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枪手1号

第九百五十三章:猜忌之心

www.dopeat.com 马前卒     大帐内除了闵若英粗重的喘息之声,再无其它任何声响。杨青低着头,亦不敢作声,闵若英是宗师级的大高手,此时竟然连自己呼吸都不能控制,可见他此刻内心的愤怒程度。

    好半晌,杨青才悄悄地抬起头来,偷偷地瞧了一眼闵若英,立时被吓了一大跳,皇帝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涨得通红,似乎随时都有暴走的可能。

    杨青只觉得度日如年,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喘息之声渐平,耳畔却传来闵若英阴狠的笑声:“好,很好,亏朕还认为程务本忠心一片,居然敢弃朕而去,是认为朕肯定不能活着回来了吗?好,真是太好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杨青不敢在这个问题之上发一言,即便他认为,程务本如此做,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程务本当真有野心的话,也不会让江涛带着一万骑兵去送死了。但此时此刻,他又怎么敢出声替程务本辩解。只能默默地垂着头,任由闵若英发泄。

    “万州既然已经没有了我们大楚的部队,此刻必然已经尽数为楚人所控制,以你探得的情况,万州我们还去得吗?”闵若英终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现在,他首要的任务是活着回去,而且还得带着他的部队回去,程务本既然敢如此做,必然有所倚仗,要是自己孤家寡人走脱,那个敢弃君父于不顾的家伙,难道就不敢弑君犯上吗?

    “陛下,万州虽然已经没有了我们的部队,但是也没有楚人的精锐之师,郭济云所部主力,已经奔赴昆凌关,在抢占了昆凌关之后,便开始攻击东部六郡之地,而郭济云本人,则率领他的骑兵,在消灭了江涛将军所部之后,已经率部奔向长安,听闻安如海大将军的部队,如今正在向长安进发,郭济云显然是回去护驾了。现在的万州,主要是一些齐国郡兵在防守,而且只是驻扎在城市,我们大军奔赴万州,仍然是没有问题的,必竟我们不是要攻城掠地,而只不过是借道返国而已,以郡兵之力,根本就不敢撄我军之风。”

    “然后呢?”闵若英冷哼着,指着挂在帐内的一带副地图,“然后便退往荆湖?有程务本这个欺君罔上的混帐在荆湖,朕还敢去哪里吗?”

    杨青沉默片刻,“陛下,如果不走万州,我们就必然要走凤凰山,而在哪里,有一支齐国龙镶军已经驻扎在了那里,现在还不知道具体他们有多少人?但一个战营绝对不会少,而且一旦我们走哪里,很有可能招来更多的齐军主力的攻击,就算我们过了这个坎,可在东部六郡方向上,周济云的部队已经等在了哪里。可谓是场场苦战。”

    “就算是场场苦战,朕也不会去荆湖郡的。”闵若英的脸色有些狰狞,“杀,杀出去,杀过凤凰山,杀出东部六郡,朕要从东部六郡返回上京城。”

    “陛下,微臣还是觉得走荆湖把握更大一些,程帅,不至于敢忤逆陛下。”杨青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不敢?他已经敢了。”闵若英冷笑:“但凡他是一个心中有君父之人,会在君父尚被困在潞州的时候,但悍然撤军退回荆湖吗?如果周济云不是想要抢夺去昆凌关的功劳,而是率领其主力去潞州加入围困我们的行列,我们还能杀出潞州重围吗?这一次是朕运气好,曹云功高震主,此战过后,必然去职,周济云为了夺得更多的功劳以抢占曹云的这个位置,所以才会不去潞州,而是先派主力去抢昆凌关,再带骑兵去围剿安如海,如此一来,他夺得昆凌关的功劳便是实打实,而去围剿安如海,必然又会获得齐国绝大部分贵族豪绅的支持,如果不是周济云的这点小心思,朕还能杀出重围,做梦吧!”

    杨青脸上变色,不管怎么说,皇帝的这一番推断都是有道理的。

    “杨青,你是朕的心腹之人,朕也没有什么可瞒你的。在朕还是王子的时候,程务本就是不支持朕的,他私下了里对朕的评语,朕也不是不知道。但朕还是忍下了这一切,虽然解除了他东部边军统帅的职务,但仍然将他高高的供起来尊敬着,去年甚至还重新起用了他。可惜,此人对朕的恨意,看来是根本没有消除,而是深埋在心底,一有机会,便要害朕了。嘿嘿嘿,他现在恐怕正在盼望着朕战死在潞州,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扶持着朕的儿子登基,然后”总揽大权,当一个太上皇吧?”

