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四十八章:劳动教养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出了越京城往北四十里,便进入到了昆吾县,一条可以容纳两辆马车并行的直道联接着它与越京城,这两年,随着越京城的快速发展,昆吾也借着这个东风,跑步前进。因为越京城里的地价,房价越来越贵,不少原本在越京城中的作坊,开始向着周边的县治转移。越京居,大不易。不少的商人将原本的作坊,仓库转移运这些地方之后,可以节约大量的成本,而便利的交通条件,并不会对他们的生意有多大的影响。

    而像昆吾这样的县城,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举双手欢迎的,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大量的税收。大明对于农民的税收是相当低的,为了鼓励农业,税收是三十税一,取消了人丁税,而是以土地为税收的依据。土地越多,交纳的税率便愈高。这个政策主要是为了遏止土地的兼并而产生的。到目前为止,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这样低的农业税率,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自然是杯水车薪。使得地方上的亲民官,不得不将目光转身其它的税源。而重头便是商业税。

    商业税是十税一,商业愈发达,收取的税自然就更多。而这两年,大明中央政府因为连年的战争,穷得要死,政事堂便毫不犹豫地将地方上缴中央的税款作为了官员考绩的重要参考项目,税收得多,你的政绩便是杠杠的,升官可期。在这样的背景之一,发展工商业,让商人更有钱,从而能找他们收更多的税,便成了各地亲民官们的最大的源动力。

    像昆吾这样的县治,这两年来,县城内人口便翻了数番,去岁末的人口统计,居然已经达到了十数万人。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据,像昆吾县现在面临的情况,与越京城其实并无两样,快速发展的城市和滞后的城市建设。

    但中央政府都没有钱来解决这个问题,一个小小的昆吾县,自然也对此无能为力。

    “一个昆吾县,去年上缴的税赋,已经抵得上边远地区的一个郡治的税赋了。”骑马伴随在秦风身边的首辅权云向秦风介绍着当前昆吾的情况,“但是问题也很多,越京城面临的问题,昆吾同样也有。而越京城没有的问题,昆吾同样有,比方说治安问题。越京城从去岁开始进行了一次大扫荡,清除那些污垢顽渍,越京城倒是因此面貌大变,但像昆吾等地可就更加糟糕了一些,因为不少的混帐从越京城里逃到了这些地方。”

    “发展总是要付出代价的。”秦风对此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大的问题,小偷小摸啊,抢劫勒索啊,就算是在大治之世,就能少得了吗?照样都是有的。这样的人,也只能躲在黑暗之中悄悄的干活,什么时候朝廷想要收割他们了,就挥舞着大刀来割一茬,然后便能管上一段时间,等新的一茬长起来之后,再来挥舞刀子。

    “昆吾县令班定远已经上了数份折子叫苦了,说是昆吾的县狱已经人满为患,不得不将先前逮进去的那些选了一些罪行较轻的放出去,但这些人出去之后,照样还是要作奸犯科啊!他倒想得好,想将一批人犯押送到越京城来,岂不知越京城的监狱同样也关不下么?”权云连连摇头道。

    “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么?”秦风有些惊讶地道。

    “陛下,这世间,好吃懒做的人总是数不胜数的,明明可以靠力气吃饭,但他偏偏却要去走偏门,其实去年鹰巢主持的大力打击帮派的活动,臣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这些帮派固然是行违法之事,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们也替朝廷管理着大量的不法之徒,可以将这些事情限制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现在倒好,鹰巢将越京城内的大帮派头子一扫而空,下面就失去了控制。”

    “首辅之言偏颇了。”听到这个说法,秦风皱起了眉头:“这些帮派对社稷危害极大,有些帮派,宛如便是另一个朝堂,治理地方是官员的职责,如果竟然要去依靠黑道,帮派去做事,那只能说当地官府很不称职。打击这些帮派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我大明还要清现那些武林宗派。”

    权云听了大吃一惊:“陛下,此事得慎重啊!这些人可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他们现在相当多的弟子在军中,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军官。”

    秦风瞅了一眼权云,微笑道:“首辅不用担心,我自然不会就这样一棍子闷下去。会讲究策略,徐徐图方。但是,我也绝不会允许大明国内,出现又一个万剑宗,或者南天门,以一介宗派,竟然能影响到朝政,甚至要挟朝廷。”

    权云默然。

    “我已经准备在上京城设武苑。”秦风淡淡地道:“大明宗派中那些实力显赫的的宗派,都可以到武苑来传道。”

    “要是有人不愿意来呢?”

