说闵若英,哪怕他只逃出来的三四万人,但这三四万人也必定是最为精锐的火凤军,有这些,楚国就还有底气,程务本撤退荆湖,组建第二条防线,会与齐国形成僵持之势。而第三,齐人吞下了楚国东部六郡这块肥肉以后,想要守住,可也不是一件易事啊,楚国没有了包袱,以后就如同一只猎犬,窥伺一侧,一有机会,他们必定便要冲到东部六郡去咬上一口,要应付这支立志收复东部六郡的楚人,齐人有的头痛了。”

    “齐国要改革,要重振,他们的未来,的确会更强大,但我们呢?就此裹足不前吗?”秦风笑咪咪地看着两位大臣:“这是一场赛跑,看谁能先到达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