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四十七章:军事布署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提到了海事署,小猫不由多了一个心思。海事署下面是设有水师的,而水师是军队编制,按例,自然是要归属到兵部之下,但现在,秦风却一直没有提到这个问题,而是让海事署如同铁路署一般,自成一体。

    “陛下,这海事署下面的水师,是不是要归口到兵部之下?”他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问题,放到以后再说。”秦风却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海事署现在于我们而言,还是一个需要保密的部门,公开的衙门设置,部门预算之中,都不会出现这个部门,设置海事署一事,仍然会局限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而他们的花费,也不需要动用兵部的预算,他们自收自支。”

    被秦风断然回绝,小猫也是无可奈何。

    “是,陛下。”

    看着小猫有些悻悻然的神色,秦风不由有些好笑:“小猫,说说你这边的事情吧。”

    “是,陛下。”小猫看着秦风:“第一件事,便是城门军的改编问题。”

    “野狗做得怎么样?新婚燕尔,稍稍偷些懒也是正常的嘛!”

    小猫笑了笑:“他现在可是干劲十足呢。城门军的改编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原本近三万的城门军被淘汰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了一万出头。分别被编成了两个战营,一个是羽林卫,一个是虎贲卫。两个战营各自下辖五千人。其中羽林卫主将准备由简放担任,虎贲卫主将准备由邹正担任。而羽林军的主将,则由野狗兼任。”

    “简放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在城门军中任职也有近三年了,可以说这几年城门军还勉强能用,他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担任一个战营的主将,也算是提升了半格。但邹正是怎么回事?他不是矿工营的副将么?事先跟陆丰勾通过没有?”

    “陛下,是这样的,邹正在横甸之战中,不是身受重伤么?自那以后,便一直在越京城养伤,这一段时间呢,野狗不也是在京里养伤吗?两个家伙倒是同病相怜,伤势略有好转之后,倒是经常凑在一起,倒是很合得来。邹正这人,出身绿林,早前是跟着邹明的,是霹雳营的主将,后来与杨致对调,成了矿工营的副将,资历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这一次野狗提出来让他担任虎贲卫的主将,臣觉得倒也没有问题。”

    “虎贲卫另外再选一个主将吧,邹正我准备让他去宝清营担任主将。”秦风想了想,道。“烈火敢死营的副将王启年如今也有了独挡一面的能力,便调王启年去虎贲卫担任主将吧。”

    “是,陛下。”小猫点了点头,改编后的羽林军将是越京城内除开烈火敢死营之外的唯一一支武装力量,陛下要任用王启年,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烈火敢死营的官兵,历年来也一直在外放为各部军官,这也是早例了。陛下愿意下放政事给政事堂,但绝不会将军队也这样随意的放任,肯定是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羽林军是越京城的羽翼,其军官,士卒一定要是来历清白,这一点,你要把握住,野狗有时候在这上面有些犯糊涂。”秦风叮嘱道。

    “陛下放心,这些人都是越京城或者越京城下属各县的良家子,每个人的履历都是一清二楚,这在兵部都是有档可查的。”小猫肯定地回答秦风道。

    “嗯,改编后的战斗力还怎么样?”

    小猫笑了起来:“陛下,城门军以前的战斗力的确是不怎么样,主要是里面混日子的人太多了,但现在,这些人都被毫不留情的扫地出门,野狗那性子,您也不是不知道,听说连苏尚书的面子都毫不留情的给驳了回去,让苏尚书很是恼火。留下来的,都是很不错的小伙子,而且您也知道,就算这些人现在不怎么样,落在了野狗手里,不出半年,便会给您一支强悍的部队。野狗可是从苍狼营中直接调来了十名校尉,五十名哨长。现在两卫的大练兵已经是轰轰烈烈的展开了。野狗甚至还放出话来,一年之后,要与烈火敢死营较个短长呢,把马猴气了一个半死。”

    “要与烈火敢死营比,只怕不太现实。”秦风也是哈哈大笑:“烈火敢死营上马便是骑兵,下马便是步兵,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卒,也能与普通部队的伙长较量,野狗要真要与马猴较戏,将来只怕会输得很惨。不过这个心气还是很好的。先让他练着吧,正式成军之后,两卫要轮流调往前线轮战。作为卫护京城的精锐,不打仗,那是不行的。”

