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四十九章:预测

www.dopeat.com 马前卒     随行的小猫听着皇帝和首辅的对话,哧的笑了出来。

    “劳动教养,这法子好,陛下,这也算是废物利用吧!大明各郡,这样的罪犯可是真不少,统统送到那些地方去,一来也可以充实地方丁口,二来也可以让那些抛荒的土地再被重新利用起来,三来,也让那些家伙好好的体会一下,劳作不易。这算是一箭双雕啊!”

    “话是这样说,但这样一来,以后这些地方的民风,未免就糟糕了。”权云叹道:“有一利,必有一敝,不过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能先这样办了。回京之后,我马上让刑部开始着手此事。”

    “世上那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秦风笑道:“不过是看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罢了,就像我们这一次引爆了齐国的内部矛盾,却也让曹天成找到了革弊鼎新的机会,未来我们面对的齐国肯定会比现在更强悍,更团结。看起来我们是吃亏了,但是呢,我们也获得了发展的时间,曹天成想要把国内的那些弊政彻底压服下来,没有个几年是不成的,首辅啊,这几年,可就是关键期了,早前我跟小猫和郭九龄说过,这是一场赛跑,我们如果不跑到前头,那未来可就要输了。”

    “有陛下带着我们奔跑,我们怎么会输?”权云倒是信心百倍,“陛下,咱们的太平银行,现在可是已经开到了长安,洛城等地去了。”

    “是嘛,苏灿的手脚倒是蛮快的嘛。好得很,这就是一个抽血机啊,源源不断地抽取齐国的血液来滋补我们。”秦风开心地大笑。“此可顶得上一个战营。”

    “陛下,这几年,我们也得抓紧时间解决秦国的问题啊!”小猫道:“说句老实话,我实是在眼馋秦国的兵源,那么好的士兵,在秦国那些人手里,完全是白瞎了。要是落在我们手里,转眼之间,便能将他们变成虎狼之师。”

    “这个急不得。”秦风摆了摆手:“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不找准锲入点,我们贸然插手,那会自取其辱的。介入早了,倒是成全了秦国人,在外面的压力之下,他们定然能暂时抛弃成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那我们可就偷鸡不着蚀把米了。总得等他们自己闹起来,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才是最佳时机呢!”

    “只怕也快了。”小猫哼了一声,“我师兄前段时间给我来信说,卞无双派了人过去跟他谈判呢,意思就是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师兄推测,那家伙,只怕在悄悄地将军队往青州郡边境调动,其意如何,不言自明。”

    “哦,安如海这一次肯定是回不来了,你师兄宿迁只怕会上任西部主将,他现在有什么打算?”秦风感兴趣的问道。

    “楚国的大佬们一度惊慌失措,曾要求我师兄带着西部边军回援上京城。先前有卞无双的威胁,如果卞无双要谋秦国之内的话,说不定楚国的西部边军真会调回去。”小猫笑道。

    “那是好事啊!”秦风笑道:“我们这边的人一直在盯着戴叔伦,这家伙这阵子跳得极欢,五月初八,便是邓洪嫁孙女的时候,我估计着,秦国被踢爆,也就在这一段时间里了。”

    “五月?陛下,哪咱们可得抓紧时间了。光靠宝清营可是不行,陆大远那一万投降的秦军,可着实不能让人放心,陈志华那边,也得做好一切准备了。”

    “我已经给追风营下了命令了,让他们从灵川郡返回,稍加修整之后,立即赴永平郡待命。”秦风道。

    “矿工营和苍狼营也要动员起来。”小猫双眼炯炯发亮。“陛下,我认为应当以拉练的名义,让这两个战营向永平郡方向移动。”

    “回去之后,你与野狗商量,先做一个预案出来吧,还有两个月,时间来得及。”秦风笑道。

    “是,陛下。”小猫兴奋地道。只有吞并了秦国,明国在将来与齐国的对抗之中,才会有更大的赢面,至于楚国,小猫已经没有考虑他们了,这一次的大败,已经让他们彻底退出了争霸的行列之中。而且陛下和皇后又岂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来拉拢,收买楚国的文臣武将?将来,齐明大战爆发的话,楚国,只会成为大明的附庸。

    “闵若英要是死了就好了。”小猫突然道,“他要一死,那娘娘说不定在上京城便能掌握大局。”