    杨青脸色大变,闵若英所说,太过于诛心,杨青甚至连想也不敢往这方面想。

    “朕怎么还敢去荆湖?荆湖郡守曾琳,可是杨一和的余党,那时候看在他还很识趣知好歹,在荆湖郡的声望又是极高,所以朕并没有动他,现在有了如此好的机会,此人还不会抓住?现在想来定是与程务本勾结在一起了。朕去荆湖,岂不是自投罗网?”

    “陛下有四万火凤军,此去荆湖,又有何惧?程务本与曾琳当真有不臣之心,正好可以一鼓碎之。”杨青仍然想劝说闵若英去荆湖,他打心眼里不相信程务本为反,而且有四万火凤军在侧,这一股强大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反叛者三思而后行。

    “杨青,如果朕不是深信你不疑,单你说出这番话来,朕就要怀疑你是不是程务本的同党!”闵若英厉声道。

    杨青大惊失色,卟嗵一声跪下:“陛下,正心中只有陛下一人,此生亦只效忠陛下一人而已。”

    闵若英阴声道:“朕知道,所以才没有怪你,你不统大军,自然不知荆湖的具体情况,火凤军是骑兵,到了荆湖那种沟河湖派遍布的地方,能有什么作用?程务本先到了荆湖,只要掌握了一支舟师,就可以这四万火凤军进退不得。”

    “是属下愚蠢。”杨青叩头道。

    “去请罗帅过来,还有火凤军的所有将领。”闵若英吩咐道,“万州去不得,我们必须还要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回家了。”

    荆湖郡城外,郡守曾琳迎来了自齐国退兵的程务本。

    曾琳,楚国杨一和为相时期的老臣,年逾六十,是杨一和在政期间极为倚重的封疆大吏,数年之前,上京事变之中,曾琳见机极快,在杨一和倒台之后,立即便上书朝廷,表明了自己的忠心耿耿,总算是保全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官位。在当时,闵若英也急需要这样一个人作为榜样来标明自己得位的正确性以及人心所向,所以当时,曾琳还是得到了不少的溢美之词。再往后来,闵若英坐稳位置,想要替换曾琳的时候,却找不到这位的任何把柄了。

    说他是杨一和的同堂,肯定是不行的,因为之前,闵若英自己都下旨表彰过他,而想在施政之上抓他的小辫子,却是根本抓不着,此人在荆湖有着极高的人望,无之奈何之下,这件事就这样拖了下来。

    “程兄,一路辛苦了!”看着满脸疲惫之色的程务本,曾琳迎了上去,拱手为礼。

    “曾兄!”程务本苦笑一声:“大楚立国百余年,最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临了,还望君与我共渡时艰,卫护楚国。”程务本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道:“我准备在荆湖构建大楚第二道防线,需要曾兄的大力帮助。”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而且已经做了相应的准备,荆湖郡已经全郡动员,郡兵已经进入临战状态,但他们的能力,打打下手还行,指望他们克敌制胜,却是不用想了。而郡内青壮,我亦动员了起来,开始加固各府县城墙,构筑防线,只等程兄归来。”曾琳道:“说实话,我真不愿意看到程兄出现在我的面前。”

    程务本却没有听清楚曾琳的最后一句话,“曾兄竟有如此战略眼光,居然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那太好了,如此一来,程某便又多了几份把握。”

    曾琳苦笑:“我哪有这个本事,让我治理一方,那我是手拿把拈,要让我参谋军事,那就是抓瞎了,我之所以做好了这些准备,实是因为昭华公主给我写来了一封长信,她言道程帅必然会率兵退至荆湖,甚至昭华公主还在泉州为程帅募集了军费数百万两,军粮数十万担,现在这些就在我郡库之内封存着。”

    “昭华公主?”程务本脸色微变,昭华公主是大明的皇后娘娘,而大楚落到如此地步,背后却也有明国的推波助澜,此时听了曾琳的话,心中当真是酸涩无比。

    “不错,不仅如此,昭华公主在泉州还说服了宁氏一族,程帅,我来为你介绍,这位便是宁氏族长宁知文,国有大难,宁族长率百余艘战只,上千名水手与泉州水师一部,一齐来到了荆湖,愿为程帅麾下马前卒。”

    一直站在曾琳身后一名老者踏步上前,抱拳一揖:“泉州宁知文,见过程大帅。”

    宁知文此人,一般人不知道他的底细,但程务本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位楚国最大的海盗头子的底细,听闻他率人来助,心中倒是惊喜万分,荆湖多湖多河,有这位精擅水战的大将,荆湖当固若金汤。