    “是这个道理,陛下。”小猫一脸的理所当然,没见过血,没上过战场的军队,永远也不能自称精锐。训练得再好,那也只是外头看着光鲜,而战场,才是真正检验一个部队成色的地方。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一溜就知道了。

    “陛下,根据先前的计划,现在苍狼营和矿工营已经正式调回到了越京城,一个驻扎在昆吾县,一个驻扎在南阳县,正好一南一北,为越京城护卫。锐金营也已经抵达了正阳郡,猛虎营驻扎于沙阳郡,陆一帆的厚土营也已经重新补充完毕,现在驻扎于太平城,以卫护太平城,大冶城的安全。霹雳营驻扎出云郡,追风营如今也在哪里,不过追风营在战事平稳之后,也将会调回到越京城。宝清营驻扎于永平郡,而其它部队,则分别在武陵战区以及开平战区驻扎。”

    “嗯。今年应当又有一批士兵该退役了吧?”

    “是的,陛下,按照朝廷的政策,今年所有的军队,将有一万五千余名士兵应当退役,不过对此,兵部上下以及各部将领都还是颇有异义的。”小猫看着秦风,道:“就是臣,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

    “怎么说?”秦风掀了掀眉毛。

    “这些今年要退役的士兵,抛开那些受伤而不能战斗的士兵不说,其它人,可都是有经验的老兵啊。让他们退役,短时间内,会让部队的战斗力下降的,而且,军官们更舍不得让他们走啊!”

    “不走怎么行?”秦风哼了一声:“士兵一旦超过三十岁,必须退役。我们大明实行的是精兵策略,部队编制只有这么多,这些人不退,年轻人怎么顶上来?如果一直让他们呆在部队之上,再过些年,他们的体力等方面都会下降,战斗力不会再在巅峰,那时候才想起淘汰他们,岂不是晚了?这两年正好我大明没有大的战事,不趁这个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是要吃大亏的。一个新兵,到了军队里,最多一年时间,便能带出来了。所有军官们必须认识到这个问题。”

    “其实可以扩军!”小猫讷讷道。

    秦风哧的一笑:“这个话,你跟首辅和苏开荣他们说去,看他们喷不喷你一脸口水,扩军?那便要军饷,要装备,不算这些,光是扩充一个战营的吃喝拉撒一年下来都是一笔大数字,你觉得如今的大明负担得起吗?”

    小猫顿时哑然,其实就这个问题,他已经与首辅以及户部有个私下的交流,的确如秦风所言,被这两人喷了一脸的口水,本想让陛下来开这个口,想不到一开口便被陛下给堵死了。

    “小猫啊,其实这个事情,你可以换一个方式去思考。”秦风淡淡地道:“这些人退役了,军队的确会有一段时间的适应期,但我们大明的民间,可就有多了更多的善战之士。不然我为什么允许这些士兵可以携带自己的盔甲,武器等返乡?如果有事,一声令下,这些人便又可以聚集到大明日月旗下,他们都是老兵,对大明军律相当熟悉,到时候不费任何力气,便会多几个精锐的战营出来,你说对不对?”

    听着秦风的话,小猫不禁无语了,敢情,陛下这是为了省军费呢!不过想想也是,这些人虽然退役了,但在军队之中练出来的技能,可是不会丢掉的。

    “再者,你们兵部也可以利用他们,将大明的预备役制度真正的充实起来,这些人回到乡里,在农闲时节,可以组织村乡青壮开展军事训练嘛!我想这些人,一定很高兴去干这样的事情的。”

    “陛下,干这些,也是要钱的。”小猫摊摊手,“总不能让他们白干。”

    “这就看你这个兵部尚书的本事了罗!怎么又省钱,又把事情办好。要是事事都要我来想办法,那我还要你们做什么?”秦风大笑道。

    听到秦风这般耍赖的说法,小猫不禁无语,这是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啊。不过陛下所说的这的确是一条路子,如果让这些退役的老兵发挥余热,回到本乡本土,组织青壮开展军训,这样以后这些青壮加入到军队之中,军队训练他们的时间便会大大下降,而且一旦国家真要大规模用兵的时候,这些青壮也可以立即被征用,而且战斗力可观。

    当然,落到实处,开展这些工作,还是要用钱的,看来今年便是不要这张脸,也要多挣一些预算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