    “不愿意来?”秦风打了一个哈哈,“会来的,因为不愿意来的,朝廷会叫他怎么做人的。”

    既然皇帝早有打算,权云倒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皇帝顶牛,相比起朝堂中的其它大事,这些事情,不过是小事了。大明的那些武林宗派,本来就不大成气候,虽然门派众多却没有南天门,万剑宗这样的巨挚。而且现在很多宗门的子弟都在军中当武官,想来推行武苑的政策,也不会太难。而且以皇帝的性子,应当是会抛出一个大饼去钓他们。现在在大明,几大宗师都是朝廷的爪牙,他们也翻不起大浪来,只要军队能控制住,便不会有什么大事,顶多翻出一些小浪花来。

    “陛下,那些作奸犯科之徒,还是得想些办法出来啊!就这样放出去,也不是办法,昆吾县已经证明了,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权云接上了上一个话题。

    “首辅这么说,肯定已经是有了想法了,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吧!”秦风瞟了一眼权云,笑道。

    “臣却实有了一些想法。”权云道:“陛下,与其把他们关在监狱里吃白饭,国家还要养着他们,不如把他们发配出去。”

    “发配出去?发到哪里去?你的意思是将他们撵出京城治下,赶到别的地方去祸害百姓?”秦风一笑:“首辅,这可是治标治不治本,你是眼不见为净了,但其它地方的老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不不不!”权云连连摇头,“当然不是这样的。陛下,臣是这样的想的,像武陵,桃园,益阳这些地方,被齐人糟塌得够呛,人丁急剧减少,大量的壮丁,富户,都被齐人裹协走了,现在大量的田地抛荒,无人耕种。虽然陛下大量的授田给有军功的士卒,组织军人家庭移民,但相对于这三郡的抛荒的土地,还是杯水车薪啊。所以,臣想,组织这些不法之徒去哪里屯垦。”

    “屯垦?”秦风挑了挑眉毛。

    “不错,挑选出现在那些家伙中的并非罪大恶极的家伙,组织成屯垦团,以军法约束之,将他们派到益阳,武陵,桃园等地,组织屯垦,开垦土地,这样一来,可以腾空监狱,更可以让这些在牢里听白饭的家伙能创造价值,也算是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赎罪嘛!”

    “当地的官员们能接受?”秦风笑道。

    “他们当然能接受。”权云笑嘻嘻地道:“他们开心得不得了。这些人去屯垦,创造出来的价值可都全归当地所有,而这些人,只不过是让他们吃饱穿暖就可以了。这样的好事,那里去找?而且这三地,现在可以驻扎着大量的军队,这些人去了哪里,要是不老实,那时时刻刻都会有军队教他们怎样做人呐!”

    “都打得一手好算盘呢!”秦风大笑:“既然如此,首辅就去办吧。让这些人去好好的劳动改造一番,让他们知道劳作不易呢!不过呢,光压还是不行的,还是要给这些人以希望嘛,按照他们的刑期,在屯垦团里改造得好呢,他们就可以在刑满之后,获得他们在屯垦期间开垦出来的耕地。当然,这些垦地至少在十年之内不许买卖。也许有了土地,这些人以后会老实一些的。”

    “陛下圣明,如此一来,那这屯垦之策,实施起来就会更顺利一些。”权云大喜。

    “此策,先在越京城和昆吾,南阳等地实验吧,第一期的屯垦团都放到桃园去,那里与齐国接壤,屯垦团必须要有军队保护,这样他们会更老实一些。如果行之有效,那再推广到各地,以后但凡有刑徒,都可以按此办理。”

    “多谢陛下,如此一来,则天下刑狱空乏可期,此乃盛世之治也。”权云大拍马屁。

    “咱们这是自己吹捧自己吧,只不过换了一个形式而已。”秦风大笑,“不过这比将他们关在监狱里的确强多了。屯垦,劳教,哈哈哈,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