    秦风瞟了一眼小猫,摇了摇头:“闵若英已经晋级宗师,想要杀死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一次,齐国在潞州一来是兵力被调走一些之后,包围圈已经出现了薄弱点,二来,楚军也还有一战之力,闵若英逃出来是没有问题的。”

    “真是可惜!”小猫连连摇头,“正如陛下所说,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事情啊!就像程务本程帅,说实话,他对我是教益颇多,跟着他我学了很多的东西,江涛,更是一个奇才,一介文弱书生能统领大军,这可是极罕见的,还有江上燕,可惜啊,江涛死了,而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要与程务本与江上燕对垒疆场,想想就是一件让人很不开心的事情。”

    权云冷冷一笑:“程务本的确是一个难对付的人手,但也许,用不着我们去对付他,以他的性子,只怕最终的下场是会死在自己手里的。”

    秦风一下子勒停了马匹:“这是怎么一个说法?程务本这一次如果稳定了荆湖防线,可就是大楚能守住大半壁江山的功臣啊,以他在楚国的威望,谁人能动他?”

    “还能有谁?当然是他们的皇帝,再加上一个罗良,嘿嘿。”

    小猫也不解地凑了过来:“难道闵若英不应当在此战之后明悟到程务本才是国之干臣吗?那罗良,委实是个靠不住的。”

    “小猫,你不要忘了,程务本是反对这场战争的。如果说这一场仗打赢了,那闵若英自然会不介意往事,但偏偏却输得这么惨,你说闵若英看到程务本会不会顺眼?再者,程务本在万州的时候,想着的不是去设法救驾,而是径自撤兵回荆湖,哪怕闵若英知道这个战略是正确的,但他不会介意?因为在程务本的心里,他这个皇帝死了也不打紧。三来,程务本当真在荆湖站稳脚跟,建立起防线,以楚国现在国内的局势,再加上娘娘的推波助澜,程务本必然会独揽兵权,到时候闵若英能放心?罗良会甘心?所以臣以为,程务本必死无疑,他的死期,就是荆湖防线彻底建立,闵若英喘过这口气来的时候。”

    秦风的脸色有些难看,对于程务本,他是非常尊敬的,正是因为程务本在当初替他制定了小蛇吞象的策略,才让他一举击溃了越国军队,击杀了越国皇帝,从而顺利的推翻了越国的政权,建立了大明。如果按照秦风的本意,本该是步步为营的,如果真是这样发展的话,也许现在秦风还在与越国皇帝纠缠着,那有现在大明的大好局面。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这样死去?

    看到皇帝的目光,权云叹了一口气道:“陛下,这便是程务本的宿命,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敢说,假如闵若英将一杯毒酒放到他的面前,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吞咽下去。我们,救不了他的。”

    沉默半晌,秦风道:“回头还是让郭九龄那边派人与程务本沟通一下吧。你先前说,兮儿必然会推动此事?”

    “臣是这样认为的。”权云道:“娘娘其实是深谙权术之争的,对于娘娘的手段,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臣估计的不错,娘娘一到上京,必然会说服太后,将楚国的所有军事权力全部都交给程务本,当然,这对于现在的楚国,的确是有好处的,但同时,也是在一步一步的把程务本往死路上推。没有了程务本的楚国,在齐国人的攻击之下,一定会举步维艰,将来必然会更加仰仗我们。”

    “兮儿当真会这么做吗?”

    “娘娘一定会这么做的。”权云斩钉截铁地道。“因为这对于大明来说,是一件好事。程务本对于齐国来说,是一堵墙,但对于我们大明来说,却是一柄刀,他太了解我们了。”

    “程务本所真有事,江上燕岂不是也会危险?”小猫叹道,“真是可惜了。”

    “这个人的确是员允文允武的大将之才。在程务本没有死之前,他不会有危险,但程务本一死,他当然也就活不成,不过救他倒不是没有可能。”秦风想了想,“这个人,我要救出来。小猫,回头你与郭九龄商量一下,宁知文不是现在已经投奔了我们吗?让他择机而行,到了那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将江上燕救出来。”

    “明白了,陛下。”小猫道:“程务本若当真死在闵若英手中,江上燕对于楚国就会死心了,到时候他就会回到大明,为陛下效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