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五十二章:怒不可遏

www.dopeat.com 马前卒     所谓万剑宗欠闵若英的情,就是当年杨致在行刺闵若英而行将被捕的时候,傅抱石将其送走,而闵若英利用此次事情,使万剑宗宗师傅抱石带领万剑宗一批精英弟子加入军队,为楚军马前卒。甚至于当年闵若兮联合三国除掉李挚的时候,楚朝亦是拿着这个把柄,让万剑宗宗主毕万剑下山。否则,以毕万剑的身份,能力,是不大可能落井下石来暗算李挚的,他其实更希望与李挚公平一战。

    如今随军的万剑宗子弟一战尽数而殁,万剑宗亦可谓是损失惨重了。这一批弟子可都二三弟子之中的脊梁。所以傅抱石才说,万剑宗欠闵若英的情还完了。

    傅抱石说得极不客气,但像万剑宗这相的巨挚,他也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听了傅抱石的话,闵若英只能苦笑:“傅大师,万剑宗的功绩,朕是不会忘记的。现在,宗师要弃朕而去了么。”

    傅抱石摇了摇头:“陛下想错了,傅某也好,万剑宗也好,做事总得有始有终,哪怕万剑宗至此只剩下傅某一人,也会为了陛下返国而征战的,但护卫陛下回到楚国之后,傅某亦将返回万剑宗,或者从此以后,万剑宗会封闭山门了。”

    闵若英一惊:“傅大师,大楚此次大败,齐国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从此恐怕战火延绵,大楚正需要万剑宗的鼎力支持呀!”

    傅抱石叹了一口气:“陛下,万剑宗出身的弟子,但凡在军中为将的,自然仍然会效力于陛下,但其它人,着实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此战,我万剑宗足足葬送了一代人啊!”

    他拱了拱手,又些意兴阑珊地转身,走出了大帐。抬头仰望着天上的半弦月,在心里暗叹道:“杨致啊杨致,万剑宗为你,可是付出巨大,希望你能不负宗主所托,能为万剑门撑起传承的希望。”

    帐内,看到傅抱石拂袖而去,闵若英脸上阴晴不定,一边的罗良亦是极为恼火,他身为大楚统帅,但在傅抱石的眼中,却被视若无物,自然是没脸。心知傅抱石定然是因为此战的失败而恨极了自己。

    “陛下,您太纵容万剑宗了。这才使得傅抱石这样的人目中无人,罔顾上下尊卑,肆意枉为,万剑宗死了三百人算什么,此战大楚士卒伤亡可以数以十万计。”罗良愤怒地道。

    闵若英嘴角抽搐了几下,看着罗良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想着此次如果不是罗良一力主战,自己怎么会吃了如此的一个大亏?楚国数十年的积蓄,可谓是一朝尽丧了,如果不是罗良是一位宗师,他的四位义子此次已有两人战死,另外两人是火凤军的将领,他真想一掌毙了这个混帐东西。

    看到闵若英阴沉的目光,罗良心中一凛,此战失败,作为大楚军队统帅,他自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如果全算到他的头上,他却也是心有不甘,如果不是闵若英一心想要击败齐国一统天下,自己又何必投其所好?此次大战,如果不是他点头,自己能出兵吗?而且最后率领火凤军倾巢而出的,不也是闵若英自己吗?当初自己可是劝他留守昆凌关,等待大军的好消息的,这下倒好,皇帝肯定是把什么全算到自己头上了。

    他低下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看着罗良的脸色,闵若英却明白,自己还不能给这位宗师兼统帅太难堪了,接下来的返程,他仍然需要罗良的效力。当然,等到了万州,与程务本会合之后,便可以罢免了罗良的统帅之职了。

    此战过后,闵若英才幡然醒悟,罗良纵有才,却也不是能统领全国大军的帅才,唯有像程务本这样的老成持重之人,才是可以委其重任的人啊。接下来楚国必然要进入战略防御期,被称为楚国铁壁的程务本正好一展所长。

    “罗帅啊,话虽这么说,但万剑宗仍是楚国股肱心腹,毕宗主更是国之柱石,此次他们损失太大,封闭山门,休养生息也是可以理解的。”心里想着换帅的事情,嘴里却还在向罗良解释着。

    “陛下,秦国李挚亡,越国卫庄,我大楚文大师,还有齐国曹冲这三位顶级宗师互相牵制,再也没有出世,毕万剑的存在与否,其实并不重要了。其它宗师之间,相差不大,陛下其实不必再对万剑宗太假以辞色,国难当头,像万剑宗这样的宗门,更应该带头为国效力,否则这么多年大楚对他们的供奉,岂不是就喂了狗了。”罗良道。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供着毕万剑啊。”闵若英却是摇摇头:“这三位再不出世,毕万剑就是我们的王牌,竹海一战,已经坐视了毕万剑有着不下于李挚这四大宗师的实力,可惜文大师执意而去,否则文大师与毕万剑联手,我大楚便能压大齐一头了。万剑宗之师,待朕回上京之后,再徐徐图之吧,朕会上万剑宗亲自走一遭,与毕宗主好好的谈一谈。”

    见皇帝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提议,罗良亦是心里头窝火,站了起来,双手抱拳道:“陛下,此去万州,肯定不会一帆丰顺,臣去巡视鼓舞军队。”

    罗良挥手道:“卿自去吧,朕也乏了,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杨青一回来,你让他马上来见我。”

    “臣知道了。”罗良答道。

    看着罗良出门,闵若英如何不知道,自己这位昔日的头号打手对自己心有怨意,但他心中更是恼火,自从罗良出任东部边军统帅之后,给自己就没有带来过什么好消息。数年之前,好不容易出兵齐国,占得先机,但在接下来与曹云的较量之中,自己所倚重的这位大将,连吃败仗,将前期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优势损失殆尽,更是在后来的数年之中被曹云压着打。而反观被自己召回来任副将的江涛,只不过是当初程务本的副手,但却奇计迭出,屡胜齐军,这才在昆凌关战线之上勉强维持了一个僵持的局面。而这一次,更是让自己失望透顶。江涛战死,更是让他下定了决心,回去之后,便一定要换帅,让程务本再次上位。

    内卫统领杨青已经被他派往万州联络程务本部,只要与程务本部汇合,那楚军便又有了接近十万大军,齐军此刻忙于平叛,再也无法兼顾自己,回去楚国,当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让程务本重任东部边军统帅,再建东部边军,重现楚国铁壁的威风,镇守昆凌关一线。

    想到这里,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此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也没有捞到,反而折损了无数兵将的性命,江涛,罗无畏这些大将先后不殒命,而安如海,也难以活着回去了,此乃大楚数十年之未有的败局。回到国内,如何收拾残局,还是一个大难题。杨一和的那些徒子徒孙,大哥那些隐藏着的支持者,必然又要跳出来叫嚣了。

    说不得,回到上京城之后,必须展开又一波的清洗。把这些跳出来的人全都清除出场。

    盘膝坐在毯子之上,他闭目调息,这一路之上,即便是他贵为皇帝,也得披甲执坚,冲锋在前,好不容易杀出了重围,此刻放松下来,却也感到了无比的疲乏。哪怕他现在贵为宗师,可在军阵之中冲杀,即便是宗师,其作用也只是箭头而已,而拦截他们的齐国军队之中,也不乏宗师押阵。要不然,傅抱石也不会受伤了。

    希望杨青他早一点带回来好消息,现在程务本也应当得到自己突围而出的消息,该当率军前来与自己汇合了。

    慢慢的进入到物我两忘之境。

    “陛下,陛下!”不知过去多长时间,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呼喊之声,闵若英霍的睁开双目,面前站着的正是他入定之前盼望的内卫统领杨青。

    决定突围的时候,闵若英便派杨青秘密潜出潞州,前往万州联络程务本,现在,他终于等回来了他。

    “程帅到哪里了?”闵若英直截了当的问道。

    杨青的脸色难看之极,看着闵若英半晌,才低声道:“陛下,程帅已经离开万州了。”

    “我知道他离开万州了,现在他距离我们还有多远?”闵若英不耐烦地问道。

    杨青打了一个突儿,踌躇半晌,才道:“陛下,程帅离开了万州,并没有向潞州进发,而是向国内退去,现在,据臣的消息来源确定,程帅已经到了荆湖郡了。”

    闵若英的眼睛蓦地睁大:“荆湖郡?程务本跑了?即便是他想跑,为什么不是去昆凌关,而要去荆湖?他难道不清楚,如此一来,东部六郡就再也保不住了吗?”

    “陛下,东部六郡已经易手,程帅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在东部六郡驻防,而是一直在向后退却,齐国郭济云的部队,已经夺取了昆凌关。”

    帐内的空气陡然凝滞,即便杨青现在已经晋级九级,此刻